chapter17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直到圣诞节前夕,卢修斯都没有刻意去委屈自己的胃。看开的铂金少主破罐子破摔的听凭大脑神经的指挥——只要一感到饿,就招来家养小精灵给他准备食物——连续跑了几次厨房,卢修斯最大的收获就是终于知道了几只家养小精灵的名字。

    ——在霍格沃茨,只要知道在里面服务的家养小精灵的名字,就能够召唤它、因为学校的家养小精灵有义务为全校师生服务。

    听了卢修斯指点的斯内普在得了有求必应屋的帮助后,魔药水平进步神速,斯拉格霍恩已经不止一次当众夸奖他,称赞他是百年难得一遇的奇才。而能够追赶这位小天才并且与之不相伯仲的只有格兰芬多的莉莉·伊万斯。

    斯内普极了这种把他的名字和心女孩摆放在一起的感觉,由此,他对魔药的感又更重了几分,几个月来的苦练,他的魔药水平已经超过了大部分三年级学生,目前已经开始自学四年级的魔药课本。

    对于他的魔药水平,卢修斯算得上是除斯拉格霍恩以外最了解的一个了,他对斯内普的观感不坏。

    那晚去厨房的事卢修斯虽然没有刻意提醒对方隐瞒,但也确实不乐意让别人知晓——

    ——马尔福家族的继承人饿得去厨房里找吃的……这样的事传出去只怕整个霍格沃茨都会造成轰动。

    意外的是卢修斯并没有在学校里听到任何有关这个的流言,哪怕在斯莱特林内部也没有半点捕风捉影流传。

    因此卢修斯就对这个口风很紧的男孩大为满意了。平时自自然然的也会对其关注几分,有的时候甚至会破天荒的给他解决点小麻烦。

    能够进斯莱特林的智商都不会低到哪里去——高尔和克拉布那样的奇葩不算——斯内普自然也感觉到了铂金贵族的示好。对此他是有些受宠若惊的,谁不知道卢修斯·马尔福是个表面温柔内心孤高冷傲的人物。他在霍格沃茨读了七年书,能入他眼的,至今也就是那两三个。卢修斯能够看上他,还有结交的意思,这对一个在斯莱特林孤立无援饱受排斥的混血巫师而言,是具有很大的激励意义的。

    不过,这样的交好从来就没有显于表面,斯莱特林学院目前的掌舵人表面上对待这个勤奋却被人排斥的混血一直都是淡淡的,实在是斯内普被人欺负的狠了,才会出手管管,但也从没管过火,更没有将斯内普护到羽翼下的意思。

    斯内普也懂卢修斯的意思。他们非亲非故,人家愿意为他做到这一步已经算是不错,要是再得寸进尺,只会让人不喜。

    学校里的生活总是无忧无虑的让人觉得韶华易逝。不知不觉中,大半个学期已经过去,转眼就快到圣诞假期。因为快要放假的缘故,四个学院的学生都变得蠢蠢动起来。他们三五成群的讨论着假期一定要去的地方和期待着各种各样的礼物,说的是如火如荼,连交上来的作业都比平里敷衍几分。教授们是哭笑不得,但这么多年的教下来也习惯了孩子们在这个时候的不定,温柔点的老师干脆将作业放宽,更有甚者干脆就将作者给抹了。喜欢和孩子们唱对台戏逗他们玩的教授们则故意把羊皮纸作业布置的老长,然后捻着胡须哈哈大笑。

    好一片圣诞即将来临的盛景。

    西弗勒斯·斯内普的生活也在磕磕碰碰中前进,或许难捱或许辛苦,但比起在家的饥肠辘辘和拳脚相加已经好过太多,他也确实喜欢学校里的生活。哪怕总是有那么几个像跳蚤一样的家伙找他的麻烦。

    已经开始试探的将自己的魔药卖给药剂店的小男孩笨拙的开始了赚取金钱的第一步。他的魔药做的虽然很慢,但步骤却没有半分差错,每次熬制出来的魔药效果都要比粗制滥造的好上那么几分,不知道他具体年龄,只知道他是霍格沃茨学生的药剂店老板怜惜他小小年纪就要出来养家,更是刻意多给了他几个金加隆的收购价。对此黑发男孩嘴上不说,可是制作药剂的时候明显又认真了几分。

    这天下午,围着学院围巾从猫头鹰棚屋下来的黑眼睛男孩脸上是明显的快乐,经过一个多月的努力熬制,他成功的制作了两打提神剂和精力恢复剂寄去了药剂店,相信明天还是后天,他就能够收到古灵阁递来的通知。只要想到自己的小金库里又将多上几十枚金灿灿的金加隆,斯内普就忍不住有想要在雪地里跳起来的冲动。有这笔钱他就可以将它们兑换成英镑,交给妈妈,让她也可以好好过一个圣诞节了。可是……要是钱被爸爸抢去的话……

    心智还未成熟的男孩垮下了在霍格沃茨好不容易养胖的小脸,整个人看上去也有点神游。

    神游这种习惯在家里还好,在外面——通常就离撞人或者撞各种东西不远了。

    这不——精神恍惚的西弗勒斯·斯内普和另一个男孩撞了个正着。恰巧,那个男孩也在和自己的好朋友说话,没有注意前面,这一撞,两个人都摔在了雪地里——把厚厚的雪被压出了两个人形——对面男孩的胳膊还在不经意间戳到了斯内普的眼睛上——

    辣痛让斯内普条件反的用力推了下压在他左腹上的男孩——想要驱逐掉眼睛上的痛楚——刚刚准备起的少年被这样一推一个站立不稳往后倒去——脑袋狠狠撞在了一块有点尖的石头上——

    没有半点尊老幼心理的尖石在围着金红围巾男孩的后脑勺上狠狠割开了一个大口子,哗啦啦的鲜血顿时淌了一地,在雪白的雪地上看上去颇有几分可怖。

    “詹姆!”另一个黑发灰眼睛的男孩惊叫一声,急忙过去搀扶倒在地上不住呻吟的男孩,另一个看上去面貌清秀的男孩则语气急促的说,“西里斯,按住詹姆斯的头,我去找庞弗雷夫人!彼得,你注意着他们点。”说着拔脚就往医疗翼的方向狂奔而去。

    发现自己闯祸的斯内普木呆呆的捂着一只眼睛看着还在不停流血的詹姆斯,半晌才记起什么似颤抖着手往自己的袍子里面抹魔药,“我这里有点白鲜,你可以给他用——很快就会好的。”他的声音有些发抖。像这样的流血他只在妈妈上看到过,那天爸爸把家里唯一的一面大镜子打碎了,妈妈被他推倒在碎镜片上,体被刮开了好多口子……

    “哪个要你假好心!鼻涕精!你简直太过分了!”怎么捂也没有办法让詹姆·波特止血的西里斯声音里带着哭腔,看向斯内普的眼神也极为不善!

    脑袋浑浑噩噩的斯内普听了这话才发现刚才和他撞成一团的居然是他的死对头詹姆斯·波特!一时间心里的是五味陈杂。

    他确实很讨厌波特,因为他总是厚着脸皮对莉莉献殷勤,莉莉明明不喜欢他,他还一直纠缠着不放——可是就算在怎么讨厌,他也没想过要波特出事啊……

    在周围滑雪或者玩耍的学生们也注意到这边的动静纷纷往这边走来,小矮星彼得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把刚才的事说了出来,“……我们走得好好的……鼻……斯内普就突然冲出来把詹姆推到石头上了——他真是太坏了!莉莉又不是他的——他凭什么不准詹姆喜欢莉莉,还对詹姆下毒手……”

    自认为了解来龙去脉的学生们看斯内普的眼神明显不善了。有几个格兰芬多更是咬牙切齿的拔出魔杖要把‘斯内普咒得连他妈都不认识’!

    斯莱特林虽然对这个混血不是很感冒,但也不会愿意他在外面被人欺负,于是干脆挡在了前面,两方的争斗一触即发!

    就在这个时候,和纳西莎手挽着手在黑湖边赏雪景的卢修斯总算收到消息赶过来,“都傻站在这儿干什么?现在的第一要务是救人!”霍格沃茨学生会男生主席的份让卢修斯的命令得到了很大的发挥,斯内普攥在手心里的白鲜也终于洒在了波特的脑袋上。

    白鲜止血有着立竿见影的效果,半分钟的时间不到,脑袋上的血就止住了,只不过波特的脸色也变得灰败得随时有可能挂掉。看得周围的学生一阵心惊。好些格兰芬多和赫奇帕奇的女声都嘤嘤哭了出声,看向斯内普的眼神更增添了几分谴责的味道。

    “——他居然也下得了手……”

    “简直不敢想象学校还有这样的人……”

    “校长一定会开除他吧……他真是太可怕了……莉莉怎么就倒霉的被他喜欢上!”

    女孩子们的窃窃私语让斯内普的脸色也变得灰白——这个时候的他还学不会隐藏自己的绪——处分和劳动处罚他都不怕——但是开除——不!他绝对不要被开除!他才看到自己未来的一点点希望……臆间彷佛有什么在嘶吼在咆哮的斯内普下意识将目光投向唯一对他还有几分亲厚的卢修斯——他的视线和卢修斯对了个正着。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默契,斯内普居然看懂了卢修斯眼中的意思。他用力摇头,声音嘶哑的说,“不,马尔福学长,我从来没有伤害波特的意思,刚才是因为我们不小心撞上了,他打到了我的眼睛,我觉得疼,就推了他一下——我没想到他的后面会有块石头……”

    卢修斯灰蓝的眼眸在斯内普红肿的眼眶上看了下,心里顿时有了几分底气。只要不是蓄意谋杀就好。

    这时候庞弗雷夫人总算匆忙赶到。她提着一个药箱,走的跌跌撞撞,雪白长袍上的污痕告诉了大家她来迟的原因。确实,现在正好是大雪飘飞,雪路融化的时候,因为赶路过急而不小心滑倒的例子比比皆是——基本上学生们出行都会注意给自己的鞋子扔上几个防滑咒语的——庞弗雷夫人向来把孩子的生命看得极重,怕也是关心则乱,才出了这样的岔子。

重要声明:小说《铂金包子的爸爸们》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