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16

    礼堂里已经坐了不少人了,但更多的还在被窝里和睡神尽想着拉锯战呢。斯莱特林向来早起,像卢修斯今天这样的时间下楼,在其他三个学院看来算早,在斯莱特却有些迟了。

    卢修斯心极为愉快的拿起刀叉磨刀霍霍向‘早餐’。

    “霍拉斯,我已经迫不及待想要给你看我培植的那盆蟹爪兰了,哦,它迷人极了……只可惜没办法为你的魔药提供什么帮助……”草药课教授的声音在霍格沃茨男生学生会主席背后响起——堪堪将叉子靠近蛋卷的卢修斯动作一僵。

    “哈哈……波莫娜,你已经帮我大忙了,这些年我再没有见过谁的草药比你种植的更好。”斯莱特林院长爽朗的笑声很远的地方就听得到。

    斯莱特林们纷纷起对他们的院长压杖行礼。

    尽管这些年霍拉斯·斯拉格霍恩对斯莱特林很多事都表现的推诿和退避,长他人志气,但他毕竟是斯莱特林的院长,大家都需要给他最基本的尊敬。而且平时他做人也确实不坏,鼻涕虫俱乐部里更是有着一大批让斯莱特林学生们期望结交的人脉,因此大家也就纵容了他的存在。只不过这几年他在斯莱特林,已经可以称得上是一个摆设般的存在了。

    对此霍拉斯·斯拉格霍恩本人倒是巴不得这样。他是个狡猾的老狐狸,如果不是霍格沃茨签订的契约让他没办法辞职,他早就逃之夭夭了!当年voldemort找他询问的那个问题,直到现在还如鲠在喉啊——

    斯拉格霍恩微笑着抬手示意斯莱特林的孩子们坐下,然后在斯普劳特教授羡慕的眼神中不无得意的说,“哦,斯莱特林就是太讲礼数了,他们总是这样——”

    卢修斯嘴角抽抽的看着着个大肚子往他们边走过的斯拉格霍恩,额头青筋乱跳的坐下来,将刚刚伸向蛋卷的叉子收回来,换了一碗玉米麦片。

    这时,格兰芬多的桌子上传来轻微的动。鸟窝头的褐眼睛男孩大咧咧的追着一个红发女孩跑进来,大声嚷嚷着,“伊万斯,和我坐吧!我们一起……”他后几步是顶着两个大大黑眼圈的西里斯·布莱克,和另外一个看上去十分清秀斯文的男孩。

    纳西莎的脸立刻拉下来了。

    斯内普掰断了他的勺子。

    早餐吃到一半的时候,礼堂上空开始下起了猫头鹰雨,在信件和礼包中,一封红色的信件分外醒目!

    “梅林!吼叫信!”

    有人惊叫,有人低呼,也有人两眼无神的看着家里熟悉无比的猫头鹰落到自己的面前,踩烂了他刚刚撕开的纯麦面包……

    “西里斯·布莱克!!!”沃尔布加·布莱克歇斯底里的尖叫响彻整个霍格沃茨礼堂。

    纳西莎和安多米达面沉如水的看着这一幕,没有人注意到她们握着刀叉的手在轻微的痉挛,也没有人注意到她们白嫩的耳垂因为羞耻而涨红。

    吼叫信的余波一直没有过去,格兰芬多等三个学院都在烈讨论吼叫信的内容,除了斯莱特林因为卢修斯等人的关系而沉默不言只是用眼神交流外,这个早餐吃得极为沉闷。

    当盘子重新变得清洁溜溜的时候——大家纷纷起前往教室——卢修斯突然觉得就是以前看着就不假辞色的熏三明治也可的让人想要大快朵颐啊!

    “卢克,斯拉格霍恩教授怎么了吗?今天早餐的时候你一直在盯着他?”强打起精神的纳西莎说的第一句话就把卢修斯刺了个够呛。

    眼角微抽的铂金贵族‘笑容满面’的说,“没事,我只是在想今年的魔药课会讲些什么,你知道我最近对魔药很感兴趣。”他说得诚恳极了。

    以至于站在他后的男男女女们也开始琢磨是不是要在魔药上多放几分心思。

    纳西莎眨巴下眼睛。卢修斯最近对魔药感兴趣?她怎么不知道?心底有些歉然的金发女孩儿不由红了眼眶——哦,她怎么能对卢克这么不上心呢。卢克可是她未来的丈夫。

    一眼看出未婚妻心里疙瘩的铂金贵族凑近金发女孩耳畔低低安抚几句。纳西莎很快被他哄得破啼为笑,踮起脚跟吻吻未婚夫的面颊——心放松地抱着书本汇进女友堆里。

    卢修斯揉着眉心目送她离开,这才和几个谈得来的同年级斯莱特林结伴去了今天上课的教室。

    第二天早上,卢修斯继续没事有事瞄一眼斯拉格霍恩,再有风度的进食……第三天照旧,第四天、第五天依然照旧……

    第六……不,是半个月后的voldemort庄园·厨房!

    “——最近纳吉尼小姐的食真的是越来越好了,”一个耳朵有点对折的家养小精灵尖声尖气的说,“一定是我们的厨艺进步了很多……哦,我和以前主人的家的小精灵说voldemort主人的宠物纳吉尼小姐喜欢吃我们做的小羊羔和蛋糕,它们还不相信呢。”

    “那是它们孤陋寡闻……每次我去收拾的时候,盘子里的食物都吃光光了……全部哦……”另一个家养小精灵一脸满足的插嘴。

    小精灵们你一句我一句地说着它们的发现,厨房里是少见的闹。

    ……

    十一月初冬的一个深夜。

    霍格沃茨厨房里来了一个不速之客。

    给自己扔了个强效幻咒的卢修斯青着脸挠着咯咯直笑的梨子——脸上的表是被自己打败的悲催——可是已经饿得两眼冒金星的他已经顾不得在去想别的了,如果他不想明天早上的斯莱特林内部会议晕倒在大家面前的话……

    饿,好饿……

    头一回走进这个对很多学生来说跟家一样自在的地方,只穿着一件睡衣的铂金少主被两百多只家养小精灵淹没了。

    马尔福家虽然是霍格沃茨的校董,但还没有权限大到能够把自己家里的家养小精灵带进来,所以想要在过了餐点的时候找到食物——那么就只有来霍格沃茨的厨房!这个地方对很多消息灵通的学生都不是秘密——只要找到它,家养小精灵总会好客的让你满意而归。

    当金灿灿的马尔福少主出现在厨房里时,所有的家养小精灵都轰动了。它们争先恐后的想要过来为他服务,已经饿得头晕想吐的卢修斯强忍着拿魔杖全部击昏的冲动,命令给他多端点食物过来——

    激动地整个人都要休克的家养小精灵很快遵照了他的命令,不一会儿橡木长桌上已经堆满了丰盛的让人垂涎滴的食物——卢修斯拿着刀叉的手迟疑的停顿一下后——其间,斯拉格霍恩的大肚子不怕死的又在他大脑里晃了圈——终于义无反顾的戳下去了——就是胖得父亲不要他了,他也一定要填满自己的胃——梅林!他已经饿了快两个月了,在这样折腾下去,别节食没做到,人反倒先垮了!

    相信父亲对一个健康的·胖子·马尔福比对一个孱弱的·瘦子·马尔福继承人要满意一些。

    卢修斯苦中作乐的想,手上的动作又加快了几分。

    吃到半途,卢修斯突然感觉到一股若有若无的视线在打量他——这股视线绝对不是那些泪眼汪汪看着他的家养小精灵的——那么——灰蓝色的眼眸微眯了下,佯作什么都没察觉到的卢修斯继续挥舞着刀叉和心的宵夜做亲密接触——就在他前一秒把一块小香肠塞进嘴里,后一秒他的魔杖已经抵在了一个人的脖子上!

    西弗勒斯·斯内普手上拿着一柄小银刀脸色煞白的盯着他,漆黑的眼睛带着倔强和惊魂未定——他明显被卢修斯的突然袭击吓了一跳。

    “啧啧啧……这不是我亲的小学弟吗?怎么?你也肚子饿了?”已经有七分饱的胃所提供的量让卢修斯少见的和颜悦色。他微笑着收回手里的魔杖,眼睛落在斯内普小先生手上紧攥着的银色小刀上,“哦,看你这架势又不像是我猜的那样……说说看,大半夜的,你跑厨房来做什么?”

    斯内普抿抿嘴唇,一声不吭。卢修斯挑眉,“不说?那我来猜怎么样?未来的魔药大师?”他轻笑一声,眼角余光在餐桌上切得乱七八糟的西兰花根茎上瞟过,脸上的表是了然也是感叹,“愿意为了弥补自己的不足而付出更多的努力是值得嘉许的,只是——这必须在体为重的前提下,”卢修斯微笑着说,“而且厨房并不是一个练习的好地方,去八楼吧,那儿有一块巨怪棒打傻巴拿巴的挂毯,来回走三次,相信你会有不一样的惊喜。”说完他重新回到刚才坐的地方,命令家养小精灵给他打包了两个小蛋糕和一杯红茶后,施施然的离开了。

    西弗勒斯·斯内普目送着卢修斯离开的背影,大脑还在嗡嗡作响。这个人他当然认识——斯莱特林的风云人物、魁首,马尔福家族的继承人,布莱克家最小女儿的未婚夫以及霍格沃茨的学生会男生主席——这个人上的光芒明亮的足以闪瞎他的眼睛,可是——可是他却会在深更半夜的跑到厨房里来偷……咳,吃东西……不但如此,还对一个混血这样和蔼可亲……甚至还记得他的志向是想要成为一个伟大的魔药大师!

    不知不觉的,斯内普对卢修斯的好感瞬间攀升了好几个档次。

    不过,话又说回来……那个八楼的巨怪棒打傻巴拿巴的挂毯到底有什么奥妙?他要不要趁着明天下午没课,偷偷上去看看?手里攥着银刀傻傻发呆的未来魔药大师在心里漫无目的的想着。

重要声明:小说《铂金包子的爸爸们》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