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14

    丰盛的食物堆满了各个盘子。

    西里斯·布莱克分进格兰芬多的事极大影响了两位布莱克小姐的食。姑娘们浅尝即止后,不约而同的开始发呆。脑袋里斟酌着该怎样将这个残忍的‘噩耗’传达给待她们如女的姑父和姑妈。

    卢修斯倒是没有被这个问题影响食。马尔福家虽然已经和布莱克栓在一条船上绝不可能拿这样的一件小事迁怒到马尔福上。只是布莱克要再次取得lord的信任,只怕会有点困难。食死徒内部谁不知道他们的主子最讨厌的就是格兰芬多呢。

    频频将刀叉伸向各种美味食物的卢修斯引起了大家的注意。以往的卢修斯可没有像现在这样食大增过。

    一直对纳西莎有所倾慕的奥拉·伯斯德十分看不惯卢修斯这种未婚妻难过的吃不下东西他自己却吃得很香的表现,于是半是挖苦半是讽刺的说,“哦,我们的铂金贵公子在接过男学生会主席的职责后,忙得连午餐都忘了吗?”

    卢修斯正准备奔向一碗油浓汤的手一顿,他还未开口,就已经有人帮他说话了。开口说话的是奥卡希尔。

    “伯斯德,我们现在的年纪正处在高端发育期,食大增才正常好不好,别告诉我你连这样显而易见的常识都不清楚。”金发男孩轻蔑的反唇相讥。

    “哦,我亲的奥卡希尔,说话别这么直白,”奥古斯都·希格斯冷笑着搭腔,“只要我们亲的伯斯德先生乐意,相信庞弗雷夫人很高兴能够为他弥补这一方面的空白。”

    伯斯德脸色一变,看向奥卡希尔和希格斯的眼神更是凶光毕露,手更是往自己的魔杖摸去——

    “奥拉·伯斯德!礼堂不是你撒野的地方!”卢修斯魔压毫无保留地倾轧向伯斯德——

    伯斯德瞳孔瞬间紧缩——大脑也有一瞬间的眩晕!就在刚才他从卢修斯的魔压中感受到了一股让人无法抗拒的只能臣服的威严。

    这种感受清晰的刻进了他的灵魂,让伯斯德本能的不敢直视上首那双威严陡生的灰蓝眼眸——最后更是以一种自己都无法理解的快速进行了他以前最不齿的躲避——伯斯德避开了卢修斯警告的视线,变得沉默。

    卢修斯眼中闪过意外。这可真是少见的很。以前的伯斯德可从没这么好说话过。但他也没有在这个问题上过度深究,现在他比较忧虑的是大家刚才无意中说出的话。

    貌似这几天他确实吃得有点多?

    霍格沃茨新上任的男生学生会主席不是很愿的在记忆里翻找着这几天的用餐况——然后很纠结的发现他确实吃的不少——平时习惯少食多餐的卢修斯,在没人提醒的况下——是根本不会注意到自己最近的食物摄取量有点不正常的——顶多饿了就召唤家养小精灵给他准备。

    被刺激的·铂金少主突然觉得自己还不是很满足的胃部痉挛了下。他的眼睛不受控制的往霍格沃茨礼堂里的各种胖子上飘——重点关注他们的院长——

    斯拉格霍恩着个五月孕妇才有的啤酒肚在教师长桌上哈哈大笑。他和有着半巨人血统的狩猎场看守不知道在谈论着什么,眉飞色舞的恨不得从长桌上跳起来,边说还边不忘将银光闪闪的叉子戳起一块鲜嫩多汁的小羊排送进嘴里咀嚼……

    卢修斯又觉得牙疼了。

    梅林……

    哪怕奥卡希尔刚才体贴的表示:目前正是他们这个年龄段的发育高峰期,吃得多一点很正常——也无法让他感到愉快。

    ——因为他吃的不是有点多……而是非常多啊!

    卢修斯在心里咆哮体了。

    怎么也无法接受自己变成一个胖子的·意志坚定的铂金贵族强硬忽视了胃肠尚未满足的蠕动,眼神淡定地在南瓜汁和橙汁上面来回打个转,半分迟疑都没有地端起一杯鲜榨的橙汁啜了口,毅然决然地拿起了餐巾。

    ——今晚再饿也不吃了!

    晚餐过后,邓布利多再度敲敲他的金色大高脚杯,四大学院长桌上的盘子立刻变得清洁溜溜了。

    头发已经彻底变成银白色的老校长乐呵呵的锊着长长的白胡须,挥动他的魔杖,天空立刻蹦蹦跳跳滑出了一颗颗像是糖豆一样五颜六色的小颗粒。很快的小颗粒就组成了一个个单词,歪歪扭扭的在烛光的照耀下扭动着,“在就寝之前,让我们来唱一段校歌吧,大家可以选择自己喜欢的调子,预备……唱!”

    五花八门的——“霍格沃茨……霍格沃茨……”歌声响彻礼堂,邓布利多的白色的眉毛和胡子随着歌声一颤一颤的动着,连带着天花板上的字母也跟着一起扭动起来,整个霍格沃茨沉浸在欢乐的海洋之中。

    校歌唱完,邓布利多进行一番老调重弹的叮嘱后,快活地把睡眼惺忪的学生们解散了。

    “哦,我想可的孩子们都迫不及待想念你们温暖的大了,去吧!新生们跟紧你们的级长,注意安全——”

    整个礼堂立刻变得喧哗起来,大家一窝蜂的站起——桌椅杯盘移动的声音响成一片——挤挤挨挨地往他们的公共休息室走去。临走,黑漆漆的被人彻底无视的未来魔药大师西弗勒斯·斯内普对着冲他快乐挥手的红发女孩儿挤出一个干巴巴的笑容,脸上的表更像是想要杀人的森。纳西莎被卢修斯用力拽着胳膊——这才没有失态的冲到格兰芬多那边抓住西里斯的肩膀狠狠扇他一个耳光!

    西里斯被詹姆斯·波特揽着在一群金红院徽的格兰芬多里往前走——红发的小姑娘就在他们前面不远的地方——脸上的表已经不像刚开始那样惨白了。偶尔还会对波特扯开一个笑容。

    而这绝对是纳西莎无法容忍的!

    “我恨死他了!他根本就不知道他被分到格兰芬多,对整个布莱克家意味着什么——为什么他就不能省心点呢——全家都对他寄予了那么多的希望——”纳西莎哽咽地说,刚刚有点干的眼睛的又有了湿润的迹象。安多米达拍了拍妹妹的手。

    卢修斯牵着纳西莎的另一只手穿过礼堂大门,带着一串小蛇往左拐下大理石阶梯,穿过迷宫式的走廊——随着小蛇们的双脚踩在绿色勾勒着银色蛇线的地毯上,两侧的壁灯刷的亮了起来——

    壁灯的光线不是很亮,但足以让人看清前面的路。

    又大概走了三四分钟的样子,他们来到一道空湿漉漉的石门面前,卢修斯扶稳纳西莎让她站好,犀利锐利的眼神彷佛能够刺穿人灵魂般的扫过在场所有斯莱特林——大家不约而同起了脯——“记住斯莱特林的口令,荣耀。”

    随着话音落下,石门悄无声息的开启,将里面的公共休息室逐渐展露出来。

    卢修斯当仁不让的坐上首座。纳西莎坐在他边——她的脸色已经比礼堂好了些(这完全是未婚夫辛勤安慰的效果)——其他的高年级学生也纷纷落座,眼睛在新生们的上打转,有几个促狭的,还故意摆出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更多的则是怀念——毕竟当年的他们也是这样过来的。

    卢修斯似笑非笑地打量着尽管紧张的看上去整个人都快昏倒却依然坚定的站在原地接受他们审视的新生。

    嘴角愉快弯起——这届的苗子不错。

    “都上来作自我介绍吧,这将是你们在斯莱特林的第一次表现,希望你们不会让我们失望。”低磁悦耳的嗓音带着不容人拒绝的霸道和居高临下。

    奥卡希尔戴着尾戒的小指轻轻抚弄薄而红的嘴唇,十分有趣的发现卢修斯的气势好像又增强了不少——哦,难道一场订婚也能够让人脱胎换骨吗?俊美的少年百无聊赖的想到。

    ——奥卡希尔哪里知道这是神包子在潜移默化的为他今生的血亲温养体和提纯血脉。

    新生们面面相觑了一会,细碎的讨论声过后,一个金发的小女孩走了出来——她姓氏的字母排在最前——她有一双很大的眼睛,彷佛会说话般,脸上的表看着天真纯稚,但从其眼中偶尔闪过的狡黠,足可见是一条货真价实的斯莱特林小蛇。

    卢修斯瞧着有趣,对她微微点了下头,小姑娘立刻裂开小嘴乐开了花——随后霍格沃茨学生会主席就感觉到自己的胳膊被拧了下。他叹了口气,带着几乎宠溺地对边嘟嘴的未婚妻说,“西茜,她才十一岁。”

    “十一岁又怎么样,她总是会长大的!”恢复精力的·被宠坏的未婚妻不依不饶的耍赖。

    卢修斯无奈,只好伸手——在高年级们善意的哄笑中——将吃醋的金发女孩儿搂进怀里,细心安慰。

    看到这一幕的奥古斯都·希格斯眼睛黯了黯,侧过脸,不再强迫自己去看那分外刺心的一幕。

    因为卢修斯没有再目不转睛的盯着他们——给他们造成巨大压力——的新生们不约而同齐齐松了口气,自我介绍也变得流畅自如起来。

    毫无疑问的,小姑娘开了个好头,随着她的出现,其他新生也纷纷走了出来。他们按照自己名字的排名,一个个站出来介绍自己,心紧张地接受着高年级学长的审视。

    ——这是每个斯莱特林入学都要经历的一关。

    西弗勒斯·斯内普同样排在新生队伍中。他紧张的干咽着喉咙,藏在袖子里的手已经被汗水濡湿。但即便如此,他的临场发挥也不坏。

    在轮到他的时候,斯内普很稳当的走了出去,行礼的时候虽称不上十分优雅,但也说得过去。说话的声音尽管有些低细却意外的能够抓住人的耳朵——让人愿意听下去。自我介绍也很鲜明,特别是未来的志向颇让大家对他另眼相看。

    想要成为魔药大师吗?

重要声明:小说《铂金包子的爸爸们》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