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13

    下了特快列车,卢修斯和博恩斯带着级长配合狩猎场看守海格做完新生的上船工作后,好不容易才将未婚妻和她的堂弟掰扯开——纳西莎致力于在分院前的最后一次见面好好的给西里斯洗洗脑——西里斯几乎是感恩戴德的目送着卢修斯半拖半拽着自己的变成小母鸡的堂姐往夜骐拉动地马车走去。

    安多米达则在刚下列车的时候,就被几个斯莱特林女生叫去坐上了另一辆马车。

    ——带着些微凉意的夜风将女生们隐隐传来的讨论声泄露大半。卢修斯和纳西莎订婚的消息通过这次的返校而变得人尽皆知。

    走进灯火辉煌的礼堂,里面已经熙熙攘攘坐满了学生。纳西莎挽着卢修斯的手臂,像走上结婚典礼一样高傲的像孔雀一样扬着头一步步陪伴着她的未婚夫走向象征着斯莱特林最高权力的首席宝座。衣冠楚楚的彷佛正在参加一场名流晚宴的斯莱特林们纷纷如同摩西分海般让出一条道来,压杖行礼。就连安多米达也不例外。

    斯莱特林,等级高于一切。

    其他三大学院看着这一幕窃窃私语,他们更多的是把眼睛放在卢修斯马尔福的上。在无数悬空蜡烛的闪耀折下,这个有着一头铂金色长发的斯莱特林少年俊美的不可方物。男生学生会主席的徽章在他黑色的巫师袍上闪耀着璀璨夺目的光。

    也就在这个时候,外面传来更为闹的说话声。一个个看上去像小鸡仔一样瑟瑟发抖的小巫师们怯生生的排着队走进来——这时候卢修斯正好风度翩翩地引导着自己的未婚妻就座。

    阿不思邓布利多眼神慈的看着面容稚嫩难掩紧张的小巫师们,张开双臂,的欢迎他们,且大声宣布分院仪式开始。

    纳西莎和安多米达的呼吸不约而同变得紧绷。卢修斯安抚地拍拍紧攥着他胳膊的漂亮女巫,凑近她耳边柔声说道,“西茜,别紧张,布莱克都是斯莱特林,从无例外。”

    纳西莎被鼓舞了,她眼睛亮亮地重重点头。

    布莱克这个姓氏排的很靠前,在过了三五个‘a’字母打头的小巫师后,就轮到了西里斯。

    被安多米达打理的帅气非凡的黑发小帅哥半点不怕生的冲着大家吐舌头,迈着轻快的脚步走向四脚凳。

    ——分院帽在那里等着他。

    纳西莎按捺住满心的焦急和紧张,嗔怒,“我们在这里为他紧张的都快昏倒了,他倒好,还有心思和大家开玩笑!”

    卢修斯耐心十足地继续安慰未婚妻,直说小布莱克先生能够在众目睽睽下挥洒自如,可见是个有大定力的!他很诚恳的表示:这在十一岁的小男孩中间可不多见。

    纳西莎被他哄得眉开眼笑,嘴里却不依不饶的说卢修斯是在故意糊弄她。

    安多米达脸上也卸下紧张带上微笑,对妹妹冲着铂金贵族耍赖撒的模样但笑不语。希格斯也凑趣地表示他们迫不及待地期待着西里斯·布莱克能够加入进来,成为他们中的一员——他们相信西里斯·布莱克能够在斯莱特林取得非凡成就。

    两位布莱克小姐脸上的笑容越发璀璨,嘴里虽然谦虚着,但看向自家堂弟的眼神无疑变得更加期待。

    只可惜,这样的笑容在她们的脸色停留的异常短暂。

    布莱克家下一任继承人的分院时间不算长,却足以把整个布莱克家族打入地狱。

    因为分院帽喊得是:“格——格——格——格兰芬多——毫无疑问的格兰芬多!”

    毫无疑问的格兰芬多!

    余音未消,礼堂已经沸腾一片。

    “格兰芬多?我没听错吧?一个布莱克居然进了格兰芬多?”

    “开玩笑的吧,不会是分院帽恶作剧分错了?”

    纳西莎和安多米达大脑一阵轰鸣,彻底失去了思考能力。就连卢修斯自己也不得不承认这真是太出人意料了。

    格兰芬多长桌那边也是一地的下巴和眼镜。

    一条板上钉钉的斯莱特林小蛇居然跑进了他们的狮子窝?梅林?分院帽该不会是多年没洗——发霉——精神错乱了吧?

    造成轰动的当事人西里斯·布莱克木呆呆的坐在四脚凳上半晌,才在麦格教授的催促下失魂落魄的起,拖着沉重的步伐往格兰芬多的长桌走去。他心底的震惊并不比两个姐姐小。是的,他承认他心里确实对去格兰芬多有那么一点小小的……小小的渴望——可是,可是这不可能不是吗?布莱克家族从来就没人分进除斯莱特林以外的学院!从来没有!

    心乱如麻的布莱克家族继承人好不容易才忍住哭鼻子的冲动,强笑着来到格兰芬多长桌前坐下。

    格兰芬多们沉默的看着他,无人前去搭讪。

    西里斯也没生气。他自己也没心交什么朋友,他尽全力保持着自己应有的仪态,强撑着和礼堂里五花八门的视线对视。内心却乱成了一锅粥……

    格兰芬多!他真的被分到了格兰芬多!怎么会这样……布莱克家从来就没有格兰芬多的……从来就没有……

    脑海里更是不由自主浮现了布莱克家族的标绘着每一个成员的挂毯——和上面一个个让人眼晕的黑色小洞!

    不……

    西里斯无助的惊怕淹没在自己的喉咙里。

    “哦!西里斯!干得好!我就知道你一定会和我一个学院的!太好了!西里斯!你果然是我最好的朋友!”魂不守舍大脑嗡嗡作响的小布莱克先生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一只手勒住了脖子——随后詹姆波特快乐的声音就炸响在他耳畔!唤醒了他混乱的神智。

    “嘿,莱姆斯!我说了西里斯够朋友吧!他为了我可是连斯莱特林都不去了!”鸟窝头的波特嗓门大的整个礼堂都听得见。

    纳西莎眼睛一翻,晕倒在卢修斯的怀里。安多米达也有摇摇坠的迹象——她苍白的脸色让赫奇帕奇的一个男生异常的焦急,瞧他紧张的神,简直恨不得冲到斯莱特林长桌来。

    ——两位布莱克小姐的表现让斯莱特林的巫师们都用敌视的目光盯视隔着两条长桌的西里斯布莱克,连他们学院又分来了一个头发油腻腻的小巫师也没有注意。

    坐在斯莱特林长桌末尾的西弗勒斯斯内普和他未来的对头一样,也没有心思去结交新的朋友,相反,他切的视线一眨不眨的盯着还排在队伍里的红发小姑娘,嘴里不停开阖着,仔细一观,就会发现他念的是一个同样的单词——斯莱特林。

    “莉莉伊万斯。”

    米勒娃麦格的声音在礼堂里响起。

    面容清秀可的小姑娘腼腆地走出队伍。红色的头发像火焰一样在蜡烛的照耀下异常醒目。

    “伊万斯!格兰芬多!伊万斯!格兰芬多!”

    格兰芬多长桌上突然响起一个响亮的口号声!鸟窝头的褐眼男孩在凳子上跳上跳下,抓着两个银盘卖力地敲击着,发出哐当哐当的声响——配合着他的口号,还真有几分奇特的韵律。

    整个霍格沃茨除斯莱特林以外哄堂大笑!就连教师长桌的教职员工们也一个个笑弯了腰。

    “那是波特家的孩子吧,还真是青出于蓝啊,就连查勒斯波特也是十五岁才开始追求多瑞亚的吧?”斯拉格霍恩哈哈笑着说。

    声音尖声尖气的弗立维教授大声响应,“看他那个鸟窝头就知道又是一个波特啦!”

    斯普劳特教授忍着笑说,“这孩子比他爸爸还要能干,哦,梅林,查勒斯当年可没想着要把多瑞亚拐到格兰芬多去。”

    教师长桌上讨论的火朝天,底下的格兰芬多也是沸反盈天。

    他们顾不上纠结狮子群里突然冒出来的布莱克了,一把抓过像跳豆一样蹦跶的詹姆波特,你一句我一句的‘拷问’他和红头发小美女的故事来,到后来绪激动地格兰芬多们更是一个两个变形了自己的餐具,在礼堂里打起快乐地架子鼓——配合着小波特先生大声吼出“伊万斯——格兰芬多——伊万斯——格兰芬多”的口号。

    他们抑扬顿挫地口号声让拉文克劳和赫奇帕奇也忍俊不地拍起手掌——这一夜,格兰芬多之花的名声传遍全校。

    莉莉伊万斯脸色涨红的站在礼堂中央,双手紧绞在一起,碧绿的大眼里涌现晶莹的泪花。

    西弗勒斯斯内普恶狠狠地盯视着詹姆波特,看向他的眼神想要杀人!

    最后还是心软的麦格教授看不过去,一把拉过小姑娘牵着她坐到四脚凳上,这才成功将分院仪式进行下去。

    无疑,格兰芬多们这样卖力的呼喊,就是‘铁面无私’的分院帽先生也不敢摄其锋芒,最后詹姆波特如愿以偿的将漂亮的红发女孩儿‘拐’进了他的学院。

    西弗勒斯斯内普的脸色变得和布莱克姐妹一样了。他木愣愣的看着自己一心一意守着的小姑娘带着腼腆却灿烂的微笑被格兰芬多那群跳蚤一样的蠢狮子挤在一起,肩挨肩头碰头的融合进狮子的海洋——

    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他竟然隐隐约约觉得他的莉莉脑袋上长出了两只狮子的耳朵……

    时间不会为几个人几近天崩地裂的混乱心而停止转动,阿不思邓布利多,霍格沃茨的校长再次站起,敲敲他金色的高脚杯,在讲完几条校工费尔奇坚持要他说完的规定后,用愉快而活泼的声音宣布晚餐正式开始。

重要声明:小说《铂金包子的爸爸们》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