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10

    当那枚在无数霍格沃茨学生期望渴盼的男学生会主席的徽章从厚厚的羊皮纸信封里掉出来的时候,卢修斯脸上没有半点意外或者高兴的表。就连对面的阿布拉克萨斯·马尔福也是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

    “——开学必须的书籍和物品相信你不会让你百忙中的父亲心,今年是你在霍格沃茨的最后一年,继续保持下去,马尔福永不落后于人。”面容俊美的铂金家主平静地瞟了眼坐在下首的儿子,取过旁边的餐巾揩拭并未有半点食物残渣的嘴角,慢条斯理地拉开高背椅起。“我最近很忙,有不少会议要开,后天就不送你去车站了——相信你自己也会处理的很好。”他调了下脖颈上的银边镂蓝领带,抄起椅背上的外袍,“别忘了去格里莫接你的小未婚妻,今年她的弟弟刚进霍格沃茨,卢克,表现出一个堂姐夫应该有的样子。”

    卢修斯放下手里的信封,起答应,然后脸色平静的目送自己的父亲离开。

    “最近很忙……”卢修斯喃喃自语,嘴角更是扬起一抹讥诮的弧度。他怎么不知道他伟大的父亲还有‘不忙’的时候?

    9月1,卢修斯准时前往格里莫广场12号。他得到了除纳西莎、西里斯以外所有布莱克成员的欢迎。

    对他的到访,奥赖恩和沃尔布加开心极了。奥赖恩更是满脸笑容的宣称卢修斯帮了他一个大忙。并且很诚恳的希望铂金少主能够对他正值任叛逆期的儿子一点照顾。

    “西里斯总是任的让人伤透脑筋,能够有你看着,我也能够放心不少,哦,我期待着今晚收到他成功进入斯莱特林的消息。”奥赖恩对儿子前往霍格沃茨就读还是抱有很大期待的,“布莱克家需要一个男孩子去展示展示了,”他说,“这代表着我们的家族后继有人。”

    已经毕业,且n.e.w.ts考试几乎全o通过的贝拉特里克斯·布莱克听到这话不乐意了。她双手抱,挑剔地视线上下打量着自己的堂弟,“姑父,你也别把西里斯想得太好了,指不定他就进了格兰芬多呢,”她半开玩笑的说,“到时候您别气得寄封吼叫信过去——”说到后来,她自己也觉得不靠谱的咯咯笑出声来,连带着她旁边看戏的安多米达和佯装生气的纳西莎也忍不住翘了下嘴角。唯有九岁的雷古勒斯忧心忡忡的拽着哥哥的袖子,傻傻的说,“格兰芬多不是白痴和傻蛋才会进的地方吗?哥哥才不会去呢!”

    奥赖恩夫妇的脸也黑了。沃尔布加更是瞪着侄女尖叫,“贝拉!不准说这么不吉利的话!我的西里斯一定会进斯莱特林的!布莱克都是斯莱特林,连个拉文克劳都没有!”完全被侄女点燃焦灼绪的贵妇人一把抱过自己的儿子,搂着他恳切的说,“哦,我亲的西里斯,告诉妈妈,你会进斯莱特林对吗?你一定是个斯莱特林!布莱克都是斯莱特林!”

    “妈妈……”当众被母亲抱在怀里的小男子汉被大家的眼神看得很不好意思的扭动体挣扎着想要下来,“你别听贝拉乱说,她就喜欢跟我过不去——我……我当然和大家一样。”

    得到儿子肯定回答的母亲满意了,沃尔布加警告了贝拉两句,让她不要欺负可怜的小西里斯,这才挽着丈夫的胳膊匆匆出门。

    ——至于西格纳斯夫妇俩早就赶过去了,他们对自己的女儿很放心。

    不是奥赖恩他们不想送自己的孩子——怎么说也是头一回入学——而是相召,无论如何也不能推脱——哪怕他们过去只是走个过场。

    “这可难说,你不是和波特家的小詹姆关系不差吗?他们家可一直都是格兰芬多。”贝拉坏心肠的继续拆台,倒是没有注意到西里斯语气中的不确定。这个时候的贝拉还没有未来的偏执和疯狂,就像一个喜戏弄弟妹的长姐一样可

    西里斯噎住了。灰色的眼睛也因为心虚而有些游移……就在前两天,詹姆斯还有寄信过来希望能够在格兰芬多见到他——这也不能怪他,雷尔太小了,动不动就喜欢哭鼻子,哪里有詹姆斯那样有趣好玩——还用神秘兮兮的口吻强烈表示——感叹号重得差点没戳穿羊皮纸——他们到时候可以一起在神秘的古堡里进行刺激伟大的冒险!

    安多米达有趣的来回看着他们,时不时掩嘴轻笑两声,浅色的眸子里流泻出浓浓的笑意。明年就要毕业的她和卢修斯是同一个年级——当初卢修斯的未婚妻是敲定安多米达的,如果不是她的头发没有得到马尔福家主认可的话。

    这边无良的大堂姐在逗弄自己的小堂弟,那边拐弯壁毯的角落里也有一对刚刚订婚的未婚夫妻在冷冰冰的气氛中交谈。

    ——卢修斯趁着贝拉逗西里斯的时候,强硬地把假装‘拼命’挣扎的小未婚妻带过去进行两人的谈话。

    纳西莎嘟着粉色的嘴唇,扭着头摆出一副不管你说什么都不理你的架势。眼角的余光却时刻在注意着卢修斯的表。其实在看到卢修斯的时候,心软的女孩儿就想原谅他了。

    可是!

    纳西莎磨了磨牙!

    可是这个混蛋收到她下狠心发过去的吼叫信后,除了回封不咸不淡的便笺外,就再没登过她家的门!这让她怎么下得了台——就算再喜欢,她也不打算【轻易】妥协了!

    卢修斯没有去注意她可的小动作。事实上他自己的心也没好过到哪里去。

    这段时间他一直都沉浸在自我厌恶和暴躁烦闷的绪中无法自拔。可是即便如此,他也清楚不能再这样和纳西莎冷战下去。

    除了因为她是他的未婚妻,也因为这件事要是被阿布拉克萨斯知道,只怕又是一场风波。在卢修斯羽翼尚未丰满前,他是极不愿意得罪掌握着他生杀大权的父亲乃至家主的。

    “西茜,那晚我接管的产业出了点问题,你知道我一直都想表现得好一点给爸爸看……”卢修斯一副推心置腹的模样,“事实上当我筋疲力尽回到自己的卧室,却又没有看到你时,我真的……真的遗憾极了。”

    “遗憾……你有我遗憾吗?”纳西莎眼眶红红地瞪他,她实在没有办法穿着一件近乎透明的睡衣傻呆呆的坐在上枯等!他们还没结婚呢,凭什么她就要像个怨妇一样等待彻夜未归的丈夫一样等着卢修斯!

    越想越生气的纳西莎声音不由自主的变大了!

    “我才刚和妈妈他们说了晚上要……要和你一起,谁知道连半个小时都没待到,就灰溜溜的回来了!”想起贝拉和多米达心介绍给她的漂亮内衣,还有西里斯和雷古勒斯乱七八糟的祝福,小姑娘又有想哭的冲动了。她从三年级开始喜欢卢修斯,除了他谁都不愿意接近,上回好不容易他们即将有一个美好的夜晚,却莫名其妙的被放了鸽子……亏得她还那样期待!

    越想越不甘心的·被宠坏的布莱克家小女儿胡乱擦掉脸上沾上的泪珠:“卢修斯!你给我说实话,你是不是从来就没把我放在心上?你是不是还喜欢着雷蒙德·奥卡希尔?!”这次她是摆明车马的把她的怀疑拎到台面上来了!

    卢修斯惊愕的看着她,“……西茜,你,你怎么会这么想?谁告诉你我喜欢雷蒙德了?”

    纳西莎恨声道,”还用谁说吗?整个斯莱特林都知道你们有问题!”

    卢修斯的脸因为纳西莎肯定的回答变得像调色盘一样由红变紫又由紫变青——他已经很久没有这么绪外漏过了!而纳西莎今天这不经意的一句话却踩了他的痛脚!他现在最恨的就是把他和一个男拉扯在一起——不管是谁——略微有些银灰的眼睛半眯,怒气值爆表的铂金贵族怒极反笑,他弯了弯嘴角,上前一步,左手撑在炫耀着布莱克先祖伟大事迹的挂毯上,右手抬起纳西莎的下颚用力亲了上去:“西茜!也许这样能够让你更清楚直观的弄清楚——我,卢修斯·马尔福,你的未婚夫,到底喜欢的是男人还是女人!”

    卢修斯的吻技不是盖的,两分钟的时间不到,纳西莎已经被他亲的手软脚软眼冒红心——他们的后也在这个时候响起了响亮的口哨声和压抑的喷笑声。

    “哇哦……我亲的卢克,知道你技术不坏,女孩儿喜欢,可是你能不能到了列车上再亲,再这样下去,只怕你们要徒步去学校了。”贝拉略带戏谑的声音让纳西莎后知后觉地惊叫一声,脸红红的用力推开卢修斯的膛,飞也似地抓过二姐安多米达的胳膊,就要往屋子外面冲。

    “西茜,别忘了你的行李。”贝拉扬声笑着在后面提醒。

    一阵兵荒马乱过后,卢修斯等一行人终于出了门。独留下一个泪汪汪的雷古勒斯站在门厅口依依不舍的和他们挥手。没办法,沃尔布加他们没有过去,哪怕以贝拉的胆子也不敢带他出门。现在外面并不算太平,九又四分之三站台又是个龙蛇混杂的地方——要是一个看不住让雷古勒斯被别人给拐了去,到时候哭都来不及。

重要声明:小说《铂金包子的爸爸们》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