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09

    卢修斯回到自己卧室的时候,整个人已经呈半昏迷状态。门钥匙旅行对目前的他来说实在负担过重。

    好半晌他才缓过气来,气若游丝地蠕动干涩的嘴唇喃喃唤了声:“多莉。”

    ——自从听到小主人召唤就迫不及待想要过去却又莫名其妙被阻挠无法回应召唤的家养小精灵多莉此刻正在不停的自我折磨。边折磨自己边还用悲伤的声音呼唤着自己的小主人……

    它绝望的哭泣声听得旁边的家养小精灵们也是心有戚戚焉,都用同的眼神看着它,却又不知该怎么帮助它。家养小精灵是远古炼金术师特意炼制出来为巫师服务的,它们不能拥有思想,只能服从。

    因此它们之间的关系也十分疏远,哪怕是在一个家庭工作也一样。不过即便如此,它们也懂得什么叫兔死狐悲物伤其类。

    ——还有什么比失去主人的家养小精灵更可悲呢。一些因为主人离世——比如马尔福夫人的家养小精灵多莎第一个就嘤嘤嘤地啜泣着怀念它的女主人——而被迫做一些繁重粗糙活计的家养小精灵们都难过的掉下几滴眼泪。

    只有一个叫多比的家养小精灵十分特别。它不但没有像别的小精灵一样安慰多莉,反而用一种快活的语气说:卢修斯小主人不召唤多莉是一件大好事,这代表着多莉以后就是自由的家养小精灵了!

    多比的这句话简直就是火上浇油——它彻底惹毛了五内俱焚的多莉!

    可怜的·为自己无法回应小主人而在自我唾弃的家养小精灵听到这话简直就像是被人戳了肺管子一样发出刺耳的尖叫,小精灵特有的树干一样的手指竖得高高的交错相叠划过——

    喀嚓!

    一道蓝金色地光芒陡然爆闪——多管闲事的·向往自由的·家养小精灵多比就像锅贴一样被pia在瓷砖上慢悠悠的往下滑——两眼冒星星的从鼻孔里流出两行鲜血来。

    “你……你怎么敢……你怎么敢……多莉是有教养的小精灵……多莉……多莉……”可怜的小精灵气得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其他的家养小精灵见状连忙安慰气得小脯剧烈起伏的多莉——

    就在这时,余怒未消的多莉却像是被人扔了个冰冻咒一样打了个激灵迅速抬起鲜血斑驳的额头,网球状的大眼睛更是像两盏绿色的小灯泡般——‘唰’地变得光彩夺目!

    “是小主人!”它用喜出望外的声音尖声尖气的说:“是多莉的小主人!多莉感觉到小主人的气息了!”小精灵迫不及待地在家养小精灵们欣慰、恭喜、感慨的叹息声中‘劈啪’一声消失在厨房的角落。

    “哦……梅林……哦……多莉可怜的卢克小主人……”

    ——感应到小主人的气息就迫不及待移行到卢修斯边的忠诚小精灵在看到自家小主人的第一眼时就瞬间飙泪了。

    它几乎是连滚带爬地扑到卢修斯边,鲜血淋漓的手下意识想要去扶卢修斯,又急忙缩回来在自己绣有马尔福族徽的茶巾上狠狠地擦拭了好一会,这才颤巍巍的漂浮着卢修斯起来。

    随着它的动作,漂浮在半空的卢修斯不安的蠕动形,披在上的袍子顿时往地下滑去——原本那些半遮半掩的牙印红痕青紫立刻暴露大半!

    “呜呜呜呜……都是多莉的错……都是多莉没有保护好卢克小少爷……”可怜的家养小精灵心痛的差点没死掉!

    它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地将卢修斯往盥洗室里飘——整个心都笼罩在巨大的悲伤中——大颗大颗的眼泪噼里啪啦像下小雨一样在地毯上积了一圈又一圈的水洼。

    “呜呜呜呜……都是多莉的错,都是多莉没有保护好卢克小少爷……”

    如果它不是一只没用的小精灵,如果不是家养小精灵不能伤害巫师——它一定要为卢克小主人报仇!

    眼睛都差点哭瞎的家养小精灵好不容易才帮自己的小主人打理舒适,小心翼翼地喂服了能够迅速恢复的魔药,重新将他飘回上,点上可以安定人心的莳萝香,盖上初秋恰恰适当的乔其纱绸被,这才抹着眼泪奔去厨房给自己的小主人准备美味营养的午餐……它可怜的小少爷肯定饿坏了……哦……到底是哪个该下地狱的恶棍……他怎么可以……怎么可以……呜呜呜……多莉的心要死掉了……要疼死掉了……想着想着又飙泪的多莉打着哭嗝拼命刷着面前的平板锅——力道大的差点没把可怜的锅子刷出一个大洞。

    ——旁边的家养小精灵更是躲得远远地,面带惊悚的看着陷入疯狂的多莉,生怕它一平底锅就拍过来了。

    voldemort庄园——

    已经很久没有这样沉稳且质量好睡眠的voldemort睁开了一双猩红的眼眸。

    修长白皙的五指顺势滑过有些凌乱的黑发,voldemort召唤了庄园里资格最老的家养小精灵。

    这只小精灵是前几年马尔福家族献给他的,很善解人意,而且做事也非常的合乎他的心意。

    曾经叫多塔,现在叫塔塔的家养小精灵卑微的将自己的大鼻子压进毛绒绒的地毯里向voldemort问好。

    久违的好眠让喜怒不定的魔王少见得有点温和,他语气平淡的询问今天的行程。这些东西向来都是阿布拉克萨斯·马尔福先安排好,然后通知塔塔,再在他需要的时候由塔塔告知他的。

    “我最尊贵的lord……马尔福先生和布莱克先生他们还在楼下等候您出席今的……会议。”偷瞄了眼外面如上中天的红,塔塔识相的没有说出‘早会’这个单词。

    voldemort好看的眉毛挑了起来。很显然,他也想起了今天是食死徒例行的早会。

    从来没有想到自己也会为私事耽误公事的饶有兴致的摩挲下颚开始回味昨夜感受到的美味,嗯唔……确实和他很合拍……动作也很大胆……模糊记得和对方唇舌火交缠的魔王食髓知味的勾了下嘴角,懒洋洋的赤着双脚下,塔塔几乎是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将一双拖鞋摆在了他下脚的地方。

    “昨晚服侍的人不错,过两天再让他过来侍候。”

    将全打理的衣冠楚楚的魔王大人用施恩口吻说完,步履潇洒的走出小卧室。

    塔塔抱着魔王大人丢下来的睡裤,歪着头,带点浑浊的网球状大眼睛明显有几分困惑。昨晚服侍的人?昨晚主人边有人服侍吗?他怎么不知道?

    还有……主人的衣服去哪里了?百思不得其解的家养小精灵摇摇头,决定将衣服的问题暂时放下——现在比较重要的是‘那个服侍的很不错的人’!

    哦,梅林的胡子!

    到底是谁入了主人的青眼?

    要知道整个英国巫师界从未有人能够爬上的两次!

    马尔福庄园——

    白孔雀踱着仪态万千的步伐在草坪上悠闲的走动着,无忧无虑的让看着它们的人时常兴起嫉妒的绪。目前的卢修斯就处在一个嫉妒它们的况下。他多希望前天发生的一切都是做梦啊……一个可怕而又该死的恨不得一万皆空无数次的噩梦!

    眉头紧锁的铂金少主黯淡着脸色失魂落魄地坐在花园里,藏在宽大袍袖里的手攥得死紧,直到感觉到一丝尖锐的刺痛——掌心被指甲抠出几个半月的血痕——才反的清醒过来。

    白色的翅膀上有着星星点点褐色般斑点的雪枭脚上抓着一封红色的信笺以滑翔之姿飞进马尔福庄园——

    卢修斯面色大变的起,毫不迟疑地往自己腰间的魔杖摸去——

    吼叫信!

    见鬼!

    谁那么大的胆子敢给一个马尔福寄吼叫信!

    “卢修斯·马尔福……你居然敢放我的鸽子……我是你的未婚妻……你……怎么敢……你让我丢尽颜面……姐妹们都笑话我……你这个该死的骗子……油嘴滑舌的小坏蛋……我一辈子都不要再相信你……不要再理睬你!”

    小姑娘气怒羞愤的却有几分底气不足的声音在马尔福庄园景致优美的花园里轰然炸响,断断续续……伴随着少女抽噎气恼的哭泣声……

    卢修斯板着脸一路往下听,板着脸看着吼叫信咆哮完后自动燃烧成了一团灰烬洒落在地面有些枯黄的草地上。他干涩的扯了下嘴角,像是什么也没有发生一样将地面上残余的灰烬清理一新了。

    六年级的这个暑假,他过得不快乐。他威严的·不可违抗的父亲给他订了个他不怎么愿的婚,还……还在婚礼结束后被人剥皮拆骨吃了个干干净净——偏偏还因为种种原因不能报复,只能打落牙齿和血吞!

    卢修斯惨笑着站在秋色渐浓的花园里,眼睛渐渐模糊,依稀间,一个有着金色鬈发的美丽贵妇人正温柔的笑着躺在藤椅上,一摇一摇地将趴在她腿上的铂金发小男孩抱起怜的亲吻着,语调轻柔的说着:“妈妈的小卢克,妈妈最你了……”

    已经很久没有尝试过落泪的卢修斯心头突然涌起一种想哭的冲动。可是……哭又有什么用呢?他的边已经没有那个会无限包容宠溺着他的母亲了。

重要声明:小说《铂金包子的爸爸们》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