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08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亲的ivyvv的捉虫,已修。  喉咙的干涩刺痛让卢修斯不适地将压迫住自己脖颈的手臂往旁边拨了拨,强撑着想要坐起,可下难以言明的创痛和眼睛的酸胀阻挠了他的动作。

    “多莉,水。”无法理解的铂金少主哑着嗓子习惯的下令。他需要一杯清水润润喉咙。

    多莉是卢修斯的直属家养小精灵,无论何时都隐在小主人的边为其提供妥协的服务。卢修斯早已习惯了在它无微不至的照顾下生活。

    ——令卢修斯出乎意料的事发生了。

    百试百灵的多莉阿拉丁神灯失灵了。

    它没有回应自家小主人的召唤。

    卢修斯眉头狠狠攒起来,一只无法满足主人需求的家养小精灵是没有生存的必要的。

    “多莉!给我倒杯水来!”他再次严苛地下令——这样的行为绝对不能放纵——心里却在想着是不是该给不听话的小精灵一件衣服。

    回应他的依然是满室的冷寂。

    卢修斯脸色的恼色渐渐消失,变得疑惑。

    不对劲……

    他暗暗想着,强烈的违和感让他昏沉的大脑逐渐像上了油的机械,开始转动。

    没有丝毫犹豫的,一根不知道什么材质的魔杖落进他的手里。紧闭的眼睑在主人坚定的意志下勉强睁开——尽管它依然酸涩刺疼的让铂金贵族难以忍受。

    ——此时的卢修斯并没有注意到手中的魔杖并非他常用的那根。

    模糊的视野使他很多东西都看不真切——室内的一切都显得朦胧。

    但是——这个地方的布置和格局……都不是他曾经见到过的。这儿……陌生的不像是卢修斯自以为的马尔福庄园。

    脸上表越来越白的卢修斯紧锁着眉头,伸出手敲叩着自己的太阳,企图让脑袋里模糊的画面变得清晰些……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他记得他和纳西莎订婚的每个瞬间,也记得他邀请她一起共度一个美妙的夜晚……后来他们更是——

    记忆在这里卡壳了。

    后来……后来他们怎么了?

    卢修斯的眼睛里难得流露出几分茫然。

    这样少见的茫然并没有在他脸上停留太长的时间。越来越清醒的大脑执行着它的职能,没有给卢修斯片刻缓冲时间的开始在他脑海中播放那些模糊香艳的画面……

    卢修斯惨白着脸回忆起了自己在某个红眸魔王下呻吟呜咽求饶的影……

    他——他居然和——

    卢修斯一个气喘不匀险些因为呼吸不畅活活噎死自己。

    紧接着——他又像是想到了什么可怕的事——上下齿不住打颤的铂金贵族艰难的扭动着自己的颈子往刚才被他拨开的那只手臂的主人看去。

    面容俊秀的彷若神祇的英俊魔王静静的沉睡着,嘴角还噙着一抹餍足的笑——明显对送上门来的美食极为满意。

    卢修斯差点没掰断紧攥在手心里的魔杖。

    他的呼吸越来越急促,越来越急促,眼睛也越睁越大……

    “不行……绝对不能……”几乎是下意识的卢修斯就将自己的魔杖对准了魔王——他的手在剧烈的痉挛颤抖——一忘皆空……必须是一个一忘皆空……

    卢修斯在心里疯狂的咆哮着。无声的尖叫充斥臆——迫的他心脏都隐隐闷痛起来——他被压了!一个马尔福!一个高贵的马尔福居然!!!那股因为恐惧和震惊掺杂而成的侮蔑和羞辱让卢修斯几乎生生呕出一口血来!

    哪怕那个人是他的主人!哪怕对方是……不!梅林——爸爸一定会杀了他的!

    “一……忘皆……”咒语停滞在卢修斯的喉咙里。

    不,他不能用遗忘咒的精明,他一定会注意到莫名缺失的记忆——到时候顺着蛛丝马迹一找——卢修斯用力摇头,大脑拼命的思考!必须想个办法!绝对不能坐以待毙!他不能让马尔福这个姓氏为他蒙羞!

    脑海里的记忆几乎让卢修斯发疯!

    混淆咒!

    也许他可以尝试一下混淆咒!

    前不久他才在家里的《千年尖端黑魔法》中发现一个强效混淆咒的释放咒语!

    只要他能够成功——他完全可以修改对方的记忆!

    人在被迫的时候总是会引发无限潜力!卢修斯克制住想要尖叫的冲动开始盘算起来。是的,混淆咒——这完全可行!

    据他所知的入幕之宾不知凡几,他的上从来就没有同样的人停留过。只要自己修改一下voldemort的记忆,让他误以为他和一个下属送上来的玩物(卢修斯眼角狠狠一跳)上了,那么,以他冷血孤傲的格,是绝对不会去惦挂一个供他泄(铂金少主咬破了自己的嘴唇)的工具的!

    将满心的憋屈和焦躁还有愤懑悉数收敛干净,卢修斯知道绪不稳的时候魔咒的施放成功率会大大降低的。虽然他不清楚为什么在他睁开眼睛这么久还没有清醒,但要不抓住这难得的机会——他也没资格姓马尔福了。

    好不容易平稳住绪的卢修斯抬起魔杖对准了沉睡的

    他的心脏再次不受控制的狂跳。

    梅林——他竟然把魔杖对准了自己未来的主子!

    而且对方看上去半点防御能力都没有——完全任他宰割!

    这样的逆差让卢修斯一阵恍神。但他的理智很快唤回了他激绪。

    现在可不是发呆的时候。

    还带着嘶哑的吟唱从面色苍白如纸的铂金贵族口里缓慢逸出,一道道浅蓝色的光芒钻进了黑发男人的大脑里。

    令卢修斯惊愕的事发生了。

    他原本以为很难才能够发出来的魔咒居然一次的成功了!

    ——这还是在他‘负伤’魔力受损的况下!

    他成功修改了的记忆!

    这怎么可能?

    哪个斯莱特林不对自己的大脑严防死守的——他怎么就这么轻易的——他在释放咒语的时候明明清晰的感觉到对方大脑里隐隐有回馈过来几道防线的!

    算了!也许是梅林看他遭受了这样一场无妄之灾觉得他倒霉,难得的同他——给他一点小运道也说不定。

    一次成功的遗忘咒让卢修斯喜出望外。他不敢掉以轻心的又补了一个强效昏迷咒过去。这才强迫着自己往下爬——他已经无法忍受和这个人共处一室——哪怕他曾经敬他慕他的恨不得亲吻他的袍角!

    对‘饱受重创’的铂金贵族来说,爬下是一个异常艰辛的过程。只要他一动——后撕裂的痛楚就会像电流一样窜遍全,让他像是中了石化咒一样的定格在原地。好半天才能缓过劲儿来。

    ——谁都别想指望一个拿魔王当职业的家伙能有几分为伴善后的好心思。

    如果可以卢修斯真想给自己几个愈合咒——可是这样的行为实在是——让一个马尔福感到切刻骨的耻辱。不——他宁愿回去擦药……也不要——

    将心里的忿懑绪挥散,卢修斯眼睛一闭,手肘在丝滑软蓬的被褥上用力撑了一下——就像个轱辘一样从上滚下来了!

    “嘶……”创口剧烈拉伤的痛楚几乎让卢修斯飙出男儿泪。

    疼……太tmd疼了!

    最惨还不止这个——滚下来的时候他的牙齿还撞了下自己的舌头!

    腥甜的感觉充斥口腔,卢修斯浑青紫的瘫在厚厚的地毯上,心里陡然升起一股绝望的感觉来。

    幸好,这股绝望并没有长久的停留在卢修斯的心里。他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时间,但这里无疑随时都有人能来——卢修斯不知道这间小卧室就是家养小精灵也没资格更不敢过来打扰的(除了规定的打扫时间)——他不能让自己这副丢脸的样子让任何人看到。特别是他随时都有可能来voldemort庄园汇报工作的父亲!

    想象一下父亲发现他的儿子被自己主人压了的景……

    卢修斯不知道阿布拉克萨斯是会和voldemort拼命,还是先用一个阿瓦达索命咒把他这个丧辱门风的儿子给毙了!

    这样的想象极大刺激了卢修斯对逃出生天的积极。他颤巍巍的扯过旁边被voldemort扔在地面上的天鹅绒长袍胡乱披在上,随后压低嗓门说了句门钥匙飞来。昨晚因为□的关系让他对自己怎样出现在voldemort庄园而迷惑不解,清醒过来的他在一番推敲后自然心知肚明。无疑,就是奥赖恩·布莱克给他的门钥匙惹的祸!

    这个门钥匙是绝对不能留在voldemort庄园的。要是被家养小精灵扫出来然后交给voldemort……他一定会怀疑这个给出去的门钥匙怎么又回来了……到时候一查……

    卢修斯很高兴他还能够考虑到这个。他拿着魔杖对准门钥匙就是一通修改,改到一半时,眼睛无意识扫了下手中的魔杖——可怜的·吓傻的铂金贵族差点不顾一切的尖叫!

    梅林!这根本就不是他的魔杖!而是——面色惨白的卢修斯顾不得再想其他,以最快的速度念出闪回咒开始翻查先前用过的魔咒,再将他后来发出的咒语一个又一个清除掉,这才满头大汗的接通马尔福庄园他自己的卧室,将单向门钥匙变成双向。

    做完这一切后,他面色复杂地看了还在上睡的香甜无比的魔王一眼,他不能杀他——整个马尔福家族现在都押在他的上——但是,他也再不想变成他的下属——不想——和他有更多的接触了!

    没有什么比迫一个马尔福雌伏于人下还要令人感到羞辱和憎恨。

    卢修斯清楚的记得——在他因为□而失去理智的时候,voldemort是保持着绝对清醒的,他清醒的折腾他,清醒的……将他的自尊践踏在了脚底。

重要声明:小说《铂金包子的爸爸们》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