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07

    例行的早会按理说早就应该开始,他们的lord却还没有半分下楼的迹象。阿布拉克萨斯·马尔福开始琢磨着是不是应该在让家养小精灵再上去兼职一下闹钟。毕竟阿不思·邓布利多那个老家伙可不会因为的晚起而放松对食死徒的敌意。

    最近这段时间由于voldemort的急剧扩张,邓布利多对他们的警惕和不满已经愈发浓厚,阿布拉克萨斯不止一次看到有鬼鬼祟祟的格兰芬多在他的后蹩脚的进行跟踪。如果不是怕引发什么不好的事端,阿布拉克萨斯绝不介意给那只藏在沟里的老鼠来下狠的。

    按理说昨晚lord退席的时间不算晚,今天怎么就……马尔福家主和布莱克家主交换一个不安的眼神。有些担忧会不会因此被喜怒不定的魔王迁怒。他们却是不知——他们的儿子兼女婿此时正在他们的主子上承受着几无休止的索取和折磨。

    ——没有人敢说马尔福是下位者。哪怕他们投靠了魔王。

    卢修斯自懂得□以来,就从未像现在这样……被人压在上无力翻过。对于一个从未雌伏过的少年而言,他的体未免太过于紧致和容易受伤。一向唯我独尊的魔王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兴致,一整夜都没有放过下呜咽抽泣告饶的少年,看着他一次又一次下颓然散乱了一双灰蓝的眼眸。

    真是让人惊叹的美丽。

    voldemort不释手的折腾着下这具已经被玫瑰色的吻痕和青紫掐痕遮盖的修长躯。开始懊恼以前怎么没有发现这个男孩竟然是如此的……让人着迷。已经将早会抛之脑后的魔王神采奕奕的把玩着怀里不断颤抖的少年,饶有兴致的听着他已经是本能的告饶和呜咽。

    卢修斯的神智并未因为一次次的释放而清醒。即便他已经无力负荷,却依然沉浸在.的海洋中无法自拔。

    埃弗里家的秘药效果奇佳,明明他残存的理智在疯狂的提醒着他必须止这样无休止的纠缠,必须立刻休息,他的体却在叫嚣着继续和渴望。他的双腿也像有意识般紧紧缠绕着对方被迫感受着下隐秘处被粗暴顶弄开的痛楚和尖锐的快.感。无所遁形,无从逃避。头一次,卢修斯·马尔福哭得像个孩子。

    他不喜欢这样的感觉!这样被人掌控强迫雌伏的感觉简直就像噩梦一样可怕。偏偏他还不能反抗!哪怕沉湎于.的深渊中不可自拔,卢修斯也清晰的感觉到压在他上的这个男人是谁——

    voldemort!

    他父亲乃至他未来的lord!

    近乎崩溃的铂金发少年歇斯里地的大哭着,毫无形象,人却紧紧攀附在对方上,被对方带领着继续往无休止的深渊里迈进。

    怀中少年的纠结和茫然是不会被兴趣正浓的voldemort看在眼中的。他也不会在这样一个关键时刻用摄魂取念去撬开伴的大脑研究对方到底在想着什么。与其用这功夫去做些有的没的,还不如继续感受着和少年一起感受着如叠浪般步步推向.之巅的绝妙感官。

    哦,我们配合的棒极了。

    voldemort食髓知味的想。

    只是与他这样合拍的小家伙是阿布的孩子,哪怕再喜欢,也不能囚起来成为他的脔——由着他折腾。

    而且以他对阿布拉克萨斯·马尔福的了解,在了解他和卢修斯之间的事后,那家伙一定会以最快的速度把宝贝儿子藏到一个他绝对找不到的地方去。转学都有可能。

    ……很久以前他不就透露过想要把儿子转到德姆斯特朗去吗——基于邓布利多对斯莱特林出自本能的戒备和怀疑——那儿可是格林德沃的地盘。就是他想过去也要忌惮三分。

    这个想法让魔王有些不快——有种玩具被抢的危机感——堪堪因为.而变得有所柔和的猩红眼眸重新变得冷酷。折腾怀中少年的动作也重新变得粗暴直接。

    由于他暴虐的动作,哪怕已经有了充分的润.滑,鲜血依然汩汩从两人接连的地方流出染红了墨绿色的单,卢修斯俊美的脸容剧烈扭曲,疼痛让他不自体后倾,双腿屈起,试图往后脱离对方的施暴。双手也紧紧抓着对方的胳膊企图推搡开对方。

    ——这样的抵抗却有相反的效果。

    不经意间,卢修斯这个动作将他已经被对方咬肿的红粒恰恰好撞进对方的唇齿中。

    voldemort就势一咬,舌头灵活地像吸当年在孤儿院难得一见的糖果般细细拨弄,带着几许暧昧的捉弄和调戏。类似果冻却又比果冻多了些柔韧的果让voldemort‘胃口大开’,他竟然半真半假的咀嚼起对方,彷佛要将这一小粒就这样吞吃下腹。

    酸麻和痛感交错涌进大脑,卢修斯发出哭泣一样的哀鸣,一直没有熄灭的□因为这样的动作再次剧烈燃烧。推拒魔王胳膊的手也因为痛楚和酥麻而不自主痉挛攥紧。下的某个地方更是绞得魔王差点一泻千里。

    “……唔。”底下的吸力让voldemort闷哼出声,好不容易他才控制住几喷薄而出的**,伸手锊开卢修斯因为汗湿而遮挡住眼帘的湿发,凝视着对方狂乱的灰蓝眼眸:“差点就……被你缴了械,马……马尔福在这方面也超别人一等吗?”惊人的克制力让他成功将上述的话说完,腰部以下的动作却再度变得疯狂。

    卢修斯脚趾蜷曲,他根本无法回应对方的调笑,体本能的想要挣脱,voldemort的厚此薄彼让他极为的烦躁,想要对方放过这边去照顾那边,却又因为潜意识的羞耻感不知该怎样去表达,心不由越来越烦躁的只会用哭腔大声呻吟抗议。毫无形象。

    不管怎么说他都还只是个十六岁的少年。

    哪怕已经经历过.,也不能与这次比攀。

    以为他想要逃走的voldemort哪里肯放,他紧紧扣住齿关,堵住怀中人想要离开的动作。两厢纠缠下让已经艳红的果因为齿关的撕扯拉动越发显得红肿人。手上也不忘到处点火的四处寻觅着怀中少年的敏感点,引来一串串让人窒息的电流。

    “放……放开……”终于从牙缝里挤出声音的铂金贵族有气无力地拍打自家未来lord的脊背,咬着牙关将脸藏进了枕头里,“不要……这边……”他掰扯着想要把voldemort的头推开,对方的动作让他觉得自己的前那一点已经破皮,稍微碰触都能够感觉到疼痛。

    这次voldemort被.侵占的差不多的理智总算回来了一点,他压下满腹的动,将耳朵凑近对方,耐着子听对方的呓语。这个动作成功让卢修斯的前已经红肿不堪的地方脱离了他的口齿,“呜……”卢修斯呜咽一声,带着泪花的眼睛似睁似闭地盯着面前的耳朵,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竟然张开一口洁白整齐的牙齿啊呜一口咬了上去,直到感觉到嘴巴里一阵腥甜才舐着对方的伤处厮磨着放开。

    由于他的动作极快,voldemort只感觉到耳上一阵刺痛又很快被对方的舌头抚慰,因此倒也没有觉得不高兴。要知道卢修斯给他的这点痛苦和刚才分裂魂器的简直就是毛毛雨啊。不过他向来是一个睚眦必报‘礼尚往来’的人,你既然咬了我一口,我不咬你可能吗?

    于是卢修斯的脖颈也被voldemort咬出了一个深深的齿印,连带着也了几口怀中少年的鲜血。

    不知不觉间,两人的血液相溶了。

    就在卢修斯以为自己要溺死在这无休止的.中时,一道璀璨绚烂的金色光柱从天空直而下,光柱来得突然消失得也十分突然,就像是一束阳光不经意间照到了树梢上又转开了一样,根本就没有任何人觉察到异常。反倒是卢修斯有一瞬间感觉到自己腹部内里有片刻的灼感。

    卢修斯不知道这种灼代表着什么,神界众神祇却因为这一道璀璨消逝的闪耀而无声叹息。

    他们深知,又有一位神祇——陨落。

    “眼界狭窄的懦虫怎知天空巨龙的志向。”神王空无的没有掺杂任何感的金色眼眸定格在刚刚出现在自己手上的荆棘小镜上,满意的微笑自嘴角绽开,他知道那个选择孤注一掷的魔法之神已经成功转世。“恭喜你……梅林,记住汝的真名,勿要忘却汝下界之信念,早归来,吾期待着汝成就上位的那一刻,到时,本将亲自为汝加冕,赐予汝无上荣耀!”

    冰雪神宫里的双□倏然从王座站起,空洞无波的眼中头一次有了不安的神采。找不到……他找不到每百年过来一次陪伴他的神的丝毫气息……他消失了。消失在这广袤的神界里。这……代表着什么?他是沉睡了?还是陨落了?

    陨落?

    陨落?!

    不!!!

    冰雪星球因为神主的神力失控化作齑粉。看守的下位神们神格炸开、神火熄灭——尸、骨、无、存!

    ……

    已经将所有抛放下的魔法之神化作一颗小的眼几不可见的星核在他投转世的母体里安谧的沉睡着,他将安静地在这里待足整整十个月。直到醒来的那一刻。

    此时的他不知道自己选择的这个母体和他的父亲将会给他的成神之路带来怎样让人恼火又无奈温馨的故事;也不知道经此轮回,他将成就怎样的伟业;更不知道,曾经和他有过各种牵扯瓜葛的故人会一一出现在他新的生命里,给他一潭死水的生活重新带来全新的感悟和勃勃生机。

重要声明:小说《铂金包子的爸爸们》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