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06

    神之园里的圣灵之花失色枯萎,荆棘鸟的歌声嘶哑力竭。信仰之晶的产出一不如一。眼下更是勉强得连最基本的神力供给都无法维持。

    高坐王座上的魔法之神黯淡了一双灿金色的神目。亚麻色的长发也彷佛失去光泽变得灰败晦暗。

    末法时代以不可抗拒的姿态降临。神祇面临着信仰严重缺失,威信堕落的窘境。

    尚未点燃神火成功封神的魔法之神就是一位不服输且崇尚一切真理的神圣法师。他笃信人定胜天。不去战斗坐等天恩总是会一无所得。

    一只苍白的近乎透明的手从信仰之线织就而成的宽大袍袖中伸出,他凝望着自己的手心。灿金色的神目平静的望穿空间的阻隔投而下。

    手心冒起一团金色螺旋形状的小型飓风,它在神祇的手掌心中呈椭圆形飞快转动,很快变成一面波纹华转的水镜,助神祇穿透了结界和云层乃至空间。

    麻瓜们安居乐业的生活,科技的新月异,和巫师的古板守旧坐井观天形成了鲜明的对比。神祇近乎淡漠的将神目定格在一条街道。

    巫师们脸上泛着快乐的光,在仄狭小的街道上走动。他们或和小商贩们讨教还价或进入一幢由妖精迎宾的白色房子里领取金钱。如果不是信徒的残魂在告诉他这就是全英国巫师的汇聚地,他定然以为这只是一条平淡无奇的小巷。

    可悲、可叹……

    曾经辉煌浩瀚的魔法文明啊……竟然已堕落到这个地步。

    魔法之神阖上双目。他无法像当年的神皇陛下施展无上神威发动洪水只将自己喜的信徒拯救,他也无法降下灭世预言,让他的羔羊们从此消失于历史的洪流之中。

    曾经,他以自己的是个巫师而自豪,也确实凭借这一份跨过最后的一道坎,成功点燃神火。这一切……多亏了曾经的挚友和伙伴,如果没有他的帮助,他依然只是一个从山村里出来懵懵懂懂的小法师。除了在反魔法的社会里瑟瑟发抖,别无他途。

    他是感恩挚友的。可挚友却抵不过时间的轮回,那个人骄傲而强大,他不乐意做自己的信徒,不愿意来到他的神之国接受他的庇佑……现如今……怕已是转过近百世了。

    神祇的心底是难得的伤感和怀念。

    摇摇头将浮动的心掩去,魔法之神明白,自救是唯一的出路。

    这是他必须去做的事

    魔法之神不愿意自己多年来的辛苦化作流水。也不愿意自己的信徒消散于时空的伟力之下。毕竟他们的祖先曾经助他封神——倾其所有。

    神祇高举王座,神。却也恩怨分明,泽被苍生。

    将所有的信仰之晶提取一空,魔法之神不给自己犹豫的时间。他不会苟延残喘,不会像别的神祇一样堕落的封存自己的意识直到末法时代的过去。他要尽他的力量去做点什么。为他自己,也为他的信徒。

    一步踏出自己的神之国度,魔法之神回眸凝望破败残垣的国度,发出一声长叹。宽大的袍袖对着星子密布的苍穹一挥,神之国以眼可见的速度开始缩小,最后变作一幢类似儿童搭建而成的积木小房落入神祇的手心。

    “你们随吾而来,自当与吾同行。”一抹淡淡的笑从嘴角划开,神祇的金色神目是难得的柔和。“吾的挚友,汝的骑士会一直守护在吾的边,永不离去。”

    神王的宫高举在天穹之上,被众多强大的神系拱卫。哪怕是在信仰极度缺失的末法时代,神王的生活依然奢侈的让众多神系的神祇嫉羡不已。这位下也是自傲。明知神祇们的怨念,却依然不改初衷,过着奢华无度的生活。

    踩在钻石铺就的地面上,魔法之神目不斜视的绕过上只披着一缕薄纱,凹凸有致的材若隐若现的美丽女神和穿着一件透明短裤,□着膛,双眸纯洁惑的俊秀男神,来到神最中心的神王内。

    看不清面目的神王姿态慵懒的枕在一位金发女神雪白的大腿上有一口没一口的吃着下属神系进献上来的圣灵果(这种果实来自圣灵之花,需要极多的信仰之晶才能够凝结,对稳固神有奇效)笔的双腿同样架在一个漂亮女神的膝盖上,享受着女神无微不至的按捏揉弄。在神王的脚畔还跪坐着一个绿色鬈发的女神在伸出纤纤葱指神态柔媚缱绻地揩拭神王嘴角那一滴残存的果汁入自己樱桃般的小口内,媚意天成。

    神王的正中更是有九个长相一模一样的曼妙天使披着薄纱在跳着迷人的舞蹈。一举手一投足,都透露出圣洁又惑的味道,让看到的神祇也忍不住神心大动,恨不得冲上去和她们一起共舞才好。

    “……魔法之神大驾光临,本有失远迎呐。”淡淡的笑从神王嘴角划开,作为神皇最小的儿子,无法无天的神王对一个小小的魔法之神——还是他的下属神——自然没多少尊敬的意思。

    魔法之神眼眉不动,谦恭地欠行礼,道明他此行的来意。

    “不可思议……”神王总算有了几分惊讶的颜色。他从侍女们浪中起,□的膛也披上了一件信仰之纱,“你知道这样做的后果吗?”魔法之神怎么说也是他的下属神之一,蚊子再小也是,神王对他到底还有几分好感。

    魔法之神神态平和,明显主意已定。

    神王微微叹息,“能有你这样想法的神祇太少,他们没你这样的胆子。在这上面,本是欣赏你的。”他说,挥手打掉侍女的搀扶来到魔法之神面前,捏起他的下颚,端详着他的俊美清冷的面容,“冲着你这个选择,本也不愿意损失了你,要不……将你的神之国搬入本神系,本自当护你周全。”神王最不缺少的就是信徒和神晶。

    “能得下垂青是属下之幸,”魔法之神平静地拒绝,“只是您名下臣属众多,帮了属下一个,其他的又该如何?”

    末法末法,神祇的末。神王麾下可不止魔法之神一位。

    “他们没你勇敢,置之死地而后生,哪怕凡人都会为之战兢惧怕况乎神祇?”神王丝毫不掩饰对其他神祇的鄙薄,眼神真诚地凝视着面前亚麻色长发的魔法之神,“你已是中位神,若就此陨落……实是——”令人惋惜可叹。

    “还请下成全。”魔法之神终于稍退一步,避开了神王的禄山之爪,再度躬行礼。

    “也罢也罢,既然你心意已决,”神王遗憾地叹息,他伸手一抓,空中波纹一阵扭曲,一面被绿色荆棘缠绕的小镜出现在他的掌心,“这面神镜能够在你出现危机的时候将你的神魂带回,只是……损毁的神祇——再无晋上位的可能,你要有心理准备。”说到这儿,他专注的观察着魔法之神的面部表,却半点迟疑都无——

    “望汝早进轮回,本,会在这儿一直关注着你。”神王拍拍中位神的肩膀,“本等待着你重返神界的那一。”

    魔法之神再度行礼,脸上自然而然带上了真切的感激和敬慕。

    走出神大门,魔法之神心中紧绷的那根弦才有些许的放松。他应该庆幸神王是神皇最小的孩子,也是最好说话的下。否则——这趟他好不容易存下来的信仰之晶必会消耗个干干净净。弱强食,适者生存。这是一个极度功利化的世界。一个小小的中位神,哪怕被夺取神格熄灭神火也不会给人半点怜悯同。他们更多的——会去关注这位中位神的神之国度里有着怎样令人垂涎的财富。

    得到许可的亚麻色神祇并没有直接转世,他踏步去了神王神系一个极为偏远的冰雪星球。

    ——发出‘宁愿在地狱为王,也不愿在天堂为仆’桀骜宣言的路西法就囚在此。

    “尊贵的法神下。”看守着堕落天使的下位神已经习惯魔法之神百年一度的探视,他虽然疑窦这次的探视时间怎么提前,但还是恭恭敬敬的把魔法之神迎进去。这位神祇虽然话不多,但出手一向大方,对他们这些下位神也没有瞧不起的意思。他自然乐意开上一点方便之门。

    丢了一块信仰之晶打发掉牢头的魔法之神缓步走进冰雪筑建的宫。几乎不需要去寻找。冰雪王座上的空气一阵扭曲——满头如墨长发拖下九阶台阶的堕落天使已经定定的看着他。懵懂的眸子里没有半点神祇应有的光彩。

    ——他只是本能感觉到了魔法之神的到来。

    心口骤然软下的魔法之神带着略微加快的步履走上台阶,来到冰凉的王座坐下。黑发天使极为自然的扑进他的怀里。

    “——末法时代已经到来。为了自救,我必须放弃神躯重新转世。”他拿着一柄象牙梳,动作轻柔的给怀中的天使梳着一头像水流一样光滑带着淡淡凉意的长发,“以后怕是没有时间再过来看你。”魔法之神的声音带着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的温柔,“当初如果没有你伸出援手的拯救,就没有现在的中位法神梅林。路西法,我欠你的还没有还清,你……也早清醒过来找我报偿才好。”

    像是什么也没有听懂的堕落天使安静得蜷卧在魔法之神膝上,长而浓密的睫毛像小刷子一样随着头上不断下滑的齿梳无声轻颤。乌亮的黑眸渐渐散去所有光华变得模糊……

    ……

    时间一点一滴流逝,在冰雪神宫里盘桓足有半月的魔法之神最后看了王座上的黑发天使一眼,再无眷念的离去,他已经逗留太长时间。再舍不得——该做的事也还是要做。

    黑发天使安静的目送着他的背影,他的手心里,放着魔法之神所有神晶的四分之三。

重要声明:小说《铂金包子的爸爸们》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