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05

    仿若工艺品的拉文克劳冠冕还在科尔夫人的头上不停跳跃着。镶嵌在冠冕正中的蓝绿色宝石还在不停吸收着她的生命力和voldemort的灵魂碎片。

    密室里的血腥味已经浓郁到呛鼻的地步。勉强端坐在魔法阵外一动不动的voldemort扭曲着脸孔拼命呼吸着。他的心肺功能随着灵魂的大幅度流失开始急剧减弱,苍白的面色让他看着几乎像个死人。如果不是他额角还有青筋急促跳动。

    时间涓滴,点点流逝。

    科尔夫人的体开始脱水一样的褶皱起来——她已经无法抵抗——骨头也彷佛风化在皮囊里消失了踪迹。

    已经许久没有动弹的voldemort感受着力气一点点回到自己体里,嘴角渐渐有了翘起的弧度。

    不自觉的,微扬的唇角变成了大笑。疯狂、快意、肆无忌惮的大笑……

    他仰头张开双臂在密室里旁若无人的大笑着,庞大窒人的魔压将密室里的一切绞成齑粉,熙熙攘攘地洒落下来,染黯了银绿色的地毯。

    猩红的眼眸流转着瑰丽冷戾的光泽,红的几滴出鲜血。让人观之心旌摇动不能自已。

    上只披着一件宽大黑色法袍的魔王赤足走进魔法阵将重新变得温顺的在魔法阵上空徐徐做逆时针转动的冠冕一把握在手心里。

    镶嵌着蓝绿宝石的金色冠冕在他手里闪耀着璀璨深邃的毫光。

    紫衫木魔杖从法袍里滑落出来,俊美的魔王指着地上枯槁一样失去了所有生机的老女人,嘴角讥讽的勾起——

    【你这个忘恩负义该下地狱的小崽子……是我!是我把你那倒在孤儿院门口的可怜母亲带进了温暖的屋子里,给她铺、壁炉……还有火的威士忌……如果没有我——你根本就没办法活下来……】

    伴随着这凄厉的控诉,voldemort脑海里浮现的却是一帧帧与孤儿院相关的画面。饥饿、愤懑、磨难、不公……逐渐变作泛黄的胶片彻底在他的脑海中化作虚无,再也找不到半点踪迹。

    “清理一新。”

    ……

    不着片缕的出现在一个陌生的地方。这是何等的尴尬?

    卢修斯大脑懵的厉害。他不知道自己怎么就跑到这里来了。而且——而且还没穿衣服!

    这对一个马尔福而言——简直就是可怕的噩梦!

    不仅如此,刚刚因为凉水而渐渐变得舒适的体又重新变得炙烫灼……除非他想在一个陌生的地方自读……

    不行!他必须马上离开!

    顾不得观察这间华美体面的书房,卢修斯心心念念的就是早一步离去。

    喀嚓。

    就在这时,一声轻微的门闩响动,让卢修斯整个人都惊跳起来。条件反下,他一把拽过书房落地窗上的窗帘围住了自己。

    已经换上一黑色镶金丝天鹅绒长袍的俊美魔王惊讶的挑起了眉毛。他的上还带着刚刚从盥洗室走出的雾气。

    “卢修斯?如果我的记忆没出差错,今晚的你应该待在你未婚妻的上。”

    低沉悦耳带着些许魅惑的嗓音让卢修斯如遭雷殛!

    这个声音他无论如何都不会忘记!

    打从五岁起,他就对这个声音极为尊崇。小小的马尔福少主忘不了拖着只小龙布偶趴在爸爸书房门扉偷窥这位大人的景。也忘不了指挥若定中那股说不出的霸气。这样的天之骄子,这样的领袖,合该让人为之膜拜。

    “lord……原谅我的误闯……我也不知道怎么就……怎么就到了这里。”卢修斯的声音里带着惊惧的哭腔。因为强行克制**而泛红的面颊让他看上去更添了几分媚意。

    哪怕他能够将整个斯莱特林学院压在脚下听从他的意志行动,也无法掩饰他还是一个十六岁少年的事实。

    更何况……这还是第一次——这还是他第一次和自己最尊崇最敬畏的人的相处!

    卢修斯几乎以为自己忘记了呼吸。

    “误闯的庄园想要误闯可没你想的容易。”voldemort声音低柔的说,抬脚一步步往紧紧攥着窗帘的铂金发少年走去。

    这样的媚色在一个堪堪十六岁的男孩上,还真是……

    voldemort猩红的眼眸中有一种异样的光彩在流动。

    这个孩子绝想不到此刻的他有多美。

    刚刚在水里浸染过的肌肤细腻白皙的在墨绿蕾丝窗帘的包围下竟然带给人一种极为奇特的美感,让人有不自想要抚触施暴的冲动。

    他已经拥有了第三个魂器,离永生又近了一步。也许……来一场狂欢也不错。

    高傲的魔王百无聊赖的想着,丝毫不掩饰自己的对眼前少年涌起的**。

    “不……lord……请宽恕我,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卢修斯吓得俊脸发白。作为一个食死徒的儿子,他没少听惩罚属下的各种可怕手段。

    如果不是马尔福的骄傲还在支撑着他,卢修斯不敢保证自己会不会求饶——为的只是活下去!

    “也许,我们该来一个检查,”voldemort饶有兴致的说。他伸出洁白修长的手,“过来。”语气里的命令和自我让卢修斯下意识往帘幔后面缩了缩子。

    “lord……”他的声音里带着无地自容的羞愧,是的,卢修斯觉得自己已经没脸见人了。“我,我没有衣服……”铂金的长发随着他的动作滑过锁骨,将那一片雪白大部分展现在魔王的眼中。一粒淡淡的粉樱因为主人的不慎,在墨绿的窗帘摩擦下逐渐硬,带着一种无心的引逗,让人口干舌燥。

    这样的马尔福实在是让魔王大人食指大动。阿布拉克萨斯可从没像他的儿子一样如此秀色可餐过。

    想起那个在他面前永远表现的内敛自制的男人,voldemort心中竟然有几分怅然。他们之间也曾有过一次意外的过线,后来却因为种种原因不了了之。

    摇头将心中突兀涌起的奇特绪散去,voldemort像一只哄骗小白兔的大灰狼心极好的将浑都在轻颤的铂金小蛇捞过来上下其手,却不想刚碰到对方的体,就被其上的高温愕住。

    向来疑心重的堪比帝王的voldemort 手上连动,已经数个探测魔咒发出。“强效□?”他愉快的笑了,带着凉意的手慢慢滑进少年还死死缠在帘幔后的下……

    卢修斯体一颤,昏沉的大脑因为下的凉意有片刻的清醒。他捉住魔王的手,嘶哑的恳求,“还请您放我回去,您放心,等……等一切‘处理’好,”他面上的红色因为这个含糊不清的单词而越加醒目。“我会立刻回来向您请罪。”

    “卢修斯,别紧张。”voldemort低笑着,手上动作力道十足又充满抚慰,作为一个过尽千帆的魔王,他乐意让怀中的少年为他绽放成花。

    “你的父亲是我很好的朋友,在我眼中,你与子侄无异,”他用巧劲一捏,将因为他的举动而战栗不止眼尾染晕的少年拦腰抱起,“现在的你明显需要我的帮助,我又怎会弃之不顾。”

    优雅的魔王无视书房内渐渐弥漫开来的麝香味道,伸手拧动书架上的一个蛇形雕饰。

    吱嘎吱嘎的声音响起……

    古典贵气的倚墙式红色书架一英寸一英寸挪开,露出了里面的小卧室。偶尔,工作余暇,voldemort都会选择在这儿小憩。

    卢修斯浑然已经失去所有神智。他像攀爬在尤加利树上的树袋熊在voldemort上蹭动,泛着艳色的唇不时发出难耐的呓语。几次三番试图解脱,又被坏心肠的魔王打断。

    “呜……”委屈沙哑的闷吟听得voldemort火气四冒。

    淡淡的说不清是什么味道的体香从怀中的人体流散出来,让人忍不住嗅闻不止。略一迟疑,猩红的眼眸在怀中少年殷红的唇上定格两秒,终于试探着凑上去,捕获了对方的嘴唇。

    这样唇对唇的深吻,voldemort是第一次。

    voldemort的洁癖在婴儿时代就可见端倪。他的挑剔在孤儿院的妇人中间赫赫有名。

    卢修斯的嘴唇也和他的体一样得厉害,几乎voldemort的舌头伸进去,他就缠上来了。若论起吻技,十个也比不上一个马尔福。

    早在七岁的时候,卢修斯就有吻晕一个十三岁豆蔻少女的丰功伟绩。

    这样如火的主动对voldemort来说是个新鲜事。上他的各种男女还没有像怀中人这样大胆过。他们就算是抖着胆子惑他,也只是抛个媚眼或者抖抖索索的在他背上滑动两下,就怕一不小心被他给阿瓦达了。

    有趣,真的很有趣。

    魔王纵容了怀中人的深吻。他放纵着少年在他的下蹭动纾解,感受着他因为求而不得愈发难耐的燥

    这是头一回,voldemort发现这种宣泄**的举动也能如此的迷人有趣。

    “告诉我,我的男孩,你是谁?”掌控着下这具滑腻滚烫的躯,voldemort笑得魅惑。

重要声明:小说《铂金包子的爸爸们》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