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03

    宴会厅里乱糟糟的,有人尖叫有人怒斥,吵成一团,更多的人是胆战心惊的看着沙发上高深莫测看不出喜怒的俊美魔王——生怕他突然翻脸。

    实际上魔王大人现在心不坏。前段时间他才从阿尔巴尼亚森林寻到了拉文克劳的冠冕——在校期间,从海莲娜那儿获悉冠冕去处后,他一直没有时间前往寻找——这意味着他的藏品又多了一件。他步向永生的道路又前进了一大步。

    voldemort饶有兴致的看着西格拉斯以最快的速度将局面控制下来——在这方面他做得总是比奥赖恩好得多——刚才被炸裂的烛台壁毯等一干物件也被清了出去换上新的。家养小精灵在这方面总是能让主人满意。虽然它们自己觉得自己做得不好,时常拿脑袋和墙壁做亲密接触——

    咳,例如现在的克利切。

    它可是布莱克家的老精灵了。很受主人器重。

    魔王心不错,不代表布莱克家的大家长也和他一样。

    重新指挥着订婚宴继续进行的西格纳斯布莱克先生此刻额头汗渍密布,心里紧张的不行。

    voldemort近年来对他们这些背景深厚的家族不如往年重视。今天能将他请来已是意外之喜——估计还是看阿布拉克萨斯的面子——如果因为招呼不周的关系惹来lord大怒,那布莱克和马尔福两姓相得的美好意义怕是立刻要掉好几个档次。

    “——查!给我查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西格拉斯咬牙切齿的说。不管是谁,敢对他女儿的订婚宴下手,就要承受一个布莱克疯狂报复的觉悟。要知道布莱克家的人在巫师贵族中素来就有‘最理智的疯子’这一彪悍‘赞誉’。

    卢修斯心里也很不痛快。就算对自己当牵线木偶有几分憋屈但不代表他希望有个磕磕绊绊的订婚礼啊。抬眼和自己父亲对碰一下的铂金贵族决定——就算被布莱克家误以为他看不上他们,觉得他们没用,也要好好查一下这莫名其妙的爆炸到底出自哪里了。

    心不悦的卢修斯没有注意到他搁在旁边的高脚酒杯里的液体已经添加了另一种成分。

    说来这露娜埃弗里也是个有天赋的小女巫。特别在变形上。人家现在虽然才六年级,但阿尼玛格斯的学习进度却已经是同龄人中的翘楚。哦,这儿必须说一句——贵族巫师家庭,阿尼玛格斯是必学的科目之一。当然,他们通常不会将自己变形的动物传播出去,甚至会隐匿下自己会阿尼玛格斯变形的事实。毕竟这样一个秘密在关键时刻通常是可以救命的。

    爆炸是莉迪亚帕金森弄出来的。她从翻倒巷高价购买了一打爆**剂,趁着无人注意的时候将它们藏在在门厅的夹缝里,算准了爆炸的时间。

    当众人被爆炸吸引注意力的时候,露娜埃弗里就会变成一只小可的小松鼠捧着她从埃弗里密室里盗出来的魔药趁乱倒进卢修斯的杯子里去。

    ——她没忘记往自己上扔忽略咒。

    巫师界订婚礼上的新郎新娘有着特制的杯子,男女花纹寓意各不相同,所以完全不用担心弄混。

    由于梅林誓言被打断是不能——直到结婚典礼才能够补上——再进行第二次的缘故,纳西莎心极为失落。她脸上的悒郁不乐看得卢修斯直皱眉头。

    不管怎么说纳西莎都将成为他的终伴侣,他也不乐意在订婚宴上见她不快,所以卢修斯做了个决定。

    他当着在场所有人的面,挥动魔杖召来了刚才遗落的订婚戒指:单膝下跪将戒指缓缓进纳西莎的左手中指,深款款的对她说,很高兴她能成为他的未婚妻,并且真挚诚恳的保证他们的结婚典礼会更加圆满而盛大,用来弥补他这次的失误。

    其实在众人眼中门厅爆炸真的不能怪到卢修斯上,他能够站出来道歉甚至将过错推到自己上已经是一件很不可思议的事了。

    于是卢修斯这样颇具绅士风度的举动让他在贵族们眼中加了不少分。

    纳西莎咬着下嘴唇眼红红的看着卢修斯的举动,含着幸福的眼泪将她一直紧紧攥在手心里的戒指同样进未婚夫的中指里。

    voldemort也对卢修斯的行为进行了高度表扬。觉得他很有风度。为此还特意称赞了阿布拉克萨斯一句——说他教得好。

    这场突如其来的闹剧结束后,晚宴继续进行。

    卢修斯和纳西莎在同龄人的起哄下,喝下今晚必须喝的祝酒。而且是酒尽杯干——看到这一幕的莉迪亚帕金森和露娜埃弗里激动地拥抱了对方一下,反倒被周围看着卢修斯和纳西莎交换戒指而心里酸酸的小女巫们嘲笑她们这是替别人瞎欢喜——如此,算是彻底礼成了。

    未来的马尔福先生和马尔福夫人在喝掉自己酒杯里的酒液后,被人分开了。

    卢修斯被带去男巫那边进行更进一步的交流。订婚的人在贵族们眼中已经是成年人,很多以前不能谈论的话题都能够说了。纳西莎被带到了母亲和姑妈边,含羞带怯的接受贵妇们或善意或讨好或隐含妒意(因为嫁给卢修斯的不是她们的女儿)的调侃。

    亟需压惊的宾客们则开始三三两两自由走动交流起来。当然,他们的大部分注意力还是落在沙发上的那个人上的。他们今晚来参加卢修斯和纳西莎的订婚晚宴,未尝就没有希望能够入黑魔王眼的期望在其中。

    这个时候的魔王还不像未来那样神憎鬼惧。就是他赐下的黑魔标记那也是人人欣羡渴望的存在。

    君不闻前段时间有一个老牌贵族世家(莱斯特兰奇)倾尽所有也要加入食死徒这一伟大的行业吗?

    没有一个领导者会在一场宴会中待到最后的。除了他们行程繁忙外,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他们在的地方客人和主人都不自在。没办法,紧张啊……全心全意都想着去伺候人了,哪里还有心思交际。

    voldemort本人也不是个不为属下着想的人。至少现在的他还是很给属下面子的。晃晃手里的高脚酒杯——绿色的小蛇在他的苍白的隐见青色血管的手腕上灵活的游动着,始终没有从他手腕摔下来——在召见几个贵族和新人后,自自然然的流露想走的意图。借口还端得恰当:纳吉尼要休息。

    跟在黑魔王边久的老人,谁不知道voldemort最重视的就是陪伴了他数十年光不离不弃的蝰蛇纳吉尼啊。

    不用说,卢修斯和纳西莎这对新人急急忙忙被父母带过来拜见他们的主子,诚惶诚恐的检讨他们的怠慢。

    黑魔王对此倒是不以为意,很是勉力几句,在众人的恭送下幻影移形了。

    黑魔王一走,布莱克老宅的气氛骤然一松。大家脸上的表明显变得放松起来。就连纳西莎自己,也换掉了上的一堆沉重佩饰,重新换了件简洁又不失贵气的紫色礼服出来。

    卢修斯又和自己的未婚妻碰了下头,匆忙说了两句话,就又各自忙自己的事去了。贵族夫妇都这样,你有你的圈子我有我的,谁也不过界,谁也不扰谁。

    ……有事的时候在两处印证着看况。

    纳西莎倒是真轻松了。她和往没两样的扑进姐姐们怀里撒耍赖去了。小嘴嘟得老高的不忘告状脖子被沉重的宝石项链压疼了之内的小女孩把戏。

    贝拉和安多米达也是真心疼她,两个几乎是围着她在哄——雷古勒斯也不忘给她捏肩膀——倒是西里斯见不得纳西莎眉飞色舞含带羞的模样,故意逗她炸毛,说一些纳西莎气得七窍生烟的玩笑话。

    姐弟几个倒也处得和乐融融。

    卢修斯在这次的晚宴中无疑获益最大,他如鱼得水的游走于宾客中,表现得让阿布拉克萨斯心中都生出几分自家儿子初长成的感慨。

    又和一位在威森加摩有着重要话语权的老巫师相谈甚欢后,卢修斯隐入落地窗后的墨绿帷幔后面,扯松颈子上的黑色洒金线领结,从刚才开始他就隐隐感觉自己血管里的血液似乎在燃烧,嘴里也有些口干舌燥的厉害。

    “卢克。”奥赖恩布莱克不知道怎么找到了藏在帷幔后面的卢修斯。

    “醉了吗?西格说你的酒量不错啊。”奥赖恩惊讶的看着脸孔绯红,双眼迷蒙的卢修斯。

    布莱克家的家主是西格拉斯布莱克。他比奥赖恩布莱克要多出几分说一不二的魄力,在布莱克家族很有权威。奥赖恩对做甩手掌柜更感兴趣一些,所以平时只有一些比较不重要的事才会落到他的肩膀上,他也乐得如此。

    卢修斯摇摇头,给自己招来一杯清水喝了,感觉昏沉的大脑清醒少许,这才满脸不好意思的说,“大概是今天有些紧张吧。”

    奥赖恩理解的拍拍他的肩膀,“绪激动的时候酒精总是挥发的非常快,当年我和沃尔布加订婚的时候,也是这样,三杯酒的量都没有,人就倒了。”

    卢修斯耳根红红的附和着点头,哪里还有在宴会中的游刃有余。

    奥赖恩满意的看着这样的卢修斯,自觉他对小侄女一定很上心才会这样,点点头,他从长袍口袋里摸出一个紫金色的佩饰来,“这是去lord庄园的单向门钥匙,明晚记得去一趟,lord不喜欢人迟到。”

重要声明:小说《铂金包子的爸爸们》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