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9章:暂时承认

    第919章:暂时承认

    抵死缠绵的吻,过了许久,许久才停歇了下来。殷沫沫全酥、麻,瘫软在苏羽的怀里,脸浮红晕,双眸迷离。

    她那菜鸟一样的吻技,的确比不上他的高超,一下子就被击垮。

    可………

    她抿了抿唇,倏地一把推开苏羽,高高昂着下巴,语气也凉了下来,“现在看清楚谁勾、引谁了吗?”

    后面,根本就是他停不下来,而不是她。一直牵引着她,让她无可自拔。

    苏羽被她推得往后一倒,顺势倒入被褥中,薄薄的唇上泛着一抹薄光,异常人,他的舌尖微微过唇角,似乎有点意犹未尽,纤细白皙的五指抚过下颌,眼底妖异的光芒顿现。

    她的吻……

    真的很甜。有让人想要一直沉醉下去。

    他似乎开始觉得……

    有这么一个妻子,应该也不赖。

    脑海中,倏地一闪而过一丝画面,抓也抓不住,苏羽的眉头,又习惯地蹙了起来,嗓音越发地低沉,“我暂时承认你是我的妻子了。”

    殷沫沫气结。

    什么叫做暂时承认!

    她本来就是。

    内心一股气涌起,她怕她再待下去,不是窒息而死,就是想要把苏羽暴打一顿。她狠狠地剜了苏羽一眼,转就要走。

    后,却随之而来苏羽那不咸不淡的声音,“去哪里?”

    “夜深了,我回去睡觉。”殷沫沫硬绷绷地回着,脚步压根儿就没有停顿一下。

    “睡在这里。”

    “什么?”

    殷沫沫一只脚,都已经迈出病房的门了,猛然顿了顿,微微侧目,视线斜睨着他。

    苏羽眉眼轻挑,唇角上扬,勾勒出极其邪魅的弧度,温润柔软的声音一一溢出,“你不是我妻子吗?夫妻睡一,天经地义。”

    又是那该死的口头禅!

    殷沫沫每次都要被这句话激得气好几次血。她真心觉得她的软肋被他拿捏住了。

    明明告诉自己不要理会,脚步还是乖乖地走了回去,气呼呼地一掀被,整个人往、上一躺,僵硬着躯,背对着苏羽,睡了下去。

    苏羽唇角勾起一抹笑意,隐去了眼底的那丝深意,也随即躺了下去。

    他的躯微微侧过,膛贴着她的背脊,火一片,殷沫沫一开始满肚子的气,也没有管那么多,可后的气,越发地源源不断地袭击而来,甚至……他的手臂,缓慢地搭在她的腰间,手掌开始滑入她的衣摆下,细细地摩挲着她的肌肤。

    惹得她浑冒起了一层层的鸡皮疙瘩。

    她咬着牙,一把抓住了他作乱的手,咬牙切齿地道,“睡你个的觉。我只是你暂时承认的妻子,要泄、要别人去!”

    后似乎传来了一声闷笑的嗓音,那灼的手掌,也奇异地停了下来,而他大大的手掌一反,裹住了她的手,小小柔软的手,裹在手心里,有一种异样的绪,在心头蔓延。

    他的手,细细地摩挲着她的手指,每一根,每一寸,都没有放过。而摸到她无名指的时候,却是空白一片,手指的底端,也只剩余极其微小的痕迹。

重要声明:小说《姑娘,放开那禽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