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9章:流了一半他的血

    第869章:流了一半他的血

    夜已经很深,微微的凉风吹拂窗帘,悄然地掀起,殷沫沫慢慢地坐直了体,神色有点恍惚。

    苏宅已经静默一片,只有小羽沫的房间,亮着微弱的灯光。

    她缓缓地走了进去,小羽沫躺在、上,安安静静地睡着,小手上打着吊针,而一个女佣守在旁边,手肘撑着下巴,昏昏睡着。

    殷沫沫坐到了边,握住了小羽沫的另外一只手,她的小手很是冰冷,睡得并不安稳,小小的眉头紧紧蹙着,似乎是梦到了不好的梦境。

    她的心………狠狠地被刺痛了一下。

    手指落到了她的小脸上,一点一滴地划过,小羽沫似乎更瘦了,本来就巴掌大的脸,更加地尖细,浓密的眼睫毛下面,有着黑黑的眼圈。

    她到底受了什么苦,竟然会去爬窗户,如果她不在,或许来迟一步……她或许,就永远见不到她了。

    猛然一阵阵后怕,宛若一盘凉水从头淋下,她很狠狠地打了一个寒颤。

    握着小羽沫的手更加地紧了,她轻轻俯,脸颊贴着她的脸颊,声音低低的,“小羽沫,明天妈妈就能带你回家了……你开不开心?”

    ………

    “如果明天,你赢了,我就………放过你。”

    ………

    脑海中,猝然闪过这句话,殷沫沫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眼底的光芒,顿时沉寂了下来。

    她的心,乱成了一团。

    这是她想要的结果,可她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开心。

    可看着小羽沫的脸,她有觉得……那样,才是最好的结果。

    只要她赢了,一切都结束了。

    “小羽沫,妈妈已经欠了你爸爸那么多,还都还不清了,我已经辜负了他,那么……我不能再辜负你了。我们一起加油,明天一起回家,等着我。”

    轻轻地吻了吻小羽沫的脸颊,她把小羽沫的手臂放回被子里,斜倚着头,慢慢地睡去。

    云层翻转,阳光透过云层折而出,一点一点地照下来,照亮了整个房间。

    门被轻轻地推开,颀长的影走了进来。

    阳光在他的后笼罩着,整个人仿佛镶嵌了一道金光,修长的脚步一迈,极其轻缓。

    、上躺着小小的影,睡得很沉,而殷沫沫斜倚着头,双手搁在腹部,脸上带着些微的疲倦,呼吸平缓。

    天亮了,他们的最后一战,也要到了。

    苏羽慢慢地坐了下来,他的手伸出,想要触碰殷沫沫的脸颊,却又在一触碰的那一个瞬间,动作全部停顿了下来。

    乌黑的眸底光芒翻滚,他的目光,逐渐地落到了小羽沫的脸上,两个人的睡姿,出乎意料地一致,表也几乎一致。

    小羽沫的五官随他,可那双眸子,七分像他,三分像殷沫沫,格全然随了殷沫沫,倔强而执拗。而且………很勇敢。

    他似乎是第一次正视他的女儿,那小小的体里,流了一半他的血,鲜红的,滚滚的。

    这是他的女儿,是殷沫沫,拼了命想要护着的人。

    唇角倏地勾起一个自嘲的弧度,苏羽深深地望了他们一眼,随即,站直体,缓慢地走了出去。

    今天………一切都要结束了吧。

    殷沫沫,看看老天,要如何安排我们的命运吧。

重要声明:小说《姑娘,放开那禽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