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2章:我当然记仇

    第622章:我当然记仇

    断断续续的,他们在一起一年多的光景,许许多多的委屈和抱怨,深深的压抑,全部吐了出来。

    苏羽的手臂越发地用力,把她紧紧地抱在怀里,他竟然不知道,她藏了这么多的心底,多得………他数都数不过来。

    “为什么……你从来没有和我说过?”

    他以为她一直是快乐的,拥有他的,拥有他的宠溺,他们相,不就一直快快乐乐的么?

    “和你说?”

    殷沫沫呆愣愣地呢喃着,唇角却泛着一丝凄楚的笑,一开始,她是不屑于说,后来……她是不想说了。

    这段,是他着她面对,一步步入局的,再来说这些,有意义吗?

    如果不是今天他这样对她,她也不会说的,宁愿烂死在心底她都不说。

    “傻瓜,你不说,我怎么知道!”苏羽的语气变得柔软无比,低沉的,沙沙的,很有磁,侧过脸,轻轻地吻了吻她的脸颊。

    他从来不知道,这个小的躯里,藏了这么多的秘密,他一直以为她在他的面前是透明的,他能够一眼看穿她,可没有想到………她藏得东西,多到他有些都无法涉及。

    “没想到你还记仇的。”

    就连小时候殷离踹她一脚她都记到现在。

    “我当然记仇!你怎么对我的,我都记得清清楚楚呢,现在还想着欺负我。”殷沫沫扬了扬小小的拳手,泪痕布满双颊,鼓着腮帮子,“你再欺负我……我就……就不要你了。”

    抱着她躯的手又是一紧,紧得她呼吸有点喘,纤细白皙的手指划过她的脸颊,温的指腹柔柔地帮着她擦拭脸上的泪痕,沉沉的呼吸在她的发心上,“今天的事,是我错了,别生气了,宝贝。”

    如同舒恩在她的心底是一根刺,秦逸何曾不是他心底的一根刺。今天她谁不遇,偏偏就遇到了秦逸,他怎么能不生气。

    他更生气的是,即使她再怎么落魄潦倒,也不愿意呼唤他一声。

    明明知道……他或许就站在她的后,他怎么会舍得放任她一个人在山路上呢。

    可他的小女人就是倔强,他也不是第一天知道的了。

    “嗯哼。”

    殷沫沫冷冷地哼了声,显然还没有气够,不太想搭理他,挣扎地想从他的怀里离开,却不小心碰到了脚,疼的她直抽气。

    “不要乱动了,想瘸了是不是?”苏羽强行按住她的腰肢,眉眼轻佻,声音隐隐含着一丝不悦,随即,双手一个用力,把她打横抱起,瞥了一眼她的脚,已经又红又肿。

    殷沫沫咬牙,又捶了他一记,声音却柔了下来,“还不是因为你!”

    要不是他,她需要这么狼狈吗?现在还理直气壮地说起她来了。

    “是,都是我,现在由小的抱你进去疗伤,行了么?老婆大人?”苏羽简直被她逗笑,不过看她好不容易恢复的态,他的语气越发地柔和,甚至调侃着说着。

    殷沫沫不住地笑了,她还是第一次见到高高在上的苏二少伏低做小的模样,一时间,两个人对视了一眼,都笑开了。压抑在心底的沉重,瞬间压了下去。

    这个瞬间,他们的眼里,只有彼此。

重要声明:小说《姑娘,放开那禽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