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2章:养伤7

    第372章:养伤7——

    >

    “嗯?”

    他的瞳光微敛,唇角邪气的弧度越发的深邃,他的唇,在她的脸颊边轻吻着,声音柔软,“如果你不愿意,我也不勉强你………就让我、火、焚、而死吧。”

    说的话越来越露、骨,越来越下、流。

    殷沫沫一口狠狠地捂住他的嘴,再让他说下去,都不会还会奔出什么话剧,她忍着一脸的羞涩,生涩地顺着他的手指……僵硬得动着……

    夜幕深沉,黑夜中的月光倾泻而下,覆盖在交叠的两个人上,又逐渐隐退……

    ——————

    窗外的阳光微微投入,室内有一细微的昏暗,病房的门被轻轻地推开,一抹倩影缓慢地走了进来,、上拱起了轻缓的弧度,来人的唇角一勾,眼底的柔顿生。

    苏羽的体侧着躺着,被子遮掩住了他的背部,只能看到他黑沉沉的脑袋,柔顺的黑发沾染在枕头上。

    来人逐步走近,目光在、上一扫,脚步猛然顿住了。

    她不住地捂住双唇,优雅的气息有一丝凌乱,苏羽半个体压在小的躯上,他的双臂搂在殷沫沫纤细的腰间,而殷沫沫侧着脸,与苏羽的脸颊相抵,双瞳微闭,唇角牵着浅浅的笑意,小手蜷缩着,抵在两个人之间。

    一副浓蜜语的样子。

    这个女人!!!她怎么会在羽的、上!舒恩眼中惊惧不断闪现着,犀利的目光,狠狠地投向殷沫沫。

    看着他们的模样,她的心,像是被什么东西吞噬着一般,疼得她蹙眉。她缓缓地攥紧了拳头。

    这个女人差点害的羽丢失了命,她凭什么能够心安理得得躺在羽的怀里?

    背部锋芒顿现,苏羽猛然闪现到一股异样的气息,长长卷卷的眼睫毛轻轻地颤了颤,缓缓地睁开了眼睛,眼中慵懒的光芒流转,目光,落到了前的女人上。

    舒恩吓了一跳,没想到苏羽会突然睁开眼睛,脸上微微一愣,随即勾了勾唇,精致的脸上恢复了高贵典雅的表,声音清雅,“羽,你醒了?”

    苏羽乌黑的眸底深沉,沉得不见底,他微微撑起了子,半靠在、上,一手抚过殷沫沫的脸颊,目光柔了柔,声音刻意地压低,却带着无比的冷意,“舒恩,你似乎忘记了自己说过什么。”

    舒恩的眼中,迅速地闪过一丝黯然,转瞬即逝,她唇角微微弯曲,扯出一丝冷哼,“羽,你差点就死了,难道,我还不能来看看你吗?”

    她的手指,倏地指向、上躺着,安稳得睡着的小女人,声音越发地冷了,“就是这个女人,害的你差点死了!你不是不想见到她吗?为什么她还在会在这里?”

    苏羽冷冷的目光,倏地向她,她立即噤声,却又极其不甘心地瞥过了脸,眼神有丝黯然,却又强撑着。

    “她不该在这里?难道你该吧?”

    苏羽的唇角轻勾,勾起一抹邪魅的笑意,狭长的桃花眼轻眯,语气森而恐怖,“我记得我提醒过你,不要招惹她!”

重要声明:小说《姑娘,放开那禽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