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另一个夏域

类别:网游动漫 作者:落难呆驴 书名:坚韧之歌
    事实证明,即便是已经触发了任务,后续的任务也没想象中那么容易。

    重新回到游戏之中的夏域努力忘掉心中的痛楚,对着自己默念一百遍“到时候赚了钱请悦儿吃大餐”之后,就连滚带爬直接跑到了挖野生荸荠的沼泽泥塘,扑通一声跳进臭水里满头苦干起来。

    不过乐极生悲,他在挖了五分钟之后,终于发现了一个巨大的问题――他手脚不停的挖了二十次,竟然只挖到一个野生荸荠!

    苦了!

    好像兜头一盆冷水,夏域刚刚像火焰一般燃烧起来的激,瞬间降到三十四点五度,额头上的冷汗就像发低烧一般不由自主的冒了出来。

    他茫然的举头四顾,很快就发现了原因所在――原来他边熙熙攘攘在做任务的玩家,每个人手里都拿着一个任务小锄头,嘿咻嘿咻挖得很开心。

    “靠!激动了,连锄头都没装,难怪……嗯?嗯嗯?为什么我没有锄头?为什么?为什么?这是为什么?谁能解释一下为什么我没任务道具……欺负人有木有!”在包裹里翻来覆去查看了十几遍的夏域同学,最后终于确定自己的苦不是昙花一现,而是命中注定。

    包裹里面什么都没有!

    “难道这是隐藏任务故意设置的……坑祖宗啊有木有!哥挖了二十次,一共五分钟才挖到一个!五百个?两千五百分钟……就算没没夜的挖,也要四十几个小时啊……坑你祖宗八十代啊!那我岂不是要挖十几天?!有木有这么坑人的啊!呜呜呜……”

    从天堂到地狱,差不多就是这种感觉。

    夏域同学两眼失神的盯着屏幕,瘫坐在那张吱嘎作响的圈椅中,鼻子中已经闻不到面前那个油蛋糕的香味,脑海中也看不到光明的未来,只剩下眼前的游戏屏幕里一堆恍惚的人影晃啊晃,晃得他两眼迷离不知在何处。

    足足五分钟之后,他才抽抽鼻子,咬牙切齿的再度坐在子,开始了最后一搏――他拉住了一个从面前走过正准备离开泥塘的玩家。

    “大哥,能不能把你的任务锄头借我用一下……”夏域低声下气的对着面前这名叫做‘兽人脸皮厚’的玩家说到。

    “啊?锄头?任务锄头?你要这个干吗?”兽人脸皮厚呆了一下,有些疑惑的反问。

    “我的锄头……丢了!对,丢了!”夏域憨憨一笑,心虚的解释。

    “丢了?不会吧,任务道具……上面写着不可掉落不可交易啊……怎么可能丢了呢?”脸皮厚更加疑惑的自言自语。

    “我XXOO你个祖宗还不可交易……哦,对不起,我不是说大哥,我是说游戏系统……我被系统坑了,呜呜呜。”一听到最后一丝希望破灭,夏域哀叹一声,扑通一声又倒回了圈椅中。

    不过上天有灵,在他倒下之后的下一秒,他又骨碌一声坐了起来发出一声碜人的怪笑:“天无绝人之路啊!哇哈哈!”

    原来那名脸皮厚玩家虽然疑惑他的问题,但是却是个好心人。

    “锄头没有?不会出BUG了吧,哈哈兄弟你运气真好!不过……这个任务物品好像可以交易,我这里刚好有个两多的野生荸荠,给你吧!”好心兽人一边自言自语,一边直接朝夏域发出了交易申请。

    “谢谢,实在是太感谢了!”禽兽同学一边点下确定,一边激动万分的发了一个加好友的申请。

    “不客气!刚才最后一下挖到了三个,交任务多了一个,留着也没用!不过说真的,兄弟你真是运气,这种BUG都能碰到,去官网投诉一个,说不定他们还能给你补偿几个金币呢!哈哈,不说了,做任务去了,有缘再见!”兽人脸皮厚哈哈一笑,点了好友确认之后,就扭着感的大股直接跑了,留下泪流满面的夏域在原地大叹这世界上好兽人比好人类多多了。

    ……

    虽然在现实世界里,面貌清秀的夏域是个不折不扣的内向孩子,但是一旦进入游戏,他就好像换了个人似的,变成了传说中现实与网络“人格分裂”的典范。

    “喂,这位兄弟……能帮我挖几个荸荠吗?我的锄头掉了……哎哎,你别走啊!不帮我挖给个多余的也行啊。”

    “嗨,这位精灵美女,能不能……喂喂,你不帮我也别骂我啊……切,兽人丑又怎么了,这叫直白!真是没文化!”

    “哈喽,这位姐姐,有没有多的野生荸荠……哎!你推我干啥,我丑又怎么了?!你还不是个兽人……擦!选个女兽人还弄个大,不是脑子秀逗就是现实太平,你以为我喜欢找你搭讪么?”

    “这位大哥,你刚才挖的荸荠有多了么?没有……那没事那没事……”

    “受不鸟了!两个小时才讨到六个……这样不行……”

    在泥塘里扑腾了半天,夏域哭爹喊娘了半天,也没有搞到几个交任务用的野生荸荠,只好调换策略换了个新方式。

    他干脆在泥塘边玩家们的必经之路上坐了下来,直接扯开嗓子吼了起来:“苍天啊!大地啊!为什么我的任务锄头不见了啊……走过路过的好心人,麻烦各位把多余的荸荠丢给我吧……小弟可怜啊!”

    黄天不负有心人,没想到这个装孙子的策略很快就受到了实效,一个精灵女玩家路过他边的时候,好奇的驻足了一下,然后果断的把多余的两个荸荠给丢了出来。

    “咦,还真有人丢出来了……喂喂,这位朋友,这是他丢给我的,你别捡啊……擦!还我!不然我跟你急……好吧,你们人多,我不跟人多的一般见识……”夏域大喜过望的刚想伸手,却被另外路过的玩家给抢了先,刚想爆发,却发现周围站在一群名字雷同的夜猫子玩家,只好认怂。

    所以在暗自把对方付费了一百遍之后,他又开始卖力的干嚎起来。

    “又一个?!嘿,还是这招管用!苍天啊大地啊……”

    在悲催的夏域充分发挥想象力之下,,最后终于找到了完成任务的捷径。

    虽然一百个往来的玩家里面有八十个无视他的存在忙着抢时间做任务,剩下二十个里面十八个都是一副幸灾乐祸的表,但是多少还剩下一两个会随手丢个多余荸荠在地上……

    好在《先欧格大陆》这款在新游期待榜三甲上蹲了几年的游戏人气绝对旺盛,虽然已经凌晨时分,但是夏域同学所在的夏河聚落的中立玩家依旧川流不息的经过他的边,坚定的为这个给三个小红药的新手任务挖着不值钱的荸荠……

    在“隐藏任务”这一传说能改变**丝命运的传说的支撑下,夏域同学瞪着赤红的双眼像个悲催而尽职的乞丐一样,坐在那条小道上哭爹喊娘的嚎了一整个通宵,终于捡满了五百个野生荸荠。

    “还是好人多!好人多啊!兽人妹子才是最可的妹子呜呜呜!”当他从地上爬起来看着包裹里五百个叠在一起的荸荠的时候,感慨万千。

    他嚎叫了一夜,不仅捡到了五百个荸荠,还加了七个好友。

    除了第一个交易给他一个荸荠的‘兽人脸皮厚’之外,后面这几个都是在看到他悲催无比的在那里哭喊,主动跑回去挖了二十个荸荠交易给他的活雷锋――其中还有五个还是最可最善良最美丽最富有同心的兽族女玩家!

    不过感慨归感慨,夏域还是没能扛住系统对他的第二次鄙视――当他找到扬特准备提交任务的时候,系统提示他进入《欧格大陆》的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三小时的防沉迷时间早就到了,如果一定要提交的话,系统会扣除大部分游戏奖励等等。

    不过好在系统还附加了一条,延迟提交不会影响他在当前时间提交的应得奖励,系统会替他保留在当前时段的额外奖励等等。

    眼看和自己满十八周岁还差几个小时,不敢在防沉迷时间外交任务的夏域同学只好唉声叹气恋恋不舍的退出游戏,拖着发麻的双腿到厨房里,翻出一包挂面和一颗鸡蛋,然后拿出那只黑不溜秋的小煮锅开始煮水……

    ……

    对着那颗依旧香喷喷的油蛋糕吃完一碗清水鸡蛋面之后,夏域站起,心复杂的把蛋糕拿到冰箱里给冰了起来,然后才跑到浴室里,冲了个凉水澡。

    回到房间跳到上之后,他就失神的盯着窗外那串随风摇摆的风铃,发呆起来。

    原本以为放假之后,可以轻松一下,但是经过昨晚一晚上波澜起伏的折腾,他现在怎么也轻松不起来。

    离开电脑的那一刹,他浑上下的每个细胞都好像沉重起来,心里也满是歉疚和落寞。

    “悦儿,对不起。”他在心里轻轻的默念着,直到沉重的眼皮缓缓的落下……

    ……

    下午时分。

    在上翻来覆去做了不少杂乱噩梦的夏域就揉着眼睛跳了起来,在跑到浴室冲了个凉之后,就登陆游戏网站开始查询起自己的账号状态来。

    当他看到上面显示的“通过防沉迷”提示之后,就立刻登陆游戏上线,然后怀着忐忑的心直接找到了药剂师扬特。

    “任务提交……确定!神器有木有?隐藏职业有木有?金币有木有……怎么什么都木有?”当点击确定在颤抖中完成之后,夏域同学在自言自语中看着屏幕上的一条红色提示信息僵住了。

    “看来你已经悔悟了之前的过错!你以你的行动证明了作为一名药师应有的耐,去吧,再去挖二十个个荸荠来,我会以公平的方式对待你!”收走五百个荸荠的扬特不但没有给他任何好处,而且还翻着白眼再次要求他去挖荸荠,而且这次,貌似变成了普通任务?!

    神码隐藏任务奖励,神码神器,在夏域睡了一觉之后都成了浮云……

    “坑爹也不是这么坑的吧!我问候你们祖宗一百八十代啊啊啊!”夏域站在原地,哭天抢地的嚎了起来。

    刚刚被他暗自祝福了数千遍的游戏程序员、任务架构员、寰宇集团、充值系统等等,立刻从神坛上跌落下来,再度变成了他眼前的地狱生物,被他狠狠的问候起祖宗来。

    “我X你的XX啊!”强忍着点X退出游戏的冲动,被折腾了一天的夏域一把鼻涕一把泪的瞪着屏幕,依依不舍的点下了确认,仿佛一个被抛弃的小媳妇一样接下了这个坑死人不偿命的“新手任务”。

    有一瞬间,夏域觉得自己的天塌了。

    就在昨天晚上,为了这个心中笃定的隐藏任务,他还把唐悦儿给狠狠的伤了一次,此刻忽然出现意想不到的结局,差点让他想直接用摔电脑的办法来删掉游戏,然后写个纸条挂在风铃上,去跟她认罪的冲动!

    不过就在他准备跳起来把心中的想法付诸实施的时候,心中残存的那一点理智还是拉住了他。

    “难道昨天最后那一刻,是因为我点NPC太多次,触发了惩罚系统么?呜呜呜,悦儿,我对不起你……好吧,最后一轮,如果交了这个任务还是没结果,那我就删掉游戏去和悦儿认错……”夏域提着那把前一天还拼命奢望、此时此刻恨不得拿去劈成柴火烧掉的破烂锄头,一边往泥塘边走,一边抹着眼泪暗下决心。

    十分钟之后,他像一个躁狂症发作完毕开始进入抑郁状态的患者一样,走着死型线路挪回到了那个NPC面前,一双大小不一的兽眼中满是呆滞。

    “我问候你们整个公司,诅咒你们公司厕所断电断水断手纸!不就点NPC几下么,犯得着这么玩我么!”他怀着满肚子哀怨,气冲冲的把二十个荸荠交到了扬特手上。

    但是他的哀怨在接下去两秒钟之内,忽然再次变成了狂喜。

    “亲的坚韧之歌玩家,恭喜您完成全区第一个隐藏任务,随后将进行全区公告,请选择是否公布角色名。”

    一条红灿灿的任务提示出现在了屏幕上……

重要声明:小说《坚韧之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