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无奈之举

类别:网游动漫 作者:落难呆驴 书名:坚韧之歌
    高二一班教室里,乱得像锅粥。

    好不容易捱过几个月非人折磨的学生们,眼见可的暑假到来,立刻就把刚刚结束的期末考试给抛到了脑后,开始扎堆探讨接下去两个月该如何狂欢的计划来。

    ……

    “姓夏的,这次活动你又不去对吧?”副班长杨涛手上拿着一本本子,带着一脸自恋的得意表走到一个趴在桌上的男生面前,故意提高声调问到。

    趴在桌上的男生头发乱糟糟的,此刻两眼迷惘的看着窗外,好像正在神游物外,对他的问题既不否认也不反驳。

    “喂,没钱去就直说嘛,装什么死啊,不就是三百块钱嘛,要不我帮你出?”看到男生无动于衷,趾高气扬的杨涛好像更来劲了,不但脸上讥讽的笑容更明显,而且声音也更大了。

    教室里的许多学生听到杨涛的话,纷纷转头过来看着趴在桌上的男生,有的脸上带着幸灾乐祸的表,有的眼神复杂,但是却没一个人说话。

    学生们保持沉默的理由很简单,虽然副班长杨涛在班里很讨人厌,但是趴在桌上的男生,也是一个问题不少的学生。

    简单点说,眼前两个男生,一个是仗着家里有钱有势整天得瑟的二货,一个是沉默寡言且喜欢打架惹事的穷孤儿。

    因此在班级里两个人人缘都不怎么好,而且大家都很清楚两人之间产生对立的原因是什么,所以此刻看到两个人“习惯”的卯到一起,大多数学生都采取了无奈的观望态度。

    果不其然,看到成功的吸引了众人的主意,一脸得瑟的杨涛好像劲头更足了。

    他歪着脖子看着趴在桌上的男生,显摆似的把那只带着宝珀表的瘦爪子探到他后,使劲的把手中的本子在桌上敲了敲,继续大声说到:“喂,小子你倒是吭一声啊,我这时间可不多,等着把名单交给董老师呢!”

    趴在桌上的男生依旧两眼直直的看着窗外的浮云,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既像是完全没有感觉到他的挑衅,又像是懒得搭理这个装腔作势的脑残二代。

    不过教室里正在旁观的学生们,却有很多摇头叹息了起来……

    “就会装死!穷鬼!”面对对方这种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模样,杨涛好像也有点无计可施,翻了个白眼念叨两声之后,露出一副鄙夷的表摇了摇头就准备走开。

    不过说到底,杨涛虽然一副趾高气扬的表,其实心里却还是虚虚的。

    因为他很清楚,那个趴在桌上的男生虽然一副任人鄙视的模样,但是一旦跨过他的底线让他发起火来,那可不是嘴皮子上的事……

    “杨涛!你又在搞什么鬼!”就在这个时候,一个皮肤白皙的漂亮女生忽然抱着一摞作业本出现在教室门口,对着教室里喊了一声。

    她秀眉微蹙的看了一眼杨涛,又把目光投向教室里那个趴在桌上的男生上。

    一看到门口的漂亮女生,刚刚趾高气扬的杨涛同学就像看到主人的旺财一样怂了下来,满脸堆笑的朝女生迎上去的说到:“悦儿,去海边露营的名单已经登记好了,我已经帮你报了名,等下就给董老师拿过去。”

    一边说话,他还一边腆着脸凑到女生边,作出一副很亲密的样子。

    女生看着杨涛凑上来,有些嫌恶的皱皱眉头,却没有说话,只是接过那本报名的本子随意的浏览了一遍,然后又抬头朝那个趴着的男生看了一眼,这才用冷淡的语调说到:“后天我有事,活动就不参加了,把我的名字划掉吧。”

    一听到女生说不参加,杨涛好像一下子就急了,有些不甘的低声追问:“悦儿,你是班长,董老师指名叫你和我带队这次活动,你怎么能不去呢?”

    他的话音刚落,教室里就响起了一阵窃笑声,好像大家早就预料到了这一幕一般。

    看到同学们发出一阵窃笑,被喊做悦儿的漂亮女生更加疑惑,她很快就把带着询问的眼神投到了教室里几个要好的女生上。

    她们好像很清楚她要询问什么似的,同时轻轻的点了点头。

    只是一刹那,漂亮女生的秀眉就一下子倒竖起来。

    她轻轻的捋了一下耳边的短发,忽然毫不客气的伸手一把推开面前的副班长杨涛,径直往趴在桌上的那个男生方向走去,同时头也不回的回答:“不用废话了,说不去就不去!董老师那里我会去说的。”

    她的话音一落,教室里原本压抑的窃笑声就变得更加响亮,不少学生都幸灾乐祸的朝杨涛看来。

    当众吃了一瘪的杨涛直直的杵在教室门口,一张小白脸憋得通红却愣是不敢发作,恨恨的瞥了一眼那几个“多事”的女生,这才咬着牙拿着名单朝教室外走去。

    “臭三八,真会多事!姓夏的,咱走着瞧!”他一边咬牙切齿的朝办公室走去,一边在心里恨恨的诅咒着……

    ……

    半小时后,校门口。

    唐悦儿表轻松的倒背着双手,裙摆下粉嫩玉白的双脚踩着搞怪的交叉步,一边看着夏域的侧脸,一边柔声问到:“杨涛刚才又来挑衅你了?”

    “啊?什么?”夏域有些心不在焉的看着路边的灌木。

    “我说刚才在教室里,他是不是又来找你茬了?”女生不满的撅了撅可的小嘴,有些无奈的继续问了一遍。

    “刚才……刚才……没注意……”夏域转过头看着她,有些迷惑的自言自语。

    “喂!你能不能专心一点,别总是一副毫不在意的样子!”唐悦儿瞪了他一眼,停下脚步生气的嗔了一声,无袖衫下初具规模的脯明显的起伏着。

    “哦,要是你不乐意,下次我再揍他一顿得了。”夏域挠挠头凝视着女生漂亮的大眼睛,有些呆呆的回答。

    听到男生的回答,原本一副含嗔带怒表的唐悦儿哀叹一声,无奈的垂下了脑袋。

    “跟你说多少次了,不准打架!”她有些怨念的瞪了他一眼,忽然转把背上的书包转到面前,从里面掏出一个包装精致的礼盒递了过去。

    “生快乐!”

    她用双手捧着礼物盒子,眯着眼睛看着面前的男生,脸上漾起一对可的小酒窝。

    看到面前的生礼物,夏域好像愣了一下,他呆呆的盯着面前巧笑嫣然的唐悦儿使劲的挠了挠后脑勺,好像想起什么事似的眉头一下子紧锁起来。

    “悦儿你先回家,我有点事……”他忽然一拍脑袋叫了一声,然后转就往另外一个方向跑去。

    手持礼物的漂亮女生被晾在了原地,笑容一下僵在脸上。

    她好像完全没想到会在大街上出现这种丢人的尴尬况,看着那个急匆匆跑走的男生背影呆呆的站在原地足足愣了半天。

    “死家伙!白痴家伙!我恨死你了呜呜呜!”直到一分钟后,唐悦儿才在原地眼带雾气的低声抱怨起来,随后,满肚子委屈的女士一把把礼物塞到书包里,一声不吭的朝回家的方向跑去。

    与此同时,街角处一个坐在一辆高档私家车里的杨涛目睹这一幕,嘴角掠过一丝幸灾乐祸的冷笑:“白痴穷鬼!真不知道悦儿喜欢你什么!”

    ……

    夏域急匆匆的离开之后,值到傍晚时分才回到家里。

    他有些疲惫的走到自己房间之后,把口袋里一个黄皮信封往书桌上一扔,就两眼失神的倒在上。

    他现在忽然有点怀念起刚才救济中心的那个浓妆艳抹、整天一副不耐烦表的老女人来。

    不为别的,只因为明天就是他的十八岁生

    桌上白信封里装着六百块钱――那是他为孤儿的最后一个月的一笔福利救济金,刚从救济中心那个老女人手里拿来的!

    如果没错的话,这应该是他最后一次见到她。

    夏域怔怔的看了一阵子天花板,下意识的把视线移动到房间一角的那台破旧电脑上。

    “难道,又要回到那个世界去了……”他在心里喃喃自语起来。

    那个世界!

    就是让这个世界上许多人不可自拔、也是让夏域又怕又充满渴望的游戏世界!

    怕,是因为在高一那年,网游世界曾让他沉迷其中,同时成绩一落千丈。

    渴望,是因为在那年时间里,网游不但让他轻松的赚到了不少钱,也让他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自尊和满足。

    在那一年里,他不用再在周末去工地上打临工,靠忍受工头的各种谩骂和工友的嘲笑,搬水泥扛砖头赚那点零钱补贴家用;而且,他还体会到了被人吹捧和重视的快感……

    不过夏域也记得,那年期末考试成绩单出来之后,他去见六爷时候的形。

    从两年前他考入一中的时候开始,六爷就郑重的嘱咐过他,要他在找到自食其力的谋生办法的同时,不能耽误学业。

    所以那天他看着六爷当着兄弟姐们的面把成绩单扔进垃圾桶,羞愤得差点想撞墙。

    不过他本来以为六爷肯定会狠狠的骂他一顿,但是却没想到老爷子只是摇着头轻声嘱咐他:“阿域!你是我见过的最聪明的孩子!我不反对你用网游赚钱,但是你后一定要记住‘玩物丧志’这句话。”

    六爷说得不温不火,但是对夏域的触动却很大。

    他知道六爷的并没有责怪他的意思,但是他从老爷子的话里听出了自己在精彩纷呈的游戏世界里迷失了些什么,所以告别六爷回到家里之后,他果断的把游戏里的装备道具都给变卖了,然后,他又把电脑里的所有游戏删得一干二净。

    那个带给他金钱与满足的虚拟世界、也是能让他展现无与伦比天赋的世界,只和他接触了短短一年,就和他再度割裂开来。

    不为别的,只为对得起六爷的期待,对得起兄弟姐们的恩

    不过此时此刻,当初夏域变卖游戏装备得来的那点储蓄,已经在精打细算一年之后宣布完全告罄,而且在每个月六百块的福利救济金也宣告彻底结束之时,他内心深处压抑已久的某些东西,便开始再度躁动起来。

    他躺在上,呆呆的看着那台曾经带给他激和金钱的破旧电脑,浑微微的颤抖着。

    一年以前,他足足花了几个月时间,才算完全摆脱网游带给他的心魔,把心绪转移到学习上来,所以他很清楚,在接下去一年的高三时间里,如果再度沉迷网游会有什么结果――高考的失败是绝对的!

    但是他更清楚,如果不能在眼前这暑假两个月的时间里赚到足够的钱,他又会陷入怎样的麻烦之中。

    各种名目芜杂的学杂费和必须的生活开支,都像无的大山一样重重的压着他!

    这些重重的压力,同样也会让他无法专心学业,最终还是无可避免的造成让人失望的结局――他同样不会获得什么出色的高考成绩!

    虽然夏域知道自己可以向人求助,但是他却不想这么做。

    因为六爷曾经给每一个走出福利院的孩子定下过一条不成文的规矩――从千河福利院走出来的孩子,只要年满十六周岁的,除了可以继续去领取福利救济金之外,任何一个从福利院早几年走出去的大哥大姐,都不准给予他们直接的金钱帮助!

    夏域心里明白,六爷要的,就是让他们这些天生比同龄人缺少许多东西的孩子,能提早懂得社会的残酷,能让他们能够更早的自立。

    ……

    前思后想了足足半天,夏域好像终于下定了决心,忽然从上一跃而起。

    “两个月!我只进去两个月!”

    他低声对自己说了一句,在电脑前坐了下来,轻轻的按下许久没有按下的启动键……

重要声明:小说《坚韧之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