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七章 天意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伍柒柒 书名:良辰好时景
    (鼎天小说居 .dtxsj.com)    已是更深露重时分,天上不知从哪里飘来了一团乌云,霎时间雷电轰鸣,震得太和宫内的灯烛闪烁不定。(搜读窝 .souduwo.com)

    灯烛已经烧到了尾巴,烛泪一滴一滴堆积在灯座上,鲜红如血。

    很快便有小太监躬上前,捧着新点的蜡烛过来替换,照亮了皇上李善和八贤王下到一半的棋局。

    这盘棋,他们二人足足已经下了三个多时辰,宫门外值夜的小太监换了一拨又一拨,可他们俩却依旧神专注,毫无睡意。

    从前,他们两人就最喜欢一处下棋,那会李善年纪还小,子也很率真,出手凌厉迅速,完全不像现在这般深思熟虑。

    棋盘上,黑子已经大势所去,只能以守代攻,画地成牢,白子趁势腾云而起,攻城略地,一步一步地杀得黑子避无可避,退无可退。

    眼看着局势垂危,八贤王却是一脸毫不在意,只是端起桌上的茶碗,轻轻抿了一口道:“嗯,好茶。”

    皇帝李善伸出修长的手指,再次缓缓放下一枚棋子,含笑道:“这步棋,皇叔可要看仔细了。”

    “哦,看来臣是要输了。”李凖神轻松地笑了笑,道:“皇上的棋艺真是越来越好了,臣自愧不如。”

    外面雷电交加,震耳的雷鸣不让李善微微蹙眉,他也端起茶碗,品了品滋味道:“这一局朕赢之不武,明明是皇叔你故意让朕赢的。”

    李凖爽朗地大笑道:“皇上这么说,是想给老臣一个台阶下吧。”

    李善微笑道:“皇叔正值当打之年,如何谈得上一个老字呢?”

    李凖闻言。微微垂下眼睑,掩盖住了眼中翻涌的绪,只是淡淡道:“岁月不饶人,很多事从前做起来得心应手。现在却是步履维艰,真是不想服老都不行了。”

    “皇叔这样说,可是遇到什么烦心的事了?不如说给朕听听。看看朕能不能为皇叔分忧解难?”

    李凖闻言,立马站起来,躬行礼道:“老臣不敢,此等区区小事,如何能够劳烦皇上?臣有罪!”

    “嗳?皇叔不要这般拘谨,咱们都是一家人,有话不妨直说就是。”李善温和地看着他。好像真的很想帮忙的样子。

    李凖缓缓道:“臣奉皇上之命,缉拿叛臣之子蔡凤生,不料却三番四次让他逃脱偷生,老臣真真是无颜面对皇上。”

    蔡凤生!李善的嘴角扬起一抹轻蔑的笑,只道:“朕还以为是什么事呢?皇叔。蔡家的势力早已被朕铲除殆尽,如今只剩下他这一个丧家之犬,又有何难?”

    李凖道:“正所谓来者不善,善者不来,这蔡凤生和他父亲一样的狡猾狠,还是早点除掉的好。”

    李善沉吟道:“那皇叔有什么想法吗?”

    李凖点一点头道:“对于蔡凤生,臣确实有一个可以推荐的人选,那就是护国将军江淮扬。”

    江淮扬和蔡凤生之间的恩恩怨怨,自然不用李凖多说。李善也是心知肚明。

    夺妻之恨,是任何人都无法忍受的痛苦。

    江淮扬对蔡凤生的恨意,便是李凖眼中对付敌人最好的利器。

    李善淡淡道:“江将军是个不可多得的武将之才,朕很器重他,把这件事交给他去办,倒也很合适。”

    李凖附和道:“皇上英明。”

    次一早。江淮扬便接到了宫中太监的传令进宫面圣。

    事和他预想的差不多,皇上亲自下令让他诛杀蔡凤生,即起程,刻不容缓。

    “上次你远在千里,又势单力薄,遭了蔡凤生的暗算也很正常。江将军千万不要气馁。”李善坐在金龙宝座上,温和道:“这次朕会给你五千精兵,随你调动使用,所以你一定要给朕取下那叛贼的人头。”

    此番受命,江淮扬不知为何突然没了之前义愤填膺的激动心,反之,他的心变得莫名地沉重起来。他从不是一个畏惧战斗的人,可是这次不知是心中何物在作祟,让他无法释怀。

    另外一边,蔡凤生并没有遵守他的约定,他没有来湖州找陆婧婷,而是悄无声息地去了京城。

    毫无意外地,陆婧婷得知这个消息之后,第一个反应就是震惊,紧接着就是双腿一软,瘫倒在地。

    陆老太太看着惊惧不安的她,憔悴的面容上有着些许激动,只道:“婧婷,他这么做是对的。”

    陆婧婷默默地流着泪,湿濡的面颊上写满了悲伤,倘若知道之前的离别,就是最后一次见面,她一定不会就那样轻易离开,她还有很多话要叮嘱,她还有很多不舍要说.......她早该觉察到的,她早该预想到的.......

    沈氏倒是很镇定,她从起将陆婧婷拉起来,然后用自己单薄的子拥着她,道:“这是他最好的选择了,只有这样做,他才不会连累你们。”

    陆婧婷紧紧抱住沈氏的子,失声哭泣,就像是一个失去了最心之物的孩子。

    陆老太太轻轻叹息一声:“是缘还是孽,一切都交给老天爷来做主吧。”

    天意弄人,既然这一切都是老天爷的安排,那就让他给所有人一个最后的交代吧。

    重回京城的蔡凤生,心中异常的平和和沉静,虽然他很清楚,此番自己的胜算微乎其微,但他还是选择了站出来,彻底结束这一切。

    京城闹繁华的景象,没有丝毫的改变,来自天南地北的人们齐聚于此,感受着这千年古都的气派和壮丽。

    蔡凤生住进了自己曾经最喜欢的客栈——龙溪客栈,只是这里的老板早已换了新面孔,再也不是故人了。

    蔡凤生住进了天字第一号客房,回到房中,推开窗户,就能看见远处巍峨矗立的皇宫。

    遥看皇宫那金碧辉煌的屋顶,就算是在夜里也是熠熠生辉,曾经,蔡凤生距离那个地方只有寸步之遥,曾经,只差那么一点点,他就要登上那权力的顶峰,可惜,一切似乎都在冥冥之中,少了那么一点运气。

    蔡凤生走到窗边,微凉的夜风迎面吹来,不免让人头脑一清。

    李然站在他的后,思索的看着远方,沉默片刻,方才道:“主公一切都准备好了,只等陆靖南的人一到,咱们就可以行动了。”

    蔡凤生点一点头,淡淡道:“好久没回来,这里的一切都没怎么改变。”

    李然应声道:“是啊。”

    “李然,这龙溪客栈的玉琼酒最是出名,你去叫小二备些酒菜送来,我和你今好好地喝上一杯。”

    李然没想到,此时此刻的他还有饮酒的雅兴,但转念一想,主公从来不都是这么一副洒脱的样子吗?

    李然下楼吩咐了小二备好酒菜送上来,然后对着窗外的朦朦月色,互相浅酌着美酒。

    酒是好酒,菜是好菜,只是喝起来也不免夹杂着一丝淡淡的苦涩。

    李然望向蔡凤生,凝视片刻,方才开口道:“主公,属下有一句话不知当问不当问?”

    蔡凤生抬手给自己又续了一杯酒,“往后,你我想这样喝酒的机会,怕是不多了。你有什么想问的,只管问吧。”

    李然沉吟一下,问道:“主公,您不后悔吗?”

    蔡凤生微微一笑,轻轻说了一句:“我后悔什么?”

    李然沉声道:“后悔这个决定,后悔你当初的选择,后悔和夫人......”话说到一半,他忽然止住了,不再说下去了。

    蔡凤生端起酒杯,细细地品着美酒的滋味,道:“我有什么可后悔的?老天也算是待我不薄了。”

    “可是主公,您本该可以有更多的选择,如果当年你没有隐姓埋名,而是乘势而起的话,也许这天下,这大周朝,早都已经是您的了。”

    蔡凤生笑了:“你真的这么想吗?果然是个有野心的小子!”

    李然垂下眼睫道:“主公,属下没有什么野心,属下只是从心底里替您不值,替您惋惜。”

    蔡凤生放下酒杯,用手指轻点了点桌面,道:“值不值得这件事,不看别人,全看自己。你以为我失了权势,丢了手臂,这一切就不值得了吗?”

    “主公,难道您一点都不难过吗?苦心经营的一切,到头来却这样如指缝间的流沙般消逝,难道您就不觉得可惜吗?”

    蔡凤生道:“我当然会难过,也会不舍。不过,那感觉只有那么短短地一瞬间,便很快就淡去了。”

    “主公,为什么?”

    蔡凤生笑得自若:“还能为什么?当一个人决定放弃某样东西的时候,那他一定是找寻到了更让他憧憬和渴望的目标。”

    “婧婷和孩子们就是我更渴望的,更珍惜的东西。当年我离开京城时,失去了父亲,孤一人,毫无牵挂。可如今我再回来时,我拥有了一个家,一个真正的家。”

    李然闻言,心头微颤,被他说得没了言语。

    “这世上没有一样东西是免费的,都是要付出代价的。”蔡凤生起走到窗边,深吸一口气道:“我选择了这条路,就再没有了反悔认输的机会,我只能争,争到底!”(欢迎您来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重要声明:小说《良辰好时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