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三章 近乡情怯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伍柒柒 书名:良辰好时景
    众人一路马不停蹄地往回赶,待到进关之后,陆靖南与他们分作两路,先骑着一匹快马往京城的方向走。而蔡凤生则要去杭州,找神仙阁的姚夫人替自己做局。

    分别之时,陆靖南和陆婧婷依依不舍地交代了几句,两个人约定再相见时,一定会彻底改变眼前的现状。

    陆婧婷感激哥哥的用心,更担心他的安危,但陆靖南却一再保证,自己不会有事。

    蔡凤生带着陆婧婷来到杭州,这里的一切似乎都和之前没有丝毫改变,神仙阁的生意依旧闹非凡,客人们散尽千金,姚夫人喜上眉梢。

    不过很显然,蔡凤生的到来,让姚夫人倍感意外,她连忙起相迎,脸上带着惊喜不安的笑容。

    “大爷,您怎么来了?”姚夫人原本是笑着的,但她待见蔡凤生空的袖管之后,立马笑不出来了,她看似风万种的妩媚脸孔,霎时浮现出一丝凌厉之气,“大爷,您这是怎么了?您的胳膊?”

    后的酒客,还在等着姚夫人一起吃酒,晃晃悠悠地走了过来,结果却被姚夫人的手下扶到了一边。

    姚夫人看着蔡凤生,又是摇头,又是心疼道:“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请大爷随我上二楼去吧。”

    蔡凤生点一点头,陆婧婷低着头跟在他的后,怀抱着襁褓中的女儿,亦步亦趋地上了二楼。

    二楼的厢房,是姚夫人平时办事谈生意的地方,所以很隐蔽也很安全。

    姚夫人还在因为蔡凤生痛失了一只手臂而耿耿于怀。她从来没想过,这世上竟然还会有人能够伤害他,而且还是用这样残忍的方式。

    蔡凤生已经渐渐习惯了没有右臂的生活,虽然一切都变得不方便了。但他的边还有陆婧婷,这对他来说已经足够了。

    姚夫人有些懊恼地摇摇头:“早知大爷会受此伤痛,当初不论如何。我都不该让您就那样离开。”

    蔡凤生淡淡道:“事已经过去了,你也不用太自责,这次我回来就是要请你帮忙的。”

    姚夫人闻言,连忙道:“大爷有什么事,只管吩咐我就是。”

    蔡凤生微微沉吟了一下,随后把自己的想要脱的计划,十分仔细地向姚夫人说明。

    蔡凤生这个大胆有危险的计划。让姚夫人倍感震惊,她一点都不认为他们会有胜算可言,而且非但不会有胜算,根本就是要一败涂地。

    姚夫人站起来道:“不行,我不同意。您这根本就是拿自己的命来开玩笑,不,不是玩笑,您根本就是要去送死!”

    姚夫人随即望向陆婧婷,微微摇头道:“看来,当年我还是小看了你,你这个女人,还真是可怕!”

    陆婧婷紧抱着怀中的女儿,面对着姚夫人带着怨气的质问。心也是一路低到了谷底。

    蔡凤生道:“姚夫人,这和婧婷没有关系,一切都是我的决定。”

    姚夫人的绪有些激动,“这怎么和她没关系,大爷为了她浪费了多少时间,多少机会。现在你还为了她变成了残废!”

    “姚夫人!”蔡凤生一双浓眉微微锁拢,很是不满地看向她,厉声道:“请您还是小心说话的好。”

    各人的脸色都沉了下去。

    姚夫人用了很长时间来平复绪,但对于蔡凤生危险的计划,她依然表示不赞同,“你是老爷唯一的血脉,也是蔡家唯一的血脉,老不论如何都不会让您有事,也不能让您有事.....”

    蔡凤生提手一摆,制止了姚夫人往下说,“我不是蔡家唯一的血脉,你忘了,我还有三个孩子,他们才是蔡家延续下去的血脉。”

    姚夫人闻言一怔,看向陆婧婷怀中的襁褓,幽幽叹了一声:“大爷,您这是何苦呢?”

    蔡凤生眼神坚定道:“我不能让我的妻儿一辈子东藏西躲地过生活,姚夫人帮帮我,我保证这是最后一次,往后不论生死,我都不会再麻烦您出手。”

    姚夫人摇头,眉目之间,隐隐显出一股极痛的神色来。“大爷这是什么话?您以为老是怕您连累自己吗?大爷,老是真心实意地心疼您啊!”

    姚夫人说完,缓缓屈膝跪在了蔡凤生的面前,轻声哽咽道:“倘若您真出了什么事?后老到了地下要如何跟老爷夫人交代啊!”

    蔡凤生伸出手去,将她从地上扶起来,道:“那你就好好帮我,让我好好地活下去。”

    姚夫人抬头望着蔡凤生的眼睛,心知自己是劝不住他了,只能满脸沉重地点一点头:“老一定竭尽全力。”

    有了姚夫人的帮助,蔡凤生手中的胜算,无疑是更大了一些。

    杭州离着湖州很近很近,坐船也不过就是半天的功夫就可以要到达。

    蔡凤生派人准备好了小船,想让陆婧婷带着孩子回家看看。

    不知是因为心中有愧,还是近乡怯,临上船前,陆婧婷的脚下忽然有些犹豫了,仿佛每往前走一步都十分困难。

    蔡凤生站在她的后,安抚她道:“回家去看看吧。这么多年了,你不是一直很想念她们吗?”

    陆婧婷转过子,望着他道:“那你呢?你不和我一起回去吗?”

    蔡凤生微微一笑:“我还有很多事要做,再说你的家人也未必愿意看见我,见了还不如不见。”

    陆婧婷轻轻拽住他的袖子,满含不舍道:“你跟我一起去吧,就算是看看孩子们。”

    提起孩子,蔡凤生的眼神中分明有着浓浓地思念,可他还是没有改变主意,只道:“来方长,待到这一切都结束了之后,我再去看他们。”

    陆婧婷觉得他这份出乎常人的淡定,令人生疑,她轻轻地握了握蔡凤生的手,“等着我,等着我带孩子们过来。”

    “好。”他回答得云淡风轻,极力掩饰住心底的苦涩。

    陆婧婷抱着女儿上了小船,船夫随其撑开竹篙,小船缓缓游离岸边,蔡凤生嘴角逸出微笑,冲着陆婧婷挥了挥手,轻声道:“一路平安。”

    小船渐行渐远,湖畔上的影也变得越来越模糊,窗外飘进来含着花香的微风,陆婧婷默默坐着,垂下黑帘般的眼睫,深邃的眼底泛过一波一波地涟漪。

    小船游行了不到三个时辰,便到了湖州,湖岸边上一早就备好了马车,送她去往陆家。

    熟悉的街道,熟悉的店铺,陆婧婷望着窗外车水马龙的闹景象,突然产生了一种奇妙的错觉,恍恍惚惚之间,她觉得似乎从来都没有离开过。

    七年的别离,七年的思念,让陆婧婷每一步脚步都倍感艰辛,她的步伐不特别快也不特别慢,待到叩响家门时,陆婧婷带着稍微无奈和咬唇的模样,出卖了此时她的心是有多么地紧张。

    很快,有人过来应门,陆婧婷被恭恭敬敬地请了进去。

    久违重逢的相见,让所有人都有些措手不及,陆明兰仔细打量着陆婧婷的脸,眼神且惊且喜道:“婷儿,真的是你。”

    随后赶来的陆老太太和沈氏,更是呆愣在原地,张了张口,久久地说不出话来。

    每个人都是你望望我,我望望你,哭无泪,喜无笑。最后,还是陆婧婷最先开口唤了一声:“祖母,娘亲,我回来了。”

    沈氏恍恍惚惚地走到她的面前,一双满含悲伤的眼眸,牢牢地盯着陆婧婷,却不敢伸手碰一碰她,生怕她只是自己朝思暮想出来的一个幻影,只要轻轻一碰就会消失不见。

    陆婧婷跪下子,怀抱着女儿向着娘亲和祖母磕头道:“婷儿不孝,这么多年来让你们担心了。”

    沈氏呆呆站了半晌,方才缓过神来,心中百味杂陈,又是哭又是笑,眼泪扑簌簌地掉个不停。

    沈氏泪流满面地将她抱在怀中,肩膀猛然抽动,大哭起来:“婷儿,我的女儿啊!我总算把你给盼回来了.......”

    路老太太站在旁边,眼前一片氤氲潮湿,嗡动着唇,好半天却没有吐出一个字。

    陆婧婷被沈氏紧紧地抱着,听着她几乎是撕心裂肺般地哭声,五脏六腑都绞痛在了一起,让她无法正常呼吸。

    怀中的小女儿也被那哭声惊醒,发出像是小猫般柔弱的啼哭,陆明兰见状,连忙上前扶起二人,随后从陆婧婷的怀中接过襁褓,红着眼眶,哽咽道:“不哭了,咱们都不哭了。”

    路老太太看着心的孙女儿,终于再也忍不住了,缓缓向她伸出手道:“婷儿,婷儿过来。”

    陆婧婷泪眼朦胧地走到她的面前,还未来得及说话,就忍不住抽泣起来。

    陆老太太仰头低呼一声:“阿弥陀佛。”什么也顾不上问,伸出双手捧起她的脸颊,亲了又亲,贴了又贴,喃喃道:“孩子,你受苦了。”

    陆婧婷心酸地伏过去,靠在祖母的怀中痛哭不止,就像是个在外面受了委屈的孩子,惹人心疼。

    看到这一幕,在场的每一个人都忍不住红了眼眶,尤其是沈氏和陆明兰更是低头哭个不停。(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重要声明:小说《良辰好时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