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五章 决斗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伍柒柒 书名:良辰好时景
    陆婧婷的话,就像是锋利的针尖一样刺在了江淮扬的心口,报仇的誓言即将得以实现,可他却真的开心快活吗?答案当然是不,江淮扬发现眼下自己所做的一切,并不能使他的心里有一丝一毫的喜悦,反而让他感觉到了更大的痛楚和不甘。

    江淮扬微微沉吟道:“不管如何,仇我要报,你我也要带回去,哪怕付出任何代价都在所不惜。”

    如果是以前的他,他也许会有另外一种选择,但今时今,他的心在一年又一年的磨练中变得无比冷硬,更是早已不知手下留是何物。作为一个靠取敌人命为荣的武将,以武止武,以杀止杀的格才是最安全的。

    “值得吗?这样真的值得吗?”陆婧婷一脸认真道:“淮扬,早晚有一天你会后悔的,你会后悔你今时今的执着,后悔没有好好珍惜边的人,尤其是你的儿子。”

    “你知道吗?小孩子长得很快的,一晃就长大了,懂事了。你的儿子才三岁,难道你都不想念他吗?”

    江淮扬把双手背在后,故意不去和陆婧婷对视,只道:“他有他娘亲照顾着,自然不用我费神担心。”

    陆婧婷听了这话,只觉有些可笑,“你这话说得好生轻巧。可怜天下父母心,我真为你的孩儿感到难受!”

    江淮扬闻言,心里震动,神也变得僵硬。

    就在这时,江淮扬忽地注意到了天空中匆匆掠过的一个黑影儿,随即从怀中掏出一只短哨。放在嘴边轻轻吹响了几声。

    果然,过了一刻之后,一只灰色的信鸽从远处低飞而来,很有灵地停在了江淮扬的伸出的胳膊上。

    陆婧婷认识这样的信鸽。尤其是那信鸽上绑着的紫色丝带,更是勾起了她不少的回忆。

    那信鸽的脚上系着一张纸条。江淮扬飞快地解下纸条,放走信鸽。让它回去复命。

    小鸽子扑腾着翅膀,很快就消失在了茫茫夜色之中,江淮扬低头看着纸条,然而,纸条上带着的短讯却让他的脸色越发难看了起来,他的后背绷得直直地,透着冰寒的气息。

    江淮扬读完了纸条。把它一把团在了手里,紧紧攥住,猛然回头瞪向陆婧婷,冷冷道:“你还要继续和我说这些大道理吗?”

    陆婧婷察觉到了他神的变化,微微不安道:“我只是想劝你网开一面......”

    她的话还未说完。江淮扬就把手中攥着的纸团,狠狠地摔在了陆婧婷的脚边,语气沉道:“你口口声声要我放过蔡凤生,那你可知道蔡凤生肯不肯放过我呢?”

    陆婧婷乍听这话,被他森然的目光吓了一跳,蹙眉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江淮扬放在后的十指一只只捏紧,直到泛白,再泛青。“蔡凤生那小子这招苦计使得还真妙啊?不但让你对她死心塌地,处处求。还让我对他心存懈怠,真真是妙极了。”

    蔡家的人果然都是不好惹的,恨不能打从娘胎里出来时,就是满肚子谋诡计,让人摸不透也猜不着。

    陆婧婷彻底被江淮扬说的话,弄得糊涂了。她沉声道:“什么苦计?他根本就没使什么苦计?你好好看看他的样子,他没了右臂,已经是废人一个,如今又被你打得浑是伤,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她说这话时,一脸地认真。

    江淮扬闻言,忽地微微扬唇笑了起来,道:“看来他连你都没有告诉了。也是,像他那样狡猾的人,他又能信得过谁呢?”

    江淮扬说完,眼中闪过一丝寒光,然后毫不犹豫地把腰间的佩剑嗖地抽了出来,沉声道:“ 不过,他这一切都是白费,就算是机关算尽,他今也难逃一死。”

    江淮扬提着长剑,快步往回走,看样子似乎是想要对蔡凤生下手了。

    陆婧婷惊呼一声,蓦然惊觉过来,快步追了上去,唤道:“淮扬,你要干什么?”

    江淮扬在前走得飞快,陆婧婷紧赶慢赶地追着后面,跑得满头是汗,却还是追不上去。

    江淮扬提剑来到囚车跟前,吩咐手下道:“你们把囚车打开。”

    他手下的侍卫听得一愣,却还是掏出钥匙,打来了锁头,然后退到了一边道:“大人,您这是要亲自了结他吗?”

    蔡凤生见状,捂着手臂的伤口,坐直了子道:“怎么?你终于想明白了,要杀我了?”

    江淮扬冷冷地看着他,“我原以为你是真的不怕死,没想到你是有备而来,所以才不怕。”

    蔡凤生闻言,神没有丝毫改变,只道:“我落到你的手里,早晚都是一死,既然早晚要来,我又有什么好怕的?”

    陆婧婷此时已经追了上来,看着江淮扬和蔡凤生目光对峙的样子,忙上前道:“淮扬,你要动手可以,但先把话讲清楚,什么苦计?什么谋?”

    江淮扬目光蓦然转厉,看向陆婧婷,“我不会再听你的了。你最好退到一边去,刀剑无眼,我可不想伤了你。”

    “淮扬!”陆婧婷目光向下缓缓一放,忽地跪倒在地,恳求道:“不要动手,求你不要动手。”

    江淮扬深深低下头去,片刻才用冷漠犀利的语气,道:“今天就算你哭死在我的面前,我也要杀了他。不过,我可以破例让他死得有尊严一点,给他留一具全尸。”

    江淮扬给边的侍卫递了一个眼色道:“拿一把剑给他,我江淮扬从来不杀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人,我要和他堂堂正正的较量。”

    侍卫闻言,大吃一惊道:“大人,你可要想清楚啊!那姓蔡的,素来狠狡猾,万一他使什么.......”

    江淮扬举手示意他不要多说,“赶紧那剑给他,别废话!”

    蔡凤生没了右臂,只能用左手接剑,他看看了剑锋,然后探从囚车里面走出来,只是他上的伤势,让他站得很是不稳,只得用剑拄在地上,方才站稳了。

    陆婧婷看着他们剑拔弩张的模样,心中乱成一片,不知该如何是好。

    蔡凤生虽然也是武将出,但多年来疏于练习,很多东西都已经生疏了,再加上他现在没有了右臂,更是功力大减,当真是毫无半分胜算可言。

    蔡凤生重新握好了剑,却并不急着和江淮扬出手,只是走到陆婧婷的边,将她好生地扶了起来,凑到她的耳边,小声道:“不要难过,我蔡凤生这辈子能有你,有佑儿和妍儿知足了,够本了。”

    陆婧婷抬头与他对视,眼眸与眼眸的撞击,一股莫名的悸动直达两个人的心底深处,起涟漪般的波纹。

    蔡凤生继续道:“我什么都不怕,只怕让你让你失望。如果,我今真的死了,你千万不要难过,告诉佑儿和妍儿,我是一个坏人,一切都是我罪有应得。”

    陆婧婷激动地没说出的话,只见他转迎向江淮扬,似乎已经做好了决斗的准备。

    江淮扬没有给他任何喘息的机会,马上出手,他的出手之快之准,差点让蔡凤生中招,只能把剑往前一横,将江淮扬的剑给挡了回去。

    只是这一挡,他未免就要在气势上落了下风,而且,连连后退了好几步,方才稳住了脚下。

    江淮扬见状,冷冷一笑:“怎么?才刚开始打,你就没劲了,看来你的嘴上功夫可比脚上要厉害。”

    蔡凤生摆好姿势,率先出剑道:“你先别太得意,当年你们围剿蔡家,不过是仗着人多势众,今你要是真想要我的命,须得拿出看家的本事才行。”

    两个人一来一往,招式上不分上下,只是江淮扬的出手似乎力道更足,气势更猛。

    蔡凤生起先用不惯左手,谁知在江淮扬的一顿猛攻之下,渐渐适应了不少,手上利索了很多。

    不过,蔡凤生就算再有毅力,也不得不向现实低头,他的子是残废的,浑都是伤口,一处痛处处都痛。

    蔡凤生扛得越久,他的体力就消耗得越大。十几招过后,他终究还是失了势头,手中的剑被挑到了地上,紧跟着便是江淮扬用冰冷的剑锋,抵着他的喉咙,冷冷道:“你可以死得心服口服了!蔡凤生,带着你那满肚子的谋诡计下地狱去吧。”

    蔡凤生闻言,最后充满绝望地望了一眼陆婧婷,跟着闭上眼睛,似乎是已经准备欣然受死了。

    “不!”陆婧婷撕心裂肺地嘶吼了一声。

    就在她心思绝望的那一刻,忽地空中有光影闪过,夹带着强大的剑风,跟着江淮扬边的侍卫就闷哼了一声,捂着血淋淋的喉咙倒了下去。

    第一个人倒下去了,紧跟着第二个也倒了下去,可是那个出剑的人,却还是没有露面,仿佛是潜伏在黑夜里的一匹野狼,瞪着血红色的眼睛,随时随地都准备再次出手。

    江淮扬的脊背上传来一阵异样的感觉,凉飕飕地,他依旧用剑锋抵着蔡凤生的喉咙,环视着四周道:“是谁?有本事杀人,没本事站出来吗?”(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重要声明:小说《良辰好时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