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一章 摧毁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伍柒柒 书名:良辰好时景
    这样的话,本不该出自她之口。

    江淮扬凝视着她的脸,嘴角忽然上扬,露出一个似笑非笑的表,缓声道:“那个混蛋值得你这样吗?值得吗?”说完,他蓦然伸手钳住陆婧婷的下巴,乌黑的眸子盯着她的脸,似乎想要从她的表中发现什么,看清什么。

    陆婧婷叹道:“世子爷虽然依旧深,可我却早已经不由己,无法象曾经那样继续呆在你的边。世子爷待我的深意长,婧婷此生难报,若有来世,必当衔草结环报答于你。世间上的好女子那么多,你又何必要我这个累赘!”

    江淮扬听她的话锋不对,当即道:“谁要你的来世再报?我只想让你重新回到我的边,我真不明白这有什么难的?”

    两个人能够再次重逢,已经实属不易,江淮扬下定决定,只要陆婧婷肯彻底忘记这一切,他还会像从前那样宠着她,着她,宝贝着她,给她平顺安乐的生活。

    陆婧婷却道:“真的太难了,我做不到。”如果她没有变成霍东起的女子,如果她没有佑儿和妍儿,她也许会被江淮扬的深所打动。可惜,这世间上从来都没有什么如果,就算江淮扬真的毫不在乎,但她为女人,却不能不畏惧世俗复杂的眼光,她已经对不起江淮扬了,再不能让整个江家因为她的缘故,受人非议,损害声誉。

    江淮扬几乎是用吼的,“你是做不到,还是压根就不想跟我回去。”

    陆婧婷躯微震。被他暴怒的神吓了一跳,但她还是坚定道:“对,我是不想回去。我不想回去做你的妻子,也不会想回去受人非议。看人脸色。”回去的话,那对江淮扬就太不公平了,而对她来说也实在太残忍。

    江淮扬怔怔看她半晌。惨然笑道:“好,好啊,陆婧婷!你太让我失望了。”

    曾经,陆婧婷时多么地渴望见他,可如今她却一点也不感激他的出现。两个人相处的时间越长,她的心里就越觉得不安和难受。

    陆婧婷原以为自己早已把心分开了,把心留给了江淮扬。而体则是踏踏实实,安安稳稳地留在了霍东起的边。

    如今,霍东起整备受折磨,怎么能让她不忧虑重重?断臂,毒打。还有那些流水一般不间断的辱骂和责打,就算是天神下凡,也未必能扛得住,何况只是血之躯。

    那个男人,和她整整相处了七年,每天朝夕相处的时间,比和江淮扬在一起的时候要多得多。七年的朝夕相处,七年的习惯,纵使他现在不在她的面前。他也会在她的心里,分分秒秒都不曾离开过,让她牵肠挂肚。

    江淮扬嘴角勾起一丝苦笑:“有我在,你担心什么?没有人会知道发生了什么?”

    “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也没有能守住秘密的人。世子爷,人言可畏。你在朝中做官多年,应该知道,不管是文官还是武官,最怕的就是流言蜚语。难道,世子爷从来都没有想过,万一被别人知道了,事会变得有多麻烦吗?”

    陆婧婷的话,江淮扬当然不是没有想过,如果他只是为了图一时之快,蔡凤生的命也不会留到现在。

    陆婧婷见他沉默不语,继续道:“蔡凤生已经是一个“死”人了,蔡家倒了这么多年,树倒猢狲散,他如今只不过是一只丧家之犬,世子爷就算把他带回京城,也没什么用处,还不如......”

    她的话还未说完,就见江淮扬的脸色铁青,将狂暴的怒气隐在平静的面孔下,沉声道:“说来说去,你还是要我放过他,是不是?”

    陆婧婷认真道:“对,我是想让你放了他,关键是你肯不肯?”

    江淮扬打断她的话,“不可能,且不说当年他是如何地把你掳走,光是谋反朝廷,这一项罪名就足可以让他死上千次万次了。”

    “你别以为,蔡凤生随随便便寻了一个替,就能蒙混过关了。他是反臣贼子,普天之下,皇土之上,根本就没有他的立足之地。”

    江淮扬的话,字字犀利,陆婧婷什么话也说不出来了,在她的立场上没有资格要求江淮扬做什么,她能做的只能是恳求,恳求,再恳求,直到他会心软......

    陆婧婷刚张口说话,江淮扬便继续道:“蔡凤生必须死,而且要和他父亲一样,斩首示众。”

    陆婧婷咬着唇微笑,终于等来了他的答复,“世子爷既然这么说,我亦是无话可说了。只是,若蔡凤生真的死了,那我也只好带着这个孩子一起随他而去了。”

    江淮扬脸色大变,漆黑眸子蓦然瞪大,一把抓住陆婧婷的手,注视着她道:“那个混蛋究竟做了什么好事,死了还要你拿命去给他。”

    陆婧婷并不是一时冲动,她想过无数种救出蔡凤生的方法,但这些方法都需要有人帮助,单单凭她自己一个手无缚鸡之力,又怀着子的弱质女流,她什么也做不了,只能拼出自己的一条命。

    “这么多年来,我苟活于世,无非是为了我的孩子,孩子不能没有父亲,我也不能没有蔡凤生,他不在了,就是我也不在了。”

    江淮扬听了她的话,震惊不已,下意识地想到了什么,只问道:“你胡说什么呢?这孩子还未出生.......”

    陆婧婷垂着眼,幽幽道:“不,这个孩子是我第三个孩子,我和蔡凤生还有两个孩子,一个叫天佑,今天六岁,一个叫笑妍,今天两岁了。”

    江淮扬无法相信自己听见的话,不可能,这怎么可能?他走神似的望着陆婧婷,摇头道:“你没必要和我说这样的谎话。”

    陆婧婷见他不信,起走到柜门前,从里面找出两件小孩子的衣裳,这些都是之前收拾的太过匆忙,忘了带的。

    陆婧婷把衣裳拿给江淮扬过目,轻声道:“这些都是他们的衣服,你来之前,我吩咐下人带他们离开了草原。”

    江淮扬定定地盯着那件小衣,看着那细密地针脚,只觉那每一针每一线都缝在了自己的心上,撕裂般的疼。

    江淮扬彻底发怒了,他一把夺过那件小衣,狠狠地扔到了地上,紧跟着抬手就给了陆婧婷一个巴掌。

    “啪”地一声,陆婧婷被打得子微晃,差点就没站稳,幸好她及时歪歪倒倒地扶住了后的椅子。

    江淮扬眼睛骤然眯起,表冷硬严酷,黑眸里的光芒却格外锐利,咬牙道:“你怎么对得起我?你怎么对得起我啊?”

    陆婧婷的脸颊被打得红了一片,可她却毫不在意,似乎觉得自己受了他这一巴掌,心里就不会觉得亏欠了。

    她的儿子居然六岁了,这也就是说,她离开自己不过几个月的功夫,就已经.....

    “哈.......哈哈......江淮扬,你这个彻彻底底的傻子。”江淮扬忽然抿唇冷冷一笑,继而仰头放声大笑:“我真是这世上最蠢的笨蛋。”他的心从未像现在这样冰冷过,就算是当年面对敌人的千军万马之际,他也从没有想现在这样绝望。

    “你......”江淮扬笑着笑着,渐渐地笑不下去了,他的口像是刚被人重重地打了一拳,痛得他说不出话来。

    陆婧婷看着他的样子,死死咬住下唇,想要站起来,腿又发软,只能用手撑在椅子勉强站着,子微微打颤。

    “你有什么可苦的?”江淮扬冷冷道:“该哭的人是我,不是你。”

    江淮扬深深凝视陆婧婷一眼,继而迈步走出了屋子,一句话也不愿意和她多说了。

    陆婧婷望着他的背影,脚下一软,瘫坐在旁的椅子上,她的耳朵一阵发麻,上发颤,一颗心更是几乎要跳出嗓子眼,方才的景,着实让她害怕。

    江淮扬这会是彻底被激怒了,为男人的尊严,为世子爷的骄傲,为丈夫的脸面,全都被陆婧婷的一席话,彻底粉碎了。

    ***

    湖州,依旧雨绵绵,老百姓们已经快要记不清,有多少天老天爷没有放晴了。

    陆靖南收到家书之后,匆匆赶回湖州老家,却因为公务繁忙,只能短短地停留一天,便要启程返京。

    只有一天的时间,陆老太太和沈氏只好直截了当,将陆婧婷和孩子们的事,一并向他说了出来。

    失踪多年的妹妹,失而复得,这原本是一件多么让人高兴的事,可却因为突如其来的变故,让这一切都变了滋味。

    陆靖南的震惊可想而知,可巨大的震惊之后,却是深深地担忧。

    陆老太太自然明白他的心境,微微叹息道:“出了这样的事,我们是实在没有主意了,除了你,家里再没有第二个可以商量的人了。靖儿,你可要帮你妹妹想想办法啊?”

    陆靖南凝眉思索片刻,方才点头道:“祖母,娘亲你们放心,这件事交给我,我一定会想办法让她们没事的。”(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重要声明:小说《良辰好时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