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八章 忍心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伍柒柒 书名:良辰好时景
    他居然要让她亲手杀死自己的孩子,天晓得这是多么残酷的一件事!

    江淮扬的表没有改变,他慢慢收回视线,看着那撒了一地的汤药,沉声道:“你这又是何必呢?”

    陆婧婷愤怒地瞪着双眸,子向角缩去,必须用力咬紧下唇,才能克制着自己不去发抖。

    “婧婷,你冷静些。”江淮扬安抚她说道。

    他再次向她伸出了手,陆婧婷却激烈地避开了,咬唇道:“你让我怎么冷静?要我乖乖滴听你的话,杀死自己的孩子?不!你太残忍了!”

    残忍?江淮扬没想到,她竟然会用这样的字眼来形容自己,他的脸上没有什么表,可心里却是荒凉一片。“我是残忍,那你呢?你把这孩子留下来,对我来说就不残忍吗?难道,你要让我此生时时刻刻都铭记,我的妻子被人玷污过的事实吗?”

    陆婧婷含泪看着他:“淮扬,我们回不去从前了,就算再怎么努力,一切也都回不去了。你放了我们吧,就当我已经死了,彻彻底底地不在了。”

    江淮扬为她说出的话,深感震颤,她怎么可以如此轻而易举地说出这样的话,他气红了眼,语气狠绝。“你就真的那么在乎他?为了他,你竟然连你至亲至的人都要放弃?值得吗?”

    盛怒中的他,让人更加的可怕。陆婧婷恍然发现,眼前的这个狰狞的江淮扬,早已不是当初那个熟悉的温暖少年了。现在的江淮扬更加霸气,更加凶狠,像极了从前的霍东起。

    陆婧婷无以言语,她不知该如何张口解释。江淮扬恨极了她腹中的孩子,可以想见若是让他知道佑儿和妍儿的存在,他又会是何等的震怒。

    陆婧婷暗暗地摇摇头。不论如何,自己都不能和他说出实,否则霍东起会死得很快。

    “你说话啊?你怎么不说话了?”江淮扬的神冷峻又憔悴,看着她的肚子,脑袋里一团混乱,除了愤怒还是愤怒,根本无法正常思考。

    江淮扬忽地站起来。双拳紧握,似乎是在努力克制着自己,以免一个不小心伤到了陆婧婷。

    江淮扬抬起头,望著自己心的妻子,只觉得眼前的她。弱得让人心疼,也陌生得让人心碎。七年的岁月,对她的容颜并未有丝毫的改变,只是她的外表没变,但她的内心却不似从前了。

    江淮扬感到一阵困惑和挫败,他自己都弄不清楚,苦苦找寻了多年的妻子,还是不是他的妻子。

    江淮扬没有再她喝药,只是静静地望着窗外。片刻后才冷冷道:“你好生歇着,我明天再来看你。”说完,他一甩手,转大步离去。

    陆婧婷看着他的背影,略微迟疑了一下,侧耳倾听这门外的动静。等了一会,方才下走到窗边,只见不大的院子站满了江淮扬的侍卫,却独独不见霍东起的影。

    就在她惶惶不安地四下张望的时候,忽然院门被人用力推开,两个黑衣守卫架着一个浑血迹斑斑的人走了进来。

    那人的上全是血,完全盖住了脸,双腿无力地瘫在地上,一副昏迷不醒的模样。但陆婧婷还是一眼认出来他就是霍东起。

    陆婧婷连忙抬手捂住嘴巴,生怕自己发出任何声音,而引起院中侍卫们的注意。

    霍东起被狠狠地扔在了地上,他的头骨磕在地上,发出一声闷响。

    那两名侍卫用脚重重地踢了他几下,直到他发出一声微弱的呻吟,方才停住了脚,拿起粗重的铁链,将他牢牢地捆绑起来。

    陆婧婷的双手死死地抠着窗棂,不太锋利的指甲在木头上划出一道道浅痕。她终究是看不下去了,转夺门而出,跑着冲向院中。

    门外的侍卫伸手拦住她,却被她一把推开,因着她的份特殊,那些侍卫们也不敢动粗,只能好言相劝。

    陆婧婷恍若未闻,急匆匆地跑到霍东起的面前,双膝跪地,伸手握着缠在他上冰凉的铁链,轻声唤了一声:“大爷。”

    霍东起早已经被打得江淮扬的手下打得不成人形,浑上下全是伤,有些是昨天打得,也有些是早上新添的,新伤旧伤加在一起,看着惨不忍睹。

    听见了陆婧婷的声音,霍东起的眼皮微微动了几下,他睁开眼睛,看着正跪在自己边的陆婧婷,原本幽暗无神的眸子,忽地闪过一丝光亮。

    陆婧婷伸手抹了一把他脸上的血痕,却发现那血早已经被风干,根本就擦不下去。

    霍东起强撑起子坐起来,上的铁链拖在地上,放出叮当的声响。

    旁边的侍卫紧了紧铁链,俯道:“夫人,此人上尽是血污,您还是不要碰触为好。”

    陆婧婷哪里肯理会他们的话,对着霍东起勉强微笑,只是她的笑容有些颤抖,眼泪顺着脸颊滴落在霍东起的手背上。

    霍东起眉头一蹙,深吸一口气道:“别怕,我还死不了。”他深知自己上脏得很,不忍也碰脏了她。

    陆婧婷却是一点都不嫌弃他,突然有些慌乱地摸索着他的体,焦急道:“你的上都是伤,须得赶紧医治才行。”

    霍东起弯起嘴角,似乎是想要笑一笑,谁知却牵动了脸上的伤口,流出血来:“你别再管我了。”

    陆婧婷眼泪怎么也止不住,不停不停地流下来。一个人只有到了生死关头,才会明白自己最珍惜的是什么?

    眼前这个血模糊的人,曾经是她最憎恨也最厌恶的人,可是现在,她却发现他在自己的心中远比想象中的还要重要。

    不只是何时开始,她心中那些曾经最美的回忆渐渐地被另外一幕所取代,那就是在风徐徐吹拂在的草原上,霍东起站在她的边,陪着她一起看孩子们在追逐着玩耍。

    “嘘,别哭,别哭了。”霍东起有气无力地安抚着她。

    陆婧婷断断续续地说道:“我很害怕,我怕你会有事。”她怕极了,他还会失去生命,在她的面前突然消失......

    霍东起勉强稳住了子:“不要紧。这都是我自作自受,我扛得住。”他从没想过江淮扬会放过他,朝廷会放过他,他虽然更名改姓,隐居塞外,却依旧无法改变他是蔡家后人的事实。

    门廊下,一个影始终沉默地看着眼前的这一幕,一动也不动,一言也不发。

    “大人,您没有必要还留着他的命。”

    江淮扬的目光没有移动,停置在她们两人的上半晌,之后才转过头,笃定地说道:“他的命有用,现在还不是杀他的时候,一切等回京再说。”

    他的手下闻言,神恭敬,点头应是。

    江淮扬随即下令道:“去把夫人送回屋里去,别让她看见这些。至于蔡凤生,叫人准备一桶盐水,好好招呼招呼他。”

    陆婧婷被人强行带回屋子,而霍东起也同时被架走了,陆婧婷进屋之前,看见了站在门廊之下的江淮扬,眼神中透露出一丝绝望。

    她知道现在自己说的每一句话,无论是为霍东起求,还是不为他求,对于江淮扬来说都是一种深深地伤害。

    陆婧婷在屋子里闷了一整天,一句话也不说,而且江淮扬命人送来的吃食和茶水,也都是原封不动地放在屋里。

    陆婧婷一整天滴水未沾,滴米未进,却也不觉得口渴,也不觉得饥饿。

    江淮扬过来时,桌上的米粥已经凉透了,他随即吩咐手下端下去再送上来。

    府上的下人全都被遣走了,没有人照顾陆婧婷的饮食起居,所以只能江淮扬自己动手。粥是他亲自熬的,熬得不好,但勉强可以吃。剩下的则是从外面买回来的夹烧饼,硬邦邦的,很不容易嚼。

    江淮扬坐在陆婧婷的边,看着她干裂破皮的嘴唇,沉声道:“你怎么不吃东西呢?”

    陆婧婷没有回答,颈项略略低垂,不去看他。

    江淮扬继续道:“早上我喂你吃药的时候,你还信誓旦旦的模样,现在是不是反悔了?”

    陆婧婷闻言一怔,下意识地护住小腹,道:“没有,当然没有。”

    这时候,好的粥和饼再次端了进来,江淮扬把碗盘往她的面前推了推,“既然没反悔,为什么不吃东西?你不吃,肚子的那个还要吃呢。”

    江淮扬端起粥碗,舀起一勺,送到她的嘴边。

    陆婧婷露出困惑不解的表,往后推了推。

    江淮扬淡淡道:“不敢吃?怕我下药?”他让陆婧婷仔细看了看粥碗,“这是白粥,无色无味,你尝过就知道了。”

    陆婧婷听了他的话,没有就着他的手,而是接过羹匙,低头一口一口地吃了起来。

    淡淡的白粥,果然没有什么味道,只是暖暖的,让胃里很舒服。

    “明天一早,我们就启程回京,一切都准备好了。”江淮扬见她肯吃东西了,沉吟了一会儿,才道:“婧婷,我们重新开始好不好?”(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重要声明:小说《良辰好时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