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章 惊慌失措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伍柒柒 书名:良辰好时景
    午后的小院,没有了往常的宁静,陆婧婷回来之后,把府中上下的所有人都叫到了一起,吩咐大家收拾东西,越快越好。

    大家都被夫人突如其来的吩咐,弄得莫名其妙,尤其是大管家福安更是一头雾水,搞不清楚到底出了什么事。

    “夫人,出什么事儿了,您这么着急收拾东西做什么?”

    陆婧婷顾不得和他多说,只道:“你去院子里看着点,还有差人去商铺把大爷找回来,就说我有急事。”

    福安闻言,抬头给碎玉递了一个眼色,继而转离去。

    碎玉跟了出去,福安随即把他拉到院子的角落里,小声问道:“你跟我说实话,夫人这是怎么了?”

    碎玉也说不好究竟是因为什么,她只知道自己被紧张兮兮地小厮找了回来,然后就开始忙着收拾行礼。

    “我陪着夫人去市集走一趟,没准儿,她是看见什么吓人的东西了吧。”

    碎玉的一句无心之话,却让福安恍然大悟,他随即联想到了什么,轻呼一声道:“坏了!一定是出事了。”

    福安跟了霍东起多年,深知他的主子不是一般人,所以平时也一直保持着对周围事物的敏锐警觉。

    碎玉见福安脸色难看,心中不安道:“怎么了?”

    福安摇摇头,似乎并不想要告诉她什么,只是轻轻地推了她一把,轻声道:“别多问了,赶紧去收拾东西吧。”

    碎玉闻言。只好点一点头,重新走回去和丫鬟们一起收拾。

    霍天佑和霍笑妍被婆子抱到了陆婧婷边,两个孩子看着众人忙进忙出的样子,微微有些紧张起来。

    霍天佑抬头看向娘亲。见她神惶惶不安的样子,轻声道:“娘亲,咱们是要搬家吗?”

    陆婧婷微微一怔。抚了抚两个孩子的头,温和道:“不是搬家,娘亲想带你出去玩玩走走。”

    霍天佑似乎不大相信她的话,他看着大家慌里慌张的样子,一点都不像是要出去玩。

    全院上下忙成一片,两个丫鬟提着一只樟木箱子,脚步匆匆地往院门口走去。因为箱子太沉。两个人只顾着脚下,冷不防在经过门口时,一不小心撞上了刚刚归来的霍东起,沉重的木箱随即掉在了地上,发出一声闷闷的声响。

    霍东起有些诧异地看着乱糟糟的院子。微微蹙眉道:“你们这是在做什么?”

    随着他略带不悦的声音,所有人的动作都在一瞬间停止了,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不知该如何回话。最后,还是福安小跑着上前,凑到霍东起的边,小声地和他耳语了几句。

    霍东起闻言,黝黑的双眸中闪过一丝异样的寒光。他抬头,扫见妻子小的影却在窗口出现,满含恐惧的眼儿正望着自己,言又止。

    霍东起抬脚进屋,看着下人们挥挥手道:“你先下去,把少爷和小姐也抱出去。我和夫人有话要说。”

    碎玉察觉到了两人之间不寻常的气氛,连忙把孩子们抱了出去。

    陆婧婷走上前去,站到霍东起的面前,她的脸色发白,子也是且轻轻发颤,开口道:“我看见他了,他来了。”

    霍东起的双眸眯得更紧,俊脸上青筋抽动,双掌紧握成拳,他虽然感觉很震惊,却并没有被吓到。

    “该死的!”霍东起难得地低声咒骂了一句,心里已经隐约知道了有人出卖了自己。

    陆婧婷用力眨眨眼睛,努力抑制那些泪水。她不想让自己在这个时候哭,尤其是当着霍东起的面前。

    陆婧婷深吸一口气,缓缓道:“大爷,咱们快走吧,赶紧离开这里,趁他还没......”

    她的话还未说完,便被霍东起打断道:“来不及了,他既然已经找到这里,就说明我已经暴露了!”他一面说,一面用手掌重击桌面,发出轰然巨响。

    他用的力道很大,使得红木的桌面上应声出现了一条细细的长纹。

    陆婧婷忙用双手拢住他的手掌,低低地垂着头,不知所措道:“怎么办?这下该怎么办?”

    霍东起双眉一扬,那双沉稳的黑眸蓦地透出坚定的目光,在陆婧婷还来不及反应的时候,他陡然伸出双手,猛地就将她的子拉进怀里。

    陆婧婷鼻尖撞上了他坚实温暖的躯,又酸又痛,眼泪一时控制不住,也簌簌地落了下来。

    霍东起靠在她的耳边低语,语气沉重道:“你带着孩子们走,我留下。”

    “不——”陆婧婷闻言,惊骇得全僵硬,还未来得及挣扎,便被霍东起不着寸楼地钳在了怀中。

    “你别动,好好听我说。”霍东起将她密密实实地抱住,轻声道:“我早知道会有这么一天,有些事不是一味地逃脱就可以,我与他终究要面对面决斗一次,才算公平。”

    霍东起察觉到怀中的人,颤抖得越来越厉害,微微沉吟片刻道:“是我从他的边抢走了你,他不会轻易放过我的。”

    “不行,你不能留下。”她着急地连话都有些说不清楚了,“要走一起走,要留一起留。”

    “陆婧婷!”这是他第一次称呼她的全名,语气十分认真。“我要你带着孩子们走,别让他们因为有我这样一个父亲而受到伤害。”

    霍东起缓缓放开了她的体,“对不起!因为我让你受了那么多的苦,这辈子终究是我对不住你!”

    从第一眼看到她时,霍东起就觉得她必然是一个有有义的姑娘,她的心肠很软,纵使披着一层倔强的外衣,但她的心却是比任何人都要柔软。

    这样的好姑娘,霍东起心知自己配不上她,她理应该过上更好的生活,他配不上她,那个江淮扬也同样配不上。

    陆婧婷从未听他说过这样的话,她站在原地,泛着泪光的眼睛眨啊眨,忧心忡忡地望着他。

    陆婧婷的口闷闷地,那么多年过去了,她早已把那些曾经伤痛的回忆深埋于心,曾经最恨的人,如今已经变成了最亲近的人。

    霍东起拿起她的手,覆盖住自己的脸颊,静默了半响,方才平稳了绪道:“你和孩子们先走,等我把事解决了,我就去找你们。”

    陆婧婷怎会相信他这样哄小孩子般的谎话,她坚定地摇头道:“不,我绝不会留下你一个人。”

    霍东起若是这样留下来,根本就是死路一条,她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他去送死,更不能看着他们俩兵刃相对,互相伤害。

    陆婧婷紧紧抿着嘴唇,而脸上还有未干的泪痕。“我会写信给湖州的娘家,让碎玉把孩子们送过去,有祖母和哥哥在,他们俩不会有事的。我要留下来,你别想把我撵走。”

    她的口吻温和,态度却很坚决,不容霍东起有丝毫的拒绝。

    陆婧婷的倔强,让霍东起深感头痛,他一个人是生是死都无所谓,但是他不能拿她和孩子们的命去冒险。

    “现在最要紧的是把孩子们送走,不要吓到他们才好。”陆婧婷心下拿定了主意,也不管霍东起同不同意,便之前早已经写好的书信拿了出来。

    现在这种时候,她可以依靠地就只剩下自己的家人了。虽然,祖母已经年迈,但她相信祖母一定会拼尽全力保全这两个孩子,还有哥哥,他也绝对不会坐视不管的。

    霍东起看着她微微隆起的小腹,依旧摇头道:“你还怀着孕,万一你有什么闪失,我一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的。”

    陆婧婷她握住他的手臂,本能地想要安慰他,“没有万一,一定会有办法的,让我们大家都平安无事。”

    霍东起深深看了她一眼,似叹非叹道:“能有什么办法?不过只能拼死一战而已。”

    一听到死这个字,陆婧婷忍不住打了个冷颤,她摇了摇头:“我不会让你死,我去见他,让我去和他说。”

    霍东起闻言,高大的躯倏地僵硬如石,低下头,盯着陆婧婷苍白的脸儿,眼里掠过一丝锐利的光芒。“你要让我用你去谈判吗?”

    陆婧婷咬着唇:“是我负了他的七年,理应该是我去向他请罪。”

    “胡说!他明明是冲我来的,明明是我掳走了你!”霍东起咬紧了牙,“我不许你插手这件事!你要见他,除非我死了!”

    他冰冷的口吻,不容反驳。

    陆婧婷忽地抬手掩住了他的嘴,晶莹的泪水在她的眼眸里流淌,“你死了,我和孩子们怎么办?你要我们怎么办?”

    他是她孩子的父亲,她怎么会不为他的安危忧虑呢?

    霍东起瞧见她哭红了的双眼,只觉,那眼泪一点一滴地渗透进自己冰冷的心口。他握住她纤细的手腕,轻轻拂去她的眼泪。“我不会死的,我向你保证。”

    陆婧婷摇摇头:“你那什么跟我保证?”现在的霍东起已经不是当初那个呼风唤雨撒豆成兵的人了,多年平静如水的家庭生活,已经一点一点将他上的戾气消磨不见,他再不是从前的那个他了。(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重要声明:小说《良辰好时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