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七章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伍柒柒 书名:良辰好时景
    这一夜,陆婧婷因为忧心霍东起,无法安眠。只要一闭上眼睛,便是他看着自己那副心事重重的神

    他到底怎么了?究竟出了什么事?

    碎玉见她辗转反侧,忙起端来一碗温好的牛,想要让她睡得好一些。

    陆婧婷喝了半碗牛,却还是毫无睡意。

    待到第二天起时,陆婧婷的脸色略显憔悴,大管事福安过来送菜,见她脸色不对,忙道:“夫人,昨晚一定没有睡好吧?”

    陆婧婷抚了抚额发,淡淡道:“大爷走得匆忙,难免让我总是坐立不安。”

    福安深知她怀着子,胃口不好,特意一大早就吩咐厨房做了几样精致的菜色。

    铺了烟色绣竹绢布的圆桌上摆着菜胆花雕酥脆鸡,芙蓉松香鸭舌,清水炖鱼头,还有一道清炒竹笋。有荤有素,花花绿绿,闻着飘香,吃起味美。

    陆婧婷看着桌上的菜,微微一笑:“难为你有心了。”

    福安躬恭敬的说道:“大爷出门之前,特意吩咐小的,要尽心尽力照顾好夫人的饮食起居。”

    福安微微沉吟道:“夫人,小的有一件事,想要跟您请示一下。”

    陆婧婷放下茶杯,道:“你说就是。”

    福安一字一句道:“大爷出门在外,夫人的边只有一个碎玉伺候,实在有些太孤清了。小的想着。多派两个人过来伺候您,不知您意下如何?”

    碎玉拿起筷子给陆婧婷布菜,只听陆婧婷道:“我习惯边安安静静地,碎玉跟了我多年,有她在边就行了。”

    院子里的杂事,有专门的丫鬟来做,碎玉只是负责她的饮食起居,偶尔还要负责照顾一下佑儿。

    陆婧婷并不是不喜欢人伺候,只是每每想起,那巧莲给自己下药的事。她便心有余悸。要留在边的人,还是选一个知根知底的好。万一找来一个不知底细的,嚼舌头,搬弄是非的,整天碎嘴惹人讨厌。

    除了碎玉,陆婧婷谁都不相信。

    福安见她不愿意,倒也不敢多嘴了,点一点头道:“是,夫人说的是。”

    陆婧婷尝了一口清炒竹笋。随后淡淡道:“大爷有什么消息回来,一定要派人来告诉一声。”

    福安应了一声是。躬着子退了出去。

    霍东起一走就是大半个月,中间捎了两次口信,都说一切都好,最迟下个月就会回来。

    再过不了几天,陆婧婷便要临盆了,福安早早地请来了产婆进府,以免孩子出生的时候,措手不及。

    夜幕低垂,夜晚的星空。璀璨熠熠。

    陆婧婷着大大的肚子,坐在窗边给未出生的孩儿,缝制衣裳。她的肚子圆滚滚地,坠得她几乎都快直不起腰来。所以,大部分的时间里,她只能坐着或者躺着,十分不便。

    碎玉怕她总是呆在屋子里,心郁闷。每天都择选一些新鲜的花草摆进房中,给她解解闷。

    碎玉整理好花瓶,放在桌子上,回道:“夫人,您看今天的海棠花开得多好啊?”

    陆婧婷应声抬头,看着瓶中滴的海棠花,心中一动。随即淡淡道:“嗯,真的很好看。”

    她最喜欢的花。就是海棠花。以前在府里,她特意吩咐园丁在花园里种了粉艳艳地一大片。

    只是。再好的花,也有凋谢的时候。

    陆婧婷收回目光,心里不暗叹,如今她不在了,江家的花园里也已经按着新夫人的喜好,重新收拾了。

    陆婧婷缝好了最后一针,将做好的小衣,拿起来看了看。

    衣裳用的料子是最好的丝绸,摸起来又软又柔,轻薄又透气,最适合刚出生的小婴儿贴穿着的。

    碎玉见她收工了,连忙走过来道:“夫人,缝了一上午,肩膀一定酸了吧。奴婢帮您按一按。”

    陆婧婷收好针线,碎玉轻轻地替她按揉着肩膀,力道不轻不重,正好可以缓解酸痛感。

    很快,霍天佑被婆子送过来睡午觉。

    碎玉见他来了,忙取了点心给他吃。

    霍天佑最喜欢吃桂花糕,他一手拿着桂花糕,一手轻轻地摸着陆婧婷圆鼓鼓的肚子,忽然抬起头问道:“娘亲,你什么时候才生小妹妹啊?”

    陆婧婷闻言,微微一笑,“快了,用不了几天,你就要有小妹妹了。”

    霍天佑目光炯炯地看着陆婧婷,一脸开心地拍手道:“好,太好了。”

    母子俩正说着话,忽听门外传来一阵急切的脚步声,碎玉起迎了上去,站在门口看着来人,微微一怔,随即欢喜道:“是大爷,大爷回来了。”

    陆婧婷抬头,看着那个熟悉的影,忽觉心头一

    许久不见,霍东起看起来消瘦不少,圆润的脸颊微微凹陷,愈发显得棱角分明了。

    “大爷...”陆婧婷微微弯起嘴角,露出一个清浅的微笑。

    霍东起见她行动不便的模样,连忙快步上前,亲昵地看着她,口气轻松地说道:“总算是赶上了。”

    霍东起露出开怀的笑,一把将她搂住,却不敢太过用力。

    陆婧婷依偎在霍东起的怀中,悬着的一颗心也随之放下。她所担忧的事,幸好没有真的发生,否则她真的不知道,自己和孩子们该要何去何从了。

    现在。陆婧婷心中最想要的是霍东起的平安。

    霍天佑乐颠颠跑过来,抓着父亲的衣摆,跳脚道:“佑儿也要爹爹抱。”

    霍东起闻言,一把将他从地上抱了起来,高高举起道:“我的佑儿,似乎又重了不少。”

    霍东起抱着儿子玩闹了好一阵,方才把他交给了碎玉。

    陆婧婷见他额头冒出细密的汗,一面从袖中掏出挑雪白的锦帕,一面询问道:“怎么回来得这么突然?”

    霍东起抚了抚儿子的头,“事都处理完了,我便尽快赶回来了。”他一直惦记着陆婧婷临盆的子,深怕自己错过这样重要的时刻。

    霍东起看着陆婧婷又大了许多的肚子,笑得十分满足,他将她的子拥进怀中,让她的头能很舒服地靠枕在他的口。

    碎玉心知,他们夫妻俩有好多话要说,忙抱着霍天佑去自己的屋里睡午觉。

    陆婧婷看着房门从外面关上,微微沉吟道:“你这次出门,我心里一直很不安。大爷,你能不能告诉我,此番去江南究竟是为了什么?”

    霍东起深吸一口气,轻吻着她的眉心,道:“我去了结了一些事,为了让你安心,也为了给你这全天下最安定的生活。”

    自从,得了姚夫人的消息之后,霍东起的心绪变得异常复杂。他心里放不下陆婧婷,更放不下年幼的儿子。一个男人,一旦有了牵挂,脚步便会变得沉重起来。

    霍东起知道自己再也做不回以前的蔡凤生了,虽然父亲沉重的遗愿,还压在自己的上,但他无法忽视自己也已经为人父的事实。所以,他去了一趟江南,彻底了断了自己的过去。

    有姚夫人的暗中帮忙,再过了不了几天,朝廷很快就会找到暴尸于野外的“蔡凤生”了。

    一旦蔡凤生死了,他便是真正的霍东起了,一个地地道道的商人,一个平平常常的生意人。

    陆婧婷的子微微一颤,重新抬起头来,凝视着霍东起乌黑的双眸,迟疑道:“大爷,您的愿意放下仇恨了吗?”

    “为了你和孩子,我愿意。”和之前的沉默不语,这次,他回答得没有任何迟疑。

    “大爷...”陆婧婷的嗓音充满了感激。

    霍东起在她唇上轻轻一啄,“你该相信我的能力,我说得到就做得到。从今往后,我便是霍东起,不再是蔡凤生。”

    虽然相遇时,遇到了种种地不愉快,但霍东起已经决定这辈子的伴侣除了陆婧婷,其他的人他谁都不要!

    陆婧婷颤抖的手抓住霍东起的衣襟,不断涌出的泪争先恐后的落了下来。她知道,她已经赢得了霍东起的心,也为了佑儿和自己尚未出生的孩子赢得了安稳成长的生活。

    “瞧你,好好地怎么哭了?”

    霍东起抚着她轻柔的发丝,低头吻了她的脸颊,想要将心底的意传达给她知晓。

    陆婧婷眼里泛着泪光,轻轻摇头道:“我只是太高兴了。”

    “过去的事别在提起。”霍东起沉声道:“从今天开始,你只需当我的妻子,其它的,就放心地交给我吧!”

    陆婧婷没有丝毫的犹豫,点头道:“好!”

    霍东起抬起她的下巴,轻轻地把唇压上去。

    陆婧婷微微仰着脸,接受他落下来的亲吻。不料,她的小腹忽地一坠,陆婧婷忍不住轻呼一声:“大爷...”

    霍东起目光微微一闪,忙道:“你怎么了?”

    陆婧婷无奈地笑了笑,喘着粗气道:“我怕是要生了,快扶我去上....”

    霍东起闻言,连忙打横将她抱到上,扬声道:“来人,快来人。”

    因为有过生育佑儿的经验,陆婧婷没有像上次是那么紧张,只是一波接着一波的阵痛, 还是让陆婧婷疼得额头冒汗,浑轻颤。(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重要声明:小说《良辰好时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