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二章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伍柒柒 书名:良辰好时景
    陆婧婷闻言,脸上毫无笑意,如果可以,她一点儿也不想让儿子和尔虞我诈的官场有任何纠葛,更别说佑儿还是他的孩子。

    这样的份,一旦被人识破,免不了就是死路一条。就算是能一时瞒天过海,却总不是长久之计。

    出人头地虽好,但她深知平安是福的道理,与其天天站在刀尖上过子,还不如简简单单,平平安安地踏实过生活。

    很快,霍天佑被碎玉带回了房间梳洗,陆婧婷看向霍东起,神认真道:“我让佑儿这么早就蒙学上课,并不是希望他将来如何风光,我只是希望他做一个明事理,有担当的人。”

    这几年,霍东起生意做得太过兴旺时,陆婧婷的心中便开始有了警惕。纵使变了姓名,改了份,但人的样貌和脾却没有改变。

    如今的霍东起,早已成为了辉城中最炙手可的商人,人人趋之若鹜。

    正所谓,树大招风,更何况是霍东起如此锋芒太露的招摇子,若是不小心一点,早晚会招来不必要的麻烦。

    当年,蔡家虽然败了,蔡岚也死了,但陆婧婷深知皇上和八王爷绝不会轻易放过蔡家,一天不把蔡岚的势力斩草除根,他们一天就不会善罢甘休。

    年初的时候,霍东起曾经想要把生意扩展到津门,然后派亲信过去出面经营,却被陆婧婷劝阻,陆婧婷不想让他去冒险,毕竟佑儿的年纪还太小。一旦真出了事,后果将会不堪设想...

    报不报仇,有什么要紧。能保一家子平安才是最重要。

    霍东起野心勃勃,但骨子里并没有商人那种唯利是图的贪婪,为了让陆婧婷安心,他只好收敛锋芒,放弃了扩大生意的念头,专心守着辉城的生意。

    不过。陆婧婷心知霍东起的脾。他早晚是要回去京城的,就和当年的祖母的一样,因为心中藏着的怨恨,所以才对那至高无上的权利。充满了希冀,也充满了野心。

    陆婧婷忧心,佑儿尚且年幼。她只想待他再长大一些,再懂事一些...可是,霍东起似乎已经开始有些按耐不住了。

    霍东起见她语气清冷。微微沉吟道:“佑儿是我的儿子,将来自然是要成就一番大事业。”

    当初,他之所以给自己更名为东起,就是为了时时提醒自己,不要忘了父亲东山再起的遗愿。

    陆婧婷的脸上写满无奈道:“我不管你打算的有多周详,计划的有多谨慎,你都不能拿佑儿的命去冒险。”

    霍东起蹙眉道:“这不是冒险。而是争取。当年,我和父亲没能做到的。我希望佑儿他能做到。”

    陆婧婷咬了唇。“你把自己未了的心愿,强加在佑儿的上,这不公平!”

    霍东起淡淡道:“这没什么不公平的,他是我的儿子!”在他看来,每个人一出生时,命运就已经是安排好了的。天佑既然是他的儿子,就理所当然去承担命运给他的种种考验。

    “可他也是我的儿子!我不能让他有事,你明白吗?”陆婧婷眼中闪过一丝恨意,猛地站起来,拂手打翻桌上的茶碗。

    如果可以,她宁愿用自己的一切来换取儿子的平安,就算是自己的生命,她也在所不惜。

    霍东起微微一怔,对她这般激动的反应,只觉得诧异,看了看满地的碎片,沉声道:“我的心思,你一早就是清楚的。当年我只是答应你离开江南,却并没有答应你不去报仇。有些事,一旦决定了就没有回头路。”

    陆婧婷双手交握,握得很紧很紧,心中忽然浮现出深深地不安。

    霍东起见她脸色苍白,不免心中一软,他不是故意要让她忧心忡忡的,他只是实话实话而已。

    霍东起缓缓起,走到她的面前,伸出手拢住她的肩膀,道:“佑儿是咱们唯一的孩子,你心里放不下的,同样也是我放不下的。我是佑儿的父亲,我想你保证,我一定会用尽全力保护他,就像当年我父亲保护我那样。”

    陆婧婷闻言,心头瞬间变得无比苦涩,她奋力推开霍东起,想要转离开。但是他的力气太大,未等她走到门口,反而是更加用力地抱住了她。

    霍东起虽然摔坏了一只腿,可依旧站得稳稳的,一双有力的手臂环住陆婧婷纤细的腰,紧得让她微微吃痛。

    陆婧婷知道自己挣不过他,站在原地,垂下双手道:“你就那么想当皇帝吗?你就那么喜欢权利吗?”

    “不。”霍东起慢条斯理的回答。“这一切对我而言,都是为了父亲,如果不提他完成这一切,我的心中永远无法获得安宁。”

    过了这么多年,霍东起心中的仇恨,非但没有随着时间淡去,反而是愈沉愈浓。就算是在夜里,只要一回想起,当年父亲的头颅被被悬挂在城门口上的时候,他还是会从噩梦中惊醒。

    霍东起的下巴轻轻抵着陆婧婷的肩膀,一字一句,低声道:“如果不是为了我,当年父亲绝不会死得那么。你可知,他一生最讲究体面二字,谁知死时,却是那么落魄不堪。”

    此时的霍东起,像是卸去了重重武装的斗士,不论是从体和眼神中都流露出深深的疲惫。

    陆婧婷深吸一口气,声音微弱且颤抖着,“逝者已逝,活着的人才是更重要的,不是吗?你的父亲已经死了,就算你做再多的事,也无法让他活过来了。”

    陆婧婷缓慢地说着,待到心稍微平静后,方才转过子,直视着他的脸,道:“就算为了佑儿,为了我,请你放弃心中的仇恨吧。”她的声音是那么地温柔,与平时的冷漠的完全不同。

    霍东起端详着陆婧婷的神,因为她如此温柔的语气而倍感意外。

    陆婧婷在心中祈求着,希望可以让这个已经被仇恨蒙蔽了双眼的男人,听进去自己说的只言片语。

    为了佑儿,陆婧婷必须学会妥协。她稍稍犹豫了一下,忽然主动伸手握住了霍东起的手掌,温和道:“过去的种种不愉快,统统就此忘却,咱们重头来过。你,我,佑儿,我们一家人好好生活。”

    霍东起一脸震惊地看着她,无法想象自己竟能从她的口中听到这样的话。她冷了自己多年,明明是如此温婉美丽的女子,却从来不曾像现在这样表露自己温柔的一面。

    霍东起有片刻的失神,目不转睛的瞧了她好一会儿,方才道:“你说的是真心话吗?”

    陆婧婷浅浅点了一下头。

    霍东起的神变了几变,只觉心头忽然被烫了下,滚烫的感觉,一直透进他的心底。

    霍东起忽然大笑一声,将陆婧婷重新揽入怀里,紧紧抱住。

    陆婧婷带着一颗颤抖不安的心,把脸埋进他的膛,听见他怦怦有力的心跳。这是唯一的方法,为了佑儿,她什么都愿意做,什么都愿意忍耐。

    陆婧婷从他的腋下伸出一手,轻轻环着他的背,他的背很厚,很宽,带着让她倍感陌生的触感。

    熟悉的香气,萦绕在霍东起的鼻尖,对她的渴望,多年前就已经悄无声息地埋进了他的心头。他是那么想,那么想...暗暗期盼着,等待着...只是,陆婧婷总是冷冰冰的拒绝,一次一次地让他心灰意冷。

    霍东起默默无声地抱着她许久,方才松开了手,直视着她的眼睛,道:“等你这句话,我足足等了三年。”

    陆婧婷笑了一声,眼泪却落了下来。“时光匆匆而逝,一旦错过便是永别。我再也不想纠结于过去了。”如果,一切的仇恨怨怼都可以就此结束,那她的牺牲便是值得了。

    “不要再想着报仇了,好好珍惜眼前所拥有的一切,才是更明智的选择啊!”

    霍东起看着她的神,比往昔多了一丝温柔。他低下头,抵着她的额头,深深吸了一口气道:“我会珍惜你,也会好好珍惜佑儿。只是,父亲的遗愿,在我的心中是一个死结,我必须把它打开。”

    陆婧婷的双手,紧握住他的手,恳求道:“请你耐心等待,等待佑儿长大成人,不再是个孩子,等待他有能力保护自己,不受伤害。”

    陆婧婷低声恳求着,在霍东起的面前,她能做的事少之又少,但她最起码还可以争取多一点的时间。

    霍东起嘴唇微微动了动,拒绝的话,冰凝在嘴角,就是无法说出口来。

    陆婧婷用手抚摸霍东起棱角分明的脸。“求你...求你了...”

    霍东起深深地看着她的脸,幽幽叹道:“我答应你。”

    陆婧婷闻言,心中仿佛是瞬间卸下了一块大石头,原想要笑一笑,却反而落下更多的眼泪。

    霍东起轻轻的在她的额上,落下一个吻,低头亲了亲她的眼睑,“不要再难过了。我最不喜欢看见的就是你流泪的样子。”

    陆婧婷点点头,抬手抹了抹脸上的泪水,伏在霍东起的怀中,一动也不动了。(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重要声明:小说《良辰好时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