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十一章 狠绝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伍柒柒 书名:良辰好时景
    良辰好时景101-第一百零十一章狠绝

    秋风瑟瑟落叶纷纷今年的秋天似乎比往年都要来得清寒从津门一路去往京城陆婧婷看见的便是一片萧条落败景象

    沿途的官道两边经常会看见暴露在外的尸体其中不少已经开始腐烂散发着一阵阵令人作呕的恶臭

    一路上陆婧婷一直都能闻见这股难闻的味道连着吐了好几次因为腹中空空吐出来的只有胆汁

    边的婆子见状连忙强行喂她吃了小半碗粥

    蔡凤生瞧着她苍白虚弱的样子沉声道:好好照顾着千万别让她死了

    那婆子闻言连连应了一声是

    陆婧婷冷冷地瞪了他一眼转首看向车外静静听得车轮辘辘碾过碎石路一颗心渐渐往下沉

    每每离着京城近了一步陆婧婷的心中便多了一份忐忑眼下在京城蔡岚必是如同困兽之斗蔡凤生就是他唯一的最后的希望

    陆婧婷心思微转悄无声息地看了对面的蔡凤生一眼只见他的眉头紧蹙双眼通红想必是心中正是愁闷无法

    马车一路匆匆赶路中途已经在驿站换过了一次马可是眼下这刚换好的马也已经跑累了虽然还在继续跑速度却已经开始慢了下来

    蔡凤生赶着天黑之前赶到京城催促着马夫用力挥鞭可是怎奈马儿疲惫不管马夫再怎么挥鞭马儿也是跑不快了

    蔡凤生的心因此变得异常暴躁起来此时的他心急如焚唯恐浪费一分一秒因为没多耽搁一天父亲的处境便会多一份危险

    蔡岚之前拼劲全力保住了儿子如今他和李明死守在皇城之内手上的精兵剩下不到五千余人要和李凖的五万精兵对抗纵使有着地势上的优势怕是也撑不过三

    三天蔡凤生离京之时和父亲保证三天之后一定想办法带人回去救他

    天黑之后马车终于来到京城西郊附近的一片小树林中蔡凤生早已命人在此等候这些人都是他的死忠之士冒着生命危险留在京城专门为蔡凤生探听消息

    蔡凤生将陆婧婷和婆子留在车上蔡凤生下车与他们接头片刻之后蔡凤生领着十余名神肃穆的男子回到马车前

    借着微弱的火光陆婧婷可以看见他们手上拿着的长剑长剑又细又长泛着寒光的剑锋就像是异常建立的银针

    陆婧婷的心头不由泛起一阵寒意

    蔡凤生和那帮人商议着什么他故意压低声音说话陆婧婷听不清楚只能零零星星地听见几个人名其中就包括江淮扬

    过了一会儿蔡凤生伸手掀起车帘对着里面的婆子勾勾手道:你先出来

    那名婆子应声走下了车紧随其后便听闻一声凄厉的惨叫声那叫声来得十分突然害得陆婧婷大吃一惊

    她连忙探出头去想看看是怎么回事结果却见到让她惊愕不已的一幕

    蔡凤生的手下正手持利剑正对着那名跪倒在地的婆子说着什么随后用锋利的剑锋刺向了那婆子的眼珠刚刚是左眼现在是右眼那婆子的双眼顿时变成了两个血糊糊的大窟窿

    陆婧婷忍不住惊呼了一声神惊惧地看着这一幕不知是因为什么

    蔡凤生听见了她的惊呼回头看了她一眼随后又让手下将那刚刚剜出来的眼珠子用一只淡青色的手帕收好

    那名婆子疼得惨叫不已血模糊的样子让人不忍多看

    蔡凤生微微别过头沉声道:给她一个痛快好生安葬

    他的手下闻言点头应声随即提剑轻轻一挥了断了那婆子的

    陆婧婷不敢多看只觉胃里一阵翻滚不止蜷缩着子干呕了起来

    蔡凤生随后回到车上不知是因为方才的那一幕陆婧婷只觉他上沾满了刺鼻的血腥气不干呕得更加厉害了

    蔡凤生用事先备好的毛巾擦了擦脸又擦了擦手瞥了陆婧婷一眼道:现在知道怕了

    陆婧婷强忍住恶心抬头望着他问道:她不是你的人吗你为何要杀她

    蔡凤生闻言嗤笑一声仿佛是觉得她的这个问题很蠢是我的人又怎样你现在自都难保了还有心管别人的生死还真是菩萨心肠呢

    陆婧婷无法理解他的心思继续道:难怪别人都说你这人心狠无连对待自己的手下都这么残忍你就不怕遭报应吗

    蔡凤生闻言笑得愈发厉害了只是那笑声听起来透着一股子煞气报应人世间真的有那种东西吗就算是后要遭报应也不是我而是你

    陆婧婷瞪着他问:你什么意思

    蔡凤生将擦过手的毛巾丢到她的脚边子微微前倾道:她是为你而死的

    陆婧婷道:你胡说什么明明是你心思残忍和我又有什么关系

    蔡凤生冷笑道:你怎么不问问我为何要先剜下她的眼珠吗

    陆婧婷闻言胃里忍不住又是一阵恶心微微别过了头

    蔡凤生的子又向前了几分故意离着她很近轻声道:因为我需要她的眼珠子来冒充你的

    陆婧婷猛然抬起头似乎意识到了他话中隐含的意思你

    蔡凤生扬起唇角笑了笑幽幽道:不知道你的丈夫看见那对眼珠子的时候会是什么心呢啧啧啧那小子一定会很伤心的

    陆婧婷乌黑的眼睛睁得极大恨不能把目光化成刀子将眼前这个心肠歹毒之人千刀万剐

    蔡凤生见她脸色苍白如纸不道:没有剜你的眼珠你该要感谢我才是说完他忽然伸出手来勾起陆婧婷的下巴继续道:不过你可千万别误会留着你眼珠并不是我怜香惜玉而是不想带着一个麻烦的瞎子办事

    陆婧婷狠狠地别过头极其厌恶地瞪向他凭着一双眼珠子他们怎么就会轻易相信你也想的太天真了她之所以这么说无非是强撑着嘴硬而已

    蔡凤生闻言收起了笑意再次伸手钳住了她的脖子用另外一只手撕开她的领口拿出她一直贴佩戴的玉坠一字一顿道:旁的可以不信但只要有这个他必信无疑

    陆婧婷的子猛然一颤夹杂着震惊和慌乱的眼泪宛如断了线的珠子般颤栗着滚下眼眶你怎么会知道这玉坠的事

    蔡凤生淡淡道:这世上只要是我想知道的事就一定会法子知道说完他的手上微微用力将那枚玉坠硬生生地拽了下来

    晶莹通透的玉坠上还残留着一点淡淡的体温蔡凤生将它拽走的那一刻陆婧婷只觉自己的心也跟着被紧紧地揪了起来

    蔡凤生细细打量了一番那玉坠随后顺着车窗扔给了侯在车外的手下淡淡道:把这个也一并送过去

    陆婧婷缩着子不敢去想象待到江淮扬见了那些东西会是什么样子

    蔡凤生见她垂头流泪却隐忍着不发出一点点的声音慢慢移走了视线

    夜凉如水马车停在树林之中虽然可以遮风却依旧挡不住那寒意瑟瑟

    蔡凤生正在等待手下的消息暂时还不准备离开马车之内的空间有限陆婧婷简直是无处可躲只能侧过子背对着蔡凤生

    就这样过了大约半个时辰有人急匆匆地跑过来报信只是来的这人和方才去的并不是同一个人

    主子那边的人似乎真的信了

    蔡凤生闻言眉头微微一挑陆婧婷却是后被一阵发凉

    他们有什么话说吗

    没有江淮扬那小子似乎气坏了当场就把小德子给杀了没留活口

    又是一条人命蔡凤生今晚已经损失了两个人了可他却依旧毫不在意只是淡淡道:如今就是比谁能沉得住气了你们随时留意着动静不要放过任何风吹草动

    是主子小的明白了

    蔡凤生放下车帘看向陆婧婷的目光中多了几分玩味他心里要是真的在乎你就一定会不顾一切地来救你

    陆婧婷骤然抬起头来满脸泪水开口道:你想拿我要挟他们救出你父亲

    蔡凤生微微点头:聪明

    陆婧婷咬了咬下唇道:你最好不要高兴的太早你的如意算盘未必会实现

    如果这件事只有江家参与江淮扬也许会真的不惜一切代价来解救自己可这其中不止有江家还有八贤王李凖还有杨神武还有李家皇室的江山社稷和这些东西相比自己就显得没有那么重要了

    蔡凤生道:是输是赢我们只管走着瞧好了说实在的你重不重要都无所谓因为不管是你死了还是活着他们都会心里难受只要他们觉得难受我心里就觉得舒服(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重要声明:小说《良辰好时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