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七章 困顿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伍柒柒 书名:良辰好时景
    良辰好时景107-第一百零七章困顿

    韩氏拉着陆婧婷的手,微微发紧道:“好好保重子,咱们一起等待着他们凯旋而归。”

    陆婧婷含泪地点了点头,伸手按在口,只觉,心似乎已经不在里面了。

    第二天津门城内忽然变得一片安静,原本闹得沸沸腾腾的流言,如今却是一句都听不见了。街头巷尾之间,再也看不见聚堆议论的人们,也不见了踪影,反而是街道上多了许多巡城察探的官兵。

    陆婧婷让小六子出去打探了些外头的风声,小六子出去了大半,结果却是空手而归。

    原来是官府下了话,商铺饭馆全部停业三天,不许任何百姓议论京城之事,若是有人违反,必要收到重罚。

    陆婧婷听罢,心头一沉,如此这般,往后若是想要打探消息,更是难上加难了。

    她正出着神,外面的喜忽然走进来报道:“夫人,小虹方才来说,杨姨娘又发病了,从早上起来就喘得厉害。”

    陆婧婷闻言,眉头一蹙,忙道:“赶紧去请大夫啊。”

    喜点点头:“已经派人去请了,只是城中商铺都关了,一时半会儿,不大好找。”

    陆婧婷抚了抚鬓间的绢花,站起道:“那就多派些人去找,不管花多少银子都要请过来。”

    喜应了一声是。

    陆婧婷随后赶到了杨蓉蓉的屋子,只见她正半靠在上,气喘吁吁,消瘦的脸上泛着不不正常的红晕。

    陆婧婷来到她的边,见她呼吸困难的样子,忍不住着急道:“好端端的,怎么会突然发病呢?”

    杨蓉蓉闻言,一见她是来了,微微别过脸去,没有说话。

    站在旁边的小虹,忍不住插话道:“自从搬了这里。姨娘她就一直没睡好过,加之天气寒凉干燥”

    陆婧婷听了这话,缓缓坐到边,看着杨蓉蓉的侧脸,轻声道:“伱且忍一忍。我已经派人去请了大夫。”

    杨蓉蓉喘着粗气,弯了弯嘴角,露出一个略显牵强的微笑。“劳烦姐姐记挂”

    她的话还未说完,陆婧婷便又出声道:“伱别说话,免得难受。”

    杨蓉蓉抚着口一直喘个不停,陆婧婷守在她的边,等了片刻,却见大夫还没有请来,不由着急道:“英。伱再去派人看看,大夫怎么还没来?”

    英应声而去,随后又急匆匆地跑进来,凑到陆婧婷的耳边,小声道:“夫人,这也不知是怎么了?竟然连一个大夫都请不过来。”

    陆婧婷微微变色,急火攻心道:“这么大的津门城,如何连一个大夫都请不来。真是没用!”陆婧婷平素从来不发火,也很少说重话,而这一次却是真的生气了。

    杨蓉蓉喘得越来越急,躺也躺不下,坐也坐不好,神色痛苦到扭曲。

    陆婧婷看着暗暗心急,只得叮嘱小虹好生伺候,她自己出去想一想办法。

    来了津门这么多年,她一直都是闭门不出。此时此刻,她是不方便出去的。可是,现在她已经是顾不上旁的,到底还是人命最重要。

    陆婧婷沉思片刻,换过衣裳,又叫英备下车轿,准备亲自出门去找大夫。

    英闻言,忙阻止道:“夫人,您可是万万不能出去的,世子爷一早就交代过的。”

    陆婧婷道:“这都什么时候了。伱方才不也看见她的样子了吗?这个时候,我不能坐视不管,袖手旁观。”

    陆婧婷坐着车轿出了门,来到街上一看,果然每条大街上都是空的,别说是大夫了,就连个人影儿都看不见。

    陆婧婷找了两条街,好不容易找到了一家药铺,忙让英下去敲门。

    英用力地捶着木门,等了半响,也不见有人来应门。正准备放弃时,只见陆婧婷也过来一起拍门道:“有人在吗?我家人病得厉害,请伱们开开门吧!救人要紧啊!”

    “咚咚咚”敲了半响,里面终于有人出来应门了,只是那人一脸地不耐烦,见着陆婧婷的穿着打扮,便愤愤道:“这位夫人,我们这里是药铺,不是医馆,没有大夫,您就算把门敲破了也没有用啊。”

    陆婧婷好不容易见到了人,怎肯轻易被他拒之门外,上前恳求道:“这位小哥,请您帮帮忙,我们初到津门,不知哪里才有医术高明的好郎中,能不能请您帮帮忙,给我们指一个稳妥的去处。”

    陆婧婷一面说一面示意英递了银子过去。“我家里有人病的厉害,如今已经是在鬼门关上转悠了,请您不论如何帮帮忙。”

    陆婧婷好声好气地恳求着,那人见她是个美人儿,又出手阔绰,不免软下心来道:“这位夫人,您来得不是时候啊。城里郎中,如今大多都出了城了。”

    出城?陆婧婷不解道:“他们为何要出城去?”

    那人见她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不叹了一口气:“这位夫人,看来您还真是从外地来的。”他小心翼翼地望了望周围,压低声音道:“京城出了大事,您也不知道吗?前几天,不知从哪儿来一帮人,见着大夫就抓起来,好几位大夫都被他们抓到京城去了。这件事闹得人心惶惶,大夫们都怕有一天这霉运会摊在自己上,所以都出城避险去了。”

    陆婧婷眉头紧蹙,忙道:“当真是一位郎中都没有了吗?”

    那人略想了想问道:“伱家里人是什么病啊?”

    陆婧婷焦急道:“是气喘,这会已经快喘不上来气了。”

    那人闻言,微微一怔,随即咬了咬下唇道:“这样吧,伱们先进来,我去问问我家老夫人,看看有没有什么法子应应急。”

    陆婧婷闻言,自是十分感激,连连道谢。

    那人却是掂了掂手中的银子,淡淡道:“我不能凭白收下伱的银子,总要帮帮忙才是。”

    那人将她们让了进来,随后匆匆跑进了后堂。

    陆婧婷抬眼看了一下四周,发觉这件药铺地方不大,屋内的摆设也是略显老旧,看样子也该是有些年头了。

    等了好一会,那人才再次回到药铺,而且还搀扶着一位白发苍苍的老妇人。

    那老妇人行动缓慢,从后堂到药铺不过才几步路的距离,她却颤颤巍巍走了很久。

    陆婧婷见她行动缓慢,忙迎了上去,看向那位老妇人,客气道:“老夫人,我家里有人犯了气喘,形危急,请您帮帮忙。”

    那老妇人抬起眼,稍稍打量了她一眼,转头吩咐了边的伙计道:“小福儿,伱去按我说的方子去抓药。”

    那名唤作小福儿的伙计,连连点头,将她扶到座椅上坐好,随后跑到中药柜子前。

    那老妇人颤颤巍巍地说出几位药材,小福子听得清楚,手脚麻利,很快就包好了五包药。

    那老妇人指了指陆婧婷,轻声道:“回去赶紧熬上,八碗水熬成一碗水,早晚各服一副。”

    陆婧婷没想到,自己竟会这样幸运,心中之前的烦躁一扫而光,转而变成了满怀的感激之。“多谢老妇人,多谢老妇人救命之恩。”

    那老妇人淡淡一笑,布满皱纹地脸庞宛如一朵淡雅的菊花,“这是祖传的方子,一定好用,伱们快快回去救人吧。”

    陆婧婷吩咐英拿出一锭十两重的白银,递给老妇人的面前。“大恩不言谢,这点银子还请老妇人收下。”

    谁知,那老妇人却只是摆摆手:“不过几位普通的草药而已,怎值这么多银子?”

    英捧着银子,稍一犹豫,见那老妇人伸出五个手指,道:“五十文钱就够了,五十文。”

    陆婧婷闻言,对眼前这位衣着朴素的老人家产生出一丝敬佩之

    好不容易得来了药,陆婧婷连忙乘上车轿回府。

    杨蓉蓉喝过了药,果然渐渐地平静了下来,小虹用温的毛巾给她擦了一遍,方才服侍着她睡下了。

    杨蓉蓉没事了,陆婧婷也跟着松了一口气,纵使心里再不喜欢她,到底还是不愿她病死在自己面前。在江淮扬胜利之前,家里的每一个人都必须好好的。

    之后的几天,城中的气氛变得越来越压抑,虽然早已过了封铺的子,但大多数的商铺还是没有开门,好不容易开了门的,却是坐地起价,涨得吓人。

    家中的粮油存得不多,只够应对半个多月的时间而已。陆婧婷让小厨房的人多加用心,另外还该了每顿饭的菜单,力求简单。

    杨蓉蓉病着没什么胃口,每天只是喜欢喝粥,韩氏在饮食上也是淡淡的,所以府上每天三顿饭食,早晚都是以粥为主,只有中午一顿是米饭。下人们的饭菜则要更简单些,两道菜一锅饭,倒也能够吃一天了。

    这样的子,免不了要有些清苦,苏妈妈每管着银钱,十分严苛,下人们再不能像之前那样,可以得些油水,偷点小闲。

    陆婧婷每天数着天数过子,心心念念着江淮扬,也不知他近来过得好不好?有没有好好吃饭?好好休息?(文昌书院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重要声明:小说《良辰好时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