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八章 演戏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伍柒柒 书名:良辰好时景
    良辰好时景98-第九十八章演戏

    韩氏看了苏妈妈一眼,淡淡道:“我也知道你是忠心,只是搜来搜去,搜到什么没有啊?”

    苏妈妈微微摇头:“回江夫人的话,还没有搜到,只是这小虹丫鬟的上,好像沾过那只大猫的气味。”

    韩氏凝眉:“什么叫做好像,有就是有,没有就是没有。”

    苏妈妈闻言,忙道:“那猎狗寻这大猫的气味,一个劲儿地想要往小虹的上扑,老以为这不是巧合。”

    小虹闻言,心急如焚,只得跪地摇头道:“奴婢没有,奴婢没有啊。”

    杨蓉蓉泪眼朦胧地看着韩氏,轻声道:“江夫人,小虹从小跟在我的边伺候,素来是胆小的很,别说是那伤人的大猫,就算是寻常瞧见一只老鼠,她都会怕得跳起来。”

    韩氏闻言,略想了想道:“光凭这一点,确实很难断出什么来。”

    苏妈妈继续道:“这被面是卷过那只大猫的,上面沾染的竟是它的气味。这狗循着气味而来,不向旁人,偏偏只向小虹,这不就是直接证明,小虹她曾经接触过那只大猫吗?”。

    她的话说的并无道理,小虹听得更是心惊跳,她明明格外小心,这衣裳已经是洗过一遍了的,何来什么味道啊?

    小虹揪住衣袖,仔细嗅了嗅,只觉除了自己平时涂抹的胭脂的香气之外,再无旁的。

    “夫人,一定是苏妈妈故意陷害奴婢。那大猫被打死两天了,她拿着一块被面就说是奴婢,这也牵强了些。”

    苏妈妈冷冷地瞪了她一眼:“做贼的喊抓贼,你自己做过什么,你自己清楚。别看你现在不承认,早晚都躲不过去。”

    杨蓉蓉自然要维护小虹,上前一步,悲悲戚戚道:“苏妈妈,我们主仆二人,自认住进来之后,从未怠慢得罪过你。可是今,你这样处处为难我们,还要冤枉我的贴丫鬟,究竟是为了什么?”

    看着从刚刚的盛气凌人到现在绵里藏针的杨蓉蓉,苏妈妈丝毫没有因为她的态度,乱了自己阵脚,沉声道:“姑娘这么说才是真正的冤枉老了。老带人搜查府上,是得了世子爷的吩咐,也是为了全家人的安危着想。两天前,夫人险些就被人害去了命,杨姑娘素来和夫人交好,难道就不想帮忙一起找出真凶吗?”。

    话说到这个份上,谁也不敢反驳什么。

    杨蓉蓉没想到,苏妈妈平时不显山不露水的,关键时候却是这么从容淡定,滴水不漏,一时间竟有些语塞,索便又拿起手帕哽咽起来。

    其实,韩氏心里也是有几分怀疑的,只是待见杨蓉蓉流眼泪的样子,不忍心道:“好孩子,你别哭了,有什么事我给做主便是。”

    杨蓉蓉听了这话,心中一动,不哭得更凶了,眼泪像是断了线的珠子不停地往下落。“嫂嫂出了事,我比谁的心理都觉得难过如今见她安然无事,心中刚刚好过了些,却又要受下这等的委屈”

    这边闹出了这么大的动静,一早就有丫鬟过去给陆婧婷传了话。

    陆婧婷最清楚苏妈**子,倒也没有太着急,只携着喜的手,慢慢往偏院走去。谁知,刚走到门外,便听杨蓉蓉哭得委委屈屈的声音。

    陆婧婷听着听着就眉头大皱,远远看着杨蓉蓉哭得快背过气去了,忙抬脚进去道:“好端端的,这是怎么了?杨姑娘怎么哭上了。”

    韩氏息事宁人道:“没什么,不过是苏妈妈来得太突然,她心里委屈的慌。”

    陆婧婷抬头看了一眼苏妈妈,见她神平静,开口道:“方才我在门外,隐约也听见了一些。杨姑娘实在不必委屈,搜府本来这是我的意思,苏妈妈也只是遵照行事,并非是故意冲着你来的。是我先头考虑的不周详,没有先派人过来知会你一声儿,让你觉得委屈了。姑娘千万别吃心,我也是被那伤人的畜生吓怕了,所以心急了些。”

    韩氏闻言,随即轻拍了拍杨蓉蓉的手,含笑道:“瞧,事都说开了,你就别难受了。”

    杨蓉蓉收起了眼泪,看着陆婧婷的目光有些不同。“苏妈妈方才话里话外的意思,我听的分明,旁的我都可以忍,只是说我的人故意害人,我断断不能忍。”

    陆婧婷闻言,似是无意地瞄了一眼她的后的小虹,她却在那一刻有些狼狈地垂下了眼帘。

    陆婧婷想了想,微微笑道:“按说,姑娘边的人,自然是极稳妥的。姑娘既然说不是,我便相信不是。”

    苏妈妈闻言,忍不住小声道:“夫人,这怎么行?”

    陆婧婷笑道:“瞧姑娘哭得像个泪人儿似的,我这心里也不落忍。那畜生神出鬼没地,没准儿碰过什么东西,让小虹不小心沾了手。算了,别为了这样的事,伤了大家的和气。”

    韩氏没有说话,只是微笑地看着陆婧婷,点一点头。

    杨蓉蓉眼看着自己逃过一劫,自然见好就收,拉过陆婧婷的手,柔声道:“嫂嫂这般相信我,我心里就踏实了。”

    陆婧婷含笑道:“好了,听说你的子不好,赶紧回去好好休息吧。我娘家人带了一些燕窝,我等会儿叫人给你顿一碗补补子。”

    杨蓉蓉点头,亦不再说什么,只是将她和韩氏送至门前。

    待见她们走远了些,小虹方才像是虚脱了一般地坐到地上,喘着粗气道:“小姐,就差一点就完了。”

    杨蓉蓉冷下一张脸来,轻声道:“你怎么这么没用,才吓唬你几句,你便撑不住了。小黑的东西,你还有留着的吗?”。

    小虹咽下一口口水,道:“除了那只哨子,其余的奴婢早都扔出去了。”她原想着小姐养了小黑五六年,对它感不浅。待得知它被世子爷一剑断了命,便想着留下那只竹哨子给她留个念想。

    杨蓉蓉道:“糊涂东西什么都不能留,就算是那只哨子也不能留。你还摊在地上做什么,还不赶紧起来。”

    小虹勉强地站起来,望了望紧闭的远门,问道:“小姐,您说她们会不会已经认定了是咱们做的?”

    杨蓉蓉不免斜睨了小虹一眼,冷冷道:“管她们如何想的,没有证据,也不能把我怎样。我不是陆家的人,也不是江家的人,谁能管得了我。”

    小虹忧虑道:“那万一世子爷知道了呢?”

    杨蓉蓉微微蹙眉道:“不知道,但愿他会相信我吧。”

    另外一边,韩氏和陆婧婷一路并肩往后走,韩氏对她方才的表现很满意,道:“刚刚你做的很好,不偏不倚,有也有理。”

    陆婧婷恭敬道:“这本是我的疏忽,还让娘折腾过来一回,是婧婷不好。”

    “唉,你被这么吓了两次,心里自然过不去,想要查查清楚,也是对的。”韩氏温和道。

    陆婧婷表现得是大方,可心里却是系上了一个疙瘩,如果说之前她对杨蓉蓉的疑心有五成,经过方才那么一弄,便是有了九成。

    真的是她?她就这么狠毒了自己?非要取走了自己的这条命不可?

    陆婧婷只觉心口上,像是突然多了一块大石头压着似的,沉甸甸地难受。

    回屋之后,陆婧婷见江淮扬已经趴在上睡着了,便小心翼翼地回到外间,叫来苏妈妈,小声道:“苏妈妈,方才的形,有些委屈你了,你别在意。”

    苏妈妈摇头道:“不,是老动作太慢了,本该早早弄个清楚,结果却惊动了将军和夫人。”

    陆婧婷道:“这也不能怪你,她哭成那样,任谁看了都不忍心。再说,她还是咱们家的客人,互相总是不好撕破脸的。”

    苏妈妈没想过要为自己开脱,轻声道:“夫人,老刚去的时候,杨姑娘可是盛气凌人的很,待到将军夫人过来了,她才一变脸,扭头哭上了。”

    陆婧婷可以想象当时的景,点点头:“我知道她是什么子的人。今儿,真是难为你了。”

    苏妈妈又是一摇头:“夫人,老一把年纪的人了,不怕受委屈。老只怕她心思不正,害了夫人。”

    陆婧婷闻言,忙伸出食指“嘘”了一声:“别让世子爷听见。”

    苏妈妈压低了些声音道:“老觉得那只大猫,绝对是杨姑娘弄来害人的。”

    陆婧婷用手抚着额头,轻轻叹了一口气:“我原不信是她,可是现在,她越是这样,我便越觉得可疑。”

    苏妈妈道:“夫人,干脆您去和将军夫人说一句吧,别让她留在这里了,免得再出什么事。”

    陆婧婷低声叹了一句:“旁的事还好说,可她的事,我却是不好做主的。”

    苏妈妈焦急道:“那您也不能就由着她动心眼儿啊”

    陆婧婷略想了想道:“经过今天的事,她怕是会消停几天的。咱们都别急,一起想想看,能不能寻个法子,让她原形毕露。”

    正说着话,内间忽然听见江淮扬轻声唤道:“婷儿,是你回来了么?”(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手机网订阅,打赏,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重要声明:小说《良辰好时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