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九章 佛前惊心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伍柒柒 书名:良辰好时景
    良辰好时景89-第八十九章佛前惊心

    京城的繁华喧闹,无疑是它最吸引人的地方,一旦置于车水马龙的街头,不论你是从何而来都会被眼前这份闹景象所打动。

    沿街而立的小商小贩着不同的乡音,叫卖着自己的生意,吵吵闹闹地却不会让人觉得厌烦。

    陆婧婷和杨蓉蓉相对而坐,透过薄薄的车帘向外看,留意着沿街的店铺和小贩,马车一路走走停停,毫无颠簸之苦。

    又走了一会儿,杨蓉蓉突然说话道:“听说,城北有一处万安寺,我想过去看看。”

    陆婧婷闻言,微微一怔,随即笑笑道:“原来姑娘也是礼佛之人啊。”

    万安寺建在阜成门内大街,寺内有一座通体涂以白垩的高高白塔,所以又被称作白塔寺。

    小六子驾车一路向西,走了小半个时辰,方才走到了万安寺。

    万安寺的香火极为旺盛,陆婧婷走下马车,远远望向门口,只见里面的场面闹,香气缭绕。

    陆婧婷有些担心地看向杨蓉蓉,出声道:“里面的烟气那么大,你的气喘没关系吗?”

    杨蓉蓉微微摇头,“我用帕子掩一掩,应该没事的。”

    陆婧婷还是有些忧心,但她执意要去,自己倒也不好出言拦着。

    白塔寺由四层堂和塔院组合而成,院落的正中央耸立着高高的白塔,围绕地四角各建小角亭一座。白塔的两侧设有鎏金宝内供奉着两尊十米多高的佛像。

    一路上,杨蓉蓉有手帕掩住口鼻,尽量轻缓地呼吸,陆婧婷则是先去功德箱那边。捐了一些银子,跟着又买了几根小拇指粗细的檀香。

    此时,大内已经是人满为患,他们都是一些神虔诚地善男信女,双手合十,双目紧闭。嘴里小声默念着自己的夙愿。看得杨蓉蓉和陆婧婷进来。内的众人全都多瞅她们几眼。

    等了好一会儿,佛像前的蒲团才有了位置,杨蓉蓉放下手帕,稍微整了整衣裳。端端正正地在佛像前跪下来。

    陆婧婷先是上了香,随后也在她旁边的位置跪了下来,虔心地为家人祈福。

    杨蓉蓉默默地小声念了几句话。随后又抽了一枝签,签文是两句诗词。杨蓉蓉便到外找了一位解签的师傅,那师傅看了看签文。又抬头看了看杨蓉蓉,似乎有些遗憾地叹了叹气。

    陆婧婷站在离她好几步的地方,虽然听不清那师傅说的是什么,但看他的神来看,杨蓉蓉抽到的,似乎并不是什么好签。

    杨蓉蓉听了年迈师傅的解释,微微蹙眉。道:“大师,您的意思是我此番用心。都是第多此一举了。”

    那师傅捋了捋白花花的胡须,沉声道:“女施主,凡事太尽缘分势必早尽!冥冥之中,有些人,有些事,是不能强求的。有时放弃,也是一种勇气。”

    杨蓉蓉盯着那师傅看了一阵,微不可见地点了点头,淡淡道:“多谢大师,我知道了。”

    正准备离开白塔寺时,天空上面忽然聚集起来一团团黑色的乌云,黑云越聚愈多,像是一黑色的布将这个白塔寺都笼盖在其中。

    小六子抬头看了看天,道:“夫人,这暴雨怕是要不小呢,您还是多在寺庙里呆一会儿吧。”

    陆婧婷找来了万安寺的主持大师,向他叨扰,借一间可以喝茶休息的厢房小坐片刻。

    那主持大师虽然常年深居简出,但并不是什么都不懂,他一看陆婧婷的衣着打扮,便知她的出不俗。不过,京城素来卧虎藏龙,能人极多,一般的泛泛之辈,他倒是也无心理会。

    陆婧婷看见他审视的目光,倒也不恼,又道:“麻烦大师了,我的朋友子有些不适,还请您行个方便。”

    那主持大师闻言,随即问道:“这位施主,看着甚是面生,想必是第一次来到本寺吧?”

    陆婧婷点一点头:“我来京城不过几月而已,早闻白塔寺是百年名刹,今特意过来看一看。”

    “阿弥陀佛,这位施主一心向善,佛祖一定会保佑你的。施主,本寺今香客众多,会客的厢房已经人满了,只是在东厢边上,还有一间小小的厢室,可以让您们歇一歇脚。”

    陆婧婷也不挑剔,言了一声谢。

    那处厢室,其实原本就是和旁边的厢房是一体的,只是后来又砌墙单独隔了出来。虽然地方有些小,但还算是整洁干净,而且,因为一直开着窗户照着阳光,屋子里毫无灰尘,只留下一缕淡淡的檀香味。

    寺院的小和尚送来了一户清茶和一盘素斋馒头,陆婧婷之前曾经在湖州,吃过一次斋饭,只觉滋味还不错,尤其是寺庙里做的馒头,又香又甜,吃起来软软的。

    清香的苦茶配上甜软的馒头,味道还算不错,陆婧婷和杨蓉蓉索就在这里用了午膳。

    过了一会儿,外面果然下起了暴雨,这雨来到又大又猛,很快就在石板地面上积下了水摊。

    喜半关起了窗户,却无意间瞥见院子对面的厢房里走出来一个官衣男子,不有些意外。“夫人,这里还有官府的人在呢。”

    陆婧婷闻言,回了一句:“想来是陪着家眷过来祈福的吧。”

    忽然,一道闪电划破天际,随即雷声轰隆。

    陆婧婷看了看院子里的树,只道:“突然之间,下了这么大的雨,还真是奇怪。”

    她的话音刚落,窗外又划过一道闪电,随后响起的雷声来得更大声了,只是这雷声中间还夹杂着一声类似于求助的嘶喊。

    陆婧婷听得清清楚楚,握着茶杯的手指微微一动,看向对面的杨蓉蓉,只觉她的脸色也有些难看。

    她一定也听到了,听到了那个声音。

    喜,英和小六子原本正蹲在门口的地上烧水,听到了那一声雷声之后,小六子第一时间窜到了窗前,查看院子的四周,却并没有发现什么可疑的形。

    院子里空地,一个人人影都没有,每间厢房都是门窗紧闭,没什么动静。

    陆婧婷放下茶杯道:“你们都听见了吧?”

    喜连连点头:“听起来怪渗人的。”

    佛门清净之地,怎么会有人发出这样的叫声,难道是出了什么事吗?

    那一声惨叫之后,外面的雨势开始渐渐变小了,也再没有任何闪电和雷声。这场过**,来的匆匆,去的也匆匆。只是,陆婧婷还是很在意,方才听见的声音。

    雨过天晴之后,院子里的厢房纷纷都打开了窗户,有人探出头来张望。

    陆婧婷来到窗前时,正巧院子对面的那间厢房也打开了窗。对面的厢房里,站着好几个材魁梧的大汉,在他们的后是一个黑衣冷面的男人,他的眉头紧锁,面容显得有些狰狞。

    陆婧婷隔窗而望,看着那张脸,只觉有些眼熟,稍微想了想,随即想起他就是蔡岚的长子。之前在宫门外,她无意间见过这人一面,虽然越是离得较远,但她还是记得很清楚。

    陆婧婷微微皱了皱眉,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蔡家的人。

    喜站在她的后,小声道:“夫人,那些是什么人啊?”

    陆婧婷淡淡道:“满脸凶相,怕不是什么善茬儿。”

    喜的眼睛一直往那边的窗户看去,自言细语小声道:“奇怪,方才那个穿官服的那个人哪去了?”

    “天晴了,咱们也该走了。”陆婧婷出声道。

    几个人稍微收拾了一下,依次走出了厢房。谁知,在门口又和对面的人遇了个正着。

    那蔡凤生一黑衣黑靴,气腾腾地,他的记是数一数二的好,不管是人还是物,只要是他见过的,他都不会忘记。

    蔡凤生的目光落在了陆婧婷的上,也有些意外,似笑非笑地出声道:“这不是江夫人吗?”

    陆婧婷停下脚步,福了福道:“蔡大人。”

    蔡凤生的脸上像是挂了一层寒霜似的,继续道:“夫人,也来这里上香?”

    陆婧婷见他神色不善,淡然答了一句,“是啊,我过来上香祈福,却没想到还能遇见蔡大人。”

    蔡凤生和江淮扬素来不合,每次见面就会争锋相对,不欢而散。最近,为了找寻谋害父亲的幕后黑手,蔡凤生忙得焦头烂额,倒是无心再生事端。“祈福是好事啊!江大人每天为皇上尽心尽力,老天爷自然该给他多些福气啊!”

    陆婧婷淡淡一笑,随即问道:“前几,听说丞相大人子抱恙,不知现在可好些了吗?”

    一提起父亲的体,蔡凤生的眉头动了动:“家父因为太过劳,才会子不适,如今修养了几天,已经好多了。”

    “嗯,那就好。”陆婧婷清淡道:“麻烦大人回去蘀我问候一声丞相,我祝愿他老人家早恢复体健康。”

    蔡凤生原也不想和她多言语,只道:“夫人有心了。”说完,让出来通往远门的石板小径。

    “多谢。”陆婧婷带着一并人等出了院子,蔡凤生的目光在她们的背影上转了转,小声吩咐边的手下道:“东西处理得干净些,别让人看出什么破绽!”(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重要声明:小说《良辰好时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