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二章 当家(一)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伍柒柒 书名:良辰好时景
    良辰好时景82-第八十二章当家(一)

    听了韩氏的话,陆婧婷开始为江淮扬担心了,他还是这样的年轻,就已经站到了关乎生死的风口浪尖上,实在太过艰难了。

    复杂的心,让陆婧婷的一颗心,就像七月里的天气那般转瞬即变,焦躁不安。

    天全黑下来的时候,江淮扬回到府上,脸上略带疲惫,进屋之后,只见,陆婧婷正拿了一本书,靠着一个如意靠枕有一搭无一搭的看着。

    见他回来,陆婧婷忙起亲服侍着江淮扬脱掉了官服,又吩咐喜去备水伺候他沐浴。

    江淮扬进了净房,陆婧婷随后命人将在炉子上温着的饭菜端上来摆好,等江淮扬从净房出来时,屋内的八仙桌上已经备好了香气腾腾的饭菜。

    江淮扬并不是第一回享受这等周全的子,却是前所未有地感觉到了贴心和满足。

    陆婧婷见他站在那里笑盈盈地看着自己,忙上前一步,拉了拉他的袖子道:“世子爷,出什么神呢?”她的声音清脆悦耳,带着一丝羞涩地急促,着一件粉白相间的衣裙更衬得她肤色胜雪。

    江淮扬一时看得有些失神,片刻才道:“辛苦你了。”

    陆婧婷闻言,微微一怔,随即笑道:“世子爷,还未用过晚饭吧?不少字我吩咐小厨房炖了鸡汤。”

    陆婧婷盛出一碗鸡汤,放到江淮扬的面前,江淮扬见桌上只有一副碗筷,开口道:“你怎么不吃?”

    陆婧婷道:“我已经吃过了,这些都是特意为世子爷准备的。”

    江淮扬执过她的手,让她坐到自己旁边,“你陪着我一道用些。”

    陆婧婷点点头,喜忙又摆上了一副碗筷,陆婧婷少盛了半碗的鸡汤,一口一口地慢慢喝,陪着江淮扬用过了这顿饭。

    许是,因为饿过了头,也许是因为心里高兴,江淮扬有些吃多了,胃里积了食,有点不大舒服。

    陆婧婷见他躺不下,便也披着衣裳坐起来,江淮扬拦了她的子,温和道:“你好生躺着吧,我一个人去院子里走走,消消食。”

    陆婧婷不依,自己也正没办法睡着,便执意起要陪着他一起去。

    江淮扬望着她淡淡含笑的面庞,也笑了起来:“那我舞剑给你看,好不好?”

    明月当空照,洒下一地晶莹的光芒,月光皎洁,根本无需蜡烛照路。

    江淮扬着一月白色的长衫,手持细长的银剑,浑上下散发着一股英武凌寒之气。

    陆婧婷站在门廊下,目不转睛地看着眼前的少年,在清亮的月光下挥剑起舞,他的姿轻盈灵动,如行云流水般流畅的动作,时而迅猛,时而迟缓,亦刚亦柔。剑锋过处,习习生风,瞬时,江淮扬回点剑而起,剑尖幻化成流星一般,刷地恍惚了所有人的眼。

    陆婧婷虽然知道江淮扬从小习武,却不知他竟会是这样出手利落的高手。

    这样的剑法,这样的姿,变化繁复的剑招,陆婧婷不得不从心底里佩服和敬畏。早听闻,江淮扬自幼习武,勤奋刻苦,想来这每一招每一式,都是耗费了成千上百地的汗水而凝结而成的。

    江淮扬收剑之时,额头上已经浮出一层的汗珠,陆婧婷抬步上前,拿出帕子给他擦汗:“夜里风凉,世子爷小心着凉。”

    江淮扬微微有些喘,爽朗一笑,道:“好久没这样了,真是痛快极了。”

    江淮扬本就是个好动的子,如今,每从早到晚拘在宫里,腰间的佩剑,渐渐地成为了一种摆设,他已是好久都没动过剑了。

    陆婧婷难得见他这样开心,亲自沏了茶给他,“世子爷的剑法利落出众,定是刻苦学了很多年了吧?不少字”

    江淮扬抿了一口茶,道:“因为父亲的缘故,我四岁便开始习武了,八岁开始练剑,如今算来,却是也有些年头了。”

    陆婧婷注意到他摊开的手掌,掌心和大拇指处都已经结成了一层薄薄的茧子。陆婧婷心中微微一动,自己还在戏耍玩闹的时候,他便已经开始刻苦练习了。

    陆婧婷伸出小手,轻轻抚了抚江淮扬掌心处的薄茧。他的手心温暖厚实,还带着一点不符合年纪的粗糙。

    江淮扬正要说话,见她搭手过来,只觉自己的心跳不经意地加快了一拍。

    两人手牵着手,久久相视无语,末了,还是江淮扬牵着她的手,起道:“不早了,睡吧。”

    吹灭了烛火,只剩下窗外的朦胧的月光,黑暗中,陆婧婷只觉边的人碰了碰她,带着几分小心翼翼地试探。

    陆婧婷犹豫片刻,摸索着,与他的手轻轻地扣在一起。

    又过了片刻,陆婧婷感觉边的人,缓缓地靠近了自己,他的呼吸有些急促,乎乎的气息,扑在她的耳边,微微有些痒。

    陆婧婷感受到他传递过来的温度,有些不知所措地侧过脸,只听旁的人忽地“扑哧”一声乐了,只道:“你还要去看地上的月光?”

    陆婧婷闻言,顿觉窘迫,正回头开口说话,却被人掩住了话语,温的唇,带着一股不容人拒绝的霸道,她忍不住嘤咛一声,结果,换来的是唇间更为动的纠缠

    早晨的温暖阳光照进了窗户,不知从哪里飞来了几只小麻雀,落在院子里的树枝上发出唧唧喳喳的叫声。

    陆婧婷缓缓睁开眼睛,只见自己眼前对着的,正是江淮扬安详的睡脸,微微一怔。

    他睡得很沉,呼吸平缓,长长的手臂还扣在陆婧婷的腰间,让她几乎动惮不得。

    陆婧婷尝试着动了两下,结果只是徒劳,最后,她索也就不动了。江淮扬的脸离得极近,陆婧婷第一次这么近距离地打量着他的脸。

    两道浓浓的眉毛,高的鼻梁、长长的睫毛、还有那泛着淡淡粉红色的嘴唇。单凭这样的容貌,若是生成女儿,想必也是极美的吧。

    这样的念头一闪而过,陆婧婷实在是忍不住,嘴角微翘,偷偷地笑了起来。谁知,眼前的人,却忽地睁开眼睛,望着她的目光闪过一丝顽意。

    陆婧婷很是尴尬地看了江淮扬一眼,红着脸,低声道:“你醒了。”

    江淮扬稍稍搂紧了她的子,含笑道:“外面的鸟叫的欢,我早就被吵醒了。”

    陆婧婷闻言,想来自己方才动来动去的时候,他也是醒着的,却故意装睡,便嗔了他一眼道:“你既然醒了?干嘛还不让我起来?”

    江淮扬笑道:“我自然是想让你多陪我一会儿。”说完,便又把头凑了过来。昨晚已经是被他缠了许久,陆婧婷再无招架之力,只得别过头求饶道:“别再闹了,世子爷也该起来准备进宫了。”

    江淮扬闻言,十分听话,只在她的脸颊上亲了亲。

    陆婧婷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转而坐起来,唤来喜和英进来伺候。

    因为,起的有些晚了,江淮扬只过去给韩氏请了个安,便匆匆地走了,连早饭都没顾得上吃。

    韩氏见状,不免道:“往后要是起来晚了,就不要过来了。这一来一回地折腾得很。”

    陆婧婷微微红了脸,也不知和韩氏如何解释,只得一脸乖顺地点头答是。

    用过了早饭之后,韩氏道:“你们这府上下人太少,看着甚是冷清。前几天,我命人找来了京城里的牙婆,让她选几个丫鬟小厮进来,等会儿,你看一看,选一选,拣几个合适的留下来。”

    居家过子,要想过得好,边的下人十分重要。现在,陆婧婷边的这几个人都是从娘家陪嫁来的,平时除了照顾她和江淮扬的饮食起居之外,也难抽出功夫去忙活别的。

    这么大的一个家,凭这几个人整理家务,确实不是长久之计。

    对于府上的下人的事,韩氏让陆婧婷自己全权做主,一来是为了让她适应自己的女主人的份,二来也是为了考验考验她。

    牙婆子很早就到了府门外候着,这次她特意带了二十几个精挑细选的人。这牙婆在京城混了十几年,除了练成了一张能化腐朽为神奇的利嘴之外,还有就是一副火眼金睛的好眼力,但凡是什么人,只要她看上几眼,便能约莫看出来她是什么家世,什么来头。

    只是有些贵人,无需她细看,光是听名号,便知是多福多金的主儿了。那牙婆一听是给江大将军的世子爷当差,自然是用了一百二十分的心。见了陆婧婷,更是一口一个夫人的叫着,满脸地巴结讨好之色。

    陆婧婷对她这样的生意人,并无反感,所以命人给她沏了茶,让她坐下来说话。

    那牙婆一见这位新夫人,年纪轻轻,言语温和,心下更多了几分把握,将手头的人选一一给她说报了一遍:“夫人,人啊,小的都给您带来了,就在外面候着,你想先看看哪一个啊?”

    陆婧婷对她的话,半信半疑,喝了口茶道:“不用分拨来了,把她们都叫进来吧,我一起看看就行了。”

    那牙婆兴冲冲地出去领人,还不忘小声叮嘱道:“你们一个个都机灵着点儿,别给我丢人这位新夫人来头可不小,谁要是能留下来,往后保证吃香的喝辣的,知道吗?”。(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手机网订阅,打赏,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重要声明:小说《良辰好时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