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狠手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伍柒柒 书名:良辰好时景
    第五章狠手

    众人一团和气地用过早膳后,香兰带着三五个小丫鬟进来伺候茶水。

    文氏见状,微微侧,悄无声息地瞥了女儿陆媛馨一眼。

    陆媛馨心领神会,立刻笑盈盈地站起,迎前端起香兰手中托盘上的茶碗,递到老太太面前,柔声道,“祖母请用茶。”

    陆老太太抿嘴一笑,接过茶碗啜了口,拍拍她的手道:“好孩子。”跟着,询问了几句她的生活起居和功课。

    陆媛馨一脸乖巧,从善如流地一一应答。

    虽说古人总是标榜“女子无才便是德。”但陆老太太却并不这么认为,她不许家里的任何一个孩子,不学无术,做睁眼瞎。所以,她特意请了教书先生进府教孩子们读书识字。虽然不是指望他们人人都能考取功名,光宗耀祖,但可以借此让孩子们修,提高品行。陆媛馨和陆凌珊都是从七岁时开始上课,每天由一位女先生教导,读书写字各一个时辰。

    陆媛馨借着答话的时机,姿态亲昵地挽住老太太的胳膊,顺势挨挤在她的边坐下。随后眉眼不经意的一扬,恰好落在陆婧婷的上,带着一点刻意装出来的亲密语气,道:“妹妹前两子不适,我心里一直惦记着,原想过去探望,却又怕扰了妹妹养病休息,如今见到妹妹子这般大好了,我心里真是欢喜得很。”说完,又一把拉过陆婧婷白胖的小手,亲亲地捏了起来,“今天早上,我的院子里又新开了几株芍药,颜色甚好,等下妹妹要不要一起随我过去瞧瞧。”

    陆婧婷见她这般,忙笑了笑,正想回头询问一下沈氏的意思,只听,外头的丫鬟突然拔高了声音道:“三您这是!”

    她的话音刚落,门外的帘子就被人忽地一把掀开,只见,三柳氏一个人踉踉跄跄地走了进来,样子十分狼狈。她的发髻半开半散,举着手帕遮遮掩掩地挡住了半张脸,湖青色的长衫前襟湿了大半,上面还挂着几片泡蔫的茶叶。

    众人见此,俱是一怔。

    柳氏用手帕捂着自己的半边脸颊,“噗通”一声,朝着老太太跪了下来,泣不成声道:“婆婆,求您一定要给媳妇做主!”

    老太太一怔之下回神,抬高了语调,问道:“你这是怎么了?又出什么事了?”

    “是三爷他他想要弄死我”柳氏强忍住哽咽,缓缓将遮住半边脸颊的手帕撂下,露出脸上那些烫的红红的水泡。

    “啊!”陆媛馨见此,吓得惊叫一声,随即将头埋进了老太太的怀里,不敢再看。陆翊和陆竑则是先愣了愣,继而也极快地垂下眼睑。

    老太太见了这般景况,深为骇异,忙伸手遮住陆婧婷的眼睛,将她揽进自己的怀里,生怕吓坏了她。跟着,命丫头掺着把柳氏扶到椅子去坐,吩咐道:“快去请大夫过来!快去!”

    女子的面容最为贵,烫成这样,不可再耽搁下去,否则落下疤痕就完了。

    突然出现这样的状况,大家一时都有些慌了。为了避免吓坏孩子们,老太太吩咐屋中的婆子们,一人负责一个,先把孩子们全都带出去回避一下。

    苏妈妈得了话,俯上前几步,将陆婧婷从老太太边给抱了起来,跟着用手掌把她的头轻轻地摁在自己的肩膀上,小声道:“小姐别看,快把眼睛闭好。”

    陆婧婷乖乖听话地闭上眼睛,由着苏妈妈将自己抱出屋去。待到院中,她的耳边依然能隐约听见柳氏那一高一低的哭声,她悄悄睁开眼睛,看见跟在几步之外的陆媛馨一直不住地和陆凌姗小声耳语。临要转出院时,俩人用眼角的余光察觉到了她的注视,便突然止住了交谈,各自带着下人匆匆离去。

    此时的陆婧婷,虽看不透她们神背后的乾坤,却也从中嗅出一丝不寻常的味道她的眉头皱了一皱:这俩个人一定有鬼!

    ***

    香兰打发小厮一路跑着去跑着回,用最快地速度把大夫接进了府里。

    那老大夫进来一看见柳氏脸上的伤,就忍不住“啧啧”摇头。

    陆老太太心急问道:“您瞧着这伤,能不能治好?”

    老大夫犹豫了一下,点点头,一副似乎没有太大把握的样子。不过此时,事不宜迟,总要先试一试才知道。

    老大夫小心翼翼地清洁了柳氏的脸,然后用在火上烧过的银针轻轻挑破微微鼓起的水泡,排出水液,再从随携带的药箱子里,取出一只青花白瓷小瓶,倾倒出一粒白色的药丸,用温水化成粘稠的药汁,一点一点均匀地涂抹在烫红的伤口处。整个过程里,柳氏一直紧紧咬住自己的下唇,几乎都快要咬出血来。

    陆老太太不忍心看下去,移到外间的座位上,一直拨弄着手中的念珠,默念经文。

    文氏将柳氏边的贴丫鬟叫到跟前,轻声训斥道:“你们一个个都是干什么吃的?怎么能让主子伤成这样?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二,饶了奴婢们吧,奴婢们实在是劝不住三爷啊。”那些丫鬟闻言,立刻就跪下来求饶,“三爷昨晚彻夜未归,直到天蒙蒙亮的时候才醉醺醺的回来。三一直等着三爷回来说事儿,两人刚一见面就拌了几句嘴,谁知,吵了一会儿之后,三爷突然大发脾气,动起手来,把桌上的茶一下子就扬到了三上”

    柳氏嫁给陆林八年有余,对他顽劣秉,早就寒透了心。索对他在外面的那些风流帐,干脆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闻不问了。

    因为陆林的昏庸无能,老太太从来不让他碰触家里的生意和田产,每个月只是按着份例,分给他们一份红利。换句话说,其实陆林的手头并不宽裕。不过,只要平时节省点也是能存到一点钱。

    柳氏为了能给自己多攒一点傍的银子,经常要和他发生争执,而陆林也是越来越变本加厉,不仅每次都将手里的银子输个精光,还时常拿她的陪嫁首饰去当。

    昨天傍晚,柳氏发现自己房间所有的柜门匣子都被翻得乱七八糟,而且,一直放在里面的五百两银票也跟着不翼而飞。

    那五百两银子,是她好不容易攒下来的,这会被丈夫偷偷拿走,心里不住是又气又恼。她坐等了一整晚,待到清晨才等到丈夫陆林回来,却发现那五百两银子,已经被他赌得所剩无几。

    柳氏顿时心头火起,当下就和丈夫争执了几句。

    陆林昨晚输了钱,又在外人面前受人笑话,一肚子的邪火正无处发泄呢,见柳氏啰哩啰嗦,唠叨不停,便下了狠手。

    老太太听完事的来龙去脉后,很是恼火,想着那个不争气的庶子,气的话儿也说不出来。足足缓了片刻,方才将手中的念珠“啪”地一声撂在炕桌上,肃起脸来道:“老三现在人在何处?”“三爷方才发过脾气之后就出去了。”

    老太太在地上“咚”的跺了一下脚,“马上派人去找,不管你们是拖是绑,一定要把他给我带回来。”

    话音刚落,坐在旁边的陆俊已霍然而起,往前一跨,猛的提高了声音:“娘您先消消气,儿子这就去把那个混小子给带回来。”

    “二爷二爷!”文氏有些着急的拉住他的袖子。“这种时候,您急什么,还是让下人们去找吧。”

    陆俊的个较真,陆林的脾气暴躁,兄弟俩平时就不太对付,这会若是碰在一起,定会如同水火一般。

    文氏不担心旁的,就担心那老三陆林犯起浑来不知分寸,没个轻重,伤着自己的丈夫。

    见陆俊不悦地蹙起了眉,文氏忙又道:“三爷平时就四处乱走,这会指不定猫在哪处呢?二爷这么莽撞出去,也未必就一定能找得到,不如让那些常跟着他出门的人先去找找看,也免得把事闹大,让旁人看了笑话。”

    文氏的话并不是说的没有道理,陆俊稍微想了一下,便狠狠的吩咐下人们去找,跟着把双手背在后,有些烦躁地在屋里踱来踱去。

    第五章狠手【六月中文

    第五章狠手*

重要声明:小说《良辰好时景》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