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钗

    wwwcom书客居

    林琰笑容满面,站在荣府门前与贾琏宝玉两个话别。。。方才在里边儿与宝玉一番话说的贾政只恨不得林琰与宝玉两个换个位置才好,又嘱咐了林琰无事便来府里,才命贾琏宝玉两个一同送了出来。

    宝玉满心不愿意,他一向就是看不起那动不动便是功名如何利禄多少的人,直说那些都是如泥一般污浊不堪的。在他想来,但凡如此的,都是生的横眉立目或贼眉鼠眼才是。头一次瞧见林琰,宝玉也很是为林琰清雅的面容温润的气质所折服了一下。谁想几句话说了下来,方知道是也不过是个追名逐利之人,真真是辜负了上天给的一副好皮囊!后来林琰又左一句规矩又一句礼数儿,拦着他不叫见林妹妹,宝玉心里更是将林琰看作了那面目可憎心思迂腐一类,恨不得避得远远的方好,哪里就愿意跟他送别了?

    只是贾政盯着,宝玉不敢造次,只得跟着贾琏一块儿,将林琰送到了荣府门外。黛玉的车已经是在外边等着了。

    宝玉一眼瞧见那辆青帏翠幔车,登时想起一段儿心事,手不由得伸到了袖袋中。

    好容易林琰贾琏两个客完了,宝玉忙几步走到车前,叫道:“林妹妹!”

    贾琏见林琰眉间微皱,忙也过去拉宝玉:“宝玉你这是做什么呢?在外头呢,难道还能让林表妹与你说话不成?”

    宝玉有些委屈,赶紧掏出了袖了多时的东西,轻声道:“这是先前我头一回见着北静王爷时候,王爷所赠的。我特特给妹妹留着呢。”

    林琰挑了挑眉。在他看来,宝玉这个孩子与其说是多,倒不如说是滥。无论是黛玉宝钗,还是他边儿的大小丫头,甚至于外头的戏子学堂里的同窗,那都是来者不拒的。偏生他自己还不自觉,只自以为最是那花护花之人。

    马车里头传来一道极轻的叱责:“什么臭男人拿过的?你要便自己收了,我不要它!”

    林琰忍不住嘴角勾起,贾琏面上尴尬,轻咳了一声。

    林琰笑着接过陈升递过来的缰绳,翻上马,朝着贾琏拱了拱手。又转头吩咐了车夫,一马一车,后边儿七八个长随,齐整整地走了。

    宝玉失魂落魄一般看着马车远去,连贾琏叫他都没有听见。贾琏瞧着不像,只得拉了他进来。

    贾母这里因黛玉走了,心里有些不快。因将邢夫人等打发了回去,只留下凤姐儿在边,自己便闷闷地倚在榻上。

    凤姐儿最是会揣摩贾母心思,此时自然知道她为何如此。只是贾母不说话,只闭着眼养神,她便也不肯出声儿。只朝着贾母后的鸳鸯使了个眼色,鸳鸯会意,自己带着小丫头们出去了。

    凤姐儿这里便坐在榻前的脚凳上,拿起美人拳来替贾母轻轻捶着。

    贾母睁眼瞧了瞧,复又闭上。

    半晌,才道:“凤丫头,你说那林家的琰哥儿,到底是个样的孩子呢?”

    凤姐儿回想起方才黛玉起告辞时候,自己有心说几句玩笑话,那一句“别说老太太,便是……”一语未了,便见林琰站在下边扫了自己一眼。他脸上带着笑意,可眼睛看着自己那一瞬间分明是含着冰霜儿一般,竟叫自己遍体生寒,那“宝玉”二字便堵在了喉咙里。只是一瞬而过,再看那林琰时候,却依旧是面色如常,温润雅致。仿佛方才都是自己的错觉。

    压下心里的疑惑惊惶,凤姐儿轻声笑道:“依我看,是个又能为的。”

    “能为?”贾母低低地重复了一遍,脸上辨不出表,“能为自然会有。否则又如何能借着你林姑父一跃封爵?又如何能从宫里为玉儿请了教养的嬷嬷?”

    示意凤姐儿扶了自己起来,“只怕他的能为还不止这些呢。”

    凤姐儿垂眸想了想,低声道:“依我瞧着,他越是有能为,对林妹妹不是越好?老太太便不要忧心了。”

    贾母不置可否。良久,方长叹一口气,道:“如今也看不出什么,久见人心罢了。横竖玉儿,还有我替她做主呢。”

    又吩咐了凤姐儿:“你也回去罢,瞧瞧大姐儿,叫人好生照顾着。你膝下就这么一点子骨血,还是心思多放在琏儿上才好。告诉她们传话去,就说我累了,晌午你太太们都不必过来了。”

    凤姐儿答应了,忙唤了鸳鸯进来,自己出去不提。

    平儿在外边儿廊上坐着,看她出来忙过来扶着。凤姐儿搭着她的手,一路回了自己夫妇所居的小院子。

    贾琏已经进了门,换了衣裳正叫人端水来洗脸。看凤姐儿进来了,笑问:“老太太那里不用你伺候了?”

    凤姐儿“唉”了一声,叫平儿去帮着贾琏,她自己坐在妆台前头摘了耳边的坠子,道:“老太太说是乏了,要歇一歇呢。中饭都不必我们过去了。”

    贾琏擦擦手,过去倒在妆台边儿的藤椅上,顺带着从台上拿起了一只金凤吐珠钗来把玩着,笑道:“老太太说什么了?”

    凤姐儿摇摇头,“心里有些不痛快呢。我说那林家的大爷是怎么回事,竟是个如此执拗的子?任凭谁好说歹说,连顿饭都不肯吃的?便是林妹妹,也在咱们家里养了几年了。说句不中听的话,只怕比她在扬州的子不短呢。老太太疼了一场,留下来陪陪老太太,倒是不行的?我瞧着这个林大爷不大可靠呢。”

    贾琏道“那倒不至于。我看那孩子虽然生的一副聪明样儿,其实是读书读呆了的。人世故有些不通。咱们府里是什么样的人家?别看他现在又是能袭爵什么的,可是根基还浅呐。但凡长些心眼子,就得跟咱们走近些。你没看那薛姨妈家里,进京几年了,不还是阖家子住在这里?不就是为着咱们府里的势么?”

    “呸!”凤姐儿没好气地啐道,“我就知道二爷说不出中听的话来!怎么就单是我的亲戚了?难不成二太太不是贾府的人?咱们几家子本就是根绕根须缠须的,往头里推两辈儿,谁没跟谁联过姻?”

    贾琏笑道:“就知道你会急了。我也是随口找了个比方的罢了。话难听,理儿是这么个理儿。”

    凤姐儿也无心跟贾琏说些口角,只叹道:“先前只说老太太接了林妹妹过来,是有意要与宝玉凑一起的。老太太原也私下里跟我说过,林姑父那边儿不成问题。林妹妹在咱们这里长大,与宝玉感又好,只待大了,林姑父再无不应的。谁知道话还没有挑明了说呢,林姑父居然就这么没了。如今……二爷瞧着,这事儿还能成了么?”

    贾琏就算是个傻子,方才林琰黛玉两个对宝玉的态度也看出来一二了,“行不行的又不是你说了算,你那份儿心做什么?”

    凤姐儿自然有自己的小盘算。黛玉宝钗先后来至荣府,一个是老太太的外孙女,一个是二太太的外甥女。这两个姑娘又都是品貌出众的,一时间竟将府里的三个姑娘衬得有还若无了。

    叫她说,她宁可跟老太太一个意思。黛玉子清高,手中银钱用得散漫,对家事也不大关心。凤姐儿想着,若是黛玉真的配给了宝玉,倒也不错,最起码她是绝不会跟自己争这个管家的权利的。

    至于宝钗……凤姐儿只能说,这个姑娘生在商贾人家有些可惜了。

    凤姐儿在自己的小院儿里感慨宝钗时候,宝钗却是正在梨香院里陪着母亲吃饭。

    饭后撤下了炕桌,宝钗便和母亲一道儿说话醒食儿。因说到黛玉,薛姨妈便有些艳羡道:“往跟你姨妈说话,只说那林丫头体弱,又刻薄人,是个没福气的。谁知道这回了趟扬州,倒蹦出个过继的哥哥来,又是少年举人,又是袭承爵位的,真真儿好事儿都让他占了!”

    宝钗回想林琰风姿如竹,拔俊雅,不由得有些面上做烧。她本也是一直养在深闺的女孩儿,除了自己哥哥,见过的也就是贾家的这些了。原本她一直觉宝玉是个极好的了,谁知还有一个林琰,与宝玉站在一起,素服长袍,竟是丝毫儿没有被宝玉比了下去。

    薛姨妈见女儿突然沉默了,忙挥手叫丫头们出去,自己拍了拍宝钗手:“想什么呢?这么着迷?”

    宝钗红了脸不说话。薛姨妈察言观色,怎会想不到?当下脸上笑容没了。宝钗正低了头,却是没有注意到母亲的脸色。想到林琰对黛玉的照拂,自己哥哥却是时常连家都顾不上回,整价只在外边晃。真是人比人,得气死人呐。

    薛姨妈拍拍宝钗的手,道:“我儿,你可别瞧着林家那小孩子如今算是不错的,可是离着“得势”二字,还早着呢。咱们来这里几年了,府里是何等人家,还看不明白么?“

    “妈说的固然是。可是据我看来,这东西两个府里头虽是看着好,可琏二哥,宝玉都不是那居安思危的人。妈总说宝玉好,外边看着确实不错。只是他从来就不喜欢念书,更不愿意如琏二哥那样出去应酬。我冷眼看着,竟只是一味地与丫头们玩闹。这后,纵有天大的出息掉在眼前,只怕他也只是绕着走。妈……”宝钗说到此处,声音渐渐低了下去。

    薛姨妈叹口气,伸手替宝钗将发髻上头的一根点翠钗插了一插,仔细端详了一番,方才好了。

    “宝玉不念书又如何?宫里有娘娘呢!后这府里的,怕不都是他的?你只听我的,再没有错的。”

    宝钗抚着前晶莹璀璨的金锁,咬着嘴唇点了点头。金玉良缘啊,不是么?

    因黛玉今也执意不在荣府里住了,林琰心大好。回到府里,碧萝几个丫头正做了点心出来,林若坐在花厅里头自己吃得正欢。见了黛玉,欢呼一声,忙将那没动过的点心献宝似的捧了出来。

    林琰在后边看的无语,这才几的功夫,小侄子就跟妹妹亲近的很。

    笑吟吟地看着黛玉哄了林若又吃了一块儿往从不沾的核桃糕,林琰吩咐了碧萝:“传下话去,让府里头管事儿的媳妇们吃了饭都过来。”

重要声明:小说《红楼之林家有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