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论

    wwwcom书客居

    多半年来,荣国府那里是忙乱得紧。原因无他,府里头二房的大姑娘被封了娘娘不算,圣上又特别恩准了省亲一事。

    省亲,说起来是天大的荣耀。当今皇帝打出来的旗号是因着自己每承欢于太上皇皇太后边儿,念及宫里嫔妃都是入宫多年的,平不得见到亲人,倒是违了‘天和’这二字。因此特别加恩,许椒房亲眷每月进宫请安探视。三月里又有一道旨意,若是家里有那重宇别院可以驻跸关防的,也可请旨省亲,以聚骨天伦之乐。

    旨意一出,那些个女儿在宫里的人家谁不念佛感念圣恩?再有几个女孩儿位分高些或是得宠些的,便都动了立时建园子请旨省亲的心思。

    荣府自然不例外。这一程子随着元的晋位,二房水涨船高,王夫人在府里的威信越发高了不少。更有她姐妹薛姨妈在边奉承,“先前多少朝代多少得宠的妃子,也不见有能够父母亲人一个月两三次进宫请安的。可见娘娘是个有福气的。”

    又有薛宝钗在旁笑言:“正是这样。我虽然年纪小不知道,可好歹看书时候也略略看到了些,自古以来哪里就有入宫的娘娘回家里的?偏生这里的大姐姐才封了娘娘,皇上就下了这样的旨意,可见是专为娘娘的了。”

    王夫人得意之余深以为然,恨不能立时接女儿回来省亲才好。

    只是,这省亲说起来容易,圣旨上可是还有一条,须得“有重宇别院”的人家方可。换句话说,你家里每人来人往的地方是不行的。皇家的妃子,总不能随随便便地就回了娘家不是?那要讲究的地方多了去,最重要一个便是不能失了皇家的尊贵。

    这样一想来,那供妃嫔们内廷銮舆下降的地界儿,只怕没有几十万两的银子,是堆不起来的。更何况便是建了起来,里头一应的摆设家具、古玩玉器、珠帘幔帐,大大小小的,更是一大笔开支呢。

    王夫人犯了难。

    荣宁两府里头几个主子聚在一块儿商议了,贾珍把宁府会芳园一带让了出来,往西丈量了三里半的大小来建园子。如此便省下了再行买地的银子。贾母又出了八万两的私房,又叫贾赦贾政两房各出了五万两。贾珍不甘人后,也出了三万两。如此一来,共是凑齐了二十一万两的银子。

    王夫人心里有些不乐意。区区二十万的银子够做什么的?

    正是郁闷之际,忽有扬州那边儿传来消息,林家的姑爷,不行了!

    王夫人心里大喜,面上却作出了十足的焦急神色,只匆匆往贾母那里去送信儿。

    贾母听了大惊,林姑爷若是有个山高水低的,自己那个可怜的玉儿可要怎么着?况且如今那林姑爷好好儿地弄出了一个过继的儿子出来,若那孩子真是个黑心肠的,后玉儿不是擎等着受欺负?

    想到这里,也不顾别的了,只忙忙地叫了贾赦贾政贾琏等人来,含泪道:“我知道你们正在为娘娘的事忙着,若是一般的事我也不会在这个时候给你们添乱。可如今林姑爷不好了,我的玉儿,敏儿唯一的一点子骨血啊,这会子不知如何了。”

    贾政忙起道:“母亲快别如此。这消息是突然了些,我近去部里头点卯时候也听闻了,林妹夫乃是任上劳累所致。老太太十分不放心,不如叫琏儿去瞧瞧?”

    “我正是这个意思。”贾母拭泪道,“园子里头图样儿已经画好了,外头又有珍儿他们照应着。琏儿下趟扬州罢?我不管别的,若是你林姑父真不好了,只要你将你妹妹好生带了回来。我可怜的玉儿,还是养在我的边,让我时时看着,才好放心。”

    原本贾琏也管着建园子的一应琐事,虽是辛苦些,可里头能捞油水的地方不少。如今忽吧啦地要去扬州,一来一往几千里的路,那苦可不是一星半点儿的。

    贾琏心里有些不乐意,无奈贾母和叔父已经说了,只得起应了。

    一时人散了去,王夫人将贾琏叫到了自己屋子里,又密密地嘱咐了一番才罢了。

    贾琏回了自己的屋子,凤姐儿和平儿已经开始给他预备行装了。

    晚间夫妻两个意融融,好一番缠绵。凤姐儿睡去,贾琏心里琢磨着贾母要他接了黛玉回来的话,王夫人要他想法子探探林家家底儿的话,复又想起来去年在扬州勾搭到的美人儿秀秀,心思竟又活泛了起来。

    不过天不从人愿,等贾琏带着人一路骑马赶到扬州时候,林如海已经入殓了。瞧着满院子素白,前来吊唁的扬州乃至江南大小官吏络绎不绝。林琰黛玉披麻戴孝,棺前极近哀恸,主持吊唁事宜的竟是从京中赶来的手捧圣旨的礼部侍郎。

    贾琏瞧着那个阵势,一撮牙刷子,只怕林家的事儿自己是插不上手了。好容易等到了人少时候,与黛玉说了没几句,却又见黛玉昏昏然倒,只得掩了话不提。

    在扬州待了些子,林家那里竟是如铁桶一般,人人有事,个个有责,安排的条理分明,丝毫不见忙乱。

    黛玉那里更是没什么说话的机会。说老太太接了姑娘去罢,人家哥哥妹妹一个意思,须得在家里给父亲守孝。说过了孝来接罢,哥哥不置可否,妹妹不肯说话。贾琏也没了辙。

    想着去寻那红颜知己秀秀,偏生又找不到人了。打听了一番,周围人家都说是被人带走了。贾琏唏嘘了一番,只得罢了。

    就这么着,贾琏怎样来的扬州,又怎样回了京城。贾母不喜,王夫人更是满腔怒火,都骂了他一通办事不利,却也毫无别法。

    王夫人原本想着,林家就算是有个儿子了,可到底是过继来的,时尚短,且上回贾琏也说了,那不过是个读傻了的孩子罢了,未必经过什么大事。林家也是几代传下来的,那些个家生子儿的奴才又岂有好相与的?这么一个才过继了几个月的孩子,林丫头又是数年没有回去过的,如何能降服得了?此时贾琏过来伸手相助,林家两个兄妹只有感激的。这样一来,既得了名儿,又能借着机会查探一番林家的基业。尤其是那林丫头的上,到底能有多少家。毕竟她一个女孩子,又有那么个哥哥,银子嫁妆之类还是给嫡亲的外祖家里保管着才放心。

    只是,不想贾琏无用,没有丝毫的作为,便又回来了。

    又想到如今正建着的园子,每里银子流水般地使将出去,先前预备的二十一万两,实在是花不到头。难不成真要动了自己的私房不成?

    正搂心攥肺之际,妹子薛姨妈又是雪中送炭,一个锦盒儿里头装了十万两的银票,和女儿宝钗一起施施然而来。

    王夫人摩挲着锦盒上头的填漆花样儿,再看眼前宝钗丰腴端庄,只在心里暗暗点头——到底是宝丫头,贤惠知礼,又有眼色,比那没了爹娘的林丫头强出半条街去!

    贾母却与王夫人不同。凭心而论,她是真疼黛玉。这是她女儿贾敏唯一的骨血,她心疼这个孩子。也确实是存了将黛玉配与宝玉的念头,这里头固然有为宝玉思谋的意思,在她看来,却也是对黛玉而言最好的归宿。

    她知道二太太王氏一向不喜欢黛玉,喜欢的是那个皇商出的学家姑娘,处处在府里头抬着那孩子的份。

    如果不是她们传出什么金玉良缘的话来,贾母也很是愿意高看宝钗一眼的。那孩子不说容貌,倒是稳重的。虽说心眼子多些,可是眼色极佳,会笼络人。跟她比起来,自己的孙女儿中唯有探算是个出彩的,只是庶出,后结亲也是个头疼的。

    贾琏这回没有能把黛玉接回来,贾母虽是骂了他一通,心里却并不是真的恼了。她想着,黛玉如今没了父母,就算有个哥哥,可到底不是血亲,彼此照应起来也不方便。待得黛玉过了孝,还是接在自己边儿养活才好。自己是嫡亲的外祖母,要接了她来,谁还能拦着?

    想到这一节,也就放了心下来。

    接下来的几个月,荣宁两府里火朝天地为省亲别墅忙活着,竟都忘了黛玉一事。

    贾政是个不大管事儿的,盖园子一事满打满算,他还没有贾赦看的时候多。这一从工部出来,因与同僚相约了往京中最大的酒楼里去,路过平安巷的时候,坐在轿子里恰好就听见了路人谈论着“真真是可怜的……”“当年那林探花打马游街的时候好生风光俊俏,如今却只剩了一儿一女回来……”。

    贾政忙命人停了轿子,又叫跟着的人去打听是哪个林探花。等人回来时候,贾政听了也不顾的去酒楼了,只忙忙地回府,告知贾母黛玉兄妹两个回京了。

    贾母又是欢喜又是伤心,这孩子,回了京里怎么不往外祖这里来?垂了一回眼泪,又有宝玉在旁不依不饶,只要去快些接回了林妹妹。贾母便赶紧命人往林府来了。

    林琰坐在主位,满面笑容让着贾琏喝茶。

    贾琏虚咳两声,道:“林表弟,这回上京,路上可还顺利?”

    “有劳琏二哥记挂。”林琰眉头轻皱,道,“父亲走了以后,妹妹忧思不已,瞧着是越发地瘦了。幸而这一路过来,天气还好,不冷不,不然妹妹路上有的罪受。”

    贾琏正端起茶杯来喝茶,听了这话忙又放下,“如今可还好?老太太每念叨着呢。”

    “琏二哥知道,从苏州到京里,实在说不上近。妹妹回来后,我瞧着脸色不好,着实是累着了。不然,我们如何能进京了,还不往府上去请安呢?”

    林琰脸色诚恳,“说起来,我到底年轻不知世事。先前送父亲灵柩回姑苏老家,后又忙着收拾东西回京。这一程子乱的不得了,竟没提醒妹妹往这边送个信儿来,叫老太太想着,是我的不是。琏二哥回去且替我分说一番,别叫老太太恼了妹妹才好。”

    说着站起来一揖到地,态度好的很。

    贾琏慌忙起还礼,口内叫道:“林表弟这是做什么?老太太疼林妹妹,你是林妹妹兄长,自然没有恼了你们的道理。老太太的意思,想请你们过府一叙。一来了慰老太太思念林妹妹之心。二来,也是想着见见林表弟的意思。”

    林琰点头不已,“原是应该的。我就说我糊涂了,昨进京时候虽然晚了,好歹也该先着人去府上一趟。这,这倒又费了琏二哥一回。”

    这话说得客客气气,贾琏听在耳中却总是觉得有些不对。究竟哪里不对?看林琰目光恳切,面色真诚,贾琏又觉得,自己多心了些罢?林表弟的意思,不是说荣府里盯着他们罢?

    “只是表哥,妹妹昨回来,上尚且疲累,不如,且容妹妹缓两,我们兄妹再行过去请安,表哥看……”

    “使得,使得。老太太向来疼孙女儿,自然不舍得林妹妹劳累的。”

    林琰笑了,半垂着的眼帘遮住了讽刺的笑意。耐着子又听贾琏说了半,方才客气地将人送了贾琏出去。

    贾母这里听说黛玉远来劳累着了,心里着急,忙命凤姐儿预备了各色吃食儿补品,待明给黛玉送过去。更有宝玉上蹿下跳,围着贾母撒弄痴,只恨不能立时便将黛玉接了回来。

    下头王夫人薛姨妈等人瞧着,脸上都是笑意不减。薛姨妈奉承道:“到底是一块儿长大的兄妹,分不同别人。我们也惦着林姑娘呢,回来也叫宝丫头去打点些东西,一并叫凤丫头送过去罢。”

    贾母谦逊了一番,宝钗便起笑道:“我与林妹妹素来要好的。这也就是我们姐妹间的一点子小心意罢了。”

    宝玉听了,也顺着说:“是了老太太,明儿我跟着凤姐姐一起去罢?”

    王夫人手里的帕子越攥越紧,听了这话忙道:“宝玉,你又混说了。昨儿老爷还说要问你功课呢,怎么有功夫出去?”

    贾母见宝玉登时便蔫了,心里不喜,淡淡道:“他跟林丫头一块儿长大,去瞧瞧也无不可。若是你老爷说话,有我呢。”

    王夫人一堵,只得强笑道:“老太太说得是。”

    宝钗见屋子里冷了下来,看看迎姐妹坐在一边儿低声说话,李纨只一旁听着微笑,凤姐儿正在那里跟宝玉商量着要送些什么过去。

    心中转过一个主意,便自己笑着向贾母道:“可惜我们轻易不得出门,不然,我倒也想跟着凤姐姐一起去看看林妹妹呢。”

    薛姨妈正坐在她旁边,听了这话,笑着拉宝钗手,慈道:“你跟林姑娘也算是亲戚姐妹,若是要去,倒也无不可。”

    王夫人心里一喜,才要接着说话,方才充了半背景的邢夫人忽然插嘴了:“老太太您瞧,到底是小姑娘家家的,不知道呢。”

    又向宝钗看去,“好孩子你不知道,如今那林姑娘家里是有男丁的。他又跟你是个平辈的,哪里就能你们小姑娘家跟过去呢?怕是有人会嚼舌头呢。”

    宝钗面上一红,低下了头,轻声道:“是我造次了。”

    贾母含笑看着宝钗,温声说道:“宝丫头也是为着跟玉儿的分,一时没想到。大太太,后说话须得和缓着些。虽说是亲戚,姨太太不会放在心里。可若是别人听了,岂不是要恼了?”

    邢夫人面上闪过一丝儿得意之色,老太太难得这么跟自己说话。忙起敛衽,口内道:“是。”

重要声明:小说《红楼之林家有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