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礼

    wwwcom书客居

    到底是荣国府来的人,林如海对他们这几年对黛玉的态度虽然有所不满,但两家好歹没有明着交恶,黛玉又是从那里才回来不久,因此也不好久晾着他们,只次便见了。自然,又听赖大与周瑞两个说了一番元封妃的事儿。

    林琰跟在林如海后,瞧着两个人神,回话时候虽是语气恭敬,脸上却是带着得色。心里不冷笑,这个时候看着是锦上添花烈火烹油,他便会败落得大雪茫茫,万物皆无。

    略说了几句面儿上的客话,林如海便打发了二人出去。林琰看他坐在那里沉默不语,也不说话,只静静地立在后边。

    过了良久,林如海长长地吐了一口气,带了几分疲惫道:“琰儿。”

    “父亲?”

    “后,若是回京里去,还是远着些荣府罢。”

    林琰笑了,自己父亲在当初黛玉的问题上虽说是没看清楚,可到底是官场中混迹多少年的人了,看得那是极准的。荣府里靠什么让入宫几年都不出彩的元一跃成了贤德妃?可别说是圣宠,本朝几代皇帝,历来宫里的妃子也没有这样晋位的。

    没听见林琰的回答,林如海微微回头,解释道:“我听着方才赖大所言,什么凤藻宫尚书,又加封贤德妃的。自古以来,原也是有内廷女尚书之职的。只是,自多少朝代前边已经不过是个虚衔了。那古诗中说的‘今宫中年最老,大家遥赐尚书号’,就是说的这个了。自前朝起更是连这么个虚衔都没了。如今偏生说那大姑娘先晋封的是凤藻宫尚书,然后才加封的贤德妃。我忖度着,这个名号来的怕是不大对。咱们和荣府乃是姻亲,虽说你母亲去了,可这几年因着你妹妹的关系,也并没有疏远了。现下看来,还是远着些好罢。”

    林琰想了想,问道:“父亲说的,可是那位容不得……”

    林如海摆摆手,林琰便闭上了嘴。

    先皇在位几十年,生的儿子不多,偏生早早地立了个太子,又因着犯了事儿被废了。当今皇帝乃是他的第三子,原先也并不是受宠的。只是善于审时度势韬光养晦,等到几个兄弟都露出了争位的野心,又明争暗斗搅得朝堂之上一片混乱的时候,他却是一片云淡风轻,做足了父慈子孝兄友弟恭的功夫。也正是因此,先皇心灰意冷之际,深觉今上纯孝,又知他也是个有能力担当的,便毅然退了位,自己去做了个安享尊荣的太上皇。

    只是,先皇人虽是退位了,可对朝堂的影响依旧在。许是不坐在那个位子,便慢慢地淡忘了当初儿子们的种种争权夺位,对皇帝儿子在朝堂上多方打压兄弟的行为又渐生不满,开始护着那几个了。

    皇帝继位不过两三年,上有太上皇盯着,下边又有几个兄弟虎视眈眈,朝堂之上又还有相当一部分世袭的老臣倚老卖老,如今只怕心里憋屈着呢。只是据林如海看来,当今皇帝从皇子时候便极擅忍耐,现在太上皇尚且硬朗着,便是为了一个“孝”字,今上也不会如何。只是,太上皇毕竟是年事渐高了,之后的事,那可就难说了。

    “琰儿你记住,但凡为臣者,切忌去卷入权利争端。荣府如何,我并不再说。只需记得,后便是我不在了,你回京去接着念书,便跟玉儿说了,不能再住到荣府里去。只做一般的亲戚走动便罢了。”

    林琰应了下来,心道,后这个恶人只怕自己是做定了的。

    过了两,赖大周瑞两家子人便要启程回了京里。林府这里自然有送与元封妃的贺礼,黛玉自己也打点了一些扬州的精巧玩意儿新奇式样的簪花钗环等物,一包一包地分好了写上签子,预备一并交与赖大家的带回去,权作是给了三姐妹和宝玉的回礼。

    紫鹃站在熏笼前头,手里拿着一把剪刀,正弯腰裁着一匹赤金撒花的缎子。听见自鸣钟响了起来,抬头看了看,目光又不受控制地看向了十锦阁子上安放着的西洋金船。

    雪雁从里屋出来,看她呆呆的,诧异道:“姐姐怎么了?姑娘说这件儿褙子是要孝敬老太太的呢,得赶出来才好。姐姐怎么倒发上呆了?”

    紫鹃面上一红,低下头去拿着剪刀便剪,嘴里掩饰道:“何曾发呆了?我方才没听见那自鸣钟打了几下,才看看的。姑娘做什么呢?”

    雪雁朝着屋子里一努嘴,道:“正看书呢,说是又看见了什么好的补方子了,要吩咐了厨下去做呢。”

    说罢,扭出去了。剩下紫鹃怔怔地看着微微晃动的帘子,想了一会儿,到底放下剪子进了里屋。

    黛玉抬头看她进来,诧异道:“这么快便裁完了?”

    “嗯。”紫鹃拿起茶盏倒了茶递给黛玉,犹豫了一下道,“姑娘,这边儿给几位姑娘还有宝玉的回礼也都预备好了,是不是,姑娘再亲笔写个信儿过去,也好叫老太太姑娘们放心?”

    黛玉本已经将茶端到了嘴边,听了这话便又放下了,静静地看了一会儿紫鹃,忽然笑了:“紫鹃你也痴了。我原是回了自己家里,守在父亲哥哥边儿,老太太自然是该放心的。又不是去了别处,你这话说的好笑。”

    紫鹃咬了咬嘴唇,想起来那送赖大家的出去,她拉着自己说的话,心里几番犹豫,到底不知该不该说。她隐隐觉察出来,如今姑娘回了家里,似乎有什么地方变了,只是她又说不上来。

    “紫鹃,你想不想……跟赖大娘他们一起回去?”

    紫鹃一惊,慌忙抬头看着黛玉,“姑娘,姑娘怎么说起了这个?我是老太太给了姑娘使唤的,就是姑娘的人了。姑娘在哪里,我就该在哪里。怎么姑娘倒问我这个了?莫不是嫌我服侍的不好?我,我……”

    黛玉看她急的满面通红,声音中也隐隐带了哭音儿,心里暗悔自己说话不妨头,忙道:“我并不是这个意思。我是想着,你合家子都在京里,若是留在这里,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再让你见着他们。我知道跟父母亲人离散的苦楚,若是你真想着回去,我也不会怪你的。”

    “姑娘……我不回去。”紫鹃哽咽道。

    黛玉无奈,只得将手里帕子递给她。

    主仆两个正说着,外头雪雁叫道:“姑娘,大爷过来了。”

    黛玉听了忙起迎了出去。林琰毕竟不是黛玉亲兄,平里并不到她的院子里来。

    林琰后边儿跟着自己的两个侍女碧萝翠染,看黛玉迎了出来,上只穿着家常的衣裳,也没罩着斗篷之类,不皱眉道:“妹妹也该加件儿衣裳,如今天气还冷呢。”

    黛玉让了他进去,才笑道:“不过就是门里一脚门外一脚,哪里就真到了哥哥说的地步了?”

    说着,亲手倒了一杯茶放到了林琰面前。

    林琰摇头笑道:“过两荣府那边儿的来人就要回去了。我想着妹妹这里也得备着回礼。咱们库里的东西不少,不过我是个粗心的,也不知道妹妹究竟需要些什么。索将库里的册子给妹妹带了来,妹妹自己选些东西。”

    黛玉忙道:“我已经预备了东西。”说着便叫雪雁去拿了东西过来。

    林琰忙叫住了,又对黛玉笑道:“妹妹预备了,自然是姑娘们之间的回礼。只是他们府里是专为妹妹生辰而来的,又是长辈所差,自然也该预备些礼物孝敬那几个长辈。”

    黛玉听了,这些东西自己自然也想到了,只是这几年习惯了凡事别人不提,自己便不说,也没好意思跟父亲哥哥开口。如今哥哥却是先替自己说了出来,才叫她觉得,这是真真正正自己的家里了。便是一点儿小事,也能有人替自己想着;便是用什么,也是理直气壮的。

    兄妹两个凑在一起,对着荣府来的礼单,又看了一回林琰带来的册子,并不费什么力气便选定了几样东西。

    林琰看着黛玉眉宇间总是带了几分轻愁,知道她一面是为了林如海的子担忧,另一面,只怕也真是有些惦着那京里的人了。想了想,笑道:“妹妹回来时候正是冬,如今天气渐暖,不如过几到了妹妹生辰,我陪着妹妹去庙里祈福上香如何?”

    黛玉听了,眼睛一亮,“我能去吗?”

    “有何不可?到时候我提前命人去说一声,去的时候再多带点子人也就是了。”

    黛玉听了,一时将那些烦恼愁绪都抛了出去,恨不能当下便出去了。

重要声明:小说《红楼之林家有子》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