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八二章 剑碎护宗禁制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柳旭风 书名:诸天诸界
    他将那龙筋拿了起来,灵力一催,龙筋顶端之处便缓缓融化了开来,然后包在了长弓一侧。金榜小说而后,他灵力倾泻而出,尽数涌入这龙筋之中,便将龙筋拉直了。此后,他便开始一个个制划在了弓之上。

    时间一点点过去,施然便这般不停地将制划上去,期间一丝停顿都没有。当弓上的制划完之后,施然又摸出一柄极细的毫笔,在那龙筋上一点点划了起来。

    在龙筋上刻画制的难度更大,一不小心就会画错,需要重头再来。好在施然已然画过无数基础制,基本功极为扎实,竟然一点错都没有出。

    一之后,他长叹一口气,一松手,道:“成了!”

    但见那长弓在他手中,看上去竟然不似先前那般流光溢彩,只是却多了几分深沉和内敛。

    幻云奇道:“看上去很普通啊,好像还没有黑天弓显眼。”

    施然微微一笑,将这长弓递给她,道:“你试试看?”

    幻云接过这长弓,便觉手腕一沉,惊叫道:“居然有这么重。”

    说着,她尝试着想将这长弓拉开,只是她刚刚拉动弓弦之时,便觉得一股极大的吸引力自这长弓上传来,体内灵力倾泻而出,霎时之间竟是涌出了一大半。

    幻云吓坏了,猛然一松手,便见火光一闪,一团梭状的火红色飞梭自弓弦上化光飞出,径直在石室内壁上。却被石室内壁上的防御制反弹了回来,然后直接炸了开来。化为方圆数丈大小一团火球。

    她道:“这,这弓上怎么有一股吸引力?”

    施然道:“单单凭借修士本的力量,无论输出灵力的量有多大,都难以达到让这张弓连续发的要求。因此,我在弓上加了些制,当你输入一分灵力的时候,便会分出一半来,反作用于制。然后产生作用于你上的吸引力,这样便能够在瞬间将修士体内灵力吸纳到这长弓上,从而产生极强的杀伤力。”

    他道:“此弓的大部分构思都是得自万宝道人,他给此弓名为弓,想来,是想同上古大能后羿手中的长弓相媲美吧。金榜小说”

    说话之间,他在那幻象之中看了几眼。突然微微一笑,随手在某处触动了下,而在万宝窟二层之中某处,施恩等人正被关在一个狭窄的通道之中,文若萍正在通道尽头的制,其余几人则是急的团团转。却帮不上忙。

    忽然之间,一道光华落下,落在了施恩上,然后他整个人竟然直接消失在了原地。

    几人惊叫起来,文若萍急忙扑上来在施恩消失之处寻找起来。却是什么都没有寻到,便连制存在的痕迹都没有找到。

    她惊道:“必定是有制之道远胜于我的人在此间布下了传送制。这下麻烦了。”

    其余几人面色都十分沉,却全然无可奈何。

    却说施然将施恩放出去以后,直接便将他送到了万宝窟外某处。

    然后,他不再理会万宝窟中人,直接发动了制,从万宝窟中打开了朝向平光天的通道,然后同幻云踏入那制,径直便行入了平光天。

    现之处,施然却极为熟悉,正是山海界最北端那裂天谷之处。

    施然道:“估计是因为这里灵力波动极为平缓,因此从万宝窟传送过来的制便选择了这里。此后,我们只要从这里发动制,就能够踏入万宝窟了。”

    而后,施然放出小蝙蝠、大公鸡,同幻云一行四人便向南飞去。

    踏入山海界中原地带之后,施然率先朝焰流火宗而去。昔他修为不够的时候,便曾经立誓,有朝一有此手段了,定要覆灭焰流火宗。眼下他修为已成,当可实现这个愿望了。

    然而路途之上,听得别人闲谈,却道焰流火宗此时已然没落了,焰流火宗宗主严流道闭关不出,其余几名凝脉期修士内斗不休,早已经不复昔的风光了。

    施然叹了口气,道:“心知此番必定能够覆灭焰流火宗,我却没有什么复仇的快感。”

    幻云道:“我猜,一方面是因为,山海界庚金剑宗没传你多少东西,你没有什么认同感,二来,焰流火宗自行衰落,也让你有些一拳打空的感觉。金榜”

    施然点了点头,道:“此事我一人搞定,你们在外面等我。”

    飞入焰流火宗范围,施然也懒得用什么潜入的办法了,直接便闯了进去。

    他乃是从空中闯入的,立刻引起了数个制的攻击,但见光华闪动中,先是数十团火光朝施然飞了过去,却见使然在空中蓦地加速,竟是将这些火光尽数躲开。

    前方焰流火宗宗门之上,一道火红色光罩生出,将整个宗门俱都笼罩在了其中。

    施然冷笑一声,手中裂锋剑高高举起,但见大量金色光芒凝聚在了他剑之上。

    周围制齐齐发动,又有无数火光朝施然袭去,却被他尽数躲了开来。

    而后,一团方圆数丈大小的火云终于凝聚完毕,自某个玉台上喷而出。

    而施然却也凝聚灵力完毕,躯之上光华猛然一闪,一剑便斩在了那火红色光罩之上。

    这是以灵光爆剑催动的剑生微光之法,剑生微光乃是庚金剑诀之中,唯一一门威力没有上限的法门,因此施然以全灵力再加上灵光爆剑催发,用来对付这固定的防御制,便生出了奇效。

    只听得啪地一声,这笼罩整个焰流火宗的光罩居然直接碎了开来。

    全场皆惊。

    而后,施然躯猛然向下扑出。那火云却是扫了个空,直接落在了一处山头之上。顿时将那山头抹去了大半。

    此时,才有大喝声响了起来:“何人胆敢擅闯焰流火宗。”

    随后,此人才看到施然居然一剑斩破了那护宗制,于是立刻将喝骂的话吞了回去,道:“不知道是哪方道友来访我焰流火宗?”

    施然随手一剑挥出,长长的剑芒将一座无人的小楼斩落了大半个屋顶,然后冷冷地道:“给诸位一个时辰的时间,自行脱离焰流火宗。此后,所有焰流火宗之人,杀无赦!”

    那人乃是一名凝脉中期的修士,闻言立刻叫了起来:“这位道友怎么称呼,不知道和我焰流火宗有何恩怨?我们好好谈谈如何?”

    施然却自顾自地摸出个沙漏来,道:“以此沙漏为证,沙子漏尽之时。就是我动手之时。”

    那修士艰难地咽了一口口水,想要大声说话,但却想起施然适才那惊艳的一剑,便硬是不敢。

    思忖半晌,他叹了口气,道:“道友。便是要我焰流火宗解散,也要给个理由不是?”

    施然冷笑一声,道:“你还没有认出,我适才使的那一剑是什么剑诀么?”

    那修士细细一回想,然后面色大变。再联想起近百年前的一些传闻,颤声道:“你。你是,庚金剑宗的人,你是施然?”

    施然哈哈笑道:“想不到,一百多年过去了,还有人认识我。嘿嘿,昔你们杀上我庚金剑宗的时候,可有想过,会被我杀回来?”

    那修士登时一语不发,道:“昔之事同本人无关,本人这便推出焰流火宗。”

    说着,他摸出一块精致的玉牌来,一巴掌拍地粉碎,然后躯一晃,也不回宗门拿自己的东西了,径直便向远方而去。

    其余几名附近的修士见状,有人大叫道:“王师叔,你是要背叛宗门么?”

    那王师叔理也不理,很快便飞的不见踪影。

    施然却冷笑一声,伸手一弹,一道血光自他手中飞出,飞入那修士眉心之中。

    那修士顿时觉得血液之中有异物入侵,而后灵力飞快地流失起来。

    他大骇之际,急忙催动灵力,却是已然不及。

    须臾之间,他体内灵力便被那血毒侵蚀地一干二净。

    他一张脸顿时变得惨白,竟是一句话都不敢多说。

    其余几名原本跃跃试的修士均闭上了嘴巴,向宗门外而去。

    也有几人快步向宗门里面而去,想必是去报信了。

    没过多久,数道光华闪过,便见五六名修士直飞而来,施然却是一人都不认识。

    这几人均是这些年来,焰流火宗新晋的凝脉期修士,原有的几名凝脉期修士却是均不在了。

    施然却是坐在一块大石上,一句话都不说。

    几人都没有见到施然一剑斩开护宗制的形,窃窃私语片刻,众人终于鼓起勇气,齐齐呐喊一声,扑了过来。

    施然叹了口气,随手一挥,但见一道藏锋剑气凭空飞出,嗤啦一声,便自第一人喉咙之中了过去。

    血花四溅之际,那人一脸不可思议,掩着咽喉倒了下去。

    其余几人齐齐停住了脚步,目露惊恐之色,望着施然。

    有名老年修士见识比较广博的,颤声道:“这,这是,庚金剑诀九叠藏锋剑气?”

    施然淡淡地道:“看你见识不错,就饶你冒犯之罪,你可以离开了。”

    说着,他再次一挥手,漫天血光闪动中,不知道多少枚细针向除了此人之外其余四人去。

    这几人急之际,各施手段,却见那细针登时炸了开来,化为漫天血雾,将几人尽数笼罩在了其中。

    此后,这几人才想起昔传闻之中施然的手段,只是察觉到体内飞速流失的灵力,想要求饶之时,已然迟了。

    片刻之间,几人便如同昔的玄血鹤一般,齐齐失去了灵力。

    又有数十名修士闻讯赶了过来,看到这一幕之时,却是各自作声不得。

    那老年修士长长叹了口气,摇头道:“昔之因,今之报啊!”

    施然的手段其实已然算是很温和的了,若是换了李无怨,必定会将焰流火宗上上下下杀个干净。施然主要是考虑到昔的事过去已经一百多年,昔下手之人,估计也都没剩下几个了。所以他也不愿意多造杀孽,便给了这些人一条路走。

    那老年修士却是带着几名弟子,捏碎了焰流火宗份玉牌,径直便离去了。

    其余几名暂时丧失灵力的修士却连捏碎玉牌的力气都没有了,只有任由弟子将自己搀扶着离去。

    ...

重要声明:小说《诸天诸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