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七九章 水妖发威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柳旭风 书名:诸天诸界
    玄血鹤呵呵一笑,道:“原来是应道友,不知道应道友收获如何?”

    施然微微一笑,道:“收获尚可。”

    说话之间,那地下河又在缓缓下降,须臾之间,当这地下河水彻底平息的时候,玄血鹤几人只得到了十来块半透明晶体。

    几女行到施然前,玄血鹤道:“应道友修炼金系功法,这位道友修炼火系功法,这水系的聚水真魄,两位留着也是无用,不如,便送了我如何?”

    施然哈哈笑道:“道友当真是说笑了。”

    面对玄血鹤这四名灵躯期修士,施然全然没有畏惧之意。

    那夏侯媚儿却朝着玄血鹤暗暗摇了摇头,然后道:“我们可以用得到的东西交换。”

    施然笑道:“皇甫道友说话我听。”

    玄血鹤却不生气,闭口不言,只是让夏侯媚儿和施然交涉。

    夏侯媚儿眸光流转,道:“应道友可知这聚水真魄有什么用?”

    施然道:“我倒是不知,不过有总比没有好,不是么?”

    夏侯媚儿叹了口气,道:“应道友你当真是好运,我们只不过比你们晚来了这里,便被你得了天大的好处。”

    她道:“用三十块聚水真魄来换它的用法,如何?”

    施然摇头道:“如你所说,我们二人都无法使用这水系灵力之物,那我们并不急着知道它们的用法。”

    夏侯媚儿咯咯笑道:“估计等你知道的时候,这些聚水真魄已然尽数化为水系灵力消散了。”

    施然哈哈道:“你忘了。我擅长做什么了么?”

    夏侯媚儿暗道不好,施然这等擅长制之人,随手弄一个制灵力令其不至于散发的盒子,那是轻而易举之事。

    她心思转动极快,道:“那这样可好,我们用所得之物交换如何?”

    施然笑道:“怎么交换呢?”

    夏侯媚儿摸出几物来,道:“一换一,如何?”

    但见她手中,赫然是五块灵石,分别是金木水火土五系。此外,还有聚水真魄、以及击杀那金毛老鼠后留下的东西。

    她道:“踏入此间之后,我们所获也是不少,不过因为修炼功法的缘故,我需要水系灵石、木系灵石及土系灵石,两位刚好需要金系及火系,我们大可以相互交换。”

    施然道:“这才是合作之道。”

    他道:“几位有多少灵石呢?”

    夏侯媚儿道:“道友有多少需要交换,我们就能拿出多少。”

    施然冷笑一声,摸出一个盒子来。打开来时,便见其中居然堆放着数十块水系灵石。

    玄雨鹤的呼吸立刻便急促了起来。她猛然抬头看着施然,道:“道友的实力让我对道友刮目相看。”

    她同玄血鹤嘀咕了几句,几人凑了一下,才将这一盒水系灵石尽数换了过去。

    而后,施然又摸出一盒木系灵石来,这次却轮到夏侯媚儿呼吸急促了,只不过,几人将所有的金系及火系灵石都凑起来,也还是差一块不够换这一盒木系灵石的。

    于是她们只能悻悻地看着施然将一块木系灵力从盒子取了出来。将其余的灵石递给了她们。

    夏侯媚儿见施然对这聚水真魄等物似是不感兴趣,奇道:“道友当真不知此物用途么?”

    施然笑道:“正要请教。”

    夏侯媚儿道:“道友可知灵石是如何形成的?”

    施然奇道:“怎么说?”

    夏侯媚儿道:“在灵力充沛的环境,若是有聚水真魄、烈焰火魄、金光灵魄这等存在,它们便会自行吸纳灵力,经过长久的时间,就可能会变为灵石。”

    她眸中闪过一丝贪婪之意,道:“道友手中。必定有不少聚水真魄,不如,拿来同我们交换如何?”

    施然摇头道:“道友说话不尽不实,况且。我不认为你手中有值得我那聚水真魄去交换的东西。”

    他继续道:“好了,就这样吧,等几位有了足够的灵石,再来同我们交换吧。”

    话音刚落,几女躯一动,隐隐呈半包围状,将施然二人围在了其中。

    施然面色登时冷了下来,道:“几位打算用强么?”

    玄血鹤几人还未回答之时,施然猛然察觉到后方有一股极强的意志横扫而来,他心头剧震,再也顾不得几女,躯一晃,以追风破浪剑气之法瞬间扑出四五丈距离,便向前方扑了过去。

    便见水声响动之中,一道磅礴的水光自前方凝聚起来,在空中一阵纠缠抽动,最终竟是刹那间化为一个透明人形之状。

    施然却是以鉴魂眼看到,这透明人形脑部之处,密密麻麻地拥着无数漆黑之物。

    他心头剧震,终于对先前那制上无数鬼物穿过制后所去的地方有了一些猜测。

    便见这透明人形抬起头来,面孔之上生着栩栩如生的五官,睁开眸子之时,两颗透明的瞳仁诡异之极。

    这人形陡然张开大口,便见无数水线自它口中喷出,向施然等人倾泻而去。

    这水线速度极快,穿透力极强,施然以剑光屏障一挡,剑光屏障竟然径直被穿了。

    他大骇,躯一晃,瞬间消失在了原地。

    幻云却是躯周围一道熊熊火焰生出,将这来的水线尽数蒸干。

    那边玄血鹤却叫了起来:“这,这是成型水妖,快杀了它!”

    成型水妖,乃是比施然等人所见到的那烈焰火灵更高层次的存在,它已经拥有了完整的意识,和修士已经没有太大区别了,而且此物隐匿在河水中。便会和河水彻底融为一体,绝难察觉。

    说话之间,玄血鹤随手一挥,一道血光生出,化为一道血膜,径直笼罩在了那浅浅的地下河上,先把这水妖的退路给封了。

    而后四女一拥而上,诸般法术尽数倾斜而出,倒是将施然二人晾在了一旁。

    却见那水妖亦是异常强悍,躯时而化为人形。时而化为漫天水滴,时而化为一道水团,饶是几女手段超群,也未曾见过这样的存在,一时之间,竟是打了个难解难分。

    施然二人远远望着,施然道:“这东西打死以后,最多会得到些水系之物,与我们全然无用。倒是没有必要掺这个浑水。”

    幻云道:“是啊,我们要不要离开呢?”

    施然朝四周看了看。两人绕过战场,向前方而去。

    中央战场之处,却是势突变,那水妖一开始似是不大熟悉同修士的战斗方式,因此才同众人僵持了这么久,待到慢慢熟悉了几人的攻击方式,它陡然发动,躯猛然跃上半空,然后蓦地张了开来。化为一道方圆五六丈大小的水膜,径直向下笼罩而去。

    玄血鹤躯在血光中一闪,便向这水膜外窜了出去。她反应最快,终于堪堪在水膜罩下之前逃离了水膜的笼罩范围,其余几女却极为倒霉地被这水膜罩在了其中。

    此外,这水膜同下方那地下河合拢之时,将玄血鹤适才用来封闭地下河的血光也夹在了中间。

    玄血鹤面沉如水。眼见玄雨鹤几人在水膜中拼命挣扎,诸般法术刀剑将那水膜击出一个个凸起,但这水膜内中液体极速流动着,竟是丝毫没有破损的痕迹。

    她猛然伸手虚空一握。那夹在水膜同地下河之间的血光猛然暴起,化为一柄长剑来,径直向上划了过去。

    嗤啦一声,那水膜终于被这长剑斩了开来,裂开了个丈许长短的口子。

    玄雨鹤反应极快,躯嗖地一声就从这裂缝之中窜了出来,那夏侯媚儿运气极好,刚好距离这水膜最近,也是跟着窜了出来,唯有那钟师叔动作略微慢了一霎,但见那裂缝一晃,竟然又直接合拢上了。

    钟师叔在这水中拼命挣扎着,数次猛然爆发灵力,一剑剑斩将出去,但却全然无法奈何得了这水妖。只见这水妖化成的水膜已然将她牢牢笼罩在其中,紧紧贴在她躯之上,将她同外界全然隔绝了。

    玄血鹤等人在外面却是不敢随意出手,担心伤到其中的钟师叔。

    施然叹了口气,低声道:“那钟师叔七窍均被这水妖侵入,已然无幸了。”

    话音刚落,却见钟师叔眸中露出决绝之色,猛然一声厉吼,有浓密的木系灵光自她右臂上爆散开来。

    她的右臂,便是她修炼的灵躯了。

    强烈的灵力爆发竟是将这水膜冲散,然而她自爆灵躯,已然严重受创,一时之间,躯之中竟是半点灵力也无,竟连冲出来的力量都没有了。

    那被炸开的水妖发出尖锐的嘶叫,只见那地下河水猛然扬了起来,将水妖适才被炸开的躯补上,再次将钟师叔笼罩在其中。

    而后,但见这水膜猛然一抽,一压,只听得一声惨叫,被罩在其中的钟师叔躯竟然直接被压碎。

    玄血鹤几女齐齐悲鸣一声,再不留手,但见玄血鹤躯一晃,瞬间化为九团血光,然后直接朝那水妖扑了过去,径直便没入了水妖躯。玄雨鹤却是躯一晃,整个人化为一只透明的巨大仙鹤,尖鸣一声,飞扑上去,尖喙飞快地向水妖躯内啄去。而夏侯媚儿则是珍而重之地摸出几块玉片,随手点了几指,那几块玉片一起炸了开来。而后,夏侯媚儿伸手一指,便有一根尺许粗细的藤蔓猛然自下方长了出来,将那水妖牢牢缠在了其中,藤蔓上无数吸盘发出嗤啦之声,猛烈地开始吸纳水妖上液体。

    那水妖将钟师叔击杀后,却似是得到了某种补充,任由几女在它上折腾着却全然未曾反击。而施然却是察觉到有些不妙,他道:“幻云,我们离远点。”

    两人远远靠在了这洞边缘,施然一边留意着周围是否有制,一边观看着场中战斗。

    下方那地下河中,河水本;来已经被水妖抽干,此时又有水流自地面上渗了出来。

    施然皱皱眉头,道:“这河水有古怪!”

    他躯朝下一扑,随手扒拉了两下,脸上露出笑容来,道:“我找到出口了。”

    ...

重要声明:小说《诸天诸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