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六零章 关门打狗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柳旭风 书名:诸天诸界
    第二六零章关门打狗

    幻云躯却极为敏感,被施然一吻,一揉,便不自地呻吟了起来。

    两人亲吻揉摸了半晌,幻云已然按捺不住,一边呻吟着一边道:“施,施然,给我,我忍不住了。”

    施然脱下她衣裙,然后将自己衣服也拖了下来,抱着她纤细的腰肢,猛然用力,便觉自己来到了一片灼泥泞之处,极度的舒畅让他发出一声悠长的叹息。

    幻云更是不堪,躯剧烈颤抖着,双臂紧紧搂着他后背,已然全然不能思考了。

    随后,剧烈的撞击声便响了起来。

    两人均已然良久未曾行过男女之事,这一番足足折腾了两个时辰,还没有停下来。

    中途之时,玄雨鹤似是有什么事,自远方奔了过来,在即将行到房门之时,才猛然听到房中有异响。她先是愣了一愣,然后俏脸绯红,暗骂道:“这两人真是不讲究,居然,居然大晚上地就干起这种事来了。”

    不过她很快意识到自己话中语病,大晚上的,可不就是适合做这种事么?

    说起来,这庄园之中极少有男子进来,更不用说有人在此间做这种事了。玄雨鹤虽然已然年龄不小,却是从未见过他人欢好。一时之间,她也有些好奇,于是偷偷凑在外面,侧耳倾听了半晌,便被两人那呻吟之声弄得有些心慌慌地,于是慌不迭地便离去了。

    第二一大早,施然二人穿好衣服,又修炼了片刻,然后便听到玄雨鹤在外面道:“施道友可在?”

    将玄雨鹤请了进来,细心的幻云便留意到幻云脸色似是和平时不大一样,施然却没有注意那么多,道:“玄道友可有事?”

    玄雨鹤道:“宗门之中有消息传来,宗主他们听到西平神魂破灭之后,大为愤怒,几乎便要同宗主翻脸。此时,双方仍然在剧烈地争吵之中。嗯,血鹤让我们不要着急,所有的事,都在她掌握之中。”

    她微微一笑,道:“几乎要翻脸,那就是还没翻脸了。嘿嘿,宗主这样做,也只是以退为进而已。”

    施然笑道:“这样就好。”

    几人随意交谈了几句,玄雨鹤便即离去。

    然而,她离去没过两息,便猛然自外面扑了进来,叫道:“施然,大事不妙!”

    施然皱眉道:“怎么了?”

    她满脸焦急,道:“就在适才,宗主一脉有大批修士将庄园围住了,不知道要做什么。我已然将庄园的制尽数打开了,然而,这庄园的制乃是宗主一脉中人建造的,因此我也不知道,如果他们真打进来的话,那制能够阻拦他们多久。”

    说话之间,只听得猛烈的法术爆响声响了起来,玄雨鹤咬牙道:“他们当真打进来了。”

    施然道:“我们且先出去看看。”

    三人快速奔了出去,然后便看到,庄园外面已然有一个硕大的土黄色光罩生出,将庄园牢牢罩在其中。

    而在庄园上方,三名修士正双手背负着,满脸冰冷地看着下方。另有一名修士对着下方光罩指指点点,旁边十来名修士正按着他指点将大量法术倾泻下去。每一记法术落在那光罩之上,光罩便剧烈颤抖下,显然支持不了多久了。…,

    施然眉头微皱,道:“此间可有土系功法的修士?”

    玄雨鹤道:“孙师姐便是!”

    施然道:“你让她快些过来,我有办法!”

    玄雨鹤心中一喜,随手一抖,便有一道光华升上天空,然后猛然炸开。

    没过多久,一名相貌普通的青年女子奔了过来,道:“雨鹤,可有良策?”

    玄雨鹤道:“施道友有办法。”

    施然却道:“孙道友,麻烦你跟我来。幻云,你同玄道友呆在前方三丈之处,一旦光罩破损,便会有人最先从那边冲入,你们将光罩入口守住,让敌人一时不得进入便可。”

    玄雨鹤松了口气,道:“这事交给我吧。”

    施然带着那孙寒梅,在庄园之中奔了半晌,然后行到庄园靠近外墙之处,在一块巨大的玉石前方站定了。

    那土黄色光罩,便是从这玉石之上生出的,施然立在这玉石之前,左右打量了下,点了点头,道:“这厮当真是没存什么好心思,当初他建造这制之时,就留了些破绽在其上,因此生出的防御光罩被按特定的顺序以特定的法术强度,并且在特定的位置攻击之后,就会直接将整个防御光罩击破。”

    孙寒梅立刻沉下了脸,道:“若是这一此得能无事,必定饶不了那厮。”

    施然摸出几个自己制成的制玉石,在那大玉石之上比划了半天,然后摆放了一个奇异的图形,对孙寒梅道:“孙道友,你从此处输入灵力便可。”

    话音未落,便听得膨地一声,那土黄色光罩终于不堪,破损了一个三尺大小的孔洞,这孔洞的位置,正是施然适才让玄雨鹤同幻云二人呆的地方。

    光罩上方,三名修士躯一震,齐齐朝下方扑来。

    施然急道:“孙道友你还不快点!”

    孙寒梅急忙扑上前去,抓住一块玉石,心念一动,便觉得浑灵力滚滚向其中而去。

    不过她修为已然是灵躯期,体内灵力自成循环,生生不息,一般况下几乎不会有灵力耗尽的忧虑。此时灵力输出虽然强度颇大,她也能够支持的住。

    那土黄色光罩眼看着要破裂之时,竟是一晃,然后又有一道土黄色光芒自这玉石之上涌出,竟是直接罩在了那破损的土黄色光罩外面。

    那土黄色光罩却是立刻有了主心骨,竟然直接融入到了这土黄色光芒之中,从而形成了另外一道光罩。

    而那三名修士之中,只有前两人成功扑入了光罩内,第三人却是被阻拦在了外面。

    施然哈哈一笑,道:“孙道友,你且先在这里,我前去帮玄道友将那修士处理了。”

    孙寒梅道:“那两人瘦点的叫张长弓,胖点的叫严铁剑,两人均是灵躯期修士,其中张长弓术惊人,灵躯乃是左右手上臂,他是为了张弓才将灵躯修炼到此地的,他拥有化为三的神通。严铁剑剑术惊人,灵躯乃是手掌,拥有惊天剑的神通。”

    施然冷笑道:“术惊人?很好,我便和他好好拼拼术。”

    说话之间,张长弓二人已然扑落而下,张长弓下扑之中,便亮出一张四尺长的大弓来,搭上三根羽箭,然后猛然拉了开来,松手之际,便见三道光华飞出,将正从远处奔来的三名凝脉期修士穿喉而过。…,

    而严铁剑却是手中长剑一横,便有一道巨大的剑影出现在他铁剑之上,然后他挥动长剑,带着那剑影,向玄雨鹤及幻云斩了过去。

    孙寒梅道:“严铁剑居然一开始就施展出了惊天剑,看来,他是存了速战速决的念头。”

    她说着话,却看到施然已然将黑天弓亮了出来,然后直接搭上了一根落星箭。

    她好奇地道:“这就是你的黑天弓和落星箭么?宗门卷宗里面,都有记载,不过这些年来我都没有见你用过此物。”

    施然道:“好多年没有用了,也是时候让它见见血了。”

    说着,他灵力涌入,将黑天弓拉了开来。

    他那真灵九箭第七箭子母真幻箭本便是同无限箭一般,只要灵力足够,就能够无限制地提升其杀伤力。而施然经过修炼锻脉九章诀,此时灵力足足比原先翻了两倍还多,此时无限箭的威力,已然达到了一个极致,自锻脉九章诀修炼到第五脉后,施然还未曾全力催使子母真幻箭,今,便是验证此箭威力之时了。

    随着灵力涌入,那原本黑漆漆的落星箭之上,居然有淡淡的金光浮出,而后当施然尚有三成灵力在时,落星箭上方的金光,已然极为耀眼了。

    前方之处,玄雨鹤冷笑一声,随手一挥,便见无穷水光涌出,在空中化为一只巨大的透明仙鹤之状。

    那透明仙鹤陡然探出长嘴,竟然直接啄在了严铁剑的惊天剑之上。

    那惊天剑颤了一颤,却仍然向下方斩来。

    那透明仙鹤脖子晃了晃,然后如同落雨一般啄了出去,有急促的噗嗤之声迅速响起,须臾之间,只听得啪地一声,那惊天剑居然在从挥起到斩落这极短的时间内,被这透明仙鹤啄碎。

    而后那透明仙鹤清鸣一声,扑将上去,一口向严铁剑啄了下去。

    严铁剑冷笑一声,道:“还要猖狂。”

    说着,他手中剑一挥,又有一道惊天剑影生在长剑上,只是这一翻,惊天剑比适才凝实了一倍有余。

    他用力一挥,那透明仙鹤接连啄出也未能将这一剑啄碎,径直被惊天剑从中间斩了开来。

    张长弓却是接连拉动弓弦,将自远处奔来的十来人尽数杀。

    玄雨鹤眼睛都已经红了,只是她一人面对两名灵躯期修士,却是全然没有办法。

    幻云则只是呆在不远处凝神以待,没有人知道,她已经悄无声息地放出了风邪之法。

    张长弓接连杀多人,颇为自得,一侧头,便看到极远之处,施然正张弓搭箭对着自己。

    他哈哈一笑,道:“那小子在那里!”

    话音未落,却见一道掺杂着金光的乌光陡然自施然之处瞬间穿破了百来丈的距离,飞到了自己前。

    一霎间,他只觉脊背发凉,毛骨悚然,许久未曾感觉到的死亡威胁竟是直接将他笼罩。

    大骇之际,他再也顾不得去思考为什么一名凝脉中后期的修士能出这样的一箭,躯一晃,正要施展什么手段的时候,却觉得脑袋略微沉了一沉,动作便慢了一瞬。眼看着那一箭越来越近,他一咬牙,便化为三道虚影,旁人竟是全然无法察觉哪一道是他的真

    却见那一箭飞临之际,陡然炸了开来,有两道箭影自其中飞了出来,直接朝旁边两道虚影了过去,而这一箭本,则是入了中间的虚影。

    (未完待续)本次由启航坟外桃花三两枝提供(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来投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无限世界,恶魔崛起,《无限之最终恶魔》强势来袭!

    每天稳定两更,超高的人品,等候你的光临!

    :/f?kw=%ce%de%cf%de%d6%ae%d7%ee%d6%d5%b6%f1%c4%a7——

    ,

    ...

重要声明:小说《诸天诸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