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二二章 我从未真正孤独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柳旭风 书名:诸天诸界
    第二二二章我从未真正孤独

    她脚下之处,四个硬生生用指甲在岩石上刻出的字正被她用脚掌抹平了,这四个字正是“施然未死”。

    在这里呆立了一会儿,她又仔细将此间检查了一遍,确保没有任何异样之处留下,最后还是不放心,拔出长剑,几剑下去,竟是将这一大片突出的岩石尽数斩落,坠入了岩浆池中。

    而后,她才飞回岩浆池畔,布置人手,开始搜寻刘峻山的下落。

    结果不言而喻,山海宗天罡海凝脉期修士刘峻山,就这般消失在了岩浆池畔。

    消息传回山海宗后,天罡海高层大怒,却又无可奈何,因何凤轻语有充足的不在场证据,而且众人都可以作证,凤轻语提醒过刘峻山注意暗中的敌人,是他自己不听,硬要四处乱走的。

    正可谓,自作孽不可活。

    而无极冥海那边,同样是大肆搜寻了一番,没有任何发现后,警惕心有些降低的众人再次将警惕心提高,再无人胆敢独自行动了。

    施然再次偷偷摸出此间,寻了个小岛,将梁天的尸体掩埋了,然后又返回了火山口内。

    在掩埋梁天尸体之时,他突然察觉她体内有些微火系灵力波动,细细看时,便发觉她后颈之处,那一条隐藏的火系经脉已经浓缩到了一起,形成一枚地心淬灵核,自她后颈之上凸了出来。

    施然自然是不客气地将此物收为己有了。

    十几之后,施然正修炼之时,小蝙蝠再次来报:“有一名无极冥海修士似是同那梁天有旧,正在暗中搜寻她的踪迹。”

    施然想了想,道:“你确定没有看错?”

    小蝙蝠道:“从着装服饰动作习惯上来看,那人绝对就是无极冥海中人。而且,他周围绝对没有埋伏。”

    施然跟随小蝙蝠,很快便来到远离那平地之处的一块硕大的岩石之上,但见一名黑衣人正在不远之处飞快地自一处处罅隙搜寻而过,便是一处极小的缝隙也不放过。

    看着这一幕,施然总觉得哪里有些奇怪,却说不出为什么来。

    他揪过小蝙蝠,道:“你确定周围没有敌人么?”

    小蝙蝠没好气地道:“你信不过我的眼睛,还信不过你自己的耳识目识么?”

    施然沉吟了下,再去打量那人,但见那黑衣人材臃肿,看上去有些生疏,不过他的服饰打扮却绝对是无极冥海中人。此外,这人躯在空中极为流畅地翻飞上下,断然是凝脉期修士无疑。

    他便不再多想,摸出淬毒的落星箭来,熟练地搭在黑天弓上,瞄准那黑衣人缓缓拉了开来。

    灵力极速涌动,他瞬间完成了张弓的动作,手指一松之际,一道流光瞬间直飞过去,穿过了那人脖颈之处。

    大团鲜血喷涌而出,那人躯晃了晃,直接坠落下去,落在了一块大石之上。

    施然飞上去,刚要去撕那人面巾之时,却是陡然闻到一阵极为熟悉的幽香。

    下一刻,他躯已然化为一道剑光,向远处而去。然而,后之处却传来凤轻语的声音:“你猜出了是我,我也猜出了是你,你现在离开,还有意义吗?”

    施然叹了口气,回落下,便见那黑衣人站起来,将上黑衣脱下,又从上解下几个装满红色液体的皮包,丢进了岩浆池中。最后,他将脸上黑巾揭落,露出了凤轻语那张熟悉的俏脸来。…,

    她静静地凝望着施然,道:“我早就应该猜到是你的,除了你以外,还有谁有这么强大的隐匿行踪之法、施毒之法。除了你之外,又还有谁对无极冥海有这么大的怨念。”

    她走上前一步,伸手在施然脸旁垂落的白发上轻轻抚摸而过,一瞬间,突然便泪盈眶,泪水如同断了线的珠子一般一滴滴滚落,滴入下方岩浆池中,发出连续不断的嗤拉之声。

    她再也忍耐不住,扑入施然怀中便大哭起来,一边哭,一边用拳头拼命砸着施然口,哽咽道:“你就这么离我而去,再也未曾出现。当我知道你在水师叔手下陨之时,我恨不得去和水师叔拼了我这条命你知道吗?只是后来,我才知道她也是迫于无奈才会对你动手的。”

    施然摸着她光滑的俏脸,用手掌帮她将眼泪拭去,笑道:“师姐别哭了,我这不是没事嘛!”

    凤轻语抽噎了半晌,这才安静了下来,道:“宗门寻了许久都未曾寻到你的人,于是那一,由天罡海中人提出,用炼魂死咒来对付你。这炼魂死咒就是要同时对我们所有认识你之人施法,以我们对你的印象综合起来,提炼出类似你魂魄的残魂来,然后将这残魂用诡秘的法门加以炼制,最终将这残魂灭杀时,就能够灭掉你三魂七魄中的一魂一魄来。”

    “我听到这个消息,便极为惊慌,于是便提出,你可能在冰封谷,他们便让我带路去寻你。实际上,我是为了救你呀。施然,你老实告诉我,你当时是不是十分恨我?”

    施然心头感动,摸摸她头发,道:“当时是有一些失望,一冲动,就将你给我的那配方留下来了。只是过后我又想,你不是这样的人,你肯定也是有苦衷的,于是我便不会去恨你了。”

    凤轻语道:“水师叔和我也是一样,在你闹出巨鲸宗之事后,宗门高层对你起了必杀之心,水师叔无奈,只得去将这个职司接了下来。若是她不弄出明确击杀你的证据,宗门必定会动用炼魂死咒。到时候,就当真一点机会都没有了!”

    她将脑袋贴在施然上,呢喃道:“好在,你没事!”

    施然心中颇多感慨,暗道:“其实,我从未真正孤独过。便是我一人在极北裂天谷之时,都有这么多人牵挂着我。”

    两人相拥了片刻,都有些不好意思。先前两人虽然关系亲密,但是却极少会有这般肌肤相亲之时。不过因为离别的太久,凤轻语便不肯松开施然,于是干脆拉着他手,道:“这里说话不方便,我们换个地方吧。”

    两人寻了个隐蔽的地方,坐了下来。

    施然问道:“凤师姐,你怎么知道,我就是那袭击之人呢?”

    凤轻语道:“我们所有人都几乎被你骗过了。因为你除了那一混乱之时的出手以外,大部分时间都没有留下任何破绽。那一混战之后,我也没有想到此事会和你有关系。直到前些天,天罡海刘峻山陨之后,同他一齐死的无极冥海那女子,居然在地上刻下了“施然未死”几个字,若非我见机的早,将那字迹擦去了,你就当真不妙了。”

    施然苦笑道:“那女子名叫梁天,她同刘峻山有旧,两人偷之时,我自后方一箭过,那刘峻山居然临时用她的躯来挡在了自己前,随后刘峻山所受的最致命的的伤害,便是来自梁天的。她临死之前,恳求我将她葬在泥土之中,我一时心软,便答应了她,倒没想到她会施展这样的小手段。”…,

    凤轻语叹道:“刘峻山死,我也不好对死去之人说三道四,只得将他同无极冥海中人死在一起之事如实上报,由宗门处置了。对了,你那一出手前,还有听到什么内幕么?”

    施然道:“我离得太远,只听到“主靖海”、“多年未见”、“办事不力””等说辞,具体却没有听到太多。”

    然而,便是这几个词儿,也已经能说明太多问题了。

    想到这里,施然又猛然想起一事,问道:“凤师姐,你可知道方天罡此人?”

    凤轻语奇道:“你问方天罡做什么,方天罡是天罡海上一任主靖海,目前在山海宗宗门总堂当中。”

    施然皱眉道:“方天罡是无极冥海的人。”

    凤轻语这一惊非同小可,惊道:“你,你这是从哪里得来的消息?”

    施然叹了口气,将那一枚黑色玉简递给了她。

    她草草看了一遍后,脸色大变,摇头道:“当真是不可思议,此事我须得即刻回去上报给宗门。”

    她眸子一转,道:“要是在先前,我还不知道该信任谁呢,现在,嘻嘻,施然,我直接告诉水师叔就行了。还有,我要告诉她你还活着。你知道吗,自从东海之事结束后,这几年来,她始终未曾再笑过了。”

    施然心头一疼,道:“我不是不想去寻她,只是我的份实在不便暴露。”

    风轻语用力点头,道:“我懂得!”

    她脸上还带着泪花,脸上却挂上了开心的笑容。

    两人聊了半晌,凤轻语没有去问施然最近呆在什么地方,施然也没有问她她体内那流光是否也化成了火系经脉,只是在离开之时,凤轻语问道:“我想找你的话,怎么找呢?”

    施然笑道:“你独一人呆着,我就会找过来了。”

    两人分别之后,凤轻语给留守的十几人叮嘱了几句,便迅速离开了此间,朝宗门而去。

    第三,水莹光便同凤轻语来到了此间,她落在地上,对众人道:“宗门对此地颇为重视,派我前来坐镇,你等须得仔细修炼,勿要辜负宗门信任。”

    她朝周围环顾一周,看了一眼远处的无极冥海众人,淡淡地道:“至于些许宵小,有我在,你们无需担忧。”

    众人齐齐称是。

    而后,凤轻语同水莹光二人径直向远处而去。

    无极冥海众人却是各自郁闷不提。

    凤轻语二女在岩浆池上方飞行了一阵,随意落在一块突出的岩石上,静候了起来。

    水莹光脸上有几分忐忑之色,道:“轻语,你确定我们这样等着,他就会过来么?”

    凤轻语抿嘴笑道:“你忘了,他边有一只小蝙蝠,那厮能够化血雾,这岩浆池中动静,尽在他眼里啊。”

    水莹光这才放下心来。

    没过多久,但见一道剑光自远处飞过,落下来之时,正是施然。

    ...

重要声明:小说《诸天诸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