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七八章 无奈之举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柳旭风 书名:诸天诸界
    第一七八章无奈之举

    他伸手在玉台上方虚空勾画着,大概小半个时辰之后,玉台轻轻一颤,有一面带着光亮的六芒星阵自玉台上浮了起来。

    中年人松了口气,道:“这才识破了第一道制,六蕴泗水,还不知道下面有多少制要破呢。”

    凤轻语却是面无表地蹲坐在一旁,怔怔地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钟大奎同花水月二人闲得无聊,也看不懂中年人是怎么破解制的,他们便四处随意张望着。

    钟大奎突然看到一抹红影飞快地自冰封谷内闪过,他一愣,想要追上去时,却是不敢,于是问道:“花道友,你有看到刚才有一抹红影在冰封谷么?”

    花水月摇摇头,道:“钟大奎,你看花眼了吧。”

    谁都没有留意到,凤轻语躯微微颤了颤,脸上有喜悦之色一闪而逝。

    随着一面面其形各异的图形自玉台上浮起,一道道制便也中年人破解。当第九道制也被破解时,中年人长长舒了一口气,道:“当真想象不来,这夏清风区区一名散修,居然能将制之道修炼到这个程度。便是我,最多也只能将十一道制叠加在一起,他若是再叠加上两层制上去,那便真的麻烦了。”

    他站起来,道:“我们进去吧。”

    三人随着他一步步向冰封谷内踏去。

    但见中年人走一步,便低下头来沉思片刻,三人则是紧紧跟着他,踩着他踩过的地方,丝毫都不敢错乱。

    冰封谷当中,因为常年无人进来的缘故,积雪极厚,有的地方甚至达到了五六尺厚。好在四人修为深厚,走在这雪地上也只是踩下浅浅一个小坑。

    行走之中,钟大奎嘀咕道:“为啥不能从正上方直接飞进来呢?”

    中年人嗤笑道:“不懂不要装懂,不要把无知当成好奇心。所有的行动方式之中,包括飞空、五行遁、近距离瞬移、步行当中,以飞空最容易被封锁。先前那九道制之中,其中至少有七道有空的效果。如果你不信的话,可以飞起来试试看。”

    钟大奎悻悻地闭上嘴巴。

    一直走了一个多时辰,才算行到冰封谷尽头。

    中年人在那光滑如镜的冰面上摸索了半天,在某处按了一把,只听得轰隆隆之声响起,冰面登时裂了开来,露出一面三尺宽窄、丈许高低的门户。

    中年人笑道:“夏清风虽然天赋不凡,但是研究制毕竟时间不够久,在创新和出奇方面很出类拔萃,但是在基础制上,便有些不足了。”

    几人自那门户之中走了进去,刚刚走了几步,凤轻语忽然心中一动,因为她觉得,悬挂在前一个香囊中的避毒珠突然有点凉丝丝的。

    这是周围空中有毒的征兆,然而凤轻语五识尽开,也是无法察觉到任何异样。她犹豫了下,还是没说什么,继续朝前走着。

    又走了十几丈,钟大奎皱了皱眉头,道:“此间灵力,怎么越来越稀薄了?”

    中年人笑道:“此间靠近山腹,周围被坚冰所覆盖,也只有水系灵力才会充沛一些。”

    花水月却是摇摇头,道:“我总觉得有些不对。”

    她停下脚步,沉吟了下,最终还是小心翼翼地取出一个玉盒来,从其中捻出一枚寸许长的竹管来,用力一捏,便见一团白色雾气喷了出来。…,

    这白色雾气一经出现,颜色便发生了变化。四人眼睁睁的看着白色雾气在极短的时间内尽数化成了淡黄之色。

    花水月不由倒吸一口凉气,惊道:“此间有毒!”

    话音未落,她已经抓了一颗解毒丹药塞到了嘴巴里。

    其余三人也是跟着动作,吞服完解毒药后,花水月恨恨地道:“这是什么毒啊,好像对体也没有什么其他影响,也不知道解毒药有用没有?”

    中年人瞟了花水月一眼,哼道:“我们已经走到了这里,难道要半途而废么?”

    说着,他当先向前快步而去。

    其余三人无奈,唯有继续跟上。

    行到尽头之时,中年人寻了片刻,便寻到了关键之处,随着墙壁轰隆声中,先前凤轻语来过两次的石室再度出现在她眼前。

    然而,此时这石室当中居然是空空如也,除了内中一张石桌以外一无所有。

    石桌之上,则是正正放着一张纸片,此外再无他物。

    凤轻语躯颤抖着走上前去,将那纸片拿了起来,却认出这纸片正是当她让施然帮她炼制解毒药的那配方。

    如今,二十余年未曾相见,施然今却将这配方放在这里,其意不言而喻——此物乃是她放在施然那里唯一一件物事。

    霎时之间,她泪如雨下!

    中年人却是走上前去,干咳一声,道:“轻语,这是什么?”

    凤轻语用力擦拭着眼泪,只是那泪水便如同决了堤的堤坝一般流个不停,如论如何也擦不完。

    中年人皱了皱眉头,刚要说话的时候,钟大奎却有些看不下去了。

    他阳怪气地道:“邓少仓,你可不要忘了,你只是个普通的御物使而已,凭什么对我山海宗潜力排在前三的首席弟子指手画脚?难道,就凭你那三脚猫的制手段么?”

    邓少仓登时大怒,喝道:“钟大奎,你什么意思?”

    钟大奎冷冷地道:“我没什么意思,只是看不惯某些人仗着懂点制手段,多番威胁迫自家宗门师侄。哼,这一次要不是水莹光也牵扯到了施然之事当中,怎会由得你如此放肆?”

    邓少仓面色变了一变,却是不肯低头:“我只是想将施然寻出来而已。”

    此时凤轻语已经恢复了正常,她将那纸片递了过去,冷冷地道:“这只是一张配方而已,你想看就看吧。他已经知道我带了你们来冰封谷,还指引你们进来了。他的意思已经很明白了,此后,我和他再无牵连,这样你们该满意了吧”

    她脸上露出一抹惨笑来,看了钟大奎和花水月一眼,道:“邓师叔,便是钟师叔和花师叔人在这里,我也不怕他们知道。从今往后,你天罡海的所有人,千万不要犯到我凤轻语手里。对了,这话,同样也是水师叔所要说的!”

    说罢,她再不理会其余三人满脸的惊讶,快步向外而去。

    钟大奎和花水月对望了一眼,两人齐齐长叹了一声。

    钟大奎低声嘟囔道:“我就说,宗门此次行事有些不合适,那施然便是和七花九叶无定草有关系,那又怎么样?再怎么样,他都是宗门弟子,也为宗门立下过大功劳,如论如何,都不应该用炼魂死咒这样的手段来对付他。”

    花水月却道:“要是宗门不说要对施然用炼魂死咒,你觉得凤轻语会告诉宗门,施然可能藏在冰封谷么?”…,

    钟大奎晃着大脑袋,道:“我总是觉得不妥!”

    邓少仓却是仔仔细细地看了一遍那配方,确认没有任何问题,这才将之收了起来,又去石室墙壁上研究其他制机关。

    没过多久,墙壁上各种奇奇怪怪的小制都被他发现了,但见有的地方乃是个储藏室,有的地方则直接是个抽屉。只是所有的空间,俱都是空空如也,什么都没有。

    翻腾了半天,邓少仓一无所获,于是悻悻地道:“我们走吧!”

    钟大奎道:“刚才凤轻语说,施然知道了她带我们来冰封谷,那就说明他刚刚离开没多久,我们要不要去追?”

    邓少仓满脸无奈地道:“我刚才就是想找些线索,只是一无所获,我们还是回宗门吧。实在不行,只得动用那炼魂死咒了。”

    钟大奎嗤之以鼻:“动用炼魂死咒?嘿嘿,邓少仓,不是我说你,你先前用炼魂死咒来迫凤轻语带你来这里,宗门倒是没人说什么。但是你试试真地用那炼魂死咒看看?不说别人,迷天海主靖海大人第一个先撕了你。”

    邓少仓却满脸不服气:“我这是为宗门除忧解难,我怕什么?”

    钟大奎满脸不屑:“你是为了宗门还是为了你自己,只有天知道。”

    邓少仓登时气坏了,正待反唇相讥之时,花水月忙上前道:“我们还是尽快离去吧。”

    两人均住了嘴,然后一行人向洞外而去。

    凤轻语一人怔怔地立在洞外,不知道在想什么,四人又有由邓少仓带路,向冰封谷外而去。

    即将行到谷口之时,邓少仓一脚踩下,却觉脚下卡拉一响,一枚冰块被他踩的粉碎。

    几人都没有在意,相继走了过去,花如月鼻识最强,有些狐疑地抽了抽鼻子,四处张望了下,还是没说什么。

    刚刚行出谷口之时,邓少仓突然罕见地躯颤抖了下,似是受凉了一般。

    钟大奎一直看他不顺眼,于是讽刺地道:“老邓,你怎么回事啊,凝脉期的人了,还能着凉了?”

    邓少仓揉了揉有些通红的鼻子,摇头道:“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刚才忽然觉得灵力失控,护体灵力一散,便有些受不住此间严寒了。”

    话音刚落,他躯再次颤抖了下,然后居然直接打了个喷嚏出来。

    这一下,就是花水月也觉得有些不对了,她道:“邓道友,你是不是,中了什么暗算了?”

    邓少仓皱着眉头,运转了下灵力,然后骇然地发觉,躯某些地方,灵力隐隐有凝滞之感。

    他猛然回头,紧紧盯着凤轻语,道:“你知道怎么回事,是不是?”

    凤轻语连看都没看他一眼,道:“一行四人,为何就你有事,我们三人都没事?”

    邓少仓一愣,快速回想了下,面色顿时大变。他指着凤轻语道:“你,我,那,那纸片上有毒?还是房间中其他地方有毒?”

    说话间,他已经将那配方摸了出来。

    花水月屏住呼吸,以灵力护体,将那纸片接了过去,细细查看一番,摇头道:“我可以确定,上面没毒。”

    ...

重要声明:小说《诸天诸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