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七六章 浪不平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柳旭风 书名:诸天诸界
    只是说到施然那几近于无法理解的避毒能力的时候,众人都表现出了不理解,在大家看来,或许是施然修炼了避毒的功法,或许他在凝脉期之前便获得了避毒的神通,但是没有人知道他这项能力究竟是什么。便是同施然并肩作战数次的凤轻语及水莹光也不知道。

    此外,施然在蛊神宫、万毒渊、平海城外、灵毒宗地宫等处的所有经历也被挖了出来,所有的相关人等,包括在某个小树林外面知道施然不惧某种剧毒的焰流火宗修士,也都被请了过来——焰流火宗严流道正惶惶不可终,想要离开,却是舍不得这偌大的宗门,山海宗的使者到来的时候,他几乎便要弃宗而走了,却总算壮着胆子去见了那使者,然后很快,他老老实实将宗门同施然间接打过交道的几人交给了山海宗使者。

    折腾了十多,山海宗总堂的修士得出一个结论,施然必定不是七花九叶无定草成精,但是却绝对和七花九叶无定草有关系——他向沈千愚询问七花九叶无定草的事,便直接证明了这一点。

    那么,接下来要做的,就是将施然请回宗门询问了。

    然而,便是最后将施然送走的水莹光,都不知道施然到底去了哪里。若是山海宗只是秘密得知施然同七花九叶无定草有关的消息,也就罢了。关键此时整个山海界都在传这个消息,那么山海宗便必须做出一些姿态了。

    数十年没有什么大动作的山海宗宗主再次颁布了大令谕,令山海宗总堂、七山六海、附庸宗门、门下弟子在外面建立的小宗门以及山海宗同盟等所有和山海宗有关系的大小势力,在整个山海界之中搜寻施然的踪迹,而且还有高额悬赏。

    整个山海界沸腾了。

    庞然大物山海宗已经多少年没有过这样的大动作了,一时之间,在散修及诸多小宗门中,掀起了寻找施然的浪潮。

    然而,施然却如同消失了一般,便是山海宗总堂的人从水莹光手里知道她前几刚刚将施然从某处送走,然后顺着那送走的方向一路寻找,也是什么都没有寻到。

    凤轻语和水莹光都隐瞒了一件事,那就是施然那让她们二人都望尘莫及的隐匿行踪之法。因此,山海宗的这番大动作,注定了是徒劳无功的。

    而施然同七花九叶无定草的关系究竟是如何泄露出去的,水莹光却是百思而不得其解。想到最后,她才想起,在两人离开焰流火宗时,说过一些不该说的话,而当时在焰流火宗范围内,恰好有一名拥有偷听两人说话能力的存在——叶粉蝶。

    那么,答案便显而易见了。

    极度愤怒的水莹光现在去只能暂时将怒火压在心中,等到风头过了,再去寻叶粉蝶的麻烦。

    遍及整个山海界的搜寻浪潮持续了足足一年,才平息了下来。在这一年当中,人们向北走寻到冰封谷附近,向南搜寻到观风府城以南若干里的大海域,向西搜寻到十万大山深处,向东搜寻到茫茫东海,却仍然没有寻到施然的踪迹。

    当然,像万毒渊这样不适合普通修士常呆的地方,肯定是没人去的。

    此外,冰封谷夏清风死去之后,对其中之物垂涎三尺的人们在付出惨烈的代价后,纷纷放弃了再探冰封谷的念头。甚至有人认为,夏清风根本就是明知自己将要故去,于是便用诸多制将整个冰封谷都封死了。他根本就是想让整个冰风谷变成自己的冰雪棺材。…,

    而在被严密监视了一年多以后,水莹光也逐渐恢复了自由。她在能自主行动后的第一天,便直接去了焰流火宗,从那地下通道潜入了焰流火宗,然而却没有寻到分毫叶粉蝶的踪迹。想到叶粉蝶那诡异无比的潜藏及变化法门,水莹光也只得悻悻地作罢。

    先前焰流火宗收留灵毒宗修士的事,也重新被山海宗提了起来。

    只不过,焰流火宗有了一年的时间作为缓冲,已经上下一致统一了口径,言道被灵毒宗宗主所蒙蔽,不知道他们真实份,才收留了他们,并且还献上大量修行之物,向山海宗乞和。此外,存留在焰流火宗的灵毒宗修士,在皇甫松死去后约莫一个月内,也相继离开了焰流火宗。

    不得不说,焰流火宗的态度是异常陈恳的,而且宗主严流道实力大损,七八名通窍期修士死,焰流火宗余下的四名凝脉期修士开始势力膨胀,整个焰流火宗陷入了争权夺利的内讧当中,再也不复昔盛况,山海宗收了好处,便也懒得去管他们,任由焰流火宗自生自灭了。

    十年的时间再次过去,七花九叶无定草和施然闹出的风波早已经消散,修士们也已经忘了这回事,只不过在山海宗内部,仍然有人未曾忘记这件事

    这一,剑南平前去长乐坊开设的藏经阁去打探一些消息的时候,便见到他平时常见到的、满脸笑眯眯状的楼主今居然哭丧着脸,像是死了爹一样。

    他便顺口打趣道:“老王啊,你绪怎么不大对啊,是不是昨天晚上没好好耕地,被你媳妇儿骂了?”

    老王和他也很熟了,叹了口气,道:“说起来真是气人,探索万毒渊的十几名修士再次铩羽而归,这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了,每一次我们派出修为更强的人,带上效果更好的解毒药的时候,万毒渊之中稀奇古怪的毒物总是会更强一点,据回来的人说,他们已经见到了最大的那一株灵光金芯竹了,可惜还是功亏一篑。”

    藏经阁实际上,是山海宗总堂所开设的,山海宗的普通弟子都知道这一点,所以他们之间说话也会随便一点,有些不重要的消息,也就随口说了。

    剑南平笑骂道:“万毒渊的开发已经多少年了,怎么到现在还是完全没谱呢?”

    老王郁闷地道:“宗门高层不重视,我们干着急也没有用,除非前去探索的人突然回报,说是万毒渊发现了储量极为丰富的极品矿藏,说不定会有些用。”

    他摇摇头,道:“听说十多年前,迷天海有一名叫做施然的修士,曾经从万毒渊逃出来过,而且似乎对解毒一道颇有建树,只可惜他已经离宗太久了。”

    剑南平便想到几十年前那一场败仗,道:“他和宗门忌七花九叶无定草有关,便是寻到了他,也是不可能去做这样的普通任务。”

    老王嗤笑道:“什么忌,那捕风捉影的事,大张旗鼓了一年,也该差不多结束了。为宗门多寻些好处才是正经。我看啊,施然那小子不畏剧毒,说不定便藏在万毒渊当中。”

    剑南平哈哈笑道:“怎么可能,常年呆在万毒渊中,他解毒药再多,也不够用啊。”

    老王冷冷的道:“解毒药不够,他不会自己炼制么?”

    剑南平立刻呆住了,而后,他艰难地道:“老,老王,你有这想法,为什么没有上报宗门?”…,

    老王叹了口气,道:“我也是前几听从万毒渊返回的修士说,万毒渊中虽然有对修士有害的毒雾,却有着更多普通的灵草药草,然后才想到,即便是材料不足,他也可以在万毒渊自行采药炼制解毒药。只不过,我不知道宗门此时对此事是什么态度,胡乱说话,还担心恶了迷天海。”

    作为藏经阁的一名普通楼主,老王对迷天海还是有些畏惧的。他不知道迷天海对施然的真实态度,因此有猜测也不敢随意说出来。

    然而剑南平却是不一样,他同施然本来就有点不愉快,此时听了这个消息,便道:“老王,你这个消息太过重要,我要上报宗门。实话告诉你,宗门对于施然的通缉,此时不过是外松内紧而已!”

    老王无奈,道:“你可不要说是我说出来的,就说你自己的想法好了。”

    剑南平自然也乐得如此。

    一之后,山海宗内忽然有三四道光华飞起,朝万毒渊方向而去。

    剑南平的建议得到了重视,鉴于万毒渊中无时无刻不在弥散的剧毒,山海宗抽了逐浪海剑戈使钟大奎、破风海剑戈使花水月以及摩天山御物使江一心,前去万毒渊搜寻施然。其余修为在凝脉期以下的修士,因为机动力不够的缘故,俱都未曾派出去。

    山海宗已经有多少年,未曾为了一名通窍期的修士如此大张旗鼓,派出三名凝脉期修士了,可见宗门对施然之事还是比较重视的。

    万毒渊中,三人在金色浓雾上方转了几圈,然后各自披上一层将全上下彻底遮蔽的宽大皮衣,直接便冲了下去。

    经过藏经阁多年的探索,万毒渊已经被绘制出了极为详细的地形图。只不过,每一次有新的探索之人踏入万毒渊之时,就会发现此间地形又有变化,譬如某处会多出来一个水潭,或者某处又少了一个山包之类。但是总的来说,比较大的地形变动很小。

    来此的三人均是五识过人之辈,三人行事也极为小心,一直聚在一起,自万毒渊入口处成“之”字型一点点向里细细搜索了起来。

    这样虽然比较慢,但是好处却是几乎所有的地方都能够搜到,不会有遗漏之处。

    在万毒渊朝外三分之二之处,三人并未寻到任何异样之处。然而当他们行入万毒渊深处之时,在一些灵草及毒草聚集的地方,发现了采摘的痕迹。

    而后,三人便遭遇到了进来之后第一次像样的攻击——从落入万毒渊到行到此间,普通的蚊虫毒草毒虫对三人来说,完全无法造成任何影响——这攻击是来自已经单独在万毒渊盘踞多年的灵光金芯竹。

    那株陡然自丛林中跳出的灵光金芯竹便如同一株竹子拔出来以后,将其根系编织成双足之状一般,稳稳地立在地上,却是看不到它是否有五官。它长出的粗壮双足在地面上飞快地奔走着,尚未靠近三人前三丈,便有一根竹枝断裂而下,化为一道金光,向三人扫了过来。

    ...

重要声明:小说《诸天诸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