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六四章 拦路之人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柳旭风 书名:诸天诸界
    第一六四章拦路之人

    施然叹了口气,道:“都是明眼人,咱就不要装傻了行不?你替我招惹了飞来山监察使这么个大敌,好歹要让我知道怎么回事吧?”

    燕无双满脸无奈,道:“那白胜堂原来同我都是普通弟子,对我便有些想法,不过他同时还和好几名师妹师姐交好,我便对他没有兴趣。前次我晋升核心底子后,他却突然一反常态,前来同我纠缠。我实在拿他没有办法了,今看到你,便借着你脱。”

    她笑了笑,道:“本来只是死马当作活马医,却没想到你这么配合,嘿嘿。”

    施然冷笑道:“你对我刚说了一句话之时,那小子看我的眼神便分外不善了。哼,我施然又不是吓大的,他一个小小的通窍二脉修士,还敢对我瞪眼睛。我管他爹是谁,既然你想摆脱他,我便借势好好气气他。”

    燕无双恍然大悟,道:“原来如此,我还道施师兄,嘻嘻,对人家有点意思呢。”

    施然打了个哈哈,笑道:“燕师妹美艳无双,我对燕师妹,自然是有点意思的,怎么样,燕师妹刚才还说,让我去你住处交流术呢,现在不会变卦吧?”

    燕无双毫不在意地道:“我说话自然算话,你随我来吧。”

    两人一步步向燕无双居住之处而去。

    走在路上,燕无双正色道:“施师兄,白胜堂虽然不堪,但是他父亲却是我飞来山监察使,所以,你还是要多加小心。”

    施然很无所谓地道:“放心吧,我行事低调,不会落到他头上的。嗯,对了,他父亲乃是修士,怎么会有子嗣?”

    燕无双道:“他父亲在修行之初便生下了他,倒也算是运气了。”

    飞来山核心弟子俱都居住在一座名为飞石山的山峰上。这飞石山形状便如同一只巨大的飞石直接丢落在地上,上方呈圆形,面积颇大,因而得名。

    一路行上飞石山,便有不少修士同燕无双打招呼。只是看到同燕无双一起前来的施然,众人脸色便都有些不善。

    燕无双低声掩口笑道:“施师兄,看来,你招惹的不止白胜堂一人呢!”

    施然哈哈笑道:“债多了不愁,况且,我平里很少会来你飞石山,不怕他们心生怼怨。”

    旋即他又似笑非笑地盯着燕无双,道:“燕师妹,你不是故意的吧?”

    燕无双一脸不明所以:“什么故意的?施师兄你在说什么啊?”

    施然微微一笑,也不点破,径直跟着她向山上而去。

    燕无双居住之处,乃是在一块凸起的巨大山石之前,一座雅致的小院倚着山石围了起来,院子旁边还有一条小溪,环境倒是当真不错。

    不过她的房间却不似施然想的那般充满女气息,而是简约大方,摆设只比施然的房间多出了几样小饰品以及一座梳妆台。

    燕无双拿出一直茶壶来,沏茶给施然倒上,笑道:“我这里平时少有人来,却是没什么可以招待客人的。”

    施然了一口茶水,便觉其火候不是很到位,知道她所言不虚,于是调笑道:“燕师妹的意思,是让我以后经常来么?”

    燕无双脸颊上闪过一抹绯红,却不肯示弱,笑道:“施师兄当真睿智。”

    两人说笑几句,便言归正传,谈起了弓箭之事。

    事实上,燕无双今会寻施然帮忙解围,而且还请他来此,还当真是存了相互交流的意思。在山海宗中,擅使弓箭的人毕竟不多,而且相互之间也未必熟识,两人经比斗而相识,又有水莹光所说的话,因此交流起来便少了很多不必要的忌讳。…,

    燕无双的术,胜在花样繁多,速极快,而且在各种动作下几乎都能箭。只是,她若非催使那一蓄力出的一箭,普通箭术便威力平平了。简单地说,正常况下,她的强力一击只有一击之能。而施然的术虽然粗糙,但是每一箭的威力都尚可,这和他系统地修炼过真灵七箭中的前四箭有关系。

    两人自然不可能直接将自己的箭术教给对方,只是将自己的感悟、箭之时的小技巧等交流一下,便是这样,也已经收获良多了。不知不觉之间,居然过去了小半天,太阳已经自西边落了下去。

    房间内光线越来越暗,当施然在地上画出一道图形来,示意箭之人同被攻击之人的位置关系时,才忽然注意到,以白灰在地上所画的图形已经模糊难辨了。

    两人同时笑了起来,施然道:“没想到时间过的这么快!”

    燕无双笑道:“是啊,许久没有这样入神地和其他人交流过修行之法了。”

    施然看了看天,道:“不早了,我要离开了,改天再来叨扰。”

    燕无双笑道:“不胜欢迎。”

    行出燕无双住处,燕无双道:“我送送你!”

    两人一步步向山下行去,刚走到半山腰,便赫然看到四五人正立在道路之上,面色不善地望着两人。

    其中一人,赫然便是白胜堂,其余几人施然却不认识,不过看起来修为都很不错,修为最差一人,也有通窍三脉,最强一人甚至是通窍六脉的修为。

    燕无双却是愣了一愣,低声道:“这几人都是我飞来山核心弟子!”

    施然哦了一声,笑眯眯地道:“几位师兄师弟拦住再下去路,有何贵干?”

    其中一名通窍五脉的修士冷冷地看着施然,道:“听说,你刚才在长乐坊大放厥词,说我们飞来山除了首席弟子以外,其他人都没有资格叫你师弟?”

    施然瞟了白胜堂一眼,却见他眸中满是毫不遮掩的怒火,于是哈哈一笑,道:“在下绝对没有这么说,几位师兄千万不要听信小人谗言,影响了贵我两堂的交啊!”

    燕无双却忙道:“几位师兄,施师兄是遵照迷天海水师叔的吩咐,前来指点我术的。我可以作证,他绝对没有说那样的话。”

    说到这里,她也是异常生气,狠狠地瞪了白胜堂一眼。

    她不说话还好,这么说了一句,又瞪了白胜堂一眼,白胜堂心头翻腾的火气再也按捺不住,大叫起来:“燕无双你这是胳膊肘向外拐,不把自己当成是飞来山的人了?你以为,用水莹光来吓唬我们,几位师兄就会害怕吗?我告诉你,不要做梦了。哼,几位师兄,燕无双同这小子关系匪浅,肯定是替他说话,不敢将这小子诋毁我们飞来山的话说出来。”

    这白胜堂还十分狡猾,言语之间,动不动便是“我们”“飞来山”,直接便把施然的罪状上升到攻击整个飞来山的层面上。

    施然哈哈笑道:“几位师兄就是凭着这小子的一面之词,便将我堵在这里么?敢问几位师兄,究竟想要做什么?”

    通窍五脉修士一字一句地道:“老实交待你是如何诋毁我飞来山的,然后负荆请罪!”

    施然哼道:“这位师兄心中已经认定我讲了那样的话,那还要我交待什么呢?嘿嘿,我倒是想知道了,什么时候,飞来山核心弟子居然有这样的权力,将其他堂的核心弟子堵在路上,强迫他交待没有做过的事。这位师兄,你知道这样做的后果是什么吗?莫非,是你飞来山,想要同我迷天海交战!”…,

    说到这里,他已经是声色俱厉。

    这个帽子盖的足够大,那通窍五脉修士一张脸涨得通红,怒道:“我哪里说过要飞来山要同迷天海交战了,你不要血口喷人。”

    话说到这里,他自己也愣住了。

    刚才之时,他何尝不是用类似的方法去针对施然的?

    施然哈哈道:“好了,在下也知道诸位道友必定是被宵小所蒙蔽,今之事,就这样作罢,如何?”

    通窍五脉修士还未说话,那修为最高的通窍六脉修士说话了:“施师弟,如论如何,你同我飞来山弟子不睦,这总是事实!”

    他看了满脸怒火的白胜堂一眼,道:“今反正你也来到了这里,你总要给我个交待吧?”

    施然面色顿时冷了下来,道:“是他同我不睦,记恨于我,我可没有和他不睦。那么这位师兄,你想要什么样的交待呢?”

    那修士道:“同我们这里修为同你相当或高于你的人中任意挑选一人,赢了他,今之事就算揭过。”

    燕无双早已经异常着急,此时终于插上话来:“钱师兄,你这是什么意思?施师兄是我朋友,你当真便要这样为难他么?”

    一只手搭在了她肩膀上,回头看时,却见施然微笑着朝她道:“燕师妹,多谢你为我出头,不过放心吧,我能应付。”

    燕无双有些愧疚,道:“今之事因我而起,我岂能让你因我而受累。”

    施然满含自信地笑了一笑,然后对那钱师兄道:“想必,几位师兄都知道,在下擅长炼制毒药了?”

    钱师兄满脸警惕地点了点头,道:“你想说什么?”

    施然地道:“炼制毒药过程中,总会有一些威力巨大、杀伤力惊人、但却因为没有解药而不方便使用的毒药。这样的毒药,在下一般况下是不会使用的。除非,嘿嘿,遇到恃强凌弱之人、以多欺少之人、蛮不讲理之人、自以为是之人,在下说不得,便要用上一用了。”

    钱师兄一张脸便有些难看了,道:“施师弟这是在威胁我么?”

    施然摇头道:“在下只是在提醒诸位,你们想要无故挑战的,是一名擅长使用毒药之人。呵呵,忘了告诉几位,前一次宗门比试之时,在下并未将任何毒药使用出来。”

    话说到这里,几名飞来山修士便有些犹豫了。其中另外一名通窍五脉修士脸色变了数变,退了出来站在一边,道:“施师弟说的有理,我以为,我们不能凭借白师弟的一面之词,就将施师弟堵在这里。”

    ...

重要声明:小说《诸天诸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