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三八章 七花九叶无定草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柳旭风 书名:诸天诸界
    施然淡淡地道:“我是迷天海新进普通弟子施然,嗯,我收叶翩翩做侍仆,需要什么手续?”

    中年男子陪笑道:“不要什么手续,只要出示下您的份令牌就行。”

    说着,他摸出一片硕大的玉简,放在了前,然后再上面划拉了两下,便有几行字浮了出来:

    “叶翩翩,灵乙等中阶,辛酉年二月受宗门庇护,耳识灵敏,擅长种植,仇家,巨鲸宗。”

    他将那几行字给施然看了看,道:“收侍仆之前,我们有义务让师兄了解所收之人的基本况。”

    施然点了点头,将自己的令牌摸了出来。

    中年男子接过那玉牌,在玉简上一划,玉简上便又多了一行字“于乙丑年六月被迷天海普通弟子施然收为侍仆。”

    他笑道:“这便好了。”

    施然点了点头,接过那玉牌,带着小姑娘便向回而去。

    行到迷天海之时,叶翩翩明显未曾来过这边,因此一路上探头探脑,不住地四处张望着,眸中露出好奇之色。

    待到施然将她带上望月峰时,她居然深深吸了一口气,点头道:“这里灵力好生浓厚。”

    行到施然住处,施然指着旁边一间房间,道:“你以后就住在这里。”

    小姑娘点了点头,推开房门,将自己的小小包袱放在了桌上。

    施然便看的有点心酸,摸了一个空间袋递给她,道:“以后用这个吧,不要用你那小包袱了。”

    小姑娘异常欣喜,忙道:“多谢主上。”

    施然道:“你的任务就是照看三十亩田地,并且每天做饭给我。那田地之中种植什么东西,都由你来决定。至于你的薪酬,你每天和我一同进食灵谷,此外,每个月再给你十五斤黄芽米,如何?”

    小姑娘先是愣了一愣,旋即大喜,道:“主上您真是慷慨大方!”

    原来他这两样待遇,随意拿出一样,都是极为不错的了。试想,施然纳灵六窍之时,在外面只能接到每七两黄芽米的行镖任务,而且还是要拼了小命去搏杀。这叶翩翩只是做这些杂事,便能够有这番待遇了。

    施然道:“我时常会在大厅炼药修行,你等闲不要踏入大厅。若是有事的话,喊我就是。”

    说着,他随手弹出一团液体,飞出数丈之时,落在一团枯草上,登时发出剧烈的嗤啦之声,将那枯草腐蚀的一片焦黑。

    他道:“我炼制的药物,都很危险的。”

    叶翩翩吓坏了,张着小嘴拼命点头,道:“我,我一定乖乖的,肯定不会去打扰主上。”

    而后,施然一个人呆在房间,盯着手中一颗种子看了半晌,最后踏出门,向山下而去。

    他奔到那明物堂,将一颗种子放在柜台上,道:“麻烦帮忙看看这是何物?”

    小老头儿皱着眉头研究了半天,最后嗤之以鼻:“这,这就是一颗草种而已,只不过长的大一点。你把它种出来,不就知道是什么了?”

    施然摇头道:“这东西,它种不出来啊。”

    小老头儿满脸的鄙视:“种不出来?只能说明你种植的方法不对。”

    施然很是无语,自觉同这老头儿讲不清楚,于是悻悻地离去。

    不过他去其他几个鉴定之所看了看,也都是无法认出此物来。

    他满心失望地朝回行去,路上却是看到了满千亿。

    满千亿看他神有些不大对,于是道:“施师弟,你怎么了?”…,

    施然道:“我有一物用途不明,但又很是重要,长乐坊的几家鉴定之所均不明白此物是何等来路,不知师兄可有以教我?”

    满千亿哈哈笑道:“你不是沈师叔引荐入门的么,你去找沈师叔吧。不过,请他出手一次,可不是那么容易的。”

    施然奇道:“沈师叔还有这等手段?”

    满千亿笑道:“这你就不知了。沈师叔见识之广,在所有的御物使中都是排在前面的。”

    施然这才恍然大悟,道了声谢,便向沈千愚住处而去。

    沈千愚此时正在修行,闻听的施然前来,便让两名弟子将施然请进来。

    看了看施然递过来那种子,他皱着眉头想了半天,用手指在桌面上轻轻敲击着,而后,他抬起头来,道:“你怎地会想到,让我来鉴定此物的?”

    施然道:“弟子直觉此物必定有异,只是却不知这是何物。”

    沈千愚点了点头,道:“你有这等眼光,我倒是小看了你。”

    他拍了拍手掌,外面两名修士便走了进来。

    他道:“我这里讲述些事,你二人也听一听吧。”

    然后,他将那种子捻了起来,道:“此物内中,蕴含着极为充沛的生命力。只是却被外围一层硬壳所包围,其中生命力无法透出。因此,此物必定是无法发芽的。”

    他扫了几人一眼,继续道:“一般来说,世间万物,几乎不会有天然生成便是这等模样的。因此,多半乃是此物牵连太大,不好直接毁灭,有大能出手,以外面这硬壳将其生命力完全包裹起来,令其无法透出。”

    他看着施然,道:“可能你对活物的感应比较灵敏,因此才会察觉此中有异。这硬壳极为巧妙,内中蕴含着细微而隐蔽的灵力制,很难直接破坏。若是想要知道内中之物是什么,须得用水磨功夫,将表面的灵力制一点点磨去。”

    他将中的丢给施然,道:“以你的修为,或许十年能够完成此事吧。”

    施然吃了一惊,道:“要十年之久啊,不知道有没有快一点的办法?”

    沈千愚道:“若是你能请动左靖海郞师兄出手,说不定数之间便会有结果。”

    说着,他道:“不畏,你收他一百斤灵谷。”

    说着,他闭上眼睛,再不出声。

    施然老老实实交了一百斤黄芽米给那名为吴不畏的修士,然后自行离去。

    回去之后,他仔细观看着这种子,以清光灵目及鉴风眼也寻不到任何异样。若非沈千愚那番话,他几乎不敢相信,此物内中会有那多玄奥。

    然而,他越是看着此物,那渴望之念便越是强烈。到得最后,他终于忍耐不住,将此物塞进了嘴巴里,用力咬了咬,却是咬之不碎。

    只是,当他将此物含住的同时,那渴望之念便停息了下来。

    旋即便有一阵阵暖流自种子之中涌出,在躯之内转了一圈,然后朝识海之中而去。

    他一怔,心念沉入识海中,便发现一道绿色气流自识海入口之处落下,向那幼苗之上涌去。伴随着的,尚有一道道绿色丝状物飘入识海当中。

    此等形,约莫持续了一息,便彻底消散。而那幼苗却是没有丝毫异样。

    施然离开识海,将那种子拿了出去,让小姑娘看时,她便满脸笃定地道:“主上,你对它做了什么,其中那一丝异样的地方怎么完全消失了?”…,

    施然微笑不语,却是将其余三颗种子又拿了两颗出来,各自含了进去。

    然而这一翻,识海中绿色丝状物的数量并未增多,只是有那绿色气流持续涌入。

    当三颗种子所化气流尽数涌入识海中时,那幼苗终于难得地发生了些变化——它原本逐渐长大之时,俱都只是体变大、变多,此时却是从侧面长出了一个分叉来。

    施然心念一动,将识海之中绿色丝状物尽数吸纳,而后,他整个人便愣住了——他脑海之中,已然多出了一段信息来。这一段信息,赫然便是一类名为七花九叶无定草的奇异灵草之传承信息。

    从这段信息之中,施然得知这七花九叶无定草,每一株都长的不一样,然而它们却都有一个相同之处,便是长成之后,其上灵力最浓厚的花和叶分别是七朵和九片。

    他还得知,这七花九叶无定草若是修炼有成,最终能够拥有七样神通,其中有两样神通能够升成二阶。

    便在他了解了这一切的同时,他心中陡然升上一股明悟。一霎间,他便从那幼苗之处感受到一股深沉的无奈来。

    他立刻便自其中知道,练神光昔便是一株修炼有成的、颇为特殊的七花九叶无定草。而这些已然无法发芽的七花九叶无定草种子,必定和练神光有着莫大的关系。

    他离开识海,看着手中最后一枚种子,叹了口气,忍着莫大的冲动,将之收了起来。

    旋即,他对叶翩翩道:“以后看到同样的种子,都帮我直接买回来。”

    说着,他递了一袋黄芽米给她。

    叶翩翩先是十分开心,旋即嘟着小嘴嘀咕道:“我这些年也只见到过四颗那样的种子,可能以后都碰不到了。”

    施然道:“碰不到这灵谷就给你了。”

    然后,他再次向沈千愚住处而去。

    对于他的去而复返,沈千愚也未曾多说,而是淡淡地道:“你又来做什么?”

    施然道:“师叔可知一物,名为七花九叶无定草?”

    沈千愚躯剧震,双眸之中精光爆,冷冷地望着施然。

    霎时之间,施然直觉头顶之处犹若一桶冷水淋下来一般,整个人全冰冷,竟是连抵抗之意都几乎无法生出了。

    而后,沈千愚双眸眯了起来,道:“你从何得知此物?”

    施然拱了拱手,道:“却是不大方便说出来。”

    沈千愚哼道:“你不大方便说出来,那我也不大方便说出此物之事来,你回去把。”

    施然无奈,想了想,道:“在下曾经被人夺舍之时,反将那人部分记忆吸收,因此才知道了此物的存在。”

    沈千愚面色缓和了下,双眸盯着他看了半晌,道:“你看起来不似说谎,便告诉你吧。七花九叶无定草之事,你再也休要向他人提起,否则,便是,哼哼,便是左靖海也救不了你。”

    他眸中闪过一丝罕见地惊恐之意,道:“数十年前,有来自山海宗宗主的大令谕,称世间若有七花九叶无定草出现,须即刻将之击毁。我迷天海主靖海不理解此令谕,曾向宗主相询。宗主只是吩咐他照做便是,不过看宗主似有几分不愿之意,因此我迷天海便始终未曾派人去寻此物。嘿嘿,七花九叶无定草,只知道这么一个名字,世间那多灵草在,哪有办法一一甄别。不过,其余诸堂是否有切实落实此事,就不得而知了。”

    ...

重要声明:小说《诸天诸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