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二一章 双眸湛湛,佳人如玉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柳旭风 书名:诸天诸界
    施然张弓搭箭,灵力不住朝箭枝上涌去。十年之间,虽然未曾刻意去修炼,然而闲暇之时的修炼,也让他将这真灵七箭的第二箭修炼完毕。

    须臾之间,他手一松,一道带着翠色的流光飞而出,正正中了还在空中数十丈高处翻腾的黑雕。

    这一箭若是中同施然修为相仿的修士,也必定是一箭穿,然而在那黑雕上,却只是嵌了半根箭枝进去,可见黑雕的躯之坚实——适才施然那一记光剑能奏效,纯粹是因为黑雕体表灵力尽数散乱不堪,才被他所趁。

    这一箭及体后,那黑雕躯再次一晃,随着血液流转的三花碎灵浆立刻开始破坏体内灵力,黑雕同那乙木青藓草毒的对抗便遭到影响,上绿光立刻茂盛了起来。然而它毕竟修为颇高,乙木青藓草毒便是占了上风,一时半会也无法将它灭杀。

    便在施然刚刚松了口气,正要继续张弓搭箭之时,却听得那大公鸡再次大叫了起来,然后犹若被踩住脖子一般,鸣叫声戛然而止。

    他一回头,便见石缝当中,那女子已然一把抓住了大公鸡的脖子,将它丢了出去——这厮适才踩在女子前之处自得地踱来踱去,女子陡然醒转之际,便立刻将它丢出去了。

    而后,那女子的注意力立刻被天上那翻飞的黑雕所吸引,她睁大眼睛仔细观看了起来,却是全然没有将一丝注意力放在施然上。

    施然便有点小小的受伤,同时却又被她睁开的眸子所吸引。她那眸子看上去清澈见底,然而瞳仁却又漆黑如夜,幽深的令人一眼望去,便有看不到底的感觉。

    那女子看了半晌,眸中犹疑之色闪过,收回眸子望着释然,却是蹙起了眉毛,细细思索了起来。

    不多时,她出声道:“你是谁?”

    她的声音清脆悦耳,入耳之际犹若珍珠落盘,又犹若溪水滚落,竟是让施然心头浮起“清凉”二字。

    施然道:“在下施然,呃,道友怎么称呼?”

    她嗯了一声,道:“我,我叫青鸾。”

    她望着天上翻腾不休的黑雕,眸中露出奇异之色,道:“你真是好本事,居然能够将那黑雕击败。嗯,你是用毒么?”

    施然有些不好意思,挠了挠头,嘿嘿道:“我恰巧懂得一些毒药的配置之法。”

    青鸾望着那黑雕上越来越盛的绿光,赞叹道:“真是好手段,那绿光中,有我都颇为忌惮的邪异之力。”

    她看着黑雕,眸中忽然露出一抹奇色,犹豫了下,道:“那黑雕的心脏之处,已然被邪异之力所侵入,它已经快死了。”

    施然奇怪地望了她一眼,便听得她有些不好意思地道:“你能不能解去那毒呢,它上有些我想要的东西。”

    说话之间,那黑雕体表青光终于尽数散落,而后它硕大的躯扑通一声,自空中掉落而下。

    施然清光灵目一转,便知它体内灵力暗淡,决然没有反抗之力了。

    他快步走上前去,刚刚行到黑雕前之时,便见黑雕口之处陡然破了开来,一条绿莹莹的乙木青藓草藤甩了出来,顶端之处的尖刺朝施然直直扎来。

    却见施然一把抓住那草藤,用力拉扯了起来。

    那乙木青藓草藤之上有冉冉绿色雾气升起,尽数涌在了施然体表,施然却是全然不畏惧,双手接连用力,竟是将一整条乙木青藓草藤连同黑雕的心脏都拉扯了出来,然后三两下便将之揉碎。…,

    只是,乙木青藓草毒已然遍布黑雕全,光是抽出了这一根草藤出来却是用处不大。

    他回问青鸾道:“你要什么?”

    青鸾眸中闪过喜悦之色,道:“我要它喉间的嗉囊。”

    禽类大多口中无齿,因此需要喉间嗉囊之中的硬物来辅助消化,施然自然知道此事。

    他手中长剑上剑芒一闪,已然将黑雕脖颈之处剖开,然后长剑一剜,便将一只半尺大小的嗉囊取了出来。但见这嗉囊黑漆漆的,表面之处居然未曾有乙木青藓草毒侵入。施然估计,这嗉囊能够让禽类吞食诸般之物,因此乃是禽类体内最为坚实的所在,不畏乙木青藓草毒也属正常。

    将此物丢给青鸾后,青鸾眸中满是笑意,道:“它的尖喙、利爪俱都是难得之物,它体内诸般窍之处原本有灵息团在,只是已然尽数被那毒破坏了。”

    乙木青藓草毒以及三花碎灵浆毒俱都对灵力极为敏感,因此黑雕体内窍率先便遭到了毁灭的破坏。

    施然挥剑将黑雕的尖喙及利爪尽数斩了下来,然后摸出一瓶火油,浇在了它上,一把火点了起来。

    乙木青藓草在熊熊火焰之中发出无声的嘶叫,却是最终尽数归于沉寂。

    整个过程中,青鸾都是双手捧着那血淋淋的嗉囊,不发一言。待到火焰燃尽,只留下一堆飞灰之时,她才道:“你不畏诸毒?”

    施然张了张嘴,却是没有说出拒绝的话,于是点头道:“正是如此。”

    青鸾上下打量着施然,忽然道:“我好像在哪见过你?”

    施然摇头道:“道友看错了吧,道友这样出色的女子,在下一生之中从来未曾见过,若是见过之时,必定印象深刻。”

    青鸾却道:“你说我出色,是说哪方面呢?”

    施然被她问的一呆,于是老老实实道:“道友气质清新脱俗、容颜之美,乃是在下生平仅见。”

    青鸾哦了一声,似是极为喜悦的样子,追问道:“我真的很好看么?”

    施然点头道:“那是当然了。”

    青鸾将那嗉囊放在地上,伸出双手打量了半天,白生生的小手纤细修长,指根处还有几个小小的窝儿,异常可。她蹙眉道:“可惜,我却看不到自己是什么样子的。”

    施然手掌在空间袋中一摸,却是摸出了一面镜子来,递给了她。

    她接过那镜子,望着镜子中的靥看了半天,才嘀咕道:“还真是好看的。”

    说着,她笑眯眯地道:“能不能把这个东西,呃,叫做镜子是吧,把它送给我呢?”

    施然笑道:“当然可以了。”

    她便喜滋滋地捧着镜子看来看去,看了半天,才一手拿着镜子,另一只手将那嗉囊拿了起来。

    施然奇道:“你要这东西有什么用呢?”

    青鸾便有些不好意思,她咬了咬嘴唇,苍白的下唇被咬出一丝血色来,道:“你等等啊。”

    说着,她将那镜子放在一旁,盘膝坐了下来,双手将那嗉囊夹在其中,便见一道道青色光华自她手上流出,在那嗉囊之中不时地流入流入。

    光洒落而下,照在她脸颊之上,给她白皙的皮肤洒上一层金黄色的光辉,施然竟是看的呆了。

    大半个时辰之后,青鸾长吟一声,手一松,将那嗉囊丢在了地上。

    那嗉囊经过她青光转了这么久,已然只余下薄薄一层。落地之时,便即摔破,露出了其中一枚棱角分明的奇异尖石以及一堆稀拉拉发出浓烈酸臭的半消化的腐。…,

    青鸾皱了皱眉,挥手便是一股劲风飞过,登时将那一堆脏东西吹走,只留了那尖石在地上。

    施然将那尖石捡了起来,只见此物小半个拳头大小,入手极沉,重量约莫是同等体积石头的数十倍,抓在手中之时,直有手掌都被它压穿的感觉。

    青鸾道:“此物乃是黑雕吞食诸般金石之物后,留下的最为坚实之物,可以辅助它进食。”

    施然道:“你不要这东西么?”

    青鸾微微一笑,道:“你收着玩好了。”

    她却是未曾再说她将那嗉囊表皮吸纳了,是何等手段及说法,施然却也没有多问。

    此时,那大公鸡却是扑腾着翅膀飞了过来,立在了施然肩膀上,小眼睛恶狠狠的盯着青鸾,却是不敢出声。它适才被青鸾随手丢出去,登时撞在一块石头上,晕了过去,现在才醒了过来。

    青鸾对它微微一笑,那大公鸡居然打了个冷战,立刻老实了下来。

    施然看看天,道:“已经不早了,我要离开了,青鸾你呢?”

    青鸾眉头蹙了起来,满脸的楚楚可怜:“我也不知道要去哪里。”

    施然无奈,道:“你从哪里来的啊,怎么会在这石崖上的?”

    青鸾可怜巴巴地道:“我醒过来就看到这只鸟在我上爬,然后就看到你和那黑雕了。我怎么来到这里的,我也记不起来了。”

    施然见她满脸可怜兮兮的样子,便不忍心多问,于是试探地道:“那,那你跟我走?”

    青鸾立刻开心了起来,伸手抓住他衣袖,用力点头道:“好啊好啊。”

    施然直觉一阵头大,自觉这个决定似乎做的有些仓促了。只是话都说出来,也不好反悔,于是只得带着她朝崖边而去。

    行到崖边,他正犹豫要怎么带她下去之时,却见她嘻嘻一笑,道:“我先下去啦!”

    说着,她上一道青光闪过,下一刻,她躯已然飘飞出去,衣袂在风中猎猎作响,竟是犹若一只鸟儿一般,斜斜向前下方飘然落下,姿优美之极。

    施然看的心旷神怡,暗道:“她来路不明,可是修为貌似不低。”

    那大公鸡却是终于敢叫上两声了。

    不多时,施然也顺着那脚窝子下了石崖,便见青鸾已经笑吟吟地站在了他前。

    他道:“青鸾,你跟着我来吧。”

    青鸾点了点头,很自然地牵着他衣角,跟着他一步步向前而去。

    行走之中,施然问道:“青鸾,你现在什么修为?”

    青鸾瞪大了眼睛,想了半晌,才道:“那你是什么修为,这修为又是怎么分的?”

    施然无奈,便将修士的纳灵、通窍连同凝脉三个境界同她仔细讲述了一遍。而后,青鸾便问道:“那你现在,是通窍第一脉咯?”

    施然道:“是啊。”

    青鸾立刻开心起来,笑嘻嘻地道:“那你猜我是什么修为呢?”

    ...

重要声明:小说《诸天诸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