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一八章 销赃之途,猎盗之人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柳旭风 书名:诸天诸界
    此外,山海宗这偌大的宗门都想要得到的东西,那必定便是好东西了。那一批铁坯,既然入了他手中,那便没有那么容易便交出来了。大不了,他往十万大山中一钻,以他的隐匿行踪之法,看山海宗有什么办法。

    于是施然拱了拱手,道:“多谢道友不吝相告,这样吧,若是在下寻得了那一批铁坯的消息,必定前往告知贵宗门,如何?”

    纪易平面色一僵,旁边景易远眸中已然有怒火在熊熊燃烧。

    纪易平冷冷地道:“施道友,这个笑话一点都不好笑。”

    施然毫不在意地道:“在下一向不喜欢开玩笑,说的都是实话!”

    一霎间,三人已然一触即发。

    施然望着两人,忽然道:“在下听说,平海城往东,有一大片海域名为东海,嘿嘿,闻得那东海水流湍急,若是两位道友今留不住在下,或许两位道友以后能在那东海之中偶尔捞到一两条铁坯。此外,在下还听说,空间袋一旦破损,内中之物据都会无法获得。”

    他脸上满是无所谓的表,让两人恨的牙痒痒的。

    景易远冷冷地道:“放心吧,你不会有那个机会的。”

    施然笑眯眯地道:“两位道友要不要和在下打个赌呢?”

    景易远心中愤怒之极,仓啷一声,便将长剑抽了出来,却见纪易平朝他使了个眼色,于是又悻悻地将长剑放了回去。

    纪易平道:“好吧,看来阁下的条件已经确定了,就是一定要加入我山海宗,才肯交出东西么?”

    施然摇头道:“不,听阁下那般言说,在下已然没有可能加入贵宗门,在下对获得贵宗门的庇护也并没有兴趣。那么,贵宗门有什么理由,要求在下交出已然得到的战利品呢?”

    他盯着两人,一字一句地道:“那些东西,都是在下费力流血换来的,凭什么阁下一句话,就要在下交出来?”

    此话一出,纪易平一张老脸便有些讪讪地,他干咳了一声,道:“我们二人也不是想要巧取豪夺,只要东西的确在阁下手中,那么,天下没有不能交换的东西,只要代价足够,不是么?”

    施然脸色缓和了些,道:“道友这话倒是在理。”

    纪易平继续道:“然而,那一批东西,留在道友手里,也用处不大。而它们的真正价值,道友虽然可以想象,但是肯定不会那般清楚。嗯,我们可以为这些铁坯,付出一定的代价,但是不会和它们本来的价值相仿。”

    他语气突然一转,道:“严格地说,它们本来就是赃物!”

    施然道:“那么,道友打算付出多少代价呢?”

    纪易平皱了皱眉头,道:“我二人商议一下。”

    两人行到十余丈外,嘀嘀咕咕了起来。这等距离,便是施然的耳识,也听不到他们的轻声细语。

    不多时,两人商议完毕,景易远不甘愿地自背包中摸出一个小小的空间袋,递给了纪易平。

    纪易平从自己上也是摸出了一个空间袋,然后拎着两个空间袋行了过来,道:“空间袋中,是七品三草还丹和七品培灵丹,足够道友修炼两年之用的了。”

    施然微笑了下,将那装着一众铁坯的空间袋取了出来,拎在手里,道:“阁下相信在下么?”

    纪易平点头道:“自然是相信的。”

    施然笑道:“那么,在下也选择相信两位道友。”…,

    两人各自伸出手去,一手拎着袋子,另一只手向对方手中袋子抓去。

    旁边的景易远眸中露出紧张之色,然而施然二人却是终于没有发生什么意外,各自从对方手中接过了想要的东西。

    施然打开两个小空间袋,随便摸出两枚丹药来闻了闻,眸中露出笑意来,道:“两位道友都是痛快之人,在下佩服。”

    纪易平二人则是仔细在那空间袋里看了一下,然后还数了数其中铁坯数目,最后满脸笑容地道:“施道友也是信人。”

    虽然付出了看似不少的代价,然而只有两人自己清楚,付出的代价和这一批铁坯的价值相比,简直不值一提。

    施然收了两个空间袋,正待告辞之时,却又想起一事来,笑道:“在下尚有一批铁坯,不知道两位可有兴趣?”

    两人一愣,纪易平道:“道友拿一块出来看看?”

    施然便摸了一块上次得到的那铁坯来,递给了纪易平。

    纪易平掂量了下这铁坯,眸中惊色闪过,回头同景易远又说了几句,最后道:“这铁坯虽然还算不错,但是比之先前那一批,便要差上一些了。而且,这铁坯不是我宗门必得之物,因此,不怕明确告诉道友,我们的收购价格也不会太高。”

    施然道:“在下自然省的,只是阁下给的东西,在下便可以立刻用来提升修为,这些东西便是再值钱,在下拿在手里也是不能当灵谷用,而且也无处出手。道友明白这些东西的价值,有消化它们的渠道,本便是一种优势了。”

    纪易平嘿嘿一笑,道:“道友是明理人,施道友这个朋友,在下二人交定了!”

    景易远适才笑容中还有些不甘之意,此时却也是满脸的开心,估计这第二批铁坯,他们的赚头不少。

    不过,那又怎么样呢?如施然适才所说,对施然来说,这些东西便是价值再高,只要一天不能转化成对施然有用的资源,便是一堆无用的死物,还不如拿来换成当前急用之物。

    施然从背囊中摸出放着铁坯的袋子,递给了两人,道:“两位估计下价值吧。”

    纪易平接过那袋子,清点了下,然后干脆地道:“一共是铁坯九十七根,每一根作价一百五十两银子,便给道友个整数,一共是一万五千两银子。按万谷阁目前的行,每斤黄芽米二十两银子,便是黄芽米七百五十斤了。道友觉得如何?”

    这纪易平的出价,赫然比那铁匠多出了两倍,不过距离它们的真实价值,应该还是有些距离。

    施然也不讨价还价,干脆的道:“就依道友。”

    两人在上又掏摸了片刻,丢了个袋子给施然,道:“我们平出行,自然不可能带那么多灵谷在。这里面乃是翠玉香米、黄芽米以及一些散气丹,价值尚要超过七百五十斤黄芽米。道友算一算吧。”

    施然暗道:“你们这随携带的东西已然够多了。”

    他估算了下袋中之物的价值,嘿嘿笑了笑,道:“没问题,那么合作愉快!”

    三人一起哈哈大笑。

    而后,施然待告辞之时,纪易平言又止,最后还是道:“施道友,有一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施然摆手道:“道友有话直说吧,若是有所不当,在下只当没听到便是。”

    纪易平道:“敢问道友,可是猎盗者?”…,

    施然皱眉道:“何为猎盗者?”

    纪易平道:“这五六十年以来,虽然山海界中资源未曾增多,然而修士的数量却越来越多。据宗门几位长老讲说,修士的数量照这个速度增长下去,不出五十年,便会爆发极为可怕的修行危机。到时候,大家为了修行资源的争斗便会达到极致,从而导致天下大乱。因此,这些年来,为了修行而铤而走险的人越来越多——”

    说到这里,他有意无意地望了施然一眼,继续道:“而有的人,便干脆盯紧了各大商行、势力及宗门之间的流通之物,便成了专职的盗匪。而又有一众人,手段狠辣,心思缜密,以猎杀盗匪,夺取盗匪所得贼赃为生,是为猎盗者。”

    施然暗道:“照他这么说,我接下来想要做的事,还真就是个猎盗者了。”

    他哈哈一笑,不置可否,道:“若是后还要这等物资,不知道纪道友可否代为处理?”

    纪易平微微一笑,道:“我先前已经说过了,道友是明理人,同道友合作,在下,很愉快!嗯,道友只消前去鄙宗门之处,向守门之人说出我的名字,然后静候数,我就能得到消息。”

    施然道:“那是自然,对了,尚有一事,不知道道友所言,那黑山令是何等形状?”

    纪易平随口形容了下,然后施然便即拱手告辞。

    待到施然走远之后,景易远才对纪易平道:“师兄,你先前为何多次暗示我,不要随意动手?”

    纪易平道:“首先,他能够以一人之力,潜入那无名山谷,将两名盗匪头目俱都击杀,而且自己还毫发无损。其次,你知道的,我修行的法门对于人的绪感觉很敏锐。从这个人上,我总能感觉到,他对于我们两个修为同他相仿甚至比他还要高的人,没有丝毫的畏惧之意。要么他傻到不知畏惧,要么他便是有恃无恐,你觉得他会是哪一种呢?”

    景易远沉默了。

    纪易平叹道:“有的时候,实力的对比并不似明面上那般简单,师弟我知道你还有些不服气,若是我们直接将他斩杀,必定能够得到更多对吗?但是世界上的好事,总不会全都被我们二人所占,凡事不能做的太绝。若是我们跟他打急了,他一怒之下,将空间袋俱都斩破,到时候,你我难免深陷被动。”

    景易远钦佩地点了点头,道:“师兄,我知道了。”

    两人低声说着,然后很快上马而去。

    却说施然走远之际,心中也是颇为喜悦,他同纪易平这一番交易,虽然从总体价值上来说,必定是吃了亏,然而他却是相当于将来路不明的物资销赃洗白了。更妙的是,他还同纪易平建立了相对固定的销赃渠道,后有过于敏感不便出手的东西,都可以交给纪易平去处理了。

    一边走着,一边却是想着纪易平所说的那黑山令——据纪易平说,那黑山令名为黑山,实际上却是将常白山的形状以特殊之法镌刻在白玉之上,很容易就能认出来。这东西,却是不知道去哪里才能够弄到了。(昨晚临时接到通知出差,火车没赶上坐了4小时汽车,中途还换了一次车,到地方2点30,坑爹啊,没的今天会都补上)

    ...

重要声明:小说《诸天诸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