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一二章 死非其所,毒草逞威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柳旭风 书名:诸天诸界
    敖荆平在马车外嘿嘿道:“我们兄弟三人天生皮糙厚,却并不是修炼了体术。”——不管实际况如何,这个大帽子时绝对不能被戴在头上的。

    林辛夷眸中杀机闪过,敖楚平同敖方平刚刚察觉到不对之时,却见一道细细的银链自林辛夷手中甩了开来,瞬间围着她躯绕了半个圈儿,敖楚平同敖方平引以为傲的坚实躯在这银链之下,竟是如同无物一般,被直接拦腰划了过去。

    那银链去势不歇,竟是径直甩了开去,自马车车厢壁上甩了过去,轻轻一转,直接将这坚实无比的车厢壁割开了个大半圆。

    而后,林辛夷伸手从车厢底部一抓,抓出个两尺长、尺许粗的大袋子一手拎了起来,整个人朝后一撞,自车厢壁被割开之处撞了出去,躯如飞般向远处而去。她的目标,便是距离最近的一匹骏马。

    此时,敖楚平同敖方平的惨叫之声才发了出来,只是他们二人上半已然自下半之处滑落,瞬间喷而出的鲜血将整个车厢染地一片鲜红。车厢内仅余的施然被那鲜血沾的满都是,没有人注意到,他所受的伤口在第一时刻便已然停止了流血。而入他体内的飞钉也已然被一点点从他后挤了出去。

    一众黑衣人正乐的观看敌方内讧,却是没料到林辛夷居然忍到现在才出手,而且她临走之时所拿的那一袋东西必定是最有价值的。

    因此纳灵八窍之人一声呼喝,众黑衣人齐齐出手,数十团火球便向林辛夷后连同她想要去坐的那匹骏马而去——此时所有的黑衣人,被董启友击杀二人,重创一人,追何武飞又去了三人,此时尚能出手的,算上被何武飞一脚自马背上踹下之人以及那纳灵八窍之人,竟是只有五人了。

    林辛夷躯接连扭动,将所有的火球都躲了开来,然而她前方不远处数匹骏马也尽数被火球击中,登时受惊了,带着满烈火四处奔跑了起来。

    林辛夷牙一咬,双足在地上用力一跺,躯朝前直直飞起,同时手上银链甩出,竟是直接甩在了一匹正朝前狂奔的骏马脖颈上。

    她人在空中之时被那来自银链的大力一拉,如同离弦之箭一般朝前去,正正落在马背之上,她手一挥,一道宽大的黑布挥了出来,登时将那骏马上火焰压熄。

    而后,一人一马居然以极快的速度绝尘而去。

    其余骏马却是俱都被火球所惊动,此时还在四散奔跑,一众黑衣人顿时齐齐愣在了当场。

    那纳灵八窍之人气极,却又无可奈何,他们此次前来,所选的骏马俱都是上品,奔跑之际的速度虽然短时间内不及修士,然而长时间奔跑,耐力却是要好上太多。偏偏林辛夷沉默良久后陡然出手,众人对于他的手段竟是一无所知,便是纳灵八窍修士自己,也不敢这样便追出去。

    沉默了下,纳灵八窍修士哼道:“还不立刻打扫战场!”

    众人尽皆动了起来。

    纳灵八窍修士暗中盘算着:“此番虽然跑了何武飞和林辛夷,然而这趟镖的货物却能得到不少,更重要的是,庚金剑宗的隐患终于彻底消除了,说不定还能够从那小子上取得离火剑诀,便是恶了万通镖行,那又怎么样,嘿嘿!”

    而在车厢当中,施然正待有所动作之时,却觉腿部被一物轻轻触碰着。…,

    他低头之时,才看到董启友满脸的虚弱俱都掩饰不住他眸中的悲愤之色,他恨恨地道:“我,我不服,施道友,我不想就这般死去!”

    施然同他多次并肩作战,眼见他此等惨状,也是心中恻然,只是却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董启友望着施然,眸中突然有光华闪过,低声道:“施道友,你中了那五绝僵尸钉,竟是无事,你还有手段未曾施展,是也不是?”

    说了这么一句完整的话,他受伤的肺部立刻不支,咳嗽之际,又有大团血沫喷了出来。

    施然心中不忍,皱了皱眉,终于点了点头。

    董启友眸中希翼之色转为恨色,突然道:“施道友,答应我,一定要逃出去,然后,替我杀了敖荆平,再,哼哼,替狠狠报复林辛夷,最好是,咳咳,最好是将她收了做丫鬟,再狠狠凌辱她。”

    说到这里,他虚弱的脸上,竟是又有了光彩。

    敖家三兄弟中,向董启友刺出一剑的敖方平已然死,然而对于敖荆平,董启友仍然是满怀恨意。施然同董启友一路同行,董启友偶尔会露出对林辛夷的些许想法,施然就发现了这一点,只是一直未曾讲出来。

    施然清光灵目一转,已然看出,他上灵力已然彻底枯竭,他所修行的功法,第一窍恰好是在肺部,适才好巧不巧地被敖方平一剑刺穿了肺部,却是正好将那处窍刺穿。他便是此番无事,恢复正常以后,修为也要打个折扣了。更何况此时景,几乎是死局了。

    施然心中微微叹了口气,对林辛夷的行为也有些微词,只不过林辛夷是以万通镖行领镖之人的份雇了他们作为护镖人,便是她有隐藏的手段,不愿意出手也属正常。只是这样的举动,合理而不合罢了。

    他朝董启友点了点头,道:“放心吧,我一定会办到的。”

    董启友长长舒了一口气,心中那最后的一点愿望了结了,声音立刻微弱了下去,勉强地道:“你,你没有远程攻击手段,我右侧肋下,皮之内,缝了一个空间袋,里面,咳咳,有弓箭之法——”

    说到这里,他躯一歪,整个人便软倒了下去。

    他以虚弱之体中了一剑之后,始终鲜血喷涌却始终没有止血,那柄刺中他的短剑上还有些古怪,此时他竟是硬生生血流过多而死了。

    施然望着他犹自睁得大大的眼睛,只觉一股说不出的哀伤遍布了心头,一口气憋在口郁闷之极,竟是想喊也喊不出来的感觉。

    有多少修士,如同董启友这般,为了修行及生存拼死拼活,最后却无声无息地死在了同伴手中。

    董启友说的没错,施然的确有自救之法,只不过他这法门过于激烈,却是只能自救,不能救人罢了。

    他伸手在董启友肋下一抹,将他那处皮撕开了,将其中一只小小的皮袋取了出来,又在他腰间摸了摸,将他放置所有东西的空间袋取了。做这一切的时候,施然心中默默地道:“董道友,为了实现你的愿望,为了能够活着,只能亵渎你的遗体了,千万莫怪!”

    收了这些东西,他自怀中摸出三个玉盒,毫不犹豫地一巴掌拍碎了,随手将其中粉末洒在了车厢内三人尸体之上。

    霎时之间,这些粉末尽数沉入血液之中,然后快速抽动了起来。…,

    须臾之间,三具尸体表面已然尽数有绿色苔藓状花纹浮出。

    此时,外面纳灵八窍之人刚刚呼喝一众人等打扫战场。

    立刻便有数人快步向车厢之处奔了过来。

    便在三人刚刚靠近车厢之际,三株同那乙木青藓草颇为相似的异草已然自三具尸体之上穿破表皮,长了出来,而且还在快速长大着。

    同一时间,有绿色的雾气自其表面散发而出,向周围扩散而去。

    当先而来的三人只觉一股湿润之意扑面而来,各自愣了一愣,竟是直接便歪倒在了车厢前后——这三株乙木青藓草不同于灵清松林之中的普通奇异松子发芽后生出的乙木青藓草,乃是那世间第一株的千灵乙木青藓草躯体所化,其毒又要强上太多,因此这三人决然无法承受这等剧毒,立刻便失去了抵抗之力。

    纳灵八窍之人正在盘算,却是听到了三人躯歪倒的声音。此时,侵入三人躯的乙木青藓草毒尚未完全发作,未曾生根发芽来。因此纳灵八窍之人虽然惊怒,却没想到三人会是中毒了,一边奔过去一边喝道:“怎么回事?”

    同时,余下两人连同敖荆平亦是向那车厢之处凑了过来。

    这便是阎王要你三更走,绝不容你天亮死了。

    三株乙木青藓草齐齐晃动,又有一阵阵绿色雾气散发而出。

    敖荆平三人五识较差,察觉出湿润之意及体之时已然中了那乙木青藓草毒,再往前走了几步便一跤摔倒在地。而纳灵八窍之人虽然手段平平,但却终究是修行了八窍,他鼻端嗅到一丝湿润之意之时,又见几人相继倒地,警惕之心终于大起,而后宗门之中关于某事的传闻袭上心头。

    霎时之间,他立刻有了某个不好的猜想,一时之间,竟是惊地大喊大叫起来:“你,你居然没事,你必定是被木系毒草附了!”

    虽然只嗅到了一点点味道,然而那乙木青藓草毒何等剧烈,而且还是能够自行壮大的毒物,便如同另外一个位面之中,某玩毒高手的毒蛇口中毒涎一般,能够流毒无穷而又几乎不会降弱毒,因此他刚刚后退了两步,便觉上有不适之感传了过来。

    人影一闪,施然已然自车厢之中跳了下来,被飞钉破的衣服之下,那处伤口竟是已然完全愈合了。

    此时,纳灵八窍之人立刻便确定,施然必定是被木系毒草附了。他大骇之际,回头便跑。然而还没跑得几步,他脚下一软,竟是一跤摔倒在地。

    施然叹了口气,冲将上去,一剑向他斩下。

    此人居然手脚酸软,竟是无法抵抗,堂堂的纳灵八窍修士,居然毫无抵抗地被施然这纳灵六窍的修士一剑斩杀。

    而后,施然快步将此人尸体上东西扒了,连同其余几人尸体丢在了一齐。随后,他又将车厢中那已然生出尺许高低乙木青藓草的三具尸体也拖了出来,丢到了一处,一把火便点了上去。

    浓密的火焰燃烧之际,似是有低沉的呜咽之声在火焰之中响起。施然对此无动于衷,只是坐在一旁静静地观看着火焰燃烧。

    ...

重要声明:小说《诸天诸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