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 同室操戈,驱虎吞狼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柳旭风 书名:诸天诸界
    惊怒之际,路朝北游目四顾,然后快步朝侧面行去。

    奔到韩毒鳄及葛宝财残骸之前,他飞快地在两人背包里面翻了起来。只是让他失望的是,韩毒鳄二人虽然修为不低,然而却未曾如他一样有着多枚五行灵毒丹。

    倒是莫三多不愧是焰流火宗的强力修士,从他尸体上居然搜出了三枚五行灵毒丹来。

    路朝北滞了一滞,眼看手掌颜色已然有些红中发黑了,他一咬牙,将三枚五行灵毒丹尽数吞服了进去。

    他自己也知道这等丹药不能如此随意乱服,只是想到失去手掌后可能的麻烦,他便有些心乱了,这才做出了如此决定。

    自始自终,他都未曾去多看施然一眼。

    丹药入腹后,他只觉体内药力大盛,随着他心念立刻向手掌上涌去,那原本的灼之意登时缓和了下来。

    他心头一喜,而后才留心到,敢五行灵毒丹发挥药力之时,是要消耗灵力的。先前吞服一颗五行灵毒丹之时灵力的消耗还不明显,此时五颗五行灵毒丹下肚,这灵力的消耗便大到了一定程度,对他此时已然不多的灵力,是一个不小的挑战了。

    好在,此间之事已然几乎不需要再耗费多少灵力了,他这般安慰自己。

    站起来,他左手拎着剑,向应天平行去。

    应天平眸中闪过绝望之色,心中却是充满了无奈。他费尽心思,终于打探到通窍灵液在这万毒渊之中。又冒了奇险,同施然这等不明底细之人合作,终于将此物取到手中。此时却俱都要功亏一篑,最让他无奈的是,眼前这马上要将他击杀之人,却是自家宗门中的师兄,让他何以堪。

    行到应天平前,路朝北眸中闪过一丝复杂之色,最终叹了口气,道:“应师弟,要怪就怪你运气不好吧,另外,这些年,你的风头也实在太盛了一些。”

    应天平默默不语。

    路朝北长剑高高举了起来,便要向应天平斩下之时,却见应天平眸中陡然有异色闪过,下一刻,他便察觉到后有异样之事发生,无暇多想,长剑顺势便挥了回去。

    清脆的金属相触声响起,奔到他后的施然剑上又有一道光剑出,直直入了那火系毒草之处。

    在路朝北惊怒的眼神中,又有一道雾团了出来,然后一分为二,其中一道将施然罩在了其中,另外一道却是向路朝北而来。

    无奈之际,路朝北再次激发灵力,以长剑引开了那雾团,饶是他反应极快,他以不甚灵活的左手使剑,动作仍然慢了一瞬,被那雾团沾到了左手之上。

    好在他此时体内有足够强大的五行灵毒丹药力,立刻将那雾团的毒压制了下来只是他大半个手掌亦是又被灼之感所包围。

    一时之间,他气的牙齿都是痒痒的,然而下一刻,他便悚然而惊:“我路朝北已然修行到了第九窍,又有五颗五行灵毒丹入腹,却仍然无法瞬间将这雾团之毒解开,这小子只是个修炼了第四窍的小修士,凭什么有这等本事?呃,应天平带他过来此地的,他为何会对这修为低微的小子如此客气,难道是知道这小子有古怪?”

    眼见那一团雾团将施然包裹在了其中,他便再也按捺不住心中的愤怒,但是却又不敢随意催动灵力,以免将那雾团引到自己这边来。他回头看了一眼,寻了个数丈远的地方,旋风一催,登时卷起漫天石块,便向施然劈头盖脸砸了过去。…,

    却见施然自雾团之中扑出,长剑左挡右格,将所有的石头尽数开,那雾团在他上笼罩了半晌,却是未曾给他造成任何影响。

    路朝北不由倒吸一口凉气,心中涌起为难之意来。

    施然那古怪手段似是能够将他剑上灵力引入剑光之中,然后用来袭击火系毒草,从而将他拖入雾团攻击的泥淖之中。然而他偏偏没有办法将施然一击而杀。

    他对于庚金剑诀认识不多,自然不知道这乃是庚金剑诀第四层的手段。

    施然长剑之上剑芒生出,飞扑至近前之时,一剑向路朝北斩了下去。

    路朝北暗暗叫苦,他此时左右手俱都遭受雾团毒侵袭,无法用剑,一手段登时去了大半,此外,他还需要以灵力维持五行灵毒丹对雾团毒的压制,灵力运转亦是不畅,便是施展普通法术,也不甚得力了。

    眼见长剑拖着两寸长短的剑芒斩了下来,他躯急晃,竟是将施然攻击躲了开来。

    他虽然手段受限,但是法的灵活却是远超施然,被施然攻的数剑,竟是全然无恙。

    施然却是心中一动,不再理会路朝北,带着微光的长剑陡然飞出,向那火系毒草去。

    嗤拉声中,这长剑已然在火焰之中化为飞灰,与此同时,一团雾团自其中喷出,登时将施然笼罩在了其中。

    带着这毒骇人的雾团,施然再次摸出一柄长剑来,向路朝北扑去。

    路朝北登时傻眼了,无暇多想,他立刻远远避了开来,反正施然没他速度快,他倒也不畏惧。

    只是这样一来,再过上十几息,应天平便要恢复战斗力了,而他自己却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够将手上毒驱除。到时候,应天平同这施然联手,他便更加无能为力了。

    一时之间,他居然陷入了两难。

    不过他也是果决之人,立刻便想到了对策。下一刻,他左手前一枚风刃凭空出现,而后有丝丝青光自他手上向这风刃之中涌入。

    既然无法同施然持久战,那就将施然一击必杀好了。

    此时,他已然顾不上万一这一枚风刃无法将施然击杀,可能造成的严重后果了。

    施然眸中一片沉静,静立在火系毒草不远之处,横剑静立着。

    数息之后,路朝北躯微微颤抖起来,他手上那风刃,已然化为纯正的暗青之色,其旋转之际,周遭空气被带动,犹若旋风一般。

    自觉已然无法再行增加这风刃的威力,他终于手掌一挥,下一瞬间,那风刃已然化作一道暗青色流光,向施然前袭去。只是在释放此物之前,他隐隐察觉到哪里有些不对,但是他已然有控制不住这风刃之意,因此便放下了这个念头。

    却见施然手一翻,手上已然多了一面沉重的盾牌来,挡在了他前之处——这盾牌从哪里得来的施然都不记得了,反正这是他所得之物中,最沉重厚实的一面盾牌。

    此物却是完全未能阻碍住那风刃,毫无滞碍地便被透了过去,而后那风刃自施然口之处入,然后自他躯之后了出去,直接入了那火系毒草当中。

    路朝北一愣,他终于明白,为何适才有不对的感觉了,原来是他这风刃实在过于致密凝实,穿透施然之后,多半会入火系毒草之中,引发更为可怕的反噬。

    施然自然不傻,他始终留意着路朝北的方位,让路朝北、自己以及火系毒草保持在一条直线,这样一来,路朝北若是没注意到这一点,便会中招。

    事实证明,急之际的路朝北终于忽略了这个细节。

    那风刃入紫红色火焰光芒范围之后,亦是在瞬间消散。只是这一枚风刃杀伤力实在太强,居然让紫红色火焰的光华硬生生暗淡了两分。

    而后,但见一团前所未有的浓密之红色雾团,自光芒当中喷涌而出,以路朝北无法反应的速度,绕过了施然的躯,狠狠撞在了他躯之上。

    ...

重要声明:小说《诸天诸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