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万毒之渊,焰流火宗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柳旭风 书名:诸天诸界
    修仙之人同习武之人的差距,在纳灵前几个窍之时,若是没有强力法术支撑,并没有大到不可逾越的程度。甚至有些修炼内功大成的习武之人,普通的修仙之人都要退避三舍。

    施然默不作声,只是一口一口喝着口中的茶水,侧耳倾听着周围人的谈话。

    茶馆当中自然是颇为嘈杂,然而施然的耳识实在太强,虽然不少人说话都是压低了声音,然而施然还是听到了不少诸如“诸典阁”、“丹药”、“万毒渊”之类的说辞。

    施然心头一动,立刻想起谢紫苏所说的“五行灵毒丹”,他心中便有了计较,暗道:“看来,是那劳什子的万毒渊有好东西,但是里面有五行之毒,唯有服用了五行灵毒丹才能够祛毒。眼下,谢紫苏的五行灵毒丹将成,便引来这么多人关注了。”

    至于那万毒渊之中有什么宝贝,便没有人提到了。不过,来到这个世界以后,施然听得最多的,便是某某地方又有天材地宝被人发现了,某某地方又有上古修士洞府出土了之类的消息,听得多了,便也没见怪不怪了,好东西也要有那个手段去争抢不是。上一次蛊神宫之事,还好去的都是些没啥本事的穷修士,而施然又恰巧克制那惊蛰蛊藤,若非如此,他一条小命就要交待在蛊神宫了。此时他修为未成,上一次收获的灵草还未消耗完,自然是没有兴趣再去冒险了。他可没有兴趣去验证一下自己的九命神通是不是真的有效。

    又在这茶馆呆了一会儿,再没有听到什么有价值的消息,他便结了帐,离开了茶馆,随意寻了附近一家客栈住了进去。

    此后十来,观风府城中的人越来越多,施然每里在街上闲逛,还看到不少同那斗笠客以及攻击庚金剑宗的黑衣人众打扮相似之人。只是此时,这些人也没有藏头露尾遮头盖面,而是光明正大地走在街道上。从旁边普通修士敬畏的目光,施然能够察觉出,这些人似乎属于某个颇为了得的宗门。

    打听了一番,施然终于得知,这些人据都是一个名为焰流火宗的大宗门。焰流火宗在观风府城往北五千里处的平海城中。那平海城坐落在海边之处,比之观风府城却是要大上许多。观风府城中亦是有宗门存在,其中最大的一宗唤作锐风宗。这焰流火宗的人敢在五千里外其它宗门大门口行事如此高调,视锐风宗等宗门如无物,便可知这宗门的势力如何了。

    而此次万毒渊之事,焰流火宗显然存了必得之心,因此派了若干强力修士率众来此,一方面存了震慑之意,另外一方面也有试探本地宗门反应的意思。

    很显然,锐风宗等宗门的软弱态度让焰流火宗中人行事更加嚣张了。十来之内,施然已然见过数起焰流火宗中人同本地的修士冲突,不管冲突的起因是什么,到最后吃亏的都是本地的修士。

    此外,经过这十余的打探,施然也已然了解,原来那万毒渊乃是在观风府城以北两千五百余里之处,正正在观风府城同平海城的中间。那万毒渊内中通年被毒雾笼罩,绝难进入。便是修为达到通窍甚至凝脉境界的修士,等闲也是不愿意进入万毒渊之中。只是偏偏数十年前,有消息传出来,敢那万毒渊之中的毒雾,它并不是天然生成,而是由几样开启了灵智、修炼有成的五行毒草所散发而出。这五行毒草乃是草木一属,不同于飞禽走兽。普通的飞禽走兽便是修炼有成了,也是免不了进食睡觉,而这草木一属一旦修炼有成,那当真是能够几十年乃至上百年如一地修炼,极少会有休眠之。而偏偏这一两年前,有人观察到,万毒渊的毒雾似是有收敛的迹象,于是便有人猜测到,或许是万毒渊中五行毒草精怪的休眠期到了。

    这样一来,登时便有人生出了活泛的心思,那万毒渊这么多年被毒雾笼罩,其中说不定便有什么稀奇之物。便是没有什么能够增进修为的,能够寻到一些五行至毒,拿来炼丹或者炼药,可都是很好的选择。当然,这是好听的说法,事实上,大多数人的心思,是从万毒渊中弄点至毒出来,用来干点大家都明白的事

    此外,那五行毒草一旦休眠了,岂不是给了大家一个极好的机会?修炼有成的毒草,那可浑上下都是宝啊。

    谢紫苏很显然是最早知道万毒渊中毒雾有收敛迹象的人。她这几年穷尽心思收集灵草药草,便是为了炼制五行灵毒丹。因为万毒渊的毒雾便是收敛了,稀薄了,也不是普通修士能够随意进入的。有了解毒的丹药在手,才能心中有数。至于她想去万毒渊寻什么,便不为人所知了。

    却是不知怎的,她炼制五行灵毒丹的消息居然被传了出去。谢紫苏的炼丹之能在本地也是小有名气,消息一出,便登时引来了各个宗门乃至有影响力的修士之注意,于是一时之间,观风府城便成了一个风暴之地,而谢紫苏,便赫然是那风暴中心了。

    当然,在这个过程中,施然也了解到,谢紫苏并不象她表现出来的那般简单,除了有不少稀奇古怪的手段以外,她的师门似是非常神秘且强大,强大到便是焰流火宗也不敢随意动作的程度。

    上一次谢紫苏一个人前去蛊神宫,一方面是为了保密,另外一方面也是对自己有信心。而事实证明,她的确有这个实力。

    当然,实际上她还是应当感谢施然的,若非施然在最后关头将那惊蛰蛊藤击杀,她手段再多,也未必能够施展出来。毕竟惊蛰蛊藤这般诡异的东西,实在是太出人意料了。

    明白了这一切,施然心中暗暗叹息,他想道:“凡俗之人均觉得修仙之人手段高深,寿命悠长,乃是多么幸福的事,但是他们却不知道,那么多修仙之人,都要为了一点修炼资源而出生入死,拿命去拼搏。”

    他还在房间中胡思乱想,却听得外面窗外陡然有哄闹之声传了过来。他把脑袋从窗口伸出去张望了下,便看到,这一刻,整个街道上的人流似是被一股巨大的力量推动一般,朝谢紫苏住处的方向涌了过去。同时有人高声喊道:“灵丹成了,大家快去买啊!”

    这些人中,有一大半乃是本地的诸多小宗门中人,余下的便是些鱼龙混杂的散修、习武之人以及其它地方的小宗门中人了。

    施然略微思索了下,从窗户跳了出去,便跟着人流而去。

    他跟着的这一群人约莫三四十名,后面还有不少看闹的闲人,看上去当真是黑压压一大片。一群人涌到那一字街路口,便看到十余名手持长剑、着黑衣的修士将路口堵了,虎视眈眈地望着众人。

    此时,已经有六七十人堵在了路口之处,算上施然这一帮人,有约莫百人在此。只是那十人堵在那里之际,众人只是大声叫骂着,竟是没有一人敢冲上前去。

    有几名似是本地颇为有名的修士在人群中大声安抚着,乱哄哄的形维持了十余息,终于逐渐平息了下来。

    而后那几人凑在一起嘀咕了几句,便有一人越众而出,拱手道:“本人观风府城阳七指,想要代表后众位道友和焰流火宗的道友们说几句。”

    焰流火宗那十几人本来很不将本地人放在眼里,只是眼下看到这黑压压百来人站在这里,后面还不断有人奔来,他们也有些惴惴不安,毕竟宗门势力再大,对这观风府城也有鞭长莫及之感,眼下吃了亏,受了伤,便是宗门能为自己报仇,可是苦头总是被自己吃了不是。

    于是为首之人默默点头,道:“你说吧。”

    阳七指道:“此番谢紫苏姑娘炼五行灵毒丹,眼看出丹在即,贵总宗门却将整条街都封了,有些说不过去吧。”

    说到这里,他想起一事来,回头看了一眼,却未曾看到锐风宗中人,于是回头继续道:“贵宗门是打算将所有的丹药都收于囊中么?”

重要声明:小说《诸天诸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