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众人遗物,戊土剑诀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柳旭风 书名:诸天诸界
    先前躲在此间门前未曾死的算上施然,共有十人。御使戊土剑诀之人魂魄受损,昏迷不醒,另有一人先前便被惊蛰蛊藤控制,此时已然魂飞魄散,圆脸青年陨,女子后背生出光翼,飞离此间,剑盾修士陨,到得如今,已然只余下四人了。

    施然行过去一一查看了下,将几人体内残留的灰色光华驱除后,却见这四人同那御使戊土剑诀之人一般,亦是昏迷不醒。

    施然摇摇头,想了想,在几人背囊中搜寻了下,竟然从一人背囊中寻出了一卷兽皮绳子来。

    这绳子极为结实,便是施然不御使庚金剑诀之时,用那长剑都要许久才能将之斩断。估计其他修士手无寸铁之时,更是难以将之解开了。

    将这几人手脚尽数束缚了,然后将他们背包都收了起来,让施然十分失望的是,除了那剑盾修士以外,其余诸人均没有空间袋在上。

    那剑盾修士的空间袋里面,亦没有什么稀奇的东西,不外乎普通的灵谷灵草之类。若是先前,得到这些东西时,施然必定十分开心。此时这里有这么多灵草等着他去采摘,便颇有财大气粗之感,对这些东西,有些看不上眼了。不过那空间袋本却有四尺见方,比之施然手里那个,却要强上太多了。

    施然不知道外界之处,是否还有蛊神宫令流传,因此他也不敢在此地多呆,便去灵地里采摘起那一众灵草来。

    这一大片地中,灵草药草凡草俱都混杂生长着。施然仔细搜寻着,将其中灵草尽数采了,再加上先前众人所采集的灵草,将两个空间袋塞地满满地。

    先前一众人等死之后,其躯体连同所携带的所有东西,凡是略微蕴含一点灵力的,几乎都被那惊蛰蛊藤所释放的微小之物吞噬干净,如刀刀剑剑等物,亦是各个光芒暗淡,原本的神兵利器也尽皆变成了凡品,可知这惊蛰蛊藤的厉害。

    唯一剩下的,便只有两物,其一是管临风留下的那只黑乎乎的树枝,其二却是圆脸青年留下的一只刻着虎头花纹的令牌。

    施然将那树枝拿起来左看右看,却是看不出什么异样来。他未曾修炼火系功法,自然是无法查知此物的奥妙。那只令牌更是制作地十分粗糙,但却又非常结实,看不出是什么材料制成的。

    随手将之收了起来,他望向那几人,却见那几人仍然昏迷不醒,而且心跳血流似是比原先加速了很多。

    这似乎并不是什么好的预兆,施然心中不由生出了不好的念头。

    如他所想,数个时辰之后,那催使戊土剑诀之修士率先失去了呼吸。他修为在这些人当中,原本就是最弱的,只是凭着强大的戊土剑诀越众而出,才将管临风一举击杀。待到夜幕降临,惊蛰蛊藤大发威之时,他虽然侥幸逃得一命,却也是损耗极大。此后,惊蛰蛊藤化出灰色光华,冲入诸人体内,他灵魂便受损严重,在挨了数个时辰之后,终于不济。

    此后一个时辰,其余几人亦是跟着先后停止了呼吸和心跳。

    施然却是心中凛然,暗道:“先前这些人中,那女子的修为并不出众,但是神识却似是颇强,居然能够承受惊蛰蛊藤灰色光华的冲击而不影响行动。嗯,对了,她能够在夜幕降临之下躲在门口,想来亦是五识敏锐之人。她当在我藏的大树上呆了一晚未曾发现我,还真是异数了。”

    他将目光投向那适才死去的四人留下之物,仔细翻腾了一番,当他摸到一卷淡黄色的竹简之时,随意瞟了一眼,然后整个人便呆在了当场。

    那卷竹简展开最外的一枚竹片上,赫然刻着“戊土剑诀”四字。

    他深吸了一口气,将这戊土剑诀打了开来,细细看时,却见这戊土剑诀只记载了前五层,后面的剑诀俱都没有。

    这却是不如他得到的庚金剑诀以及离火剑诀二法,后两者俱都是有八层。

    只不过,此时他只修炼了砺锋海中金真法,以此法的灵力去催发火系及土系剑诀,却均不是十分爽利,唯有看以后能否寻到合适的功法再说了。

    将这些人尸体尽数挖了个坑,埋在了此间灵地当中,而后他将所有的蛊神宫令尽数取在手里,将未曾点亮的一次次点亮完毕。他的运气还算不错,后续并无手持蛊神宫令之人再次打开那进入的大门来到此间。

    当所有的蛊神宫令都被消耗完九次的点亮上限之时,他随意走到其中一扇大门前,轻轻一推,那门便打开了。

    将大部分蛊神宫令在此间寻了个洞埋了进去,自己只留了几枚在上――这么多蛊神宫令,他实在是没有地方放的。

    他一步步行出,穿过漫长的洞,便终于离开了此间,到达了那锥形山外。

    自从惊蛰蛊藤死,此间一众灵草尽数被他采摘后,蛊神宫里面灵力便逐渐淡薄了下来。此外,只要是有蛊神宫令之人,便能够来到这里。先前进入此间的一众人等,便是俱都没有什么背景,但是也有亲戚朋友之类,说不得他呆在这里,便会遇到什么麻烦。

    因此,继续呆在此间,已然意义不大了。他此时有大把灵草在手,只要寻得一处所在,便能够快速提升修为。这等快速增进实力之事,却是要尽快完成才是。

    只不过,还有一桩麻烦事,他手中食物,虽然剩余不少,但是却绝对不足以支持他如此漫长的修炼。他本拟在那人面藤所在的洞之中持续完成修炼,此时却只得先将修炼之事放一放,先张罗口腹之物了。

    周遭之处有人聚居的地方,他所知并不多,只是前听风飘扬提过从庚金剑宗往东五千里处有观风府城。此外,那管临风亦是在观风府城中修炼的,可见那观风府城必定有着各个层次的修士,倒是比较适合。

    而且这一生以来,他几乎都呆在庚金剑宗之内,同外界的沟通比较少,因此他也有必要去外面长长见识。

    此外,这一番蛊神宫之事发生,短时间内从蛊神宫往观风府城这一路,必定是相对比较安全的了。

    主意打定,他不再犹豫,立刻动,便向东而去。

    如他所想,这一路当真是风平浪静。在经过先前那血色蝙蝠之处时,亦是未有血色蝙蝠袭击。

    数之后,他已然回到了庚金剑宗外。进了那地下水潭,同花骨朵讲述了下这次的见闻。那花骨朵听他讲一路上厮杀之事时,都是昏昏睡,没啥兴趣。只是当施然提到那微小光点、奇异的藤蔓、散发的绿色雾气时,花骨朵才猛地精神了起来。

    待到施然将整个过程讲完,花骨朵叹道:“我等草木之属,修炼的正途乃是脱离根系的限制,得以修成人,随意行动。而这惊蛰蛊藤,却是另走蹊径,居然是修的神识,走的夺舍的路子,虽然是邪路一条,不过却比我等要容易的多了。”

    它望了施然一眼,道:“只不过,你识海中那玩意儿却更是邪门,居然除了能够吸纳月华以外,还能够吸纳夺舍之神识。你可千万不要被别人知道,你体内有这等存在。”

    施然道:“那是自然。”

    一人一草聊了半晌,而后施然将此间所有东西收拾了下,便再度向它告辞。

重要声明:小说《诸天诸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