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戊土剑诀,羊群狮首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柳旭风 书名:诸天诸界
    便有一人磨磨蹭蹭地走上前来,摸出一枚蛊神宫令递了过去。

    管临风微微一笑,道:“道友却是识相!”

    而后他拿了六份灵草给此人,又让另外一人去凝聚灵力催动这枚蛊神宫令。

    脚步声中,又有四五人交出了手中蛊神宫令,其中有一人居然交了两枚出来。

    管临风亦是说话算话,给了他们相应的灵草。

    施然的蛊神宫令藏在空间袋里,却是不虞会被发觉,因此他并未将之交出来。而且他感觉到,此时决然不会就此结束,管临风等人定然不会容众人将灵草这样带出去,后面必定还有好戏可看。

    如他所想,当那最后一枚蛊神宫令亮了八次之时,居然无法再行点亮了。

    管临风面色一变,恶狠狠地盯着先前交出这枚蛊神宫令那人,怒道:“你必定是已然将那蛊神宫令用过一次了。你居然胆敢欺骗我们,当真是找死。”

    他后立刻有一人扑将出去,自人群中将那人揪了出来,一把扯掉了那人上背囊,翻看了起来。

    那人却是适才同施然一伙之人,修为只比施然强上些许,眼见此景,他满脸惊骇,道:“不,不关我事,我也不知道啊,那枚蛊神宫令我确实没有用过!”

    话音未落,上前之人已然从他背囊中将灵草尽数拿了出来,粗粗数了一下,居然有七株。

    那人立刻愣住了,而后才愤怒地叫起来:“你们,你们在栽赃陷害我!”

    管临风随手挥了挥,上前之人已然将那人抓了起来,丢进了灵地当中。

    没有蛊神宫令光华保护的他,几乎在灵地上空之时便开始发出惨叫,不待他落地,他躯已然尽数消散在了空中。

    众人尽皆凛然。

    管临风游目四顾,道:“看来,还有人藏了蛊神宫令在上!”

    说着,他面色顿时沉了下来,后诸人齐齐上前,将已然聚在一齐的众人围了起来。

    他一字一句地道:“我已经没有耐心了,所有人将你们背囊都交出来,让我们一个个搜查过去!”

    全场大哗,如果说适才大家还存着一丝侥幸心理,此时便是彻底撕破了脸皮了。

    出乎大家意料之外的是,施然那一伙中,先前想要离去那人居然第一个站出来,道:“我是清白的,我绝对只有一枚蛊神宫令!”

    说着,他将他背囊取了出来,倾倒了下,背囊当中,果然只有六株灵草,其余却尽是些杂物。

    管临风点头道:“你可以带着你的东西,去另外一侧候着了。”

    那人满脸感动,将东西取了,快步向远处而去。

    被围着的二十余人又沉寂了下来。

    此后,又有七八人陆陆续续上前,将背囊展示了下,内中均是没有其他东西,于是也被放了离开。

    施然也走了上去,他背囊中只有四株灵草,其他的东西都放在空间袋,夹在腰间,绝对看不出来。

    管临风望了他一眼,嘀咕道:“修为这么低微,能来到这里,倒是好运气。”

    他挥了挥手,示意施然离开。

    此时,场中还有十七八人在。这些人却是满脸冷意,并无一人有将自己背囊打开给别人看的意思。

    管临风冷冷地道:“看来,诸位道友是不打算给我面子了,还是说,诸位道友均有藏着蛊神宫令在上,想要同我等为难?”

    话音未落,忽有一人自场中暴起,手中长剑上有土黄色光华散发而出,向管临风当头斩去。

    那土黄色光华看似普通,却有一股内敛煌然的威势在其中,一经出现之际,在场数十人当中,至少有十几人同时惊呼出声:“戊土剑诀!”

    施然手中庚金剑诀才修炼到第二层,便已然犀利无比,这戊土剑诀从名头上来说,同庚金剑诀乃是一个档次的存在,自然更加不会稀松平常。

    管临风心中大惊,厉喝道:“拦住他!”

    同时,他手掌火光大盛,三四只火鸟一齐自他掌心飞出,朝那人笼罩而去。

    不想那人不管不顾,长剑一抖,便有极大的力量自其中生出,将几只火鸟一起震碎。而火鸟体内,却也没有适才那一点金光出。

    原来释放出那带着一点金光的火鸟,对管临风来说,也不是那么容易的。此时形势颇急,他便无暇去施展此法了。

    其余诸人手中诸般法术齐齐出,此外还有短刀、飞镖、飞蝗石、流星锤等物漫天朝那人罩去,却见那人毫不退缩,手中长剑之上土黄色光华大盛,简直是所向披靡,将一众来袭之物尽数震碎――不是震开,而是震碎――而后向管临风当头压了下去。

    管临风心中大惊,只是一时之下却很是为难,他先前之时接连出风头,早已然站在了风口浪尖上。此时面对这些人的反抗,他必定要强力地将之压制下去,才能显示出自己的手段。因此此时面对这人时,他分明不能退却躲闪,否则便难免泄露了气势。

    只是,他心中对能不能接得住这戊土剑诀,实在是没有底。

    瞬息之间,他已然做好了决断,暗道:“此人先前被我等所震慑不敢动手,此时方才出手,那么他必定也是心中没甚把握。而且听闻传说中的小五行剑诀均是极为耗费灵力的法门,那么,我只要能够挡地他一两个照面,他便多半后力不继了。”

    一旦做出决定,管临风伸手向背后一捞,已经摸出一只两尺大小的火红色盾牌来。这盾牌样式犹若一团燃烧的火焰被压扁了一般,上方隐隐有红光透出,显见不凡。

    左手持着盾牌,他右手再一掏摸,已然摸出一根尺半长短的树枝来。

    这树枝看上去黑漆漆的,就像从烧火棍上剁了一截下来一般甚为不起眼。不过此物可是大有来头,据传管临风这截树枝乃是从凤凰栖息过的梧桐树上折下来的,因此是天地间少有的对火系灵力亲和程度较高的木系之物。而且木能生火,换而言之,此物能够一定程度上加强火系法术的威力。

    也正是因为有了此物,管临风才舍弃了刀剑之法,专心修炼法术

    长剑带着土黄色光华向他压下之时,管临风手掌一震,手中火焰盾牌已然迎了上去。

    辉煌的土黄色光芒如山般压将下来,管临风手中盾牌在第一时刻便即破碎,而后那剑光落将下来,将他上随即浮起的火光尽数击散,最后重重地斩在他肩膀上。

    犹若遭受极重之物压体一般,管临风的躯瞬间便被挤压地不成形状,彻底跨了下去,倒地之时,原本五六尺高的躯居然只余下三尺了,其惨状简直莫可名状。

    那土黄色剑光再次一抖,将随之来袭的攻击尽数击散,而后持剑之人落了下来,满脸不屑地望着对面众人,道:“我便击杀了此人,你等又待如何?”

    先前若是没有人出头,估计在场的数十人也便被这十四人彻底压制了。此人居然有高手出头,那势顿时不一样,当下便有人冲上前去喝道:“这位道友我支持你!”

    呼啦啦声中,已有十几人围了上去,站在了此人后。

    先前那修为较高的十三人各自苦笑,均知此时形势已经无法控制了。有那擅长戊土剑诀的高手坐镇,这些人便如同被狮子带着的羊群,对他们有了威胁。

重要声明:小说《诸天诸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