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死里逃生,玉佩之能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柳旭风 书名:诸天诸界
    施然此时已然是入门的修士了,自然第一时刻便察觉出了极大的威胁之意,他手掌一抓,已然将那金首鹫妖爪子抓住,将之提了起来,朝天上的金首鹫妖扑下的方向丢了过去。

    那金首鹫妖再次悲鸣一声,躯在空中微微一转,已经绕着死去的金首鹫妖躯转了个圈子,但是去势不变,双翅如刀,双爪如钩,尖喙如枪,向施然笼罩而下。

    施然却已经借着这个功夫躲入了钱不离房中,那金首鹫妖却毫不退缩,硕大的躯携带着闪烁的金色光华直接扑上了房间石墙,将那房间顿时撞了个大洞,然后撞了进去。

    沙石飞扬当中,一点金光破空出,迎着金首鹫妖腹之处便了过去。

    那金首鹫妖扑势已然迅疾到了极致,便是这石墙,亦是未能阻拦它几分,见状左翅一振,极快地向前一拍,已然拍在了那金光之上。

    却听得裂帛之声想起,它翅膀上那金光在这一点金光之下,竟是干脆利落地被斩了开来,而后那短刀直接在它翅膀上切开了个大口子,向侧面偏了些许,自它右侧面了进去。

    金首秃鹫躯顿时一歪,直接撞在了侧面石墙上,将那石墙立刻撞塌了。然而它那完好的右翅却是扫在了施然上,将他扫飞了出去。

    这一扫势道极为强大,施然后飞的躯居然直接撞破了石墙,飞出了两丈多远,未曾落地之时,施然嘴巴一张,鲜血已然喷了出来。

    只是这金首秃鹫却是忽略了一点,它进去只是撞破了一面墙,受袭之时撞破了一面墙,施然的躯又撞破了一面墙,三面墙这般破损,那上方木石的屋顶登时不支,哗啦啦便塌了下去,将它埋在了其中。

    施然拼命挣扎着想要爬起来,却觉浑剧痛,竟是完全无法移动。好在骨头似是没有受伤,他心念一动,催动灵力之际,却觉经脉未曾受损。他立刻开始催发天池中余下的灵力,同时手掌一晃,最后一柄完好的短刀已然出现在手中。

    乒乒乓乓声中,那受伤的金首鹫妖右翅一扫,已然将一大片土石扫飞出去,有几片砸在施然脑袋上,颇为生痛。

    漫天土石翻飞之中,那金首鹫妖已然将上的土石尽数扫落,双翅一振,歪歪扭扭地便自那塌了的房子中飞了起来。

    施然手中短刀却是终于发出了金光,他一声厉喝,手中短刀化为一道金光飞出,穿破尘土,直接没入了金首鹫妖脖颈之中,然后直直穿了出去。

    那金首鹫妖躯在空中一颤,而后哗啦啦地便翻滚着跌落了下来,脖颈之上鲜血泉涌。

    然而它毕竟是已然开启了灵智的妖物,生命力极为强大,虽然遭受重创,却并未立刻死,双翅挣扎着挥动着,居然是朝施然这个方向而来。

    只是它脖颈上那拳头大小的伤口之中,鲜血却是流地太快,还没爬出几步,它子一歪,便再次倒地。

    它极为顽强,翻腾着再次爬了起来,扑棱棱往前一扑,却是扑到了施然前,脖颈用力一探,可怖的钩吻想要啄施然时,却是牵动了脖颈上伤口,躯痛地一抽,差点便摔倒在地。

    施然无奈地躺在地上,想要有所动作,却是一点力气都没有了。事实上,他此时也已然几乎没有任何抵抗力了。适才那一短刀,将他最后一点力气及灵力都是消耗殆尽了。

    他默默望着天空,心道:“我便要这么死去了么?”

    手掌无意识地抬上前,却是握在了那玉佩之上。此时,这玉佩已然有一小半化为郁郁的翠绿之色了。这玉佩,或许关系着他的世。在这临死之际,他却突然想到,自己还不知道自己究竟叫什么,是从哪里来的,却是有些遗憾哪。

    那金首鹫妖躯终于站定,然后硕大的利爪抬起,向他当头抓了下来。

    便在此时,他手中玉佩陡然一,旋即有一道绿色的光罩自其上散发而出,将施然躯尽数笼罩在了其中。

    那金首鹫妖利爪抓在上面之时,居然未曾将这光罩抓破――它非是不如十几年前那两只浑鹳,实在是它此时已然是强弩之末了。

    利爪被那光罩反弹开来,它躯一震,已然没有多少光彩的眸中露出不可置信之色,躯向一旁歪倒了下去,然后再也没有能够站起来。

    施然愣了一愣,怔怔地看着手中的玉佩,却是惊地说不出话来。

    曾几何时,他还因为这玉佩吸纳自己灵力而苦恼过。而此时,近十年来的苦恼,在这一刻,俱都收到了回报。

    他虽然对于修行之事懂得不多,然而却也明白,如这玉佩这般能够释放出成型光罩的宝物有多么罕见。至少,整个庚金剑宗,乃至上一次攻入庚金剑宗的众黑衣人,俱都是没有的。

    那绿色光罩却是持续笼罩在他上,十余息后才渐渐散去。此时,施然上已然恢复了几分力气,他挣扎着爬了起来,拿起那玉佩上下打量了起来。

    这玉佩在他这些年来贴佩戴灵力滋润下,已然绿了一大半,适才释放出那个防御光罩以后,却是只剩下三分之一了。他抚摸了半晌,然后细细回忆起适才之事,只是他无论如何也想不明白,适才究竟是怎么将这玉佩发动的。

    不过这些暂时都不重要了,至少以后,他绝对会老老实实地将这玉佩时刻挂在上,为其补充灵力的。此外,保密之事也需要做好,这等宝物,可前往不能被其他人惦记上了――虽然这已然破败的庚金剑宗周围,根本没有其他人。

    休息了一会儿,从空间袋里面摸了点东西出来吃了,他感觉上又有了些力气,于是将两只硕大的金首鹫妖拖到一起,摸出剜刀来,开始泡制。

    这两只金首鹫妖活着的时候,上皮颇为坚实,拿石头砸都几乎打不烂,死去以后,倒是松了不少。施然看它们一长毛光滑油亮,金光闪闪,倒是颇为漂亮,于是先给它们褪了毛,然后拿起剜刀来,开始将之大卸八块。

    便是两个大鸟上皮松了不少,这柄普通的剜刀仍然不敷使用。他思索了半晌,将两只金首鹫妖尸体藏好了,向原来宗门内门所在奔去。

    这一年来,他已然观察清楚,两只金首鹫妖就是住在宗门内门当中,因此周遭便无其它野兽猛禽存在。

    他的运气颇好,很快便在昔谢无言住处外一颗数尺粗的大叔上,寻到了金首鹫妖的巢。出乎意料之外的是,这金首鹫妖似乎有收集的癖好,它那大的可怕的鸟窝当中,居然摆着两三柄连鞘长剑以及七八块光芒闪闪的石头。此外,那鸟窝当中,还有一颗闪烁着些许金光的脑袋大小的鸟蛋。

    施然心中暗喜,将这些东西俱都收了,而后又在宗门里寻了一圈,终于在个旮旯的地方,寻到了一柄尺半长短,颇为锋锐的解尖刀。

    这柄解尖刀不同于宗门普通底子常用的刀剑,打造之时似是用了特殊的材料及手段,刀上隐隐有金光闪烁,端地是好东西,其锋锐程度比之适才那几柄长剑都不遑多让。

    施然很是满意,返回村里后,挥刀开始对付两只金首鹫妖。

    这两只金首鹫妖平里生冷不忌,什么都吃,便是普通猛兽不喜的腐尸,它们也是照吃不误。施然心里便有些惴惴,完全没有拿它们上的试试自己肠胃的意思。

    不过,金首鹫妖的利爪、尖喙都是好东西,坚固程度比之普通刀剑更甚,此外,施然受上一次金首鹫妖从龅牙犬耳侧后面钩出那两条奇物的启发,顾不上鲜血淋漓,在两只大鸟上一阵翻腾,终于从后来那只金首鹫妖翅膀下面挖出了两条两寸长短、色呈金光的筋络之状的东西。

重要声明:小说《诸天诸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